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小以來,少女便一直深信著關於占卜的所有傳說。對她而言,占卜不僅僅是興趣。

 

(體驗者:青木 透)

 

這天,青木從網路上發現了一個令她懷念的怪談,這個怪談名為『狐狗狸』,是用畫有鳥居與五十音的紙和硬幣來招喚動物靈問卜的儀式。

青木看著看著,忽然想起小時候第一次得知狗狐狸時,興奮得立刻就去準備道具。後來她的行為被父親發現,被狠狠地罵了一頓。

雖然當時的她嚎啕大哭,但現在只不過是個想起來會心一笑的回憶罷了。

「嗯...如果是現在的我,才不會這麼單純,不懂得閃避呢。」她凝視著螢幕,蹙眉一笑。

 

 

隔日。

「吶,妳們聽說了嗎?」

「什麼什麼?」

「?」早自修時,偶然聽見了班上同學之間的對談。像青木這種好奇心重的人,想當然就算沒上前搭話,也是在一旁邊做自己的事,邊默默地偷聽。

幾個女學生雖然膽子不大,不過倒是很有興致地聚在一起討論關於怪談的事。

「據說上個禮拜隔壁班有人玩了"那個",然後隔天就集體請假了。」

「咦?這是真的嗎?」

「"那個"是什麼啊?」

「就是"狐狗狸"呀,妳們知道嗎?」

「啊啊,是說那個用寫了五十音和鳥居的紙和硬幣做的降靈術嗎?」

「對呀...」女生們熱烈地討論著,原本窸窣的聲音開始越來越大,最後影響到了在一邊座位上討論的南原與小優。

見南原面色有變,青木這下注意得更勤了。

 

「那種怪力亂神的東西,講一講就好,可別給我去嘗試之後又惹出什麼麻煩來。」

「不會啦,我們也就只是討論而已啊。」女生們呵呵呵地笑談著,那敷衍的態度還是讓南原皺了下眉頭。

「南原,你就別想太多了吧。」小優拆開吸管套,苦笑著對他說道。

「不管怎麼樣,這種事情還是謹慎點。」南原回過頭來,在小優面前擺出幽幽模樣:「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我知道啦,可是...」此時的小優除了苦笑還是只能苦笑。

畢竟連擁有"特殊眼力"的他也從未看過被儀式召喚來的靈體,所以又怎麼能說這種東西一定靈驗呢?

 

青木吞了口口水。

那群女生...或許當中會有人真的去實行也說不定。以她看人的經驗來說。

 

要是真的有人去做的話呢?

雖然聽說過許多相關的傳聞,都奉勸狐狗狸這種危險的降靈術千萬別做──不過偷偷進行的人仍不下少數。

每個禁忌遊戲不都是這樣的嗎?

 

 


「再見。」

「明天見。」

下午三點,班上所有同學都相繼收拾書包離開教室,準備前往參加社團。

 

「妳們...不去社團教室嗎?」青木把筆袋放進包裡,偌偌地對著同一群女孩子說。

其中一個捲髮女孩聞言,笑笑回道:「我們等會還有事情,所以不去了呢。」

「什麼事情...?」試探性地問。

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自己絕對不能讓她們知曉自己的心思。

 

想要參與卻膽怯於南原話下的心思。

要是平常的她,別說是參與,甚至還有可能會是主導者。

而另一個影響她的原因,便是上個星期隔壁班發生的事情。雖然不曉得那些人的情況與下場,不過這次她的淺意識卻貌似有道隱形的鎖鏈困住她原本的想法,並奉勸著她不可貿然行事。

 

女孩們見青木收拾書包的模樣有些恍神,便吱吱喳喳地小聲討論起來,隨後另一個女孩出聲向她搭話。

「那個...青木~」

青木抬起頭來。

「妳對占卜一類的事情很有概念,而且很精通對不對?」女孩雙手在面前合十說道:「能不能請妳一起參加"狐狗狸",教導我們該怎麼做才能避開風險?」

「我......」

「看妳是需要額外的打工介紹還是伊祁前輩的照片都行,拜託妳了。」

「拜託妳──」

「......」

 

