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說到占卜,吶,妳相信占卜嗎?」

「咦...是說...預測未來什麼的嗎?」她如瑞穗般金黃的髮絲落向了一邊,做出歪著頭的動作。

「是啊。」對面的紅髮少女答道。

「呃...我是不太了解啦,不過青木妳不是非常相信這些嗎?」小亞預先在胸前擺出了X的手勢。「不過先說好,我這次可是不會再陪妳玩的喔?」

聞言,青木噘起了嘴,隨即又露出撒嬌的神情,撲向小亞。「好啦~沒關係啦~這真的很準啊,來玩玩看嘛~~」

「嗚哇啊啊啊啊啊!!」被撲倒在牆邊,一時不知所措的小亞只能放聲發出慘叫。

平時謹慎嚴格,認真向上的青木,只要一遇到關於占卜的一切,整個人就會興奮起來,與平常的她不同,其實是個非常迷信的少女。


「這...這次又要玩什麼了...」小亞顯得有氣無力,她完全不曉得明明就只是做個占卜,幹嘛還得大費周章跑到學校的地下室?

同樣被青木在路上捕捉到的小優和南原也緊繃著臉不發一語,密閉空間裡揮之不去的悶熱教人無法集中精神。

「所以我們來到這裡只是為了玩牌嗎?」小優盯著看起來像是在發牌的青木說。

「誰知道?選了個熱死人的地方...」南原說完,繼續將頭埋進膝蓋裡。

小亞擦去額邊的汗水,看見青木將手移開。

「完成了!」青木充滿活力的聲音響徹了整間地下室,還傳來稍稍回音。

三個人往地面上的牌組瞄去,只見每個人的身前都疊著一堆牌,中間還有一疊,小亞和南原立刻同步叫了出來。

「妳確定這不是在玩撲克牌吧!?」

「當然不是囉。」青木搖搖頭。「這是在 神 明 的 見 證 之下進行的占卜!!」

南原瞇起眼睛,露出了「妳騙鬼啊」的表情,小亞和小優則抬起頭來四處張望。

「平常的地方人煙可是太多了,像這種空無一人的地方就很容易引來靈一類的東西呢。」青木抱胸認真地說道。

「嘛...先不問會不會也有可能引來其他靈的問題...如果有神靈在的話,那請神靈來占卜不就好了嗎?」小優扔出了個更認真的疑問:「比如說問個問題,然後丟個硬幣下去之類的...」

「只能讓神靈回答"是"或"不是"的那種遊戲太無聊了,這次我準備的...」

「那些略過,要玩就快點。」南原打斷了青木的話,光是感受到在他周圍濃重的黑氣,就連小亞兩人都忽然覺得涼了起來。

青木尷尬地盯著南原愣了一會,才繼續開口說話:「好...首先,我們的身前都有一疊牌對吧?」

小亞點點頭。

「那些都是已經按照背面的牌色分類好的,每一張"問題和四張"答案"為一組,我們身前牌子的內容是"答案",也就是寫著關於我們未來一週的運勢。而中間那一疊牌則是"問題",用順時針的方向每個人輪流抽牌,每抽起一張"問題牌",抽的人就必須念出問題的內容,然後大家可以從自己或其他人那裡拿走最上面的牌,但是不能重複拿同一個人的牌。」

「而"問題"裡面有一半的牌面會是空白的,這時候就可以問自己想問的問題。」

「玩法大概就是這樣。」青木環視了三個人一眼,說:「那麼由我先抽囉。」

 

"未來一週,我有沒有可能撿到錢?"    青木抽起最上面的牌,牌面是白底橘子圖案。

「我要拿小優的。」小亞抽起小優的牌。

「那我也拿妳的吧。」

南原沉默地抽走青木的牌,青木也反之。

 

"會撿到一萬塊以上的錢..."小優眨了眨眼,反看小亞一臉無奈。

"怎麼可能,還是回家討零用錢比較實際吧。" 「可惡,雖然只是占卜,但還是好不甘心啊...!!」小亞咬著指頭。

"嘛,或許會撿到100塊也說不定。"「這種模糊的答案是怎麼回事...」南原皺起眉頭,連冷汗都冒出來了。

「我的是"1000塊正在等著你呢",看來這禮拜不愁沒錢可用了呢。」青木笑笑。

 

「接下來是我吧。」南原抽起了問題牌:   "未來一週,我的工作或學業會順利嗎?"

