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吃蘋果,但才剛把切塊遞到嘴邊,玄關就傳來一聲巨響,餘波使得她沒敢把它送進嘴裡。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使得家中的其中一位魔王難得動怒?但她也不敢多問,只能乖乖地把蘋果吃了,在廚房裡坐等交代。

-約莫十分鐘後,那魔王才出現在她的身旁,收走了桌上的空盤。他的表情就像平常一樣冰冷無色,看來應該是已經冷卻完畢。

她還發現家中另一位正宗的魔王正默默地躲在廚房門外,一雙紅眼直盯著這兒。但其鎖定的對象並不是她身旁的魔王,而是自己。

「等等我們出去的時候,有人來按鈴的話,千萬別開門。」

千萬、絕對、不要。

切記、嚴禁、這是命令。

正宗魔王以極低、不同於往常的口氣,在她的耳畔旁交代了這些話。

-然後她恢復成平常溫柔的模樣,摸了摸自己妹妹的頭,道:「那麼我們出門囉。」

 

姊姊剛才說的話妳一定要記得。

不然會很慘。

 

魔王們丟下一些令她摸不著頭緒的話句之後出了門。

 

少女不解的目光就停留著在那兩人的身上,直到大門再度傳來閉關的聲響為止。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突如其來的,不同於平時的沉重氣氛。而到底想表達些什麼,他們也不明講。

要知道朝夕相處的人忽然有個瞞著自己的秘密--而且還是只有自己一個人被蒙在鼓裡的那種心情,是很難受的。

一向最仰慕、最尊敬自己姊姊的她是能默默接受姊姊有秘密卻不對自己坦白的這種人嗎?  很多人都不是,她當然也不是。

於是她踏上跟蹤的腳步,先到樓上的儲藏間裡東翻西找拿了望遠鏡,大概花了十來分鐘才整裝完畢。

 

終於在她要打開大門的那一剎那間,她聽見了從客房傳來的玻璃敲打聲。

 

有人在後院嗎?

 

她忽然想起剛才姊姊說過的話,可能是要她注意些什麼。

但會是什麼?

她一個箭步溜到客房門邊,將懷裡的泡泡槍上了膛,靜待著對方的動作。

不妙的是敲擊的聲音越來越大,也越來越急促。

 

然後忽然恢復平靜。

對方走了?她這才敢小心翼翼地將紙門拉開一條縫...緊接著用力踹開,衝了進去。

 

「吃我一槍!!」慢悠悠的七彩泡泡在空中飄浮著,與少女充滿氣勢的喊話完全成了反比。

但對方似乎不為所動......

當她意識到這點之後,才放下手裡的「武器」,往窗外看去。

她發現在外頭敲窗的人是作為她從小玩伴的少年,只見少年的雙手還停在玻璃上,緊盯著她的是由擔憂、恐怖、心碎混雜而成的空洞眼神。

看到少年這副模樣還好,真正讓她感到怵目驚心的是他身後的大片血跡,和數個倒在草皮上的不明人士。他們穿著不同顏色的上衣,看起來很像是一般的住戶人家。但是旁邊還零散著的碎紙和板子到底是什麼?

「呃...小優...你...他們...」她拉開了落地窗,好讓少年進來。她的神色雖然淡定,但說話卻支支吾吾,因為她不懂得眼前的狀況該從哪裡問起。

倒是少年一看見她,立刻就抱了上去。

「啊啊,小亞!!妳沒事真是太好了!!」少年的情緒似乎有些激動。讓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她憑空眨眨眼,只好也抱回去。

「喔喔,小優,你也是啊,看到你還活著真好。」雖然她只是跟著說一樣的話而已啦。

但下一秒滿臉通紅的少年立刻抽身,慌亂地不曉得要做什麼。

 

