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距離上集有點久了,所以放個上集的連結:P 上集

「有、有人在嗎─?」在被稱作東區二街48號的地方,少年充滿遲疑性的嗓音傳遍了整條街。

就連最後一戶人家的門都敲過了,卻還不見有任何人應答。少年望向那一盞一盞微黯的路燈,一隻手輕撫過白狼如絨般柔軟的皮毛。

「這條街上...真的有住人嗎?」在有點狹窄的小巷子裡,月光也照不盡他好看的臉龐。

少年思索著,如果說是在更晚的時候過來,那就是他的不對。

但是現在正應該是享用過晚餐後,臨睡前的時刻才是啊?──以這附近居民的習性來說。

「該不會...這裡的人又是其中早睡的一群吧...?」他多希望他的假設不要是正確的。

白狼稍微移動視線,然後一抹神奇的觸感沾上了少年的肌膚,雞皮疙瘩隨即衝至全身!

「嗚哇,小白你幹什...」「...麼」話才說到一半,少年就隨著白狼的視線發現不遠處的陰暗角落,似乎還有一道門在那裡。

與牆面相同的褐紅色門扉就像是要掩人耳目一樣,獨自隱藏於角落。

 

「那個門...剛才來的時候好像沒注意到呢...」少年盯著那門,又是一陣思索。以他的隨機性金魚腦來說,答案顯然就是這樣沒錯。

白狼用頭輕輕撞了撞他的手臂,似乎示意著他什麼。

「咦,要敲門看看嗎?」少年雖然嘴裡這麼說,其實手已經做完動作了。他與褐紅色的門扉面對面,好一會兒才開口,用極輕的聲音喊道:「不好意思,請問有人在嗎──」

「有沒有人在啊──」說起來他又不是巫婆,沒這麼有耐心慢慢等的。他伸出右手準備再敲一次房門,若再得不到任何回應也只好放棄作罷。

 

「──幹嘛?」稚嫩、微弱卻帶著倦氣的平板聲音從他底下冒了出來,而那聲音的主人就佇立在門口前。

頭頂大概只到他的胸口吧,聲音的主人身材嬌弱,有一頭看起來很柔軟很好摸的白色短髮。雙瞳泛著紫水晶的色澤,若不是現在天色已晚,或許與他四目交接時還會從那分晶紫中感受到些許唯美的氛圍。他穿著像是無名旅行者的深色斗逢長袍,胸前還掛了條十字項鍊,但看起來並非與教會有關聯。

少年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特別的裝扮,明明不是無名旅行者卻穿著袍子,也明明並非教會的人,卻...

「不好意思,請問您就是擁有透視力的那位賢者大人嗎?」少年禮貌地問。

那個孩子緩緩地點點頭。

「不好意思...那個...您已經在睡了嗎?」

那孩子雖然搖搖頭,但沉重的眼皮看來好像出賣了他。即便如此,這位嬌小的賢者大人還是很有毅力地否認了。

「謝謝您...」其實少年根本就不確定能不能成功地向他委託這件事情,因為深怕一個不小心惹怒對方。

然而對方卻將腦袋微微偏了些,似乎是不能理解眼前這個撫下巴思考的少年正想做什麼。

「有事情?」

「唔?嗯...」聽到他簡短的問話後,少年才回過神來,想起來到這裡的目的。

「那個,真的很不好意思...」他說:「能不能請您跟我走一趟?」

紫晶色的瞳眸邊流下了無言以對的冷汗。


 

白色身影奔馳於一條羊腸小徑,飛快所經之處揚起溶於夜色中的塵埃。騎乘於幻獸身上的主人不但要看路,同時還得注意著身後好不容易請來的賢者大人,他實在很怕這個小巧玲瓏的孩子下一秒就會從幻獸的背上落下。

沒錯,賢者大人雖然表明了自己還沒睡,但其實現在已經拿他的背當做枕頭安穩地入眠了。

 

一會兒之後,奔騰的幻獸便在距離教會不到三十公尺的地方直接化成白煙消失,同時少年已經抱著孩子躍下。

他走進在夜裡更顯得清寧的教會,循著夜燈回到原本的房間。

他的左腳甫踏進去一步,鞋底便傳來富有彈性的觸感。他眉頭皺了一下,把腳移開,然後再一次踩上去,像是為了確認似地前後滑動。

「咳...」果不其然,那物體就是他腦裡所浮現的東西無誤!

