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格子的文章是採複數同時連載的方式!
出文順序不定,若想觀看同個系列的文章請至右邊的文章分類搜尋XD

金髮少女從腰間抽出幾張符咒,扔向空中。在少年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之前,少女大喊一聲「引  爆!」,半空立刻炸出大片火花,少年隨著風暴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面,順勢滾了好幾圈才停下。

 
少年狼瘡地支撐起身子,視線搭上對面氣喘吁吁的術士少女,眼神裡雖有一絲不快,但基於自己做人的原則,還是調整了處處是傷的身子,擺出了正坐的姿勢,對少女征征說道:「我輸了。」
 
少女聽見這句話,原本臉上疲憊不堪的神色一下子全飛到了九霄雲外,漾起得意的笑容。
 
「嘿嘿嘿,熊田,你太弱啦~~  啊,還是說我太強了呢?」少女歪著頭,忽然覺得自己比較喜歡第二種說法。
 
熊田感覺無力吐嘈,加上自己渾身是傷,只好隨意地附和了一句:「是是是,妳很厲害。」然後又因傷口傳來的刺痛,表情扭曲了下。
 
「不過就算打敗了我也沒用,後面可是還有一大堆傢伙在等著妳啊,御術士小亞。」
 
「哦?等著被我打趴是嗎~」小亞吹起輕鬆的旋律說。
 
「之後妳一定會後悔的!」熊田的雙眼仿佛重新燃燒。
 
然而小亞卻也不看一眼,只是邊哼起歌離去。
 
看著那自信過滿的菜鳥御術士踏著如此輕鬆的步伐,熊田頓時感覺羞澀——自己居然被這種人打敗,真是慚愧!
 
 
踏過樸實的紅磚石路面,一襲白服的御術士小亞正思索著晚餐的著落。這裡是位於王都邊境的小鎮,與熱鬧繁華的城內不同,人口密度低的大街上倒是自然地洋溢著悠閒的氛圍,雖然人煙罕至,但偶爾還是看得見路邊的攤販。
 
走著走著,小亞忽然瞥見了賣酒的商人。正好口渴的她心頭一喜,錢袋從袖套滑落下。「啊啊,乾脆來去偷喝點酒唄,反正小優又不在,不會有人管我啦~」
 
「老闆...」正當要開口點酒時,小亞忽然發現了旁邊的桌子,正坐著一名金髮的騎士。那騎士有著一雙自信而迷人的異色雙瞳,分別散發出紅豔與金黃的漂亮色澤,從胸前的十字架和紋章可以看出他是隸屬於皇家的聖騎士團,但談吐和身上的氣息卻是略帶狂傲。
 
小亞就這麼邊跟老闆下了兩桶酒,邊竊聽騎士們的對話內容。
 
「我說殿下,這麼做真的好嗎?」
 
「為了拿回那顆醜不拉磯的石頭,這樣子最快。」
 
「可是像這樣子的話,我們的戰力會不斷消耗的。更何況連對方的實力都不清楚...」
 
「大不了就由我來啊~」金髮騎士翹起二郎腿,露出驕傲的神色,道:「也不想想我可是誰?」
 
「迪特蘭王國的王子洛爾特亞殿下。」其餘三名騎士異口同聲說。
 
「...另外一個。」
 
「史上最強的皇家聖騎士團長洛爾特亞殿下。」
 
「沒錯,很好很好~」洛爾特亞的下巴簡直對上天空,能靠著背的椅子前腳雙雙離地,整張椅子幾乎是只要再往後仰一點就會摔在地上的角度。
 
瞄著這幅畫面,小亞全身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惡寒,付著錢後抱起酒桶連忙離開。但眼前的視線卻被酒桶給擋住,使得她只能彎著頭看路。
 