中學少女們為純粹滿足好奇心而進行的危險降靈術,可是有可能會導致喪命的。

因為青木調查過,所以瞭解這一點。

她無論如何都無法抹去心中那莫名的焦慮,就好像這次一定會發生什麼事情一樣。

「難道就連伊祁前輩的照片都沒辦法抵過去嗎?那如果是泉黏在伊祁前輩身上...」

「不是那樣...」青木開口制止了女孩們繼續說下去。

「如果真的想嘗試的話,那麼我只會在一旁指導妳們怎麼做,我不參加。」她語氣堅定地說。

「咦?青木不參加?」

「這樣的話好像沒意義...」

「都說了我不會參加的,好了,妳們想怎麼做就隨便吧。」

女孩們聞言沉默地相互對視了會,接著其中一人開口說道。

「那麼就去把教室的燈關掉,窗簾拉上吧。」語畢,女孩們便動身關上日光燈與窗廉,再合力將教室所有桌椅搬開,留下中心一個大空位。

 

「那麼現在要開始囉?」

「嗯、嗯!」

只見地面上鋪起一張白紙,上面畫有鳥居、寫有是否、數字,男女與五十音。在鳥居上還擺了個十元硬幣。

看這副萬全的模樣,可見女孩們根本就是早有準備,否則青木也不會方開口答應,幾個人便備妥所有道具。

 

四個女生將食指放到硬幣上,等待著誰先起頭。

而後過了幾秒,她們便集體,緩緩地開口朗誦。

 

「狐狗狸大人,狐狗狸大人,請到這裡來。」

「狐狗狸大人,狐狗狸大人,請到這裡來。」

「狐狗狸大人,狐狗狸大人,請到這裡來。」

 

聲調一致。捲縮坐在一旁椅子下觀看的青木,面無表情。

「接下來該怎麼做?」

「等待。還有不要問奇怪的問題。」

 

女孩們的視線放回硬幣上。

誰也沒想到下一秒,硬幣居然開始移動起來。

在動了、在動了!

她們細聲討論著該問什麼問題好。

青木覺得教室裡似乎比剛才還要暗了些。

 

「狐狗狸大人,請問您是男性女性...不,是雄性還是雌性?」捲髮女孩首先問道。

硬幣緩緩移動到了"男"的位置。

「請...請問您今年幾歲了?」

"20"

「真的嗎?」

"是"雖說是動物靈召喚,但看來是人類的靈魂。

「請問您有沒有女朋友呢?」或許是因為得知對方年輕的關係,一個女孩帶著興奮的口吻問道,然後被旁邊的人給斥責。「喂,別亂問!」

"無"

「換...換個話題吧?」捲髮女孩見這種回答有些奇怪,於是打算換別的問題。

「...明天的天氣好嗎?」

"晴"

「後天呢?」

"陰"

「欸,問點有建設性的話題吧。」剛才的女孩又搶過發言權,問道。

「請問我什麼時候會結婚?」

"現在"

 

 

 

「...咦?」

「現在?」

「...現在??」青木察覺不妙,於是示意其中一個人,要求他們讓狐狗狸回去。

 

「我們的問題結束了,狐狗狸大人,謝謝你。」

 

「狐狗狸大人,狐狗狸大人,請您回去。」

「狐狗狸大人,狐狗狸大人,請您回去。」

「狐狗狸大人,狐狗狸大人,請您回去。」

"否"

「咦?」

「狐狗狸大人,狐狗狸大人,請您回去。」

"否"

「怎麼會這樣?」女孩們開始騷動起來。

 

「狐狗狸大人,狐狗狸大人,請您回去。」

"否"

捲髮女孩總算沉不住氣,開始質問所有人。

「夠了,到底是誰在操縱硬幣?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

「坜木...」其餘三人見她這副模樣,不禁面面相覷。

「再這樣下去我就不玩了。」

「不行啦,絕對不可以把手指從硬幣上面拿開!」

「青木,接下來該怎麼辦?」

「問他該怎麼做!」青木喝道。

於是女孩們又開始問起問題來。

「狐狗狸大人,狐狗狸大人,請問要怎麼做您才會離開?」

"結婚"

「那個...我們還沒到結婚的年紀...」

 

"帶一條人命走"

