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前前後後有用手機記事本、WORD等程式打好後做拼接,所以字體和大小和其他篇不太一樣請見諒...XD

*前面是小優的視角

 

十二歲,正是一個人準備脫離兒童期,邁向青少年的階段。

通常這個年紀的孩子應該是都已經明顯地擁有自己的興趣,和朋友們打成一片,並且憧憬著未來,同時也因為即將因為不捨與朋友們分別,趁著這段時間增進感情之類的吧?(不過某個人說是天真無邪的最後一年了)
 
對我來說,十二歲是個單純快樂的年紀呢。走在街道上,無意間經過附近的小學時總能看見充滿活力的小六生們嬉戲打鬧,或是騎著單車相互追趕,發出歡笑聲從身旁掠過的場景。

 

看著無憂無慮的那群孩子們,我忽然想起了我的弟弟也正是個小六生。

 

只不過我的弟弟小夜,雖然成績優異,卻是個對生活周遭的一切幾乎不感到興趣的孩子。

 

不怎麼開口說話,平時也沒有什麼表情,總是令人難以猜透他的想法--而且理解力也有點與常人不同,是個令人擔心的孩子。

 

 

這個白色短髮的小傢伙平常的嗜好就是拉著我披在身後的圍巾,然後將臉埋進去的動作了吧。雖然不曉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但每當只要看見他那泛紫色的眼眸流露出安穩,一直因為各種煩惱而懸掛著的心就會因感到幸福而稍微安定下來。

 

但是再這樣下去真的行嗎?都已經是即將邁入青少年的年紀了啊…

 

除了我之外,這孩子從來不曾提起過誰。

 

雖然有手機,通訊錄卻只有我一個人。

 

偶然間看見了小夜手機裡的聯絡人畫面,垂下眉頭的我……

 

 


 

「所以說,你打算最近開始調查小夜在學校的生活?」聽完我擔心得不得了的想法之後,南原雙手抱胸,盯著我的臉色就像是老師那樣淡穩。

 

然後我肯定地點點頭。

 

「唉呀呀~用不著擔心唄。」坐在我身旁的小亞吸了一口薑汁汽水後說:「小夜那個不算什麼啦,看看我家的伊祁都活得好好的啦。」

 

「但前輩和小夜的情況是完全不同的啊。比方來說,就"對身邊的一切都沒興趣這點"確實也是前輩令人擔心的問題,不過至少前輩他還是有去了解那些東西吧?」同樣都是缺乏興趣,幾乎鮮少與人交談的類型,但拿兩人作比較的話,還是不一樣的啊

 

「那孩子明年就要變成中學生了啊萬一交不到朋友還被欺負了怎麼辦」兩個人同時看向正在沉思的我。

 

「你果然好像媽媽呢,小優~」

 

「啊!?」我的臉色唰地紅了一下。

 

「噗啊哈哈哈哈!!」碰見我的反應,小亞立刻大笑起來,開朗的笑聲頓時響徹了整個空間,引起其他用餐顧客的注意。最後終結這道笑聲的是南原的拳頭,伴隨著「吵死了」這句話。

 

我的臉現在應該像是番茄一樣通紅吧雖然已經把頭埋進了手臂裡,但還是能感受到臉頰隱約發熱。

 

不過接下來南原說的話讓我又抬起頭來。

 

「我的想法和小亞一樣,先不著擔心。說不定那小傢伙在學校過得很好,只是沒跟你提起罷了。」

 

「咦」真的是這樣嗎?