「早知道只要一桶就好啦!!」
 
 
這麼想著,突然傳來撞擊的觸感。
 
「好痛!」
 
「嗚哇、對對對不起!!你沒事吧!?」小亞焦急地向對方道歉,卻沒料到對方居然傳出訝異的聲音:「小...亞?」
 
「咦?」小亞眨了眨眼,放下酒桶,仰頭一瞄。原本不瞄還好,這一瞄可把她全身都嚇白了。
 
因為眼前正是她那最親密的戰鬥夥伴,擁有一頭翠綠髮色,披著圍巾,穿著輕便的弓手少年。
 
「小優...」
 
「那是什麼?酒嗎?」她都還沒來得及說話,少年就先瞇起眼睛,向著酒桶問道。
 
「呃...老闆讓我跑個腿啊...呵呵...」小亞乾笑著回答,縱使知道根本瞞不過對方。
 
而果不其然小優的視線立刻飄到了她腰間的綁帶上。「妳一定花錢了,才會把錢袋拿出來先綁著啊。」
 
「唔...!」被戳中破綻的小亞先是一驚,然後無力地垂下頭。
 
 
兩人蹲坐在光線微暗的小巷中,默契似地保持著抱膝的姿勢,好讓酒桶有個位子。
 
「是說,你剛剛去了哪裡吶?」為了劃破沉默,於是小亞先開口問。
 
「...」小優的視線停留在酒桶的底部,一會才細聲說道:「我去打聽過了,關於石頭的事。」
 
「咦?怎麼...?」
 
「因為石頭的關係,現在外面有很多人都想殺妳。」無神的目光幽幽說道:「因為妳的戰鬥技巧一點都不成熟,所以在外面又被稱作是"新生的魔女"。」
 
「新生的...魔女...?」小亞越來越不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只不過誤吞了一顆石頭也要被殺嗎...」
 
「妳吞下的不是一般石頭,是皇家騎士團歷代守護的,封印著英靈的晶石...」
 
「既然是這麼重要的東西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啊!!」小亞崩潰地大喊,「難怪這幾天來有一堆人找我打架啊!!」
 
「我哪知道明明只是去找鎮民打聽排解方法而已,結果居然會聽到這種消息啊!!」小優用更大的聲音喊了回去。
 
 
 
「話說回來,那妳剛剛又去了哪裡?」小優反問。
 
「剛剛我閒晃著的時候,就有個髮色很好喝(奶茶)的傢伙...好像叫做熊田吧,莫名其妙地說了一些話之後就突然對我攻擊...」為了不讓小優再問一次,小亞立刻思索道:「嗯...好像說什麼..."為了組織,我也只能痛下殺手了" ,結果還不是被我輕鬆解決啦。都已經是第13個了。」
 
「組織...」小優陷入思考:「會稱為組織的話,那麼那個熊田正是刺客同盟的傢伙...刺客同盟基本上與皇家騎士團是敵對的狀態...」
 
想到這裡,小優忽然驚起,捉住小亞的雙肩激動道:「那麼很有可能是刺客同盟為了奪去晶石,所以才先一步派人過來殺妳的!!」
 
「那我到底該怎麼辦啦!!」
 
「先去大便,趕快去大便=口=!!」
 
 

「如果便祕就糟糕了,直接切開來不是比較方便嗎」

「...!!」待小優回過神來,居然發現小亞的身後多了一道人影。那柄利刃穿過了她的腹部右側,鮮血順著刀尖在小優面前滴落。而小亞臉上的表情除了詫異之外,還有未知的恐懼。

「小亞!!」小優叫了一聲,隨即拉開弓弦。

「隨然我不懂你想做什麼,但是只要交出這個女孩的話,麻煩絕不會落到你身上。」

「你在說什麼...」

「還是說,你想帶著這個累贅,為了逃命到處尋找藏身之處呢?」低沉得冰冷的聲音忽然出現在耳邊,著實地把小優嚇出了一身冷汗。

「他到底...是什麼時候...」小優緊咬著牙,勉強接住了將要癱倒的小亞,不停張望四處。那人、那聲音就像是虛無飄渺的幻影一般,消失了。

小優將小亞抱起,忽然看見她的腹部被開了個大洞,原本純白的術士服上被染成一片腥紅,而鮮血還在持續流洩。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

