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題注意。)

手機鈴聲響起,喚醒了沉睡中的伊祁。他瞥了上頭的來電顯示一眼,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

然後他將手機扔到了小亞本應在昨天要負責清除,長了不少雜草的後院草皮上,自己則坐起身子。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手機傳來了連這種距離也能清晰聽見的激動嗓音。

 「哦哦!!伊祁我跟你說!!我考過駕照啦啊啊啊!!」電話裡泉用能嚇死人的高分貝說話,若不是刻意把音量調到最小,伊祁應該已經躲到二樓去了。

然而泉應該是因為對面沒人說話,困惑對方是不是又睡著了,只好先把電話掛斷。

 

下一刻,在房間裡悠閒地打著電動的小亞忽然豎起耳朵,她聽見了喇叭的聲音和泉的叫聲。

「小亞快點快點!!我們去遊樂園玩!!」泉坐在車裡揮著手喊道,表情像個孩子似的。

「喔喔!!」然後,小亞也在一瞬間揹著不曉得什麼時候準備好的背包衝到玄關。兩個人興奮得要命。

正當小亞把副駕駛座的車門打開之時,她的後領忽然被人一扯,耳畔旁隨即傳來柔美的女聲,問道:「小亞,妳要去哪裡呢?」

「啊,我跟小亞約好了,要是我考過駕照的話,就馬上帶她一起去遊樂園玩啊!」泉語畢,便和小亞來一發擊掌。

「YA~」

「唉呀,原來如此,那就沒辦法了呢。」楓江的臉上似乎寫著本來是想讓小亞去掃浴室的字眼,讓小亞忽然莫名打了個冷顫。

如果有表情泡泡這種表現方式的話,才能看得出來咬著冰棒走到玄關來的伊祁的反應。Σ(゚д゚)

「啊,對了~我可以找小優一起去嗎?」轉過頭,小亞問道。而泉自然也爽朗地答應。

「當然可以啊!!對了,說起來我好像也好久沒見到他了耶!!」

「對吧對吧~」這句話才剛說完不到三分鐘,小優就被拖來佐野家門口了。

一臉茫然的小優盯著大家看,然後是在聽見小亞對他說「吶~一起去遊樂園玩唄」之後,才回過神來。

「啊啊,對啦對啦,姊姊你們也一起來吧!」

「不用了。」「不用啦,呵呵。」

「聽說遊樂園裡有在賣很好吃的蛋糕、棉花糖,還有各種冰哦。」

「那走吧。」「咦~既然妳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去看看吧。反正也好久沒去過遊樂園了呢。」這兩個人的性情轉了整整一百八十度。

剩下的小優則偌偌地說道:「呃...可是我等等要去打工...」

「請假!」小亞和泉異口同聲說,彼此的默契契合得令小優傻眼。

 


於是帶了點簡單的東西,幾個人就上了泉的車了。

 

正好能塞滿五個人的小客車,在快速道路上一路奔馳。

車子內有少女的歡呼聲與少年的慘叫聲。

「哦哦哦!!衝啊!!目標是遊樂園!!」小亞歡叫道,殊不知身旁的小優魂都已經嚇得飄到半空了。而泉響應著她的叫喊,一路上以高速衝刺,活活就是個危險駕駛的典範。

小優不要命的慘叫聲不停灌入楓江耳內,直到一個限度...

 

路邊,後車廂在某人的求饒聲之下重重地關上。

 

只剩四個人的車內,現在由伊祁駕駛。

「呼...好多了...」喘了幾口粗氣後,小優終於恢復,但這時卻換小亞繃緊神經了。

「上帝啊...佛祖啊...真神阿拉我也拜託你啊...求求你們保佑啊啊啊...」看著緊張兮兮的小亞與平穩的駕駛形成對比,小優不禁感到困惑。

「咦,小亞,現在不是安全多了嗎?」

「安全!?」聞言,抱著腦袋的小亞用驚恐的眼神盯著他看,「你要想想嗜睡症...要是真的安全的話,那現在我們就不會...」

 

「就不會快要撞上啦啊啊啊啊啊啊!!!!!!」這次兩人齊發出慘叫聲。

 

於是,後車廂又被打開了,只是這次花了點時間才把蓋子關上。

 

