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午間,空氣中還保有些微熱度。

車站旁的公佈欄上,貼著的是不論誰經過都會想去瞄一眼的通知單。

「秋夜花火大會」

而上面的圖片正是歷年實景的照片,觀望寧靜的夜空中炸出一朵朵絢麗的繽紛花火的模樣,是鎮上居民每年必定參加的慶典。

而今年也理所當然地,中午時刻,小亞等人聚集在一張桌前討論關於花火大會。

聊完了暑假做的各種事後,接下來是由青木提出的話題。

「今年你們想穿什麼樣的浴衣參加啊?」不外乎是女孩子會在意的問題。

緊接著,里奈也回答了:「之前媽媽買了一件浴衣給我,我很喜歡呢。所以我應該會穿那件去吧。」

「哦哦~?是什麼花色的啊?」青木很好奇。

不過里奈卻笑著這是秘密,因此她只好轉戰小亞。

「小亞,妳呢?」

「咦 我?」小亞看起來明顯地就是處於恍神的狀態。

「對呀。妳這次想穿什麼樣的浴衣去參加呢?」

「呃...」被這麼一問,小亞忽然想起去年的黑歷史。

還記得那時候,楓江帶她去買了一件,她非常喜歡的浴衣。結果後來想不到居然在人潮眾多的狀況下,被現場正在逃脫的現行犯給撞了一把,整個人往後摔了一跤,原本漂漂亮亮的浴衣也因此弄髒。之後楓江不論怎麼清洗或是拿去送洗,那頑固的汙漬都清洗不掉,最後因為覺得浪費,就只好先收起來了。

青木兩人一臉同情,但卻沒有祭出什麼「那這個週末一起去買吧」的方法,而是只有拍肩以示安慰。

「讓姊姊再帶妳去買一件吧。」青木說。

「咦 妳們不陪我去買嗎?」小亞訝異道。不過兩人卻是含笑著搖搖頭。

「我不行啦,我要去打工啊。」

「我家週末有個活動,所以...」

「知道了知道了...」揮揮手,小亞嘆了口好大的氣。

不是什麼覺得難以啟齒,而是由於去年那件事的關係,楓江說不定會以那個為由,然後打算隨便挑一件便宜的浴衣打發她。這是小亞擔心的事。

 

「喂,小優,你這週末要打工對吧」

「沒有啊,我休假喔。」

提著話筒的小亞雙眼瞬間為之一亮。

 


「買浴衣?這種事的話,找楓姊不是比較適合嗎?」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小優現在就和小亞一起站在浴衣賣場前。

小亞立刻在他耳邊機哩瓜啦說出去年的黑歷史。

「啊,原來是怕楓姊因為這樣不給妳買一件喜歡的新浴衣啊。」聽完,小優立刻得出結論。

小亞拼命點頭,臉上寫著真不愧是了解我的傢伙。

「你覺得我比較適合哪一種花色?」

而小優毫不猶豫地笑著回答:「小亞的話,水藍色比較適合啊。」

「太好了,我也這麼想~」於是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小亞就選好了中意的浴衣。

而再幾分鐘後,兩人已經走出賣場。

「吶 小優,你這次要穿浴衣去嗎?」手裡提著精美的袋子,她的臉上是滿足的笑容。

「會吧。」小優莞爾一笑說:「是說小夜班上的女同學也想看他穿浴衣的模樣呢。」

「哦哦~那一定會從小鬼變成可愛的小鬼~」小亞仔細想像了一下畫面,點點頭道:「沒想到這沉默的小傢伙在六年級時,終於有女孩子敢碰了呢。」

「什麼東西?」小優眨眨眼問道,見狀小亞連忙揮揮手表示沒什麼。

 


回到家裡,今天依然是一片安靜,也依然就有一具屍體倒在走廊上。

小亞理都沒多理,就默默地溜到了自己的房間準備試穿。

 

關上房門,她小心翼翼地從袋子裡抽出新買的浴衣。

那是一件淡淡的水藍色,有著透明枝椏花紋的可愛風,加上柔軟的材質,要價其實挺高。但由於因應花火大會舉行,浴衣賣場也祭出了特價銷售的關係,因此小亞才能心安理得地買了這件。