「真是常見又實際的問題吶。」小亞順手抽走了他的牌。

南原則拿走小優的牌,小優拿走青木的牌,而青木拿小亞的。

 

"超~~級~~順利的,說不定還會有升官加薪或是被誇獎記功的機會哦"「...」雖然是好結果,但南原看了看倒沒說什麼,畢竟他本來就不怎麼相信。

"就跟往常一樣,要努力維持哦。"小優得到的是平平的答案。

"這次也很順利地完成!"「嗯、嗯!」青木滿意地點點頭,然後發現了身旁的小亞悶悶不樂。

「小亞,妳抽中的是什麼?」青木問。

"請務必注意...隨時都有危機發生的可能..."  小亞的雙眼已然形成空洞。

「看來她還滿投入的嘛...剛才還在那裡大吵的傢伙。」南原吐槽了一句。

 

「那麼接下來是我...」小優抽起卡牌:「未來一週,會被多少異性搭訕呢?」

這次四個人都默契地拿了自己的牌。

 

"無論是在各方面都表現得不錯的你,在未來一週內因為團體合作的關係而更受到異性青睞,所以數不清。"「是這樣嗎...」小優雙頰泛紅,沒發現隔壁的小亞正用不悅的眼光看向自己。

「這傢伙運氣也太好了吧!!」小亞將視線放回自己的牌上。"大概只有家中的異性會跑到自己房間的程度,或是和異性友人的日常對話吧。"

「指得就是伊祁前輩又在經過妳房間門口的時候睡死了,或是和小優打打鬧鬧吧?哈哈哈」青木忍不住笑出來,笑得小亞面紅耳赤。「吵死啦~!!那、那妳的呢!!」

「我的嘛~」青木面露得意地唸出自己抽中的牌:「因為讓人感覺到認真的美麗,所以會有很多異性試著接觸自己。」

「我...我在打遊戲的時候也是很認真的喔?」小亞冒著冷汗這麼說,然後去偷瞄南原抽到的內容,南原似乎沒有打算把內容唸出來的意思,盯著卡牌看的表情充滿了陰暗。

「喔...」"因為性格的關係所以不大好相處,異性接近你也只不過是因為工作或課業上的需求,大概就是這樣。" 小亞把聲音壓低到極致,然後與小優和青木三人搖了搖頭。

為了化解眼前僵硬的場面,青木決定乾脆結束。「好了,我想應該差不多了吧,讓神明駐留太久的話...」

 

「這怎麼可以啦!!」

「差不多個屁啊牌都還沒抽完呢!!」

小亞和南原再次同步出聲。被兩人以銳利眼光注視的青木臉色瞬間黑了一半,但一想到兩人變得如此投入,她當然二話不說地繼續。

 

「這次換我抽牌啦!」小亞迅速抽走問題牌,打開一看發現是片空白。

「...」盯著在場的其他三人,小亞細細思索了一會。

「是...空白牌嗎?」見她閉起眼睛努力思考的模樣, 小優問了一句。

小亞點點頭,接著睜開雙眼喊出:

 

"未來一週,我們會死掉嗎?"

 

「這...這是什麼鬼問題啊!!」三個人同時叫道,全身上下都是冷汗。

四個人分別抽好了牌之後,各自翻開。

「...」

"不要為了幫別人撿東西而被車撞到,不然會死哦"   「...」 小優完全無法說出話來。

"別理會那些人(黑道)的搭話,不然他們會死哦" 「我沒這麼衝動吧...」南原越說越小聲。

"請保管好錢包,不然會死哦"「是會自責到死掉呢...」青木微微地苦笑。

"第76次家庭革命,請小心受到波擊,務必逃出家門,不然會死哦"    「又來啦啊啊啊啊!!」小亞在心中發出歇斯底里的慘叫。

「話說回來,這個空白牌子的答案...」小優看著上面端正的筆跡:「該不會是...」

「對了,原本空白組的"答案"上也應該會是空白的呢...」青木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翻弄著手中的牌子說。

「我還以為妳會不以為意呢。」看她那表情,南原幽幽地說。

青木用力搖了搖頭說,「雖然我是玩過很多占卜啦,不過以靈為媒介的倒還是第一次...」

「所以說...」四個人分別看著自己手中牌子的內容結尾,正開始被繼續寫了什麼。

 

"不然會死哦☆"結尾莫名多了星號,四個人面面相覷。

 

「啊咧...真...真真...真的有...」小優講出這句話時,聲線已經呈現顫抖。生來就有特殊體質的他似乎看見了什麼。

 

緊接著以小亞無可比擬的慘叫聲為首,四個人飛也似地衝出去。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青木的臉上淋到了不少來自小亞的淚花。