僅剩三個人的車內,能開車的就只有楓江了。

然而驚魂未定的小亞與小優兩人,早已緊緊靠在一起,都不敢再說任何一句話了。

 


而所幸,楓江的駕駛技術加上導航,安全地帶領了他們到達目的地遊樂園。

「啊啊,我還活著,真是太好了...」小優說這句話時,看起來就像是歷劫歸來的生還者。

楓江聞言只是笑笑,接著走到後車廂,將其打開。

 

只見裡頭泉從身後緊緊抱著伊祁,臉上的表情看來十分享受,而伊祁看來則是一副快死了的虛脫模樣...

泉的腦袋上立刻多了一個包。

 

一行人來到售票口,售票口的布置相當俏皮,從一般的小動物到誰也認不出來的怪奇生物都有,就這麼一堆貼紙幾乎占滿了整面牆。

「請給我四張成人,一張兒童票。」伊祁對窗口人員說。

那一張兒童票讓小亞感到不對勁,連忙道:「等等!幹嘛買一張兒童票?」

「那張是妳的啊。」然而沒想到下一瞬間所有人卻異口同聲,著實地嚇了她好大一跳。

只見小優指著入口的身高量尺,一臉再正常不過的樣子,對著小亞的身高解釋:「不滿160公分,要買兒童票。」

小亞聽著可都快嚇死了。「欸~~~~~~~~~~~~!!!!????」

「欸什麼,拿去。」伊祁將票遞到她面前。

窗口人員見少女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便笑著用一口奇怪的口音說:「那個,那是我們老闆吼,佛心來著,沒超過160公分不用買成人票啦!」

「確實呢,這裡兒童票的價格是成人票的一半啊。」

「姊姊...!!」腦袋上莫名中了楓江一箭,小亞簡直快哭了。

 


踏入園區,小亞立刻攤開剛才從服務員那裡拿到的地圖。「嗯...要先從哪裡玩起好呢」

走在小亞身後,楓江望了望四處,表露懷念地道:「人還真是多呢。」

「姊姊,妳以前有來過這裡嗎?」小亞轉頭問著。

「有啊,很久的時候,我們兩個就來過了。」楓江微笑著說的同時,伊祁被小亞投以羨慕忌妒的目光。「啊哈~ 真好,我這還是第一次跟姊姊一起到遊樂園玩!」

「嗯,那很好啊。」結果小亞被對方回以一箭。

「TAT」

 

「啊,是說我們要不要乾脆先從不恐怖的玩起,怎麼樣?」看看小亞等人又看看正在與布偶一同自拍的泉,為了打破這樣的氣氛,小優建議道。

小亞聞言,隨即收起苦瓜臉回復正常,思考著。「嗯~~不恐怖的喔?」

「那就先去玩鬼屋吧!」她馬上又露出陽光般的笑顏,只是這笑容與說出來的話實在不搭。

而小優則對這答案感到意外:「咦!?居然是鬼屋嗎!?」

小亞理所當然地點點頭。

當小優想叫楓江兩人時,卻發現他們早已不見蹤影。

於是乎,在被小亞半推著地前進下,三個人進了她認為不恐怖的鬼屋。

 

「呀啊 好恐怖─」「啊 討厭啦~~」

只聞前方盡是情侶的叫嚷聲,小亞不經意捉住了小優的手臂,東張西望:「吶,前面的人叫得這麼兇,這裡真的很恐怖嗎?」

「我怎麼知道嘛,這是妳自己說不恐怖的耶!」小優哭笑不得。

「啊,對了,姊姊他們呢?」小亞忽然想起來,從剛才就沒看見他們了。

「喔!他們剛才去玩射擊了哦!」笑著回答的同時,泉腦中不由得忽然浮現了一些畫面。

 


