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往常的上課生活,偶爾會讓小亞覺得有些無趣。講台上傳出平板的音調、透過微開的窗戶探進室內的微風、周圍傳來瑣碎的交談,卻和自己有些距離。如果上課能更有趣一點就好了啊,小亞張望了自己座位周圍一周,盡是些認真的傢伙。

 

看看前有南原和里奈,旁邊有青木,後面還有個小優。這群人環繞在自己身旁的氛圍不,倒應該說空氣中分佈著嚴肅的氣息,四面八方傳來渾然有勁的抄寫聲僅將自己包覆!當生物學老師洋洋灑灑地寫了一整塊黑板時,小亞怯怯地往右一瞥,果不其然青木的筆記上也早已聚滿了密密麻麻的藍字。再轉過頭去偷瞄了一眼小優的筆記,小亞的臉上幾乎都要汗如雨下--先不談用不同顏色的筆區別重點,甚至還自己畫出了示意圖!他到底是怎麼在老師擦掉黑板之前抄完的!?

 

小亞吞了口口水,南原和里奈坐在前面所以看不太到他們的筆記,不過她也已經不想看就是了。比起這些人,自己的本子上倒是一片雪白,真要說有什麼內容的話,就只有不熟練的左眼塗鴉了吧。小亞才不想跟著去抄寫黑板上的字,因為課本上不就有一樣的了嗎?與其像是從上面複製貼上似地轉寫到筆記本裡,如果大家能停下來做點自己的事她會稍微安心一點,至少知道在這個範圍裡無法消化平板音調的人不是只有自己。

 

呆滯的眼神凝視著課本上被自己用螢光筆畫下來的重點,偶然漂移到了圖片上。

 

「食物鏈生產者、消費者和分解者嗎?」小亞慵懶地眨了一下眼睛,試著在腦海裡做出畫面。

 

「小優遭到人攻擊,結果那人就被南原肢解了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為什麼是這樣啊!!」伴隨著下課鐘聲響,出聲的是小優本人。可能是不小心聽見小亞的假想,他的臉色瞬間黑了一半,雙手緊摀著嘴。

 

當然還有另一位當事人南原也投了一個詫異的目光過來。

 

坐在她身旁的青木立刻用力揮手,然後擺出認真的神色:「不對不對,食物鏈才不是這樣呢,食物鏈可是

 

「既然是食物鏈的話,當然是要用食物來比喻才對啊!」聽見交談的洛爾特亞發聲,臉上還露出支持這番話理所當然的表情。

 

「什麼食物啊,明明就是物種!這麼簡單的東西根本不需要再多做想像吧!」青木轉頭對小亞說道:「植物是生產者,食物鏈的起源,至於分解者就是讓一切回歸原點的角色,再來就只是看這兩者之間

 

「食物嗎

 

「洛爾特亞的方法好像挺不錯,這樣有趣多了耶?」

 

「對吧對吧,我的方法厲害吧。」

 

「聽我說話啊啊啊!」小亞三人相互笑著,腦海裡浮滿了食物鏈,沒能注意青木的叫喊。

 

「蛋糕是雞蛋和麵粉做出來的,所以雞蛋和麵粉是在生產者的位置對吧,蛋糕則是初級消費者。再來吃掉蛋糕的是姊姊,所以姊姊是二級消費者~」小亞邊想著認真似地點點頭。

 

「等等,楓姊不是食物啊!」小優糾正。

 

「不對,」小亞晃了晃食指,「姊姊他們說過人類也是能吃的,也就是說後來伊祁吃掉了姊姊,而睡死的伊祁接著就被泉埋葬,所以伊祁是最高級消費者,泉是分解者-」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啦!!還有原來前輩他們是不一樣的物種嗎!?」

 

「嗯、嗯--姊姊是黃的,伊祁是白的,泉是黑的唄。」

 

「哦哦,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旁聽的洛爾特亞慎重地點點頭。

 

「咦」小優楞了一下。

 

「我聽不見、聽不見」青木戴起耳機,並將音量調到最大聲。沒人看見她的臉色有多灰暗。

 

 

 

「那麼來說一下更複雜的關係吧~」小亞拍手,任何惰氣都早已完全消散。倒是小優和洛爾特亞一臉困惑。

 

「更複雜?是指有其他掠食者或者互相為食物的關係嗎?」小優問。

 

「沒錯,比如說姊姊不只有蛋糕,其他的甜點也能吃,但要是有其他也喜歡甜點的人的話,那麼姊姊能吃的量就會變少了吶。」

 

「原來甜點是有數量的啊!!」小優都不曉得下一句該從哪裡吐槽了。

 

「緊接著就是互為食物的關係,伊祁能吃掉姊姊的話,姊姊也能吃掉睡著的伊祁,姊姊會吃蛋糕,伊祁也會吃蛋糕,相反過來的話,大量的蛋糕也能把他們砸死~只不過我覺得蛋糕的勝算比較小,就算有一堆也會被姊姊吃掉吧。」

 

「這個家是怎麼樣!!好恐怖啊!!」兩人打起了寒顫。

 

「小亞妳還是快停止這種恐怖的想像吧」小優瞄了一眼身邊面色凝重的洛爾特亞後說。

 

他似乎正細聲碎念著:「這就是日本人的特性嗎我該記錄下來嗎?但是這會讓朋友幻滅的吧?」

 

「嗚嗚,這個能吃那個,那個也能吃,真好啊小優,乾脆讓我咬一口吧。」看著小亞的嘴角不知何時流出了幾分口水。

 

「所以我說趕快停止這種想像啊啊!!」

 


 

(放學路上)

 

「真是令人鬱悶,一開始明明你也贊同用食物來做想像的啊。」小亞的腦袋長了個包,臉上的神色就和她說的話一樣鬱悶。

 

「雖然是食物,可是把人類歸為食物什麼的也太亂來了吧。」小優蹙著眉頭說,「比方說小魚吃蝦米,大魚吃小魚,人類吃大魚這樣才對吧?」

 

「這不就是課本上的範例嗎?」小亞直盯著小優說:「這樣子太沒創意啦,而且人類的確也可以吃啊,人類也是一種生物

 

「話是沒錯,但不論怎麼想都很不妙啊」也不是否定小亞的想法,但小優就是覺得哪裡奇怪。

 

「那個姑且不談能不能吃的問題,但實際上人類是最高級消費者吧?所、所以我想無論是前輩和還是楓姊都算是最高級才對吧,妳說同個物種吃同個物種什麼的不對啊。」

 

「咦!?」小亞訝異地眨了眨眼。

 

不過聽見這聲「咦」之後,小優的臉上比她更驚訝。

 

「妳在咦什麼?」

 

「黃種人、白種人和黑種人是不一樣的物種吧?呃,雖然泉沒有黑到像黑種人一樣。」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小亞還確實地撫著下巴認真思考了下。

 

聽聞這番話的小優不曉得該哭還是該笑,河堤上傳來了少年崩潰的叫喊。「妳想說的是人種吧!!還有那只不過是膚色的問題而已,他們一樣都是人類這個物種啊啊啊!!」

 


 

話說回來,在打到人類屬於最高級消費者那裡的時候,腦子裡不自覺浮現出食人魚,食物鏈雖然表面上很簡單,可是仔細研究的話還真是超級複雜的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