不過浴衣並不是什麼好穿的東西,對於小亞來說更得花上好一番功夫才行。

 

「嘿咻 好啦」奮戰了好一陣子後,終於完成著裝。

小亞踏著輕快的腳步走出房間,打算到玄關的鞋櫃裡尋找木屐。

然而已經清醒的伊祁正從客廳裡走出來,撞見了她的模樣。

「啊啊~你看看,我看起來怎麼樣?」小亞張開雙手,讓袖子自然垂下。

只見伊祁冷冷地瞄了她一眼。「有什麼委屈妳說出來吧,我幫妳保密就是了」說了這句話便離開。

「蛤!?」對著扔下一句話就回房間的伊祁,小亞滿臉不解。

「小亞?」

「姊姊!」下一刻,楓江的聲音吸引了她的注意。不料在她想詢問之前,對方就先開口了。

「唉呀,妳這樣子是怎麼了呢?誰欺負妳?讓姊姊幫妳出口氣」搭著小亞的雙肩,楓江是一臉認真地這麼說道。

「嗯~~?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們...」小亞的臉蛋上已經爬滿了冷汗。

「不要怕哦,告訴姊姊,妳剛才發生什麼事了?」

「我只不過是試穿新買的浴衣啊...」

「啊,原來如此。因為小亞穿得參差不齊,很像是江戶時代時被欺負的女人嘛。」了解了事由的楓江呵呵笑著,但小亞卻在一瞬間笑不出來,全身發白。

 

「咦...」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花火大會當日。

 

經過了幾次練習後,小亞還是決定讓楓江替她穿了。

穿著粉色櫻瓣花色的楓江,拉著小亞浴衣的腰帶,使勁地拉。這是浴衣穿得好看的必要秘訣之一。

儘管這並非第一次體會,但每次都能讓小亞差點不得呼吸。

「嗚喔喔喔要喘不過氣了啊!!」

「稍微忍耐一下,馬上就好了。」

已經準備好的伊祁早已靠在泉的肩邊睡得半死了。

男生只需要穿浴衣,而姊妹倆卻還必須先打扮髮型才行。

「不好意思~~」小優和南原也在外頭等著。

待調整好蝴蝶結的位置之後,浴衣的穿著便完成了。

 

 

「抱歉抱歉~讓你們久等啦」穿著木屐的小亞發出喀喀的腳步聲跑向玄關。

看見她的模樣,楓江開口提醒道:「小亞,小心別再像去年一樣哦。」

「啊」小亞這才放慢腳步。

 

「果然很可愛」在玄關的小優溫和地笑著。

南原每一年都沒有穿浴衣。

聽見小優的話,小亞臉上不禁多了幾分緋紅。「嘿嘿...」

然後她發現了小優旁邊安靜的小夜。

「哦哦,小夜今天也好可愛啊~」她摸摸小夜的頭道:「可不要之後帶了幾個女朋友回家哦~」

「如果有帶的話,請幫泉帶一個。」伊祁說得就像是在點餐一樣,不過南原修正道:「不可以,這樣泉會因為誘拐幼女被抓去關的」「嗯,說得也是」

「你們在說什麼啊...」泉感覺自己都要哭出來了。

所有人齊聲發笑。

「好了好了,既然大家都好了的話,那就出發前往會場吧。」楓江走出玄關說。

 


而後,在人潮熙攘的路上,三個夥伴之間的話題開始了。

「根據里奈的小道消息,熊田似乎打算趁著今天跟青木告白。」自從同班後,南原似乎就會收到來自里奈提供的消息。

「诶诶诶!? 真的嗎? 可是他上次不是才被占卜出不可能成功的嗎?」回想起當初在社團教室的畫面,小亞還是差點噴笑出來。

但南原的表情卻裝得十分慎重,道:「小亞,妳不曉得。這就是真愛。」

「真愛...可是青木又不理解,要怎麼辦?」小亞眨了眨眼睛說。「我們要幫助熊田一把嗎?」

「咦?怎麼幫?」小優露出困惑的神色。

的確,若以熊田和青木這兩個人的關係來說的話,好朋友就只是朋友而已。

三個人想到這一點,只好默默地在心中默哀一秒。

 