「這樣就好了。」

「謝謝妳,楓姊!!」

留著一頭褐色長髮的美麗女性露出柔和的淡笑。

教堂內今天也依然是如此祥和的氣氛,禮拜堂集中了專注於祈禱的人們,告解室的牧師帶著神的旨意,給予迷茫者寬恕與原諒。這座教會裡所有的壁面都是令人安心的,接近純白的淡紫色。

「不愧是楓江呢!」

「畢竟楓江可是神的代理人—大神官啊!」作為治療過程的旁觀者,兩位修女帶著激動的口吻談論起來。而小優對楓江敬了個90度的禮。

「所幸還來得及,要是再晚個幾分鐘的話,小亞的性命可就不保了呢。」楓江輕拍了小優的肩頭,溫柔地笑道:「小優,幸好有你哦。」

「啊...是!」小優終於重展笑容。

 

看著還處於昏睡中的小亞,隔壁床有個昏睡得更厲害的人。

「啊啊...伊祁前輩一不小心又睡了嗎」小優盯著床說。

「是呢,在準備離開教會的時候。」楓江端來茶水,倒了一杯遞給小優。「晶石已經被取走了是嗎?」

「是的...不過不是皇家騎士團,而是刺客同盟。」小優接過茶水,說了聲謝謝。

「雖然早就料到了,不過手段還真是強硬呢。」楓江拉開椅子坐下。「有看見那人的模樣嗎?」

「是...暗紅色的頭髮...」小優回想了一下。

「暗紅色...是南原吧。」楓江繼續說道:「至今遇過刺客之中,就只有熊田那個笨蛋會光明正大地表明自己的身分,而南原之所以會被輕易認出則是因為其暗殺能力過於優秀。」

「唔...偏偏這個時候...刺客同盟暗下奪走了晶石,而騎士團並不知道這件事...也就是說,要是被皇家騎士團發現小亞的行蹤的話,那小亞不就是挨無辜的攻擊了嗎」小優越說,臉上的表情就越是糟,「再者就連刺客同盟奪走晶石的意圖都不清楚...」

「總之絕對不可能是破壞封印,而很有可能只是把晶石藏起來呢。這樣一來,騎士團為了拿回晶石,就必須以高額交易。」楓江沉靜地分析。

「詐騙集團喔!」

「雖然很幼稚,但確實常常發生這種事呢...你可要知道,製作與研究毒藥都是需要耗資的。只不過正好最近很和平,沒什麼人雇用殺手呢。」

「原來是生意不好嗎!」小優叫道,但隨即又恢復困惑的臉色。「可是這次牽扯到小亞...」

 

「你想想看,晶石長得很像珍珠對吧...就這麼混進去的話,非但不會被發覺,而且像小亞這樣的人在吃的時候也不會仔細去咬。唯一的可能就是小亞確實是被委託的暗殺對象,但是有點麻煩。那些刺客原本就取走了晶石,把它混進食物裡讓小亞吃下去,之後再從她體內取出。但騎士團不會曉得這件事,所以依然認為晶石還在小亞體內,委託者就能借騎士團的刀殺了她,而且完全沒人會被指責,因為小亞吞下晶石是確實的事。最後,當騎士團發覺原來晶石在刺客同盟手上時,就會順著演變成高額交易了。」