 

「真是~~沒用啊~~」一道玩世不恭的聲音在半空中揚起,攔截住小亞等人的是來自美國的留學生洛爾特亞。

「走廊上可不能奔跑喔,而且馬上就要上課了呢。」另一個則是時常在身上帶著各式各樣的點心,被稱為甜點大神的熊田。

兩個人各自握著一支棒棒糖,並用另一隻手擋住四個人的去路。

小亞大聲喊道:「地下室有鬼啦!!」

「我知道,所以我才說你們真是沒用啊。」洛爾特亞那雙充滿中二氣息的異色瞳眸正在嘲笑著眼前偌弱的逃兵。

南原「咋」了一聲,動手把洛爾特亞手上的棒棒糖塞進了他嘴裡。「嗚嗚嗚!!你蛋神ㄇ...!!」

 

「話說回來,那副牌還在你們身上嗎?」熊田靠近了小亞等人問。

「啊,還...還在啊。」青木將牌組交給熊田。

「在逃跑的時候妳還有時間收牌喔!?」小亞和小優的表情一樣詫異。

「怎麼啦!!這可是很貴的欸!!」青木回以兩人白眼並叫道。

 

熊田打量了一下牌組,想做出個推眼鏡的動作卻發覺自己沒戴眼鏡,於是只好直接開口:「這個嘛,是本週的牌組對吧?」

「沒錯啊,所有的牌只能用一次...」青木偌偌地說。

「那麼...剩下這些沒用完的牌,能不能給我們用用呢?」熊田僅用單手便將牌收起。

「可以是可以啦...」青木瞇起眼睛,正色地詢問道:「不過,你們用那個是想要做什麼?」

「就...就是...占...卜啊...」被這麼一問,熊田忽然變得結巴。

「不管怎麼樣,請先付500元喔。」青木說著伸出了貓手。

「...!!」熊田楞了一下,然後掏出錢包。在青木目瞪口呆之下乖乖地把500元放到了她手裡。


(放課後)

根據觀察洛爾特亞和熊田的習性,小亞早就知道他們的秘密場所是在電玩社的社團教室裡。作為電玩社的幹部,小亞知道這裡是非常開放的場所,所以就連熊田這種非本社的人也能隨意進出。(洛爾特亞 也是電玩社社員之一)

正好今天沒有社團活動。

「他們到底要做什麼樣的占卜啊?」小優的好奇全寫在臉上。

「招來的神靈不會是喪屍吧」南原抓緊了門扉。

「那個是惡靈啊」小亞說。

 

 

「未來一週—我向青木告白會成功嗎?」

 

「!!」小亞等人睜大了雙眼,只差沒有扶住下巴。畢竟他們至少還是看得出來熊田對於青木的淡淡情愫,但青木本人卻完全不知情就是了。只是說此時此刻,在這種地方居然在做這樣的占卜,要是青木親自所聞的話大概會變成石像吧。

熊田顫抖著雙肩,兩眼幾乎無法直視上面一個接一個浮現的字跡。    "當然是不會囉,你這大個子別妄想啦" "把那女孩給我當新娘還比較快呢"

"異國戀嗎?勸你告白前想清楚""你這輕浮的個性基本上不會被接受的"「我的是這樣寫啦,熊田,你的勒?」洛爾特亞其實是陪著玩的,他真正的目的只不過是想看看到底有沒有神靈出現。

見熊田垂下頭不發一語,洛爾特亞打趣地將頭探了過去,卻被一瞬間抬起頭來的熊田給撞個正著,熊田就這麼摀著臉衝出教室。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剛才發生什麼事了,難不成熊田是被詛咒了嗎!?」小亞蹙著眉,思考得非常認真。

「我想應該不是吧......」南原慵懶地說。

教室裡的洛爾特亞撫著額前的傷口,發現了地上留下的卡牌,忍不住捧腹大笑。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小亞第一個跑進去,看見牌之後,成了第二個倒在地上瘋狂發笑的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這是什麼啊啊啊啊啊」

小優和南原見眼前無大礙,也跟著走進教室,接下來兩人的反應就只差沒有倒在地上了。

 

而正在走廊下和朋友談話的青木,忽然瞥見了熊田奔馳而去的身影。

此等反應強烈激起了青木的求知慾。

「他到底做了什麼占卜啊!?我一定要問清楚!!」語落,她立刻追上前。

而被留在原地的朋友只能眼神呆滯地看著越跑越遠的青木喊出「喂~~~~熊田!!!!」的叫喊。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