在伊祁悄悄地被棉花糖攤位吸引,泉跟了過去;以及楓江遇見同學,就這樣在人潮中神隱了之後,小亞等人決定趁還沒開始放煙火前先佔個好位子。

 

「小傢伙,你在這裡乖乖待著,我們會買好吃的回來給你。」在極佳的好位子這,南原拍拍小夜的肩膀說。然後三個人相互點點頭,便跑開了。

「...」只留下小夜一個人在原地,用為難的表情盯著三人的背影看。

 

「我想吃烤魷魚~這可是一年一次才有的神美味!!」小亞說著雙眼裡充滿了璀璨星辰。究竟她口裡說的烤魷魚是有多美味呢?

那是連小優和南原這種人都會不小心從嘴角漏出口水的等級。

這家只有在花火大會時會過來的烤魷魚攤位,其魷魚不只是一般的烤魷魚而已,還添加了獨特秘方的醬料!!而重點是魷魚這種東西照理來說不論表面多麼香,肉裡也肯定沒能這麼有味道的。因此,這家美味得徹底的烤魷魚,是所有人的最愛。

「誰去排隊?」

「剪刀石頭布!」

 

小亞噙著淚水排在人群中間。

 

而恰巧排在她前面的人感覺很熟悉。

那一頭金毛,想也知道是誰。

「喂,你也喜歡吃烤魷魚啊?」小亞搭話道。

「沒有,我沒吃過,只是想來嘗試看看而已。」洛爾特亞回答,手裡還拿著一杯可爾必思。

「那你幫我排好不好?」小亞半開玩似地請求,但想不到對方居然一口答應。

「好啊,錢拿來,還有妳要請我魷魚的錢。」當然是有代價的。

小亞吞了口口水,張望了下眼前排得實在有夠長的隊伍,再看看吸了一口可爾必思的洛爾特亞。

「好...好吧...」說著她從錢包裡掏出一張鈔票交給他。

 

隨後重獲自由的小亞一看見特調果汁的攤位就跑了過去。

「啊 小亞!」喊著她名字的人是里奈。一身淡黃色的浴衣帶給人與性格一樣柔和的感覺。

小亞聞聲,發現原來對方也正在買果汁。

「哦哦~里奈,妳這件浴衣很可愛耶」小亞呵呵地笑著。

「小亞的浴衣也很可愛呢。」里奈微笑說道:「是姊姊和妳一起挑的嗎?」

小亞搖搖頭:「不是 是小優喔」

「啊 是染谷同學啊?」里奈聞言微微張大了雙眼,隨後又溫柔地說:「那要好好把握喔,小亞~」

「嗯? 喔...」最後一句話讓小亞一知半解。

 

 買好果汁後,兩個人漫無目的地邊聊邊走著。

 

忽然,小亞伸手示意里奈停下。

「等等…」

「怎麼了,小亞,妳要上廁所嗎?」

「不是,妳看廁所旁邊。」小亞壓低了聲音說。

里奈朝小亞說的方向看去,發現熊田和青木兩人就坐在那裡的長椅上休息。

「啊…」

「還有妳看看長椅後面的草叢」

「……」這就算了,而長椅後面的草叢居然還埋伏著小優和南原正在看戲。

「這…」

「我們也過去吧!」不等里奈說話,小亞就拉起她的手偷偷摸摸跑過去湊一腳。

 