 

「不過要是真的這麼擔心的話,讓我陪你調查一下也行。」南原難得對小夜的事情露出了正色,令我感到有些訝異和欣喜。

 

高興之餘,我立刻發話:「我們學校明天是校長生日所以放假對吧?我打算明天著手。」

 

「嗯,那就明天進行調查吧。」南原一口答應,而挨了拳的小亞抱著腦袋,聞言也發出叫嚷。

 

「吶-我也要去!!」

 

「妳可別扯後腿啊。」南原現在的表情大概就像是當初我看見小夜的手機畫面時一樣,眉頭說有多皺就有多皺。

 

 

就這樣,我們對小夜的學校生活調查就在隔天開始進行了。

 

 

 


明明手裡正在準備著早餐的材料,我的視線卻不時飄移到睡眼惺忪的小夜身上。

 

一想到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心情就有點複雜。像是在偷窺似地,為了確認弟弟在學校裡的生活而潛入校園。

 

不過既然都已經決定這麼做了,再加上南原和小亞也爽快地答應,那麼我就絕不能在此時反悔。

 

非得仔細觀察小夜在學校裡的一舉一動才行!!

 

 

(小優視角結束)

 

 

--

校門外的電線桿後方,藏著兩位可疑人士。其中一位金髮的少女見到目標走近立刻細聲道:「來了來了,是小優和小夜。」

 

「小亞,注意好對面警衛的視線,我先過去,隨後妳跟上來。」另一名赤髮少年的眼神沉穩銳利,似乎已經擬定好作戰方案,對少女下達指令。

 

在收到少女的回應後,少年隨即動身,下定好目標-朝一名身高高於自身,揹著厚重背包的學生走去,趁著與學生交會時改變身體轉向,就這麼在學生的體型掩護之下步入了校園。

 

「嗚哇,真不愧是南原啊」小亞四處張望了一會:「不過身高這麼高的小學生還真是難找吶」她實在沒把握自己有像南原這麼靈活的身手。

 

就在感到困擾的這時候,小亞忽然注意到了對面的情況。

 

「每天都送弟弟上學,真是辛苦你啦。」

 

「沒什麼啦,已經習慣了呢。」

 

「你真是個好哥哥,說到我家那對小兄弟啊」原本只是像往常一樣的打招呼,警衛大叔卻打開了話匣子,開始說起自己的事,只能看見小優維持著苦笑聆聽,邊督促小夜進校園去。

 

這正是個大好時機,趁著警衛的視線全放在小優身上時,小亞故作是其他一般的學生,跟著人群走了進去。

 

 

「啊,我有東西忘了拿給小夜。不好意思,我能進去一下嗎?」早就以餘光注意到其他兩人都已經順利潛行進去,自己也差不多該進去了,於是小優禮貌性地開口問道。

 

看對方是熟人,這位警衛大叔的警戒心自然大幅下降,臉上堆著數不完的笑容笑道:「沒關係、沒關係,你進去吧!」

 

「謝謝。」道謝完後,小優鬆了一口氣。總算是進到校園內了。

 

 

「小夜的教室是在哪裡啊?」

 

「六年四班。」

 

三個中學生輕聲細語,緩步在空無一人的走廊上。小優和南原打量著地形位置,深怕遇到任何一位教職員。只有小亞像是在參觀博物館似的,不時對著室內裡的東西小聲喊著「好懷念」。

 

「喔喔~~!!記得我們三個小時候差點就在這間自然教室裡面縱火了耶!!現在想起來真是好懷念啊!!」

 

「那不是什麼好懷念,那是黑歷史吧!?」

 

「尤其小亞妳還邊大喊著怎麼辦,邊繞著教室跑了一圈

 

小亞呵呵地乾笑了幾聲,然後發現了不遠前,正準備走進教室的小夜。

 

 

「吶,是小夜!」一樣是輕聲說道。

 

「這傢伙走路速度會不會太慢了?我們都跟上來了。」接著說話的是南原。

 

只見小夜走進去後,鐘聲立刻響起。

 

南原連忙示意兩人低下身子躲到一旁突出的柱子後面,目送著看來年邁的老師走進教室。

 

教室裡傳出「起立、敬禮、坐下。」的聲音,接著就是老師開始上課的授課聲。

 

 

三個人聚精會神地朝室內瞄去,小夜坐在靠窗邊的第三個位置,正好就在眼前。

 

見小夜目不轉睛地盯著老師,小亞悠閒地笑道:「小夜果然是個好學生吶,上課很認真呀~」

 

