又是個新的問題砸進了瓦多的腦袋裡。從原本只是單純地認為這個洞窟十分怪異,直到在內心中默默地驚嘆洞窟裡居然潛藏著另一個世界,沒想到現在居然還真的得開始冒險起來了。聽到炎的話後,腦中迷茫的意識才瞬間被喚醒似的,瓦多眼前忽然浮現了如薄冰般透明的牆面,只是在瓦多還沒來得及看清之前就已淡去消失。這牆雖然看來細薄,但撞上去可是挺痛的,瓦多摸了摸前額,再碰碰鼻尖,受到撞擊的痛感猶存。

第一道關卡似乎毫無疑問就是「隱形迷宮」。「所謂隱形迷宮,就是在外表無異的房間或地圖中出現了看不見的道路,不知情或是缺乏經驗的冒險者在經過這樣的地方時經常會無故碰撞到側牆,牆面會在受到感應後啟動機關,輕者可能釋放毒氣或是被傳送回出發點,重者可能被四方八方發射過來的暗箭刺穿,或是直接引爆而慘死」

「這樣說你懂了吧?」炎慵懶地望了瓦多一眼,彷彿看待愚痴的眼神。

「照你這麼說的話,我現在不該已經受到兩次攻擊了嗎?」緊緊捉住對方的衣袖,眉頭縮成一團的瓦多東張西望後發出疑問。

「通常來說是那樣。但如果一開始就把人玩死,那之後還有什麼意思?」炎的視線盯著走在前方領路的亞爾,繼續說道:「況且隱形迷宮本來就是冒險的基礎挑戰之一,只要有了經驗,就完完全全是基礎了。」

看著前方三公尺遠的亞爾左轉,熾織跟了上去。

「經驗?你是指...看透這些路的意思?」隨後,兩人也轉身朝左。

「路是絕對看不透的,因為這樣子沒有意義,這個世界的原則就是如此。如果想穿越迷宮的話,當然得用其他的方法才行。」之後炎停下腳步。

 

瓦多的視線忽然陷入一陣漆黑,溫熱的一雙掌心服貼於他的眼皮。「喂-」

「現在先別去注意亞爾他們。」與其名相反,沉靜的嗓音此時佔據了存在感。或許是失去視力的關係,瓦多能清楚感受到頭皮上的髮絲被風撫動,身體的每一寸肌膚不時被內襯粗糙的布料磨蹭著 -風是熱的。

 

眼前恢復一片短暫的涼快。「好了,現在打開眼睛。」

「哦...」乖乖聽從指令的瓦多睜開雙眼,眼前除了炎以外,放眼望去就是無際的草原和那折騰人的豔陽,與原來根本無異。噢,對了,還有現在距離自己,大概已經只能出現在眼角餘光的兩人。

「等等!人家都已經走那麼遠啦!!」意識到這一點後,瓦多總算久違地叫喊出來,一雙屬於菜鳥的焦急目光死纏著遠邊兩人的身影不放,手臂的對象則是身旁的炎。

「別急...」

「幹嘛無緣無故停下腳步啊!」不管炎說的話,瓦多開始抱住發燙的腦袋碎念道:「再這樣下去,真的要一路撞牆了啦...」

想當然爾,換來了對方直落在頭頂的一道重擊。

「難道打算無視我嗎!?」炎看來些微暴走似地喊道。

卻是瓦多無辜地眨眨眼,憑著腦海裡的印象回應。「之前不都是亞爾帶路的嗎?我以為你沒辦法走啊...」

「搞什麼...我也是有經驗的人啊。」炎抱住雙臂,甚差的口氣和額間重新冒出的汗珠似乎都是那熾陽惹的禍。瓦多自己差不多也是這樣的狀況,毒辣得恐怖的光線已經使得他越來越不想開口,既然對方心情被搞差了,那麼自己就索性少說話吧。

「喂,注意一下」視線轉移到遠方的兩個人影,炎再度開口。然而瓦多只回應了一個帶有疑問的「嗯」字。

「你注意一下周圍的每一處,有沒有發現什麼比較不對勁的地方?」

 

#1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