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接受她的想法,但我不喜歡她的行為。」

Chapter 1 ────只能無助地望著

 

那是細微的物體碰撞聲,有什麼被放下了。

不曉得經過了多久,回復一點意識的女孩兩耳注意著那陌生的聲音。然而或許是太過於專注了也說不定,直等到神智再稍微恢復些,女孩才逐漸注意到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自身體內發出的疼痛。

「嗚啊啊...」雖然是不成聲的叫喊,但並沒有真正地出聲。倒是女孩因疼痛而產生的微弱掙扎,似乎引起了誰的注意。

「嘿嘿」的笑聲像是鬼魅一樣,簡短囁微,並隨著空氣的流動而消失。

但光線依舊,因為女孩在閉著眼的狀態下,眼前並不是全黑。

就像是大多數被綁架的案例一樣,她現在也想知道自己究竟身處何方?又為什麼要把她抓來這裡綁著?而,男孩人現在又在哪裡?

 

當耳邊唯一的聲音離去後,這裡只留下一片寧靜,反倒是女孩心理的不安遽增,她意識到她的四肢、身體都被冰冷的金屬禁錮著。『剛才...到底是什麼?』

女孩發覺體內的疼痛已經散去,而雙眼也終於能夠稍微睜開一點,只是眼前的世界並非漆黑一片,但也似乎不是燈火通明。

燈光很幽暗。

但這裡就像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室內一樣,沒有什麼華麗或特別的擺設,也未帶給人一絲奇怪的感覺──總而言之,女孩還是一頭霧水,她那雙在微弱燈光下顯得黯藍的眸子還在打量這一切。她轉過頭,金屬的涼感也同時沿著皮膚繞了頸部九十度。『...』

映入眼簾的,沒有男孩的身影,就只有一片空蕩蕩的空間而已。

另一邊也一樣。

女孩知道了,自己就是身處在除了躺得這張床以外,其餘空無一物的房間。

「你在哪裡啊...」她試圖伸出右手,想要遮住那令人鬱悶的黯淡燈光。

 

結果,居然成功了的樣子。

女孩訝異地望著自己高高在上的手臂,鬆懈的鏈子沿著臂肩滑了下來。

「啊啊啊...」女孩心裡一陣意外的喜悅,連忙開始解脫自己身上的鎖鏈。

 

C1.3

就像是充滿警戒的小動物似地,男孩捲縮著身體,兩眼直盯著眼前來來去去的白袍人員不放。手術室裡各種怪異的聲音聽得他頭皮發麻就算了,就連他們口中說出來的字眼都很奇怪。

而且籠子外面還坐著一個淺金色半長髮的醫生,真像是把他當作小動物...不,是獵物一般看著,其再狂熱不過的眼神不斷投注在自己身上,使得男孩完全不敢與他對上眼。

「可愛的孩子啊,請你看看我一眼吧,嗯?」

「嗯?」

「嗯?」

「你神經病。」被男孩未經轉聲稚嫩的聲音罵了一句,醫生的雙眼立刻瞪的老大。

他以極為誇張的幅度往後仰,雙手緊緊抱住太陽穴,激動地大喊────「啊啊啊!!被罵了被罵了被罵了!!這是多麼好聽的聲音,多麼甜美的寵愛!!」

 

啊啊啊──其極度不正常的行為令男孩起了不少雞皮疙瘩,尤其看見醫生直接把臉貼在欄杆上時。他的魂都快被嚇飛了。

「啊啊...不行,等不及了等不及了...我現在就要,現在就想要痛快地對你做這個!還有那個!」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這個人好恐怖,男孩全身發白,開始冒起冷汗。他必須逃脫才行,不然下場可能就是變成手術台上任醫生宰割的一塊肉...他才不要。

 

「來嘛,來吧,快點讓我聽聽你痛苦的聲音啊!來吧啊啊啊!」

男孩極力地搖頭,眼角邊多了一點淚滴。

打死他都不要落入這種變態的手裡,除非他已經失去意識。然而沒錯,那時候就是因為失去了意識,所以現在才落入魔掌的。

 

這間手術室很大,除了醫療範圍之外,還隔了一道隔音效果特別差的玻璃,男孩就是在那道玻璃後面的小房間裡。而囚禁男孩的牢籠上貼了張便條紙,上頭寫的數字似乎是編號。說起來一旁還有好幾個正處於昏迷狀態的人們,他們卻是躺在看起來冷冰冰的檯子上。他們的雙眼被蒙上了一層白布。

金髮醫生從發現男孩的那一刻起,盯著男孩的眼神裡頭,那既興奮又狂熱的氣息便只增不減。

其實這間小房間,便是他的實驗地點了,只是他正在忍耐著自己心中那股彭湃、至高無上的熱情。至於令他為了等待而忍耐著的,是那眼看就快完成的藥劑。

只要再五分鐘,再五分鐘就能完成!