「嗯筆記也有乖乖抄下呢。」小優眨了眨眼,不過這在他的預料範圍之內。

 

 

眼看距離下課只剩三分鐘左右,三個人又連忙找起遮蔽處,不然要是被跑出來的學生發現就糟糕了。

 

 

 

 

喂,你不覺得今天的走廊怪怪的嗎?」

 

「對啊,為什麼這裡會有這種奇怪的東西啊?」

 

「啊,下面有用奇異筆寫名字,叫做『我是可愛的白幽靈』

 

「什麼嘛,好弱喔~誰放的啊?」

 

 

任由走出教室的學生們開始對走廊邊高大的一襲白布評論起來,藏在裡頭的三個人為了保持平衡而拼命撐住坐在肩膀上的姿勢。
 
「等等,小亞,不要搖晃...」
 
「我才沒有啊啊,是南原站不穩吧?」
 
「甘我屁事!」
 
用僅有對方能聽見的氣音開始竊談,一邊注意著學生們的反應。只不過位於中間的小優什麼都沒辦法感覺到,只能從透進布料裡的光勉強觀察到外面的人影晃動。
 
「誰的聲音都聽到了,就是沒有聽見小夜的聲音吶...」小亞悄悄地道。
 
「難不成在睡覺嗎?」南原的語氣聽來相當認真。
 
「你們...」
 
正在推測的同時,忽然有個學生跑進教室裡大喊了起來:「老師!教室外面那個白幽靈是誰放的啊!」
 
「對啊!長得好奇怪喔!」
 
「不妙!!」白幽靈立刻邁開步伐,位於最上端的小亞忽然受到驚嚇而發出怪叫,三個人重心不穩而呈現扭曲的跑姿。
 
「白幽靈逃走了!!」見到這一幕的學生們掏出手機,卻被迎面而來的白布給掩蓋住。
 
這時步伐緩慢的年邁老師才走了出來,望了望四周,不疾不徐地說:「哪裡有什麼幽靈?你們小孩子啊,該讀書的時候就好好讀書,別成天想著天馬行空的事情!」
 
「可是剛才真的有...」幾名學生試圖解釋,卻被老師給打斷。
 
「快上課了吧,想去廁所的人就快點去吧!」
 
「喔...」於是學生們無一不抱著遺憾的表情離開,有的人去了廁所。
 
似乎是除了老師以外唯一沒注意到「白幽靈」的人,小夜的眼神正放在從教室後方書櫃取來的書本上。"微積分基礎入門"
 
 
 
「碰」的一聲,在某個角落處下,三個人總算撲倒在地。空間裡充斥著喘息聲,還有沉悶的熱氣。
 
「到...到底是...誰想出這種鬼點子啊...」望著遙遠的天花板,小亞的眼神顯得茫然。
 
「不就是妳嗎?還有...為什麼布都脫了,我還得揹著你們兩個跑啊?」南原只感到腳踝傳來陣陣刺痛。
 
「哈啊...抱歉...」從小優稍微脫落的圍巾底下,可以看見被小亞的膝蓋緊勒而變紅的皮膚。
 
「算了...我看來用用B計劃好了」南原淡然地說,卻震驚了小優。
 
「啊!?B計劃!?」
 
「那傢伙下午還有體育課對吧?而且是打躲避球!」小亞擦了擦臉頰上的汗說。
 
「沒錯,到時候我們就...」「嗯、嗯!」
 
忽然兩人開始討論起來,聽得小優人都傻了。想不到這兩人早就已經準備好各式各樣的計劃方案。雖然說自己才是提出者,但看來他們相當熱衷呢......
 