 

 

「前輩──!!」小優立刻大叫嫌疑最重的人,好死不死把這東西放在門口。

房間裡一瞬間燈火通明,楓江噙著一絲無法形容的笑意前來接應。

「找到賢者大人了嗎?」她問。

「呃,是...」對方溫柔不過的話語中包隱了芒刺,刻意洩漏的危險氣息大概是只有他這種單純的人感覺不出來。

不說這個,小優馬上轉移了話題:「楓姊,能讓前輩處理一下這個屍體嗎?」

「嗯?」楓江循著話往地面瞄去,體型嬌小的賢者正蹲著,貌似是對屍體有點興趣。

「啊啊,你想知道為什麼屍體會被放在這裡嗎?」

「咦咦──!?原來是刻意的嗎?」

沒有立刻給予小優回應,楓江只是維持著一貫的笑笑。

「騎士...團。」微小的聲音吸引了他的注意,他這才注意到地上的屍體上,因為賢者翻動的關係,代表皇家的徽章掉落了出來。

小優的腦袋隨即被騎士團這個字眼充佔,一股不安湧上心頭。他想大喊,卻顧慮到夜深人靜而盡可能壓制住音量。

「騎士團已經來過了!?」

楓江意味深長地點了頭,背後出現伊祁的身影。

「太慢了。」他說。他的臉色看起來不是很高興,就是有別於平常的冰冷,多了一抹嚴厲。

「身為獵人除了命中率和敏捷以外,最重要的當然就是觀察能力與能夠多方思考戰略的頭腦,這兩項你都還不到家。」要不是伊祁和楓江還駐守在這裡,依照騎士團的勢力,小亞可能已經再次受傷了。

「對不起...」他感到愧疚。因為自己不懂得臨時變通。

「小優要好好加油呢。」楓江帶著笑意的臉色立刻變得柔和,但意志看來還是很堅定。

小優就像是做錯事的孩子,以極微小的幅度點點頭。

 

隨後,楓江開始對賢者說話:「不好意思,勞煩您還讓您久等了,小夜大人。」

小夜搖搖頭,隻字不語。可能是不喜說話。

於是楓江繼續說她的:「是這樣的......」

 


 

也不曉得這個名為小夜的賢者大人到底有沒有聽懂整體的來龍去脈,楓江在說完話之後就把他拉到了小亞的床前。

這時的小亞因為受到了楓江兩人照應的關係,正在床罩裡睡得舒爽。

「真是...無憂無慮...」在看見她睡相之後的感想,大概是小夜在這幾個月來說過字數最多的一句話了。

「雖然已經晚了,不過騎士團隨時隨地都很有可能再過來。」伊祁說著摸了摸小優的頭髮,「優,到早上之前固守的工作就麻煩你了。」

「是!」秉持著挽回錯誤的意志,小優精神地回應。

 

 

只是個性太過於耿直的他,並沒料到其實他是得一個人顧兩個。

這個硬稱表示自己還行的小小賢者大人,早就已經倒在他懷裡睡死了。更別說是小亞,這不睡到太陽高升是起不來的。

為了保持精神,小優不打算做看書這樣耗神的活動。他把小夜攙扶到一旁的另一張椅子坐下,好讓他靠著椅背睡覺,然後自己拿起弓與箭矢,打算趁著這段期間到外頭稍微鍛鍊一下箭術。

這間教會的旁邊就有座樹林,是個好場所。樹林中飄散著對人類與環境來說都既無益也無害的闇物質結晶,他們穿梭在樹叢中發出幽幽綠光。而且在這片樹林裡的話,正好可以透過窗戶確認房間裡的情況。

 

就這麼決定了,小優背起箭袋,循著已經被點過燈的走廊走出教會。

 

「晚上好。」路過的騎士打了聲招呼,與他擦肩而過。

「晚安。」這麼晚了還有人到教會來祈禱,真是難得,肯定是什麼急事吧,小優心想。

那名騎士有著漂亮的金色短髮,與在星空之下顯得優雅的暗紅與橙黃異色眼,長得就像是皇家騎士團的團長洛爾特亞一樣。

 

洛爾特亞...