把新鮮出爐,熱氣騰騰的幾十種毒藥逐次注射到幼體中,觀察著孩子痛苦掙扎的模樣似乎一直以來都是他的夢想!

 

啊啊,手術燈下,被眾多白袍包圍著的病床忽然傳出了無比慘烈的嘶喊。

男孩眼眶裡的淚水,越泛越多。

 

 

C1.7

地上很髒。光是看見那令人怵目驚心的滿面血跡,就能把女孩嚇得半死。

她小心翼翼地走著。

一片空蕩的走廊中似乎充斥著一股濕熱的氣息,那股氣息混雜著些許的沉悶味道,就和她在商店街裡偶然聞到的一樣。


「不要啊────!!」

女孩豎起耳朵,聽見的雖然是一個男孩的聲音,但卻不是那個他。

但多虧了這聲尖叫,讓獨自在走廊裡繞轉許久的她終於有了一絲頭緒。

她往聲音來源的方向前進。

 

「不要啊啊啊───」這個發出尖叫聲的孩子帶著濃重的哭腔,每一次的「求饒」似乎都被強制截斷似地,他的啜泣聲聽起來越來越難受。

 

女孩好不容易找到了應是聲音來源的房間入口。

那該說是房間嗎?不,看起來反倒更像是基地內部一樣的大型空間。

女孩抑制住自己的氣息,心想說不定男孩就在那裡。

踏穩了腳步,她更往裡面移動了些。

就這樣重複兩三次後,女孩終於撞見了裡頭的情景────什麼都沒有,就只有一名身著白色軍服的軍官,手裡抱著一份單子,不曉得在寫什麼。

她的神情看起來很專注於上頭。

當女軍官抬起頭來時,口裡還直唸唸有詞地說著:「這樣不行啊...。」

 

女孩決定找她求助。

 

「那個...」輕輕拉了拉長袖袖口,軟軟的聲音傳入了女官耳裡。

她隨即轉移視線到女孩身上。

「不好意思,我和我的朋友在這裡迷路了...姊姊,可以請妳帶我們出去嗎?」

女軍官沒有回應她,臉上也毫無波動。

而忽然,重重拍打欄杆的暴躁聲音從房間裡的某一處傳來。隨著震撼人心的狂吼,門口一瞬間被關閉了起來。

「嗚嗚...這是怎麼一回事...」女孩繃緊了神經,但仍緊緊靠在女官身邊。

「大姊姊......」

 

下一秒,欄杆爆裂,房間四周隨即充滿了許多雙蜇伏於黑暗中的血色氣息,全正盯著女孩不放。

女軍官與進入房間的醫生一齊退到一旁,軍官似乎想找醫生討論什麼事情。

然而只見女孩面色茫然,全身僵硬。她只能眼睜睜地盯著那些從黑暗中裡走出來的「人們」,自己卻無法動彈。

 

「嘎啊啊啊啊啊────!!」 是了,這次這一聲是了,從遠處傳來男孩的慘叫聲直入她的腦門,兩行熱淚立刻從她的臉頰邊滴落。

「救命、救命啊!!」女孩飛也似地跑到軍官與醫生身旁,眼神裡充滿畏懼與不安。

但醫生卻只是如同軍官瞄了她一眼,然後繼續說話。在女孩的手將要觸碰到自己之前,醫生把她推開了。

女孩跌入喪心病狂的人群中。

 

那些「人」扒碎她的衣服與短裙,撕扯她的背心與內褲。

女孩在驚恐、痛苦的叫喊中掙扎,她細嫩的肌膚,純淨的血液對那些「人」來說便是久違的極品。

她的腦海裡忽現浮現了男孩的笑顏。

 

「這是常有的事,請不用在意。」

「我知道。」醫生說完,軍官說。

 

#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