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一朵不經意飛揚過的黃花,吸引了少年的注意。但他朝那個地方望去,卻什麼都沒發現。

 

於是少年輕撫過身旁狼兒柔軟的灰毛,一人一獸繼續漫步在山林間。

 

山不高,而樹林中卻終年瀰漫著薄霧。

 

有人說這是因為山的另一頭是地獄的緣故,也有人說深山裡原本就是這樣。

 

少年來到這裡其實沒有什麼明確的目的,就只是想來這裡晃晃罷了。大致上可以這麼說吧,但每當步入這片山林裡時,少年卻總會想去尋找什麼,可又沒辦法想起來自己想找的究竟是什麼。

 

就這樣,少年這幾個月來幾乎天天都往山裡跑,跑久了就連認識的人們用膝蓋想都知道他的去向。

 

灰狼仰起頭來,用舌尖舔了舔少年的手臂。

 

「知道了。」這是只有他與牠彼此之間才能理解的互動,少年輕輕摸了摸狼兒的腦袋,溫柔地笑著。

 

接著,他便帶起狼,循著早已摸遍的山林路,來到一棵結滿豐碩果實的果樹下。少年望了一眼高掛的野果,揚起長弓,搭上箭矢,連屏氣凝神的時間都不需,才當拉滿弓弦就放開,箭矢宛如子彈一般

刺穿果樹,兩三顆鮮豔欲滴的果實隨即掉落在地,一氣呵成。

 

他走上前撿起地上的一顆野果,自己咬了一口,再把另一顆野果塞進了湊過來的灰狼嘴裡。

 

「好吃嗎?」他撫著狼兒溫暖的皮毛問道。

 

那雙看似銳利的眼神像是聽得懂人話似地瞇起,看起來彷彿在微笑。

 

然而少年卻忽然臉色一變,賞了狼兒腦袋一記極輕的手刀。

 

「騙人,我覺得不好吃,太澀了啦。」他神情認真地說,但看著灰狼發出打抱不平的悲鳴,他立刻又恢復柔和的笑顏。

 

「好啦好啦,又不是每個人的味覺都一模一樣,對吧?」少年把灰狼確確實實地當成人一般看待,牠是他最重要的行動夥伴。

 

接下來,包含少年只咬了一口的那一顆,灰狼把所有掉落下的果實全吃了,舔拭嘴角的動作看來很是滿足。

 

自從少年與狼踏入這座山林裡,原本碧藍無雲的天空隨著時間流逝逐漸染上澄色,到現在已是一片一望無際的橘紅了。

 

如卵黃的色澤一般高掛遠方的天空,夕陽像是為了提醒人們該是歸宿時,它收斂起熾熱的光線,用最溫柔的紅色笑靨吸引人間萬物的目光。

 

少年與灰狼蹲踞在最能清晰觀望夕陽的山崖前,靜靜凝視著被緋紅渲染的橙色遠空。

 

「今天的夕陽也一樣,很漂亮呢。」欣賞黑幕降臨前最後的美景,少年眨了眼睛說道。

 

倒是灰狼張大了那張嘴,打了個無趣的呵欠,似乎是不懂得欣賞景色。

 

少年正是剛好瞥見了那張呵欠嘴,於是瞇起眼睛調侃著道:「唉真是的,要是那傢伙的話,至少也會嚷著好像橘子,好想吃才對啊!你這是什麼反應啦?」

 

少年有些生氣似的搓揉著狼的皮毛,腦中不經意浮現出那個人的臉。

 

 

但,那個人是誰?

 

 

少年忽然一愣,搓弄著皮毛的手也頓時放慢了下來。

 

對了,他突然想到,會不會腦海裡那道模糊的身影,就是他來到山裡的原因?

 

縱使這只是猜測,但仍使少年內心為之振奮。

 

他倏地站起身子,眼前卻迎來刺眼的紅光。

 

此時,一道熟悉的聲音浮掠過他的腦中。

 

 

太陽西沉後,別待在山裡。」請快點回去。

 

 

這一句警告般的叮嚀雖詞彙嚴謹,但卻彷彿蘊含了極深的懇求之意。

 

少年騎乘於灰狼背上,緩步下了山。

 

他回頭仰望山中深林,心中仍無法釋懷。

 

那個人到底是誰?

 

少年輕輕踢了下狼兒側腹,灰狼隨即邁開步伐,在通往城鎮的羊腸小徑上奔馳起來。

文章標籤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