 

一瞬間小優全身冷汗直流,回頭正好與對方對上眼。只見洛爾特亞得意地對他使了個奸笑,接著立刻抽劍彈開了一箭。

「可惡...我才不會讓你得逞!」眼見一枝箭不行,小優這一次搭了三支箭矢,發出前所未見的殺氣。

「哦?我感覺到你身上有什麼超弱的氣息?」洛爾特亞瞇起他那雙漂亮的眼睛,嘴角揚起能夠迷死人的弧度。如果是在一般情況下的話。

現在的他極度具有挑釁意味,迫使小優下一秒就這麼邁開腳步。

「哦哦?要玩嗎?好啊,來追我啊~」

「你給我站住別跑!!」

「啊哈哈哈哈~」

語落,洛爾特亞立刻跑動起來,邊用劍斬開了用來屏障的防禦陣。他的劍上被附加了闇屬性質,正好與光屬性的防禦陣互剋的關係,做為守的那一方,防禦陣只在剎那間便崩壞。

優緊抿著唇,他怎麼能再讓伊祁前輩兩人出手?

憑著絕對不能再給他們添麻煩的意志,他在將噪音降到最低的狀態下尾隨進去,收起弓箭並從腰間抽出一柄銳利的短刀,眼裡的殺氣遽增。

還把握著百分之百不會被擊中的洛爾特亞在悠然的奔跑步伐中,正打算回個頭看看身後那單純的小鬼,殊不知利器忽然從眼前唰過,劃破了披風的一角,洛爾特亞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還有...」這一把刀就算了,眼見對方還打算從身上掏出其他東西,洛爾特亞難得冒出冷汗,加快逃跑的速度。

 

不對,他本來就是來這裡取回晶石的,哪能算是什麼逃跑?是被追趕才對。

 

小亞朦朧之中聽見外頭有些吵雜的聲音,爬起身子看了看牆上的大鐘。

「一點半?」她心想,按照慣例這種時候如果出現聲音的話,應該是楓江在「行刑」才對,不過也不至於製造出這麼大的音量啊。

她發現椅子上坐了個嬌小的身影,頭毛白白的,斗篷黑黑的,這個孩子明明看起來弱不禁風,卻帶給人一種強大的感覺,而且重點是身上那純銀、非正教會的十字架。

是他!就是他!小亞在心中暗想著,要是能讓他向騎士團的人證明晶石不在自己體內的話,一切就圓滿結束了!

於是才剛清醒就活力旺盛的小亞連喘口氣的時間都省起來,拉著忽然被驚醒,驚魂未定的小夜就衝出了房間。

 

「洛爾特亞~~~~!!」

 

太過於興奮的她根本忘了自己身在教會,任憑聲音在走廊上迴盪。

聽到洛爾特亞這個名字,小優兩人都瞬間停下了動作。

「這...這是...」

「御術士小亞的聲音?看來就算我不動身,獵物也會自己找上門來嘛。」

「不要啊...」小優的臉都垮了下來,他並不認為自己的能力好到那裡去也就算了,結果連隊友都是豬隊友,保護自己都不會。

嗯...豬隊友,豬對手...洛爾特亞似乎也沒發覺小優幹了什麼,就是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埋伏於等等小亞可能會經過的轉角邊。

「等等小亞就會被我開腸剖肚,然後晶石就會順利回到我手上了~」

「哦,是哦,我好期待喔。」小優仰望著天花板,語氣無力。

 

沒辦法,誰叫皇家騎士團的人都是硬腦子,眼見為憑?自從小亞把晶石吞下肚的事情被目擊後,似乎就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他心想包含自己的所有人都是笨蛋,當這群笨蛋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實際上擁有晶石的刺客同盟正置身事外,可能還偷偷藏起來看好戲。

對了,說起刺客,他剛才好像看見什麼!

 

隨著小亞的腳步聲、洛爾特亞的蓄勢待發,其中應該還有著什麼,因為自己而暫時不發動任何動作!

 

「洛~」

「納命來!」當兩人的聲音交疊之時,發出了重物倒地的巨大聲響。

碰,碰,碰,一連三個。

 

小優偌偌地盯著地上先是騎士、御術士、然後最上面是賢者的三層人肉包子。他只不過是默默地拉住了洛爾特亞的大把披風,好讓他受到拉力往後跌而已,但緊接著這名騎士團長就像是路障一樣絆倒了小亞和小夜,三個人一齊頭上冒金星。

「噗...」小優雖然很想笑出來,不過現在並不是這個時候。

因為果然不出他所料,有道溶於夜色中的黑影正在某處悄悄觀察著他們。

...