「親~愛~的,我想要這個,那個,還有這個~」依偎在伊祁的肩邊,楓江撒嬌似地說。

「可是我比較想要那個這個和那個。」伊祁繼續啃著買來的冰棒,面不改色地說。

「啊,那乾脆就把全部都射下來吧♥」

「好主意。」

於是數分鐘後,兩個人手裡懷裡抱滿了一堆獎品和布娃娃,他們忽視了身後傳來老闆倒店慘賠的哀號聲,自顧自地靠緊彼此,盯著路邊搭設的園區地圖看。


「嗯~情況大概就是這...」「樣吧...」泉想到一半,表情突然意外地黯淡了下來,還附帶一口長嘆。

「怎麼了,泉前輩?」見狀,小優問道。

泉掃了一眼前方的情侶們,又看見小亞兩人的手如此自然地牽著,一張沮喪的臉孔無力地搖搖頭。

「啊,會不會是突然想起自己沒有女朋友啊!?」其實小亞只是一時想到,但這無心的一句話還是化做了一支箭射中泉。

只見泉流下兩行無辜的眼淚,小優連忙阻止小亞:「小亞妳幹嘛說這個...」

「嗯?因為這裡到處都是情侶啊。」小亞無辜地答道。「不適合泉這種單身狗啦。」

這時候的泉身上已經像是被箭雨掃過了一樣,心死在地上,慌了小優。

「小小小小亞...!!」

「啊咧?」待小亞回過神來,眨了眨眼看清楚現在的情況後,才發覺不對勁。

鬼屋裡隨即充斥著小亞的「對不起」,三個人完全沒注意到負責機關的幽靈(工作人員),正以一臉奇怪的眼神盯著他們看。

三個人走出鬼屋出口,卻是兩個中學生攙扶著一個掛淚的大男生的情況。不只是內場人員,就連出口的服務員也驚愕了下。

 

 

「啊啦,小亞~」楓江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果不其然,兩個工作人員正從伊祁手裡接過大大小小的戰利品。

「姊姊,你們又贏一堆東西了啊~」從小亞的口氣裡看來,這種情況應該也不是第一次了。

小優見泉的視線放在那堆戰利品上時,臉色就像是翻書一樣迅速從沮喪回復,立刻跑上前幫忙。

自古...不,是自小以來,多虧佐野家的關係,他現在對這種非於常人的狀況早已見怪不怪了。

「你們接下來想要去玩什麼呢?」楓江轉頭問道。

「去玩飛車吧!!」

「飛車!!?」聽見小亞這一喊,小優和泉全身彷彿遭受雷擊,震驚地望了過去。

「小亞,我們不是說好先從不恐怖的玩起嗎?」

「對...對啊...」

「啊咧?可是飛車很好玩啊?」小亞一臉不解地望著緊靠在一起的兩人。

「就是說啊,好久沒玩了呢」

「趁著現在沒人,快點去。」楓江和伊祁則站在小亞這裡,促成三對二的局勢。

小優見情況不妙,靈機一轉便道:「那 那麼...我去幫你們買冰淇淋啊哈哈哈!」

「我...我陪你去,我知道哪裡有最好吃的冰淇淋!!」

「那我們快走!!」說完,小優和泉就要邁開腳步,卻被小亞給強勢拉住。

「不行~~你們兩個也要來!」小亞現在的表情就像某個孩子王一樣霸道。

 

 

於是一臉失神的小優和顫抖個不停的泉坐上了座位。

「啊啊~好懷念喔,回想起最後一次坐飛車,是在小學的畢業旅行吧~」小亞說著,坐在前面的楓江也回頭道:「我呢,是在中學的時候哦。」

「哦哦,那樣的話一樣都是在三四年前左右吧~」

「是呢。」

自己獨自坐在他們身後,泉這時候才不敢說其實他是第一次坐飛車。

而這時候,旁邊突然有人問道:「不好意思,請問可以跟您坐嗎?」

「咦?」泉抬頭一樣,發現對方居然是個金髮美女,正對他微微笑著。

「當...當然可以,請坐...」泉臉都紅了,於是拼命將視線拉到前面。對方坐在他身旁的位子,柔柔說道:「對不起,因為我一個人來...對這裡不是很熟」

「是嗎,,,哈哈...」

 

隨著飛車開始慢慢啟動,興奮的小亞又開始和小優搭起話來。

「吶,吶,你知道這裡的飛車有幾層樓高嗎?」

「我不知道啦......」對飛車有過黑歷史的小優含著顫慄的口音猜測。「呃...十層...十五層...二十層??」

「沒那麼低啦,大概有三十層吧!」

「三十!!!!」

小亞哈哈哈地笑著。

前面的楓江欣賞著高處的風景,伊祁則又睡著了。

就當來到最高點,準備往下俯衝時,別於緊閉雙眼祈禱的小優,小亞卻是發現了軌道有火花冒出來。

 