事聞至此,女孩們無一不震驚。

 

「只...只有這個絕對不行...」

"帶一條人命走"

 

這次,硬幣移動得非常快速,甚至連窗簾都被風颳起。

 

但教室裡的門窗都是關著的。

 

「怎...怎麼辦啊...青木...」女孩們徹底放棄,只能仰賴於青木。

而青木也以顫抖的口吻回應:「所以我就說要妳們別問奇怪的問題吧...我也不是神官或道士...怎麼有辦法應付這種事?」

「那到底該怎麼辦,我們都不想死啊...」女孩們當中開始出現哭音。

 

「難道除了這些之外沒有其他方法了嗎?」

"一條人命"

似乎她們越發恐懼,靈就越是堅持。

 

 


於前往導師辦公室的路上,小優忽然覺得渾身不適。

他偶然轉頭一看,發現有些不尋常的地方。

「這不是我們班的教室嗎?...為什麼窗簾會被拉上?」

小優忍著噁心的異常感,將手放上門把。

 

「不要,救命!」的聲音從裡頭傳來,更讓詫異的他篤定非進去不可。

 

刀的形狀。

蠻橫的輪廓。

是個黑道的死靈。

小優還是第一次撞見,真的有召喚靈的存在。

 

而且還揮舞的手裡的刀,正控馭著女孩子們拿起器具互相殺戮。

 

青木見小優人在門口,喊了句危險便衝刺過去,但誰知道死靈的刀比她的動作還要來得快。

 

青木只見眼前都是飛濺的鮮血。

小優的手臂被劃過了一刀,重心不穩使其坐倒在地。「好痛!」

「小優,你沒事吧!」連忙攙扶的青木面露緊張與擔憂。

「我去找人來幫忙...」小優的聲音變得孱弱。

「我也去!」

「把門關上!」

「啊,妳們快點跑出來!」青木聞他這麼說後,便朝裡頭喊。

不料小優卻面色大變,叫道:「不行,把門關上!」

「為什麼?這樣她們會死掉的!!」青木實在無法理解。

於是小優緊張地解釋:「我看得見死靈,所以不把門關上的話死靈會跑出來,到時候蟄伏在學校裡會更糟糕的!!」

「那你說教室裡的她們怎麼辦?」

「我...」面對青木的疑問,小優卻欲言又止。

 

「我有個方法不曉得能不能成功...妳去辦公室,從體育老師的櫃子裡拿來哨子給我。」說完,他又吃痛了一聲。

「...要不要順便去保健室幫你拿優碘和紗布過來?」青木問。

「不是已經沒時間了嗎?妳快點去拿來...」或許是血流多了,小優的眼神變得恍惚。

青木見狀,再也無法說些什麼,立刻動身奔向辦公室。

 

 

「哨子!」

「哨子!?」

「哨子呢!!?」

辦公室裡,青木在體育老師的櫃子裡越找越著急。

四、五條人命現在就這麼掌握在她手上。

而哨子卻不見蹤影。

但青木哭不出來,因為現在並不是哭的時候。

她試著到其他老師的櫃子翻找......

 

 

「喂,妳在翻老師的櫃子幹什麼!」青木焦急的聲音讓進到這間辦公室裡的人立刻就注意到她的動作。

「體育老師!!」

 

 

 


哨聲響起。

黑道大哥驚聞,一溜煙消失無蹤。

 

 

保健室內,體育老師對著四名女學生訓話。

「是誰教妳們玩這種奇怪的遊戲了?」

「對不起...」女孩子們各個低頭道歉,露著懺悔的面色。

「不過還好除了這孩子以外,女生們基本上都只是些皮肉傷。」保健老師邊替小優包紮邊說。

「總之大家都沒事,事情也圓滿落幕啦...」

「真是的,下次別再玩這種東西了...就算我對占卜再怎麼有興趣,但對這種降靈術是真的沒辦法啊。」青木嘆了口氣說。

「可是早上看她們在討論的時候,妳好像也很想玩的樣子喔?」小優歪著頭道,這句話徹底解剖了她的心似的。

 

「呃......那、那是你的錯覺啦......」

 

<a href="連結前往的網址"><img src="圖片網址"></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