 

B計劃

「所以說,底乘以高除以2...」

「聽好了,這次距離下課10分鐘就該跑了」

「嗯,嗯!」

「呃,這個跟剛才沒差吧...」

三個人這次一樣躲在突出的柱子旁邊。

「放心啦~至少這次我們是光明正大的偷偷跑走!」小亞得意地笑道。

「聽妳這麼說,好像有點厲害呢...」小優點點頭。

「......」專注於教室裡的南原,忽然伸手制止了兩人繼續閒聊。「那些傢伙們開始在聊天了,仔細聽」

 

「好想換位置啊。」

「咦?你很無聊嗎?」

「那當然啊,前面坐了個安靜的傢伙,完全聊不起來。」

「太冷漠了對吧,哈哈」

 

「完全聽不到啊,你是怎麼解讀的啊!南原!」即使用力豎起耳朵還是沒辦法聽見任何聲音的小亞叫了出來,被小優摀住了嘴巴。

「讀嘴形啊,很簡單的。」南原淡淡地說,「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

小優立刻露出了無比擔憂的神色。

 

接下來的中午,小夜還是靜靜地坐在窗邊一個人啃著麵包。這段期間內除了一個同學把牛奶送給他之外,就再也沒和任何人有所互動。

躲在講桌底下的三人都大大地嘆了口氣,即便看見小夜絲毫沒有露出任何沮喪的表情。

再來小亞莫名地被踹了一腳,不過嚼著飯的班主任似乎以為是講桌下放了東西而沒去在意。

 

 

直到了下午的體育課-

由於中午偷吃到了班主任無意間落下的麥芽餅乾,變得活力十足的小亞喊著「體育課,C計劃!!」

然後由南原解說。「所謂的C計劃,就是...」

 

埋藏在草叢裡,像是游擊戰一般匍匐於地面,頭低於草堆的高度,並稍微撥開草推。

「為什麼就不能用點正常的方法啊...比如說直接問...」小優的眉頭大概到現在還是一樣緊皺著八字,臉色是無奈。

「原來你原本是打算用問的進行調查嗎?那樣的話意圖太明顯了。」看來經驗十足的南原靠近其耳畔旁悄聲道:「而且現在你擁有保護色...」

「什麼保護色啊!?生來就是綠毛真是對不起啦!!」小優瞬間哭喪著抱著腦袋叫道。

 

 突然另一邊傳出了呼聲,轉移了他們的注意力。

那是兩個班級之間的躲避球對決,而在場上中央抱著球的正是小夜。其纖細的身形,一頭白色隨風飄逸的短髮,那紫晶石般的漂亮瞳色都格外引人注目。

小亞三人才當發現小夜,下一秒場上隨即傳出碰撞聲。

 

敵對又一人出局,場邊傳出歡呼聲。

 

隨著一波又一波激動的高喊,這個冰冷面色的孩子在接下來幾乎主導了球權,下手力道毫不挽留,一次又一次地擊中了敵對成員。

三人看得目不轉睛,幾乎要融於現場高昂的氣勢之中。

這時候,其他異樣的聲音出現了。

「那傢伙是4班的染谷嗎!?」

「他打得太用力了吧!!」

ˋ一個叫罵喊出之後,場邊開始冒出此起彼落的批判聲。

「小夜他到底是多討厭人家啊...」小亞無奈地抓了抓頭。

「那孩子不管做什麼都很認真,就是太過認真了些...然後...」小優不禁冒出了冷汗。

 

----

小夜突然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到黑板前拿起粉筆,擦掉了上面寫的「I don't believe Mathematics」後面的「Mathematics」,再重新補上「in」寫成了「I don't believe in Mathematics」。

這個舉動震驚了在座學生,聽說上這堂課的英文老師是個愛面子的人。

「謝謝你喔,染谷同學。」英文老師勉強擠出了個笑容,額邊理所當然浮現了青筋。

「...不客氣。」這個面色從容的孩子這麼冷冷地說了一句。

英文老師臉上的皺紋數量增加了。

 

 

 

「說不用擔心其實是騙人的...」小亞的眼前放了便當,開了一盞小燈,口氣相當沉重。

「這位先生,請你回家之後更努力地勸說你弟弟出去見見世面吧。」南原擺出了沉思者的姿勢。

「我會好好開導他的......」不曉得是面對著哪裡做出土下座,小優的身上一片愁雲慘霧。

擔心的事情果然是真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