「小優,你一個人打了好幾個?」小亞指著地上不曉得是不是屍體的東西問,臉上依舊沒什麼太大變化。

可能是震驚過度了吧?她的眼神也一樣變得有點空虛。

小優輕輕地搖搖頭,回答的音量很小:「不是我......」

「也對啦...你怎麼可能有辦法...打這麼多個」

「前輩...他們呢?」

「出門了...說什麼...有人敲門...別應門...不然會很慘...」兩個人慢慢地對話。

 

...然後他們像是小動物似地互相捲縮在一起,縮在客廳的角落。雖然嘴裡已經無法再擠出一字一句,但偶爾互望的眼神裡卻還擁著千言萬語。

這並不是什麼浪漫時刻,而是被迫同時等待著絕望或希望的到來。那無助的...不小心靈,正緊緊相依。

「前輩他們...什麼時候會回來...?」小優還是先發話了,但看到小亞以極小的幅度搖頭後,心中更添不安。

 


此時兩個魔王正攜手從甜點屋裡走出來,他們悠哉地踏上回家之路。

「這樣一來就一勞永逸了呢。」楓江的手裡提著蛋糕盒,她那微柔的淡笑依舊。

「終於不用再看到厭煩的臉孔了。」伊祁的手裡拿根蘇打冰棒,那冷淡的神色也依舊。

「...對了,後院的那些要怎麼處理才好呢?」

「打電話給羅蘭德他們,送不同的醫院。」

「不曉得小亞會不會被嚇到呢...」

 

楓江的疑問句在到家之後便成了肯定句。只是旁邊還多了個小優。

 

原本捲縮在角落的兩人,聽見門鈴聲後立刻發出驚天動地的尖叫,四處亂竄,活像可憐的螞蟻逃生。門外的魔王們聞聲,隨即開門衝了進去,最後找到了驚魂未定的兩人,現在全都待在客房裡。

透過手機收到任務的羅蘭德等人(楓江兩人的同學)也很有效率,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在他們回到客房時,後院早已恢復一片乾淨。

「咦...剛才那些人呢...」小亞的視線直放在那裡。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你們家突然會變成這樣?」小優倒是神速的回復了意志。

「這個嘛...」楓江給予了個頗具意味的笑答道:「剛才去了一趟報社呢...」

「報社...?」這兩個不明所以的少年少女對望了一下。

「推銷報紙的人,一個早上來了十次。」伊祁說得風淡雲輕:「所以只好去那裡稍微勸止了。」

「勸止...」雖然楓江關掉了電視,但小優可沒漏看到她身後的即時新聞標題。

 

「年輕情侶闖報社 痛毆社員逾十人」,最後的字幕還是「監視器無法捕捉到蹤影」

 

小優忽然打了個冷顫,好大的冷顫。

「啊啊,至於院子裡呀...」楓江說著隨著小亞的視線暼向草皮,柔柔地道:「放心吧,他們都沒死呢。」

「但要是再來個兩三次就不一定了...」雖然伊祁在說話,但小優卻是直盯著他身後掛在牆上的弓。

「可...可是這樣......」

「喔喔,原來如此呀,姊姊你們不早說,害我差點被嚇死了啦~」

「!?」忽然小亞笑了出來,說話口氣恢復輕鬆。那轉變速度簡直比剛才的自己還快,讓小優的臉上立刻佈滿錯愕與黑線。

「還以為發生什麼事了呢~」

「唉呀~因為剛才的心情不是很好嘛?」楓江輕輕笑笑。

「討厭,就算是這樣也要先跟我講一聲啊!」

「不是有告訴過妳千萬別應門嗎?」伊祁說。

「可是我又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做!」小亞立刻反駁。

「...你們聊,我覺得我該回家了,哈哈哈...」對不起來了這麼久我好像還是沒辦法融入你們這一家的邏輯...

 

-在伊祁隨意揮手道別後,小優維持著僵硬的笑容走出了佐野家大門。

 

#


題外話: 雖然推銷員很煩,可是不可以暴打推銷員喔。

 

*原檔名:到底是被討厭到什麼程度啦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