「伊祁前輩說得真有道理...等等啦,你是什麼時候醒的!!」

「剛才吧...」伊祁再次閉上眼睛,白色頭髮在透過窗口吹進的微風輕撫下微微飄動。

「我也是剛才醒的喔。」

「小亞!?」小優被嚇了一跳,原本以為小亞會很虛弱,但沒想到聲音聽起來這麼有精神。楓江不愧是大神官。

可小亞的面色卻是一臉困惑,根本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

「小亞,妳還好吧?傷口不痛吧?」直到小優靠近她的床前拼命問道,她才猛然想起剛才的經過。

「啊啊!!我的肚子被開洞啦!!哇啊啊啊!!」小亞不要命地亂喊一通,喊了一半才發現傷口完全不痛。「咦...不會痛...」

「看來楓姊的治癒術還真是強大啊...完完全全地恢復了」

「不過...一點傷的樣子都沒有的話,實在沒有辦法向騎士團證明晶石已經不在了呢...」雖然對小優的話感到高興,不過楓江卻想到了這個問題。

「看來這一戰無可避免了...」小優的腦海裡浮現了洛爾特亞那副霸道,瘋狂攻擊小亞的模樣。

「去找個具有透視力的賢者就行啦!」小亞本身倒是不大在意,反正她就是個兵來將擋的類型,因此就算屢次遭到攻擊,她還是光明正大地在街上溜搭。

「有透視力的賢者...哪裡找?」小優困惑地問。

「東區二街48號...沒記錯的話。」小亞說。

「那樣的話順便把騎士團的人也找來。」在小優準備動身時,楓江補充了一句。

「好的!」

 


深夜裡,少年乘著巨大的白狼,在寂靜無人的大街上全力奔馳。少年的面色很不安,腦海裡不斷思索著一件事。

「如果真的像是伊祁前輩推論的那樣...那麼預謀殺害小亞的人到底是誰...?」

 

 

 

 

 #


這次的[小亞與XXX]採用異世界的觀點!!   和下一次的[小亞與XXX]會是上下篇喔~

不過其實″日常″原本就是打算寫成異世界風格,後來才分裂出貼近一般生活的"日常"篇故事OwO

 

(有沒有在日常篇發現南原跟黑X有那麼一點連結,伊祁會用弓做武器,而且只被小優稱作前輩之類的呢OwO)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將來有可能會是兩邊同時連載吧(異世界不定期)X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瓔秀
  • 看到被開洞那邊整個嚇死OAOAOAOAOAOAO
    期待下集啦啦~~owo
  • 開了洞就能用矛戳起來烤來吃了=w=(喂
    喔喔~謝謝瓔秀XD

    TaMaSHI 於 2016/08/18 18:26 回覆

  • 瓔秀
  • 嗚喔喔!!!原本只是進來看Tamashi回了什麼而已,沒想到看到可愛的羽毛呀啊啊OWOWOWOWOWO
  • 對呀~下羽毛囉OuO

    TaMaSHI 於 2016/08/19 08:29 回覆

  • YanC
  • 怎麼辦剛開始看的時候我以為被炸飛的男的會是伊祁(不###
    現在腦海中都有奇怪的既定印象了XD

    這篇好像日常篇的平行時空,然後很好看!!!!!
    也有一些超好笑的梗看了我心情超好der XDDDD
    楓江感覺就是溫柔的牧師姐姐XDDD

    不過說要大便結果被切開肚子...
    那也太可怕了...!!!((以後不能在外面表示要大便啦wwww

    然後的然後,羽毛很美!!!!!OwOb
  • 喔喔不XDD(伊祁表示那應該是小亞被轟飛才對ww

    終於能把異世界的版本寫出來了,我也超開心的OwO!!
    對呀~但要是把楓江肚子切開說不定是黑的(墨魚(誤

    還有以後也不能狼吞虎嚥了XDD

    然後感謝YC~這羽毛其實滿早之前有用過一次,這幾天又拿出來用
    我想讓部落格裡有一種"期間限定"還是什麼"XX活動中"的感覺XDDDD

    TaMaSHI 於 2016/08/19 22:30 回覆

  • wenshu
  • 推文
  • 謝謝~OuO

    TaMaSHI 於 2016/08/19 22:4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