「啊,小亞,是妳們...」小優用氣音喊著,一旁的南原則感到有些詫異:「小亞,烤魷魚呢?」

「我讓洛爾特亞幫我排隊啦」小亞悄悄地說:「對啦,進展怎麼樣了?」

「沒什麼進展...的樣子」

「真是的,熊田在搞什麼啊!」

咕噥著,小亞和里奈也蹲了下去。

「那個...青木...」與高大的身材搭配不起,其實熊田是個愛吃甜食、膽子又不大的人。

一身白底紅色圖紋,看他眼裡看來美若天仙的青木立刻應聲:「嗯,怎麼啦?」

「那個...妳聽我...聽我說!」

「什麼?」

隨著青木的這一句什麼,四個人的神情變得異常專注。

「我...我我...ㄒ......」

「快點啦,慢吞吞的!」

「我想吃章魚燒!」

「啊,正巧,我也想吃耶」青木笑笑的。

「那我去買!」「咦...等...」下一秒還來不及反應,熊田就已經跑走了。只留下青木一個人。

「真是的,原本想說一起去買就好了啊」青木蹙著眉頭。

「啊啊-- 泉把妹都比你厲害...!!」南原扶著額,不過這句話是小亞說的。

 

「好過分,小亞又要說我什麼壞話了?」忽然之間小小聲地,差點嚇著了幾人。

原來是泉和咬著棉花糖的伊祁,還有提著一袋金魚的楓江和朋友沙耶也在。

「噓~小聲點。」小亞將食指放在嘴邊示意。

他們點點頭,於是原本的四人埋伏瞬間變成了八人埋伏陣仗。

「啊,熊田回來了!」泉壓低聲音說。

「閉嘴,我們看得到!」南原小聲地罵。

只見熊田捧著兩盒燒魚燒回來,臉上的表情一見到青木就僵硬。

「回來啦。」青木拿出錢包準備掏錢,卻被熊田制止。

「不了...我請妳!!」

「哦?今天是怎麼啦,你人真好耶。」

「為什麼我覺得有點危險?」沙耶發言。

一群人看得相當認真的時候,小亞的肩膀忽然被人點了一下。

「嗯?」

「妳的章...不是,妳的烤魷魚」洛爾特亞很識相地用氣音說話。

小亞回應了個「謝啦」之後,讓出了一個位子給洛爾特亞。

小優和南原接到烤魷魚後,幾個人開始嗑起來邊看戲。

「唔...味道好像有點重呢?」楓江輕輕點了點小亞的肩膀。

「好...好香...」泉吞了口水。

「嗯?這是什麼?好像是烤魷魚的香味呢」熊田的這一句話讓現場所有人瞬間感到不妙。

幾個吃魷魚的小夥伴們立刻以神速把魷魚塞進嘴裡。「......」

 

「有嗎?我倒覺得...嘔...」因為是在公廁附近的關係,所以會傳來廁所的陣陣味道。

忽然隨著風飄散而來的濃郁怪味經過了大家的鼻子,大家的表情無一不複雜。

「熊田,我想我們要不要換個地方呢?」

不妙!

就當小亞和南原正想衝出草叢阻止之際,一聲巨響打消了他們的念頭。

 

 

那是綺麗的花火,伴隨著人們的歡呼與讚嘆聲,一朵朵燦爛的花在空中不斷綻放。

「好漂亮...」青木停下動作,而熊田不時瞄了她幾眼。如火精靈一般的少女在夜空下,被璀璨花火照耀的容顏,流露出了溫柔。

對熊田來說,這個才是好漂亮。

小亞幾個人目不轉睛地盯著夜空的色彩,已經忘了要咀嚼嘴裡魷魚了。

 

「沒想到這裡意外的視野很好耶。」

 

而,在最大最燦爛的那一發花火炸裂開來時,楓江與伊祁在沒人注意到的情況下深深一吻。

「唉呀,你這棉花糖~」

「妳這鯛魚燒」

「...」然而不論熊田怎麼看青木,青木就是只顧看煙火,不看熊田。

「啊啊~這樣的夜晚真美好~~」小亞不禁讚嘆道,而小優也跟著附和:「是啊,這樣的夜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夜!!!!」

 

雖然是心頭一驚放聲驚叫,不過小優很努力地只用氣音表現出來。

而當看見他的模樣後,小亞和南原的臉上也瞬間爬滿了冷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完~~~~蛋~~~~啦」

 

「......」獨自一人站在人群的前端,小夜仰望著被炸得繽紛的夜空。

他默默地拿出手機,錄下了花火的畫面。

 

#


青木:「好了~~花火大會結束了,我們回家吧~~」

熊田:「呃...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