 

本該是處於昏迷狀態中的小亞忽然驚醒過來,原因是嗅到了曾經遭受過威脅的氣息!散發出那危險氣勢的人正是刺客同盟的南原,小優隨即循著她警戒的目光注意過去。

「厲害,像狗一樣。」一百分的話語中帶著九十分的貶意,擁有一頭如血般暗紅色頭髮的南原冷冷地說了話。

他的視線朝下望,彷彿是惡神正在看待單純愚魯的子民一樣。

「...」小優馬上憶起了伊祁的推測,刺客同盟藉著騎士團的手先殺了小亞,然後再向騎士團剝削。

「怎麼可能讓你們這樣子殺掉無辜的小亞...」小優氣憤地想到一半,突然一個甜美好聽的聲音突入了進來。

 

「那個...請問你身上有沒有一塊醜不拉嘰的石頭,大概跟一顆珍珠差不多大?」那個聲音絲毫不給南原一點思考的空閒,繼續問道:「我的項鍊剛才掉到地上散掉了,剩下一顆怎麼找都找不到...」

「妳說的是這個嗎?」南原不曉得自己什麼會乖乖地拿出東西來,明明口語和動作都非出自他本身的意願。

「啊!洛爾特亞!快起來!你看!醜不啦嘰的石頭在那邊!」小亞見狀,死命敲打身上騎士的腦袋。

被揍醒的洛爾特亞瞥見那必須找回的皇家晶石,二話不說推開了身上的小亞。 「喂!」小亞驚叫。

突然之間動彈不得的南原眼看微黯中三雙虎視眈眈的目光正盯著自己,另外還有一對瞇起來,像是在微笑似的紅眼。

好吧,這可能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到慌張。

 

但南原依舊保持鎮定,他實際上的目標是,殺掉新生的魔女──御術士小亞!

 

過了一瞬間,小亞便發覺自己的身後多了什麼,已經有過一次經驗的她立刻學乖,在利刃落下之前翻身。

小優立即發出了幾箭,只是全被對方以矯健的身手給躲開。

「你到底有沒有命中過個什麼啊!」雖然實際上沒有嘴裡說的這麼誇張,但洛爾特亞就是硬要酸他個一句。

結果似乎又惹火了對方,盔甲下的布料被劃破了一條縫。「好啦!我知道了啦!」

「現散吧,冰箭!!」隨著小亞的喝聲,空氣中隨即凝結起數道冰結晶往南原攻擊去。南原一邊閃躲來自空中的利刃,邊和洛爾特亞打起交鋒。兩個長度差異十分懸殊的武器居然能打得鏗鏘作響,不分軒輊。

過了一會,洛爾特亞似乎是沉不住氣了,忍不住大叫道:「你們這群盜賊就是死要錢!好啦!這次我們也出錢把醜不拉磯買回去總行了吧!?」

「我們奪取醜不拉...晶石的目的並非金幣,再說每次都是你們主動出錢的!」南原說。

「還不就是因為你們隨意竊取走醜不拉嘰還不肯還!」

「明明...叫晶石...」觀戰的小夜這麼說。

激烈的三對一戰鬥持續,洛爾特亞看準了南原腰間用來藏暗器的裏袋,一道強勁的劍氣揮去。劍氣劃破了布料,一顆醜不啦嘰的石頭立刻咚地落地,應聲碎成兩半。

 

「啊!」

「哇啊...!?」所有人瞬間停下動作。他們看見了從晶石裡緩緩飄出微弱的白色細煙,然後像是蒸氣般在空中散去。

「英...英靈...」

「跑了?」

下一秒,洛爾特亞猛搭住了小亞的雙肩狂叫道:「喂!!上次妳吃到晶石的攤販在哪裡!?快帶我去!!」

「現...現在是大半夜耶!!」小亞的表情完全不亞於他的驚恐。

 

 

 

 

--現在,被保存於皇家騎士團祭壇上,傳說中封印著英靈的晶石,是真的晶石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