「啊咧?」

 

 

就是這麼突然,伴隨著轟隆作響,半空中爆裂出了大片火花,接著是人們的驚聲尖叫。

原本高高興興的小亞也是慘叫的其中之一,反倒是小優由於過度驚嚇而叫不出半點聲音來。

 

而所幸前面是戲水池,所有人就這樣陸續落入水裡,重力加速度,就像是一個又一個的深水炸彈。

原本在戲水池裡的大人小孩們個個都驚呆了,飛車的鐵軌與零件就斷落在水池裡。

 

在水裡差點喘不過氣的小亞感覺到自己被一股力道給強硬地拉了上去,趴倒在岸上。

同時身邊的小優也將水咳了出來,楓江看起來倒是無礙。

最後伊祁把泉給拉了上來,雙眼成漩渦狀的泉很不幸地應該是昏過去了。

 

「唉呀...這下子糟糕了呢...」楓江微蹙起眉頭,輕掩著嘴說。

「小優,上!」小亞的意思是要他上前去做人工呼吸,但小優卻驚呼了一聲。

「欸~~~~!?可是我沒學過耶!  還是妳去吧?」

「我是女的耶,這樣不太好吧!那伊祁你去!」

「不了,想吐。」伊祁有剛才那恐怖的回憶就夠了。

看著相互推託的三個人,楓江不禁嘆了口大氣。

「唉,那就沒辦法了。」

 

「嗯?」三個人聽見這句話後,便將注意力轉移到楓江身上。

只見楓江走到泉身邊,幾秒後,立刻產生一聲巨響。

混雜著鮮血的水柱在三人眼前噴到半樓高,三個人的表情變得非常、非常複雜......

 

想當然不久後,泉立刻被送到了醫院。

 


幸運的是,沒想到在遊樂園裡遇到的金髮美女也安然無恙,而且還正是這間醫院裡的護士。

「啊,原來是泉先生啊。」護士來巡房時笑笑著說:「雖然不是個好地方,不過能在這裡又再碰見你一次,真的是很巧呢。」

「對...對啊...」被打了石膏外加吊點滴的泉乾笑著。

「他是為了救小孩子才變成這樣的!」為了幫助他一把,小優立刻編了個謊話。

「對啊對啊!他那時候很英勇喔!」小亞見狀也補上一句。

泉先是訝異地望了兩人一眼,後護士發出柔和的笑聲。

「是這樣子啊,泉先生真是個帥氣的好人呢。」

「對啊對啊對啊!」就差那麼一步了,小亞和小優兩人看了看在一邊椅子上的伊祁與楓江,再看看泉。

泉很是害臊,從頭到尾不停傻笑著。

「如果可以的話...」只見護士雙頰泛紅,細聲地說:「真希望能跟泉先生這樣的人交往」

「欸!?我嗎!?」泉頓時一陣驚喜。

「是啊。」就當小亞兩人要發出歡呼聲時,護士仍笑道:「像我男朋友,就完全不是這麼熱心的人呢」

「啊咧」

「咦」

一瞬之間,別說身上被打了石膏,泉全身都石像化了。

「男朋友?」

「是啊,怎麼了嗎?」

「沒...沒事...」

「呵呵呵呵...」小亞和小優這下只能傻笑著,看著空洞的泉和準備到下一間病房去的護士小姐。

「算了,反正他又沒做什麼讓人家印象深刻的事,是不可能這麼簡單交到女朋友的啦。」小亞細聲對小優說道。

電視上正播報著樂園負責人被審問的畫面,楓江和伊祁倒是毫不在意,玩起了賓果遊戲。

這樣看來,距離泉脫離單身的日子,還非常遙遠。

 

#


國中畢業旅行的時候聽說有前一屆的學姊,坐完六福村的大怒神居然不曉得出口怎麼走,於是就這樣重複坐了八遍,真心覺得佩服...她的腦袋OA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