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在疼痛與壓迫中死命掙扎著,淚水不曉得已經流了多少,絕望在她心中蔓延。

原本驚恐的尖叫聲隨著時間流逝逐漸減弱,最後女孩失去了意識。

 

「她只是、就只是,想要實現她的心願罷了。」

Chapter2────望不見的天空

 

男孩再次睜開雙眼時,兩眼裡的淚水隨即流落,那可能是他在昏迷過去前的恐懼所引發的。

那雙顯得有點黯淡的茶色眼眸,望著灰色的水泥天花板。

他現在只感到虛弱無力,全身發熱。是不是發燒了?而且,他覺得自己的心跳聲好強烈。

「...」

稍稍移動身子,他這才發現他的手臂上有塊被膠布黏著的棉花,那裡有條塑膠線。視線再從那裡延伸上去,便是一管暗紅色的液體,液體慢慢滴落,順著塑膠線滑下,流進針筒裡,最後進了他的體內。

「這是什麼東西啊...?」他想伸出手去碰觸,但卻動彈不得。他的手被銬著,身體也被綁在這張床上。旁邊呢?那些人還是一樣被蓋著白布,躺在床上,宛如死屍般不動。

意識到這點的男孩,忽然驚叫好大一聲。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為什麼!?我怎麼會被綁起來了啦!!」男孩邊叫著死命掙扎,但過度激動導致針頭遭到晃動,刺痛又是另一個令男孩發出慘叫的原因。「好痛~~!!」

「變態醫生!!快點把我放開啦!!」

「哇!哇!!哇啊啊!!」

「嗚嗚~好痛啊...」經過一連串的叫喊後,卻是無人回應。

如停屍間般的房間裡只有男孩獨自一人開始哭泣。

 

因為疼痛,因為寂寞,因為想回家。

 

「小楓,妳在哪裡?我好想妳啊...對不起啦,明明說好要幫妳拿花的...」

「都是我太笨了才會被抓走...對不起 !!」說著男孩嚎啕大哭,哭聲響徹了房間。

 

「醫生,您聽見了嗎?已經開始了。」

聽見研究員的話,金髮醫生舔舐了遍嘴角。

「當然,這是多麼美妙,多麼自然,最真摯的哭泣聲。」

 

C2.4

女孩的淚水似乎再也停止不了。她能動,但她不想動。

她側身倒躺在地,雙眼失去焦點,彷彿如一具失去靈魂,死不瞑目的空殼。

「讓我死...讓我死了吧...拜託...」左手取著玻璃碎片,碎片的一半還停留在女孩的體內,右手手腕不斷湧出鮮血。

「...不...不可以,不行...我不能讓他傷心...」左手將玻璃碎片拔出,傷口裡流出更多鮮血,眼看地面上流淌的血液就快要染上女孩的髮絲。

「可是...我要怎麼面對他...!」女孩的聲音頓時哽咽起來。

 

與其遺憾一輩子,倒不如一死了之。

 

女孩又將碎片割向自己手腕。

 

 

C2.5

哭也哭累了,男孩還是只能望著天花板。

「那個姊姊...她現在還好嗎?會不會她也被抓來這裡了啊?」他開始想起其他事情。

「肚子好餓...好想吃布丁...」家裡還有他偷偷藏起來的一個,要是被爸爸發現就糟糕了。

......

好想睡覺...

想著想著,男孩越發感到疲勞。

 

在這時候,房間的門刷地被人打開,於是他只好順勢閉上眼睛裝睡。

 

「昏過去了?」

「昏過去了。」

只聞幾個人在他耳邊用氣音交談。

接著,有人解開了他身上的繩索,一道一道。

然後,那人將他抱起。

 

「再來只要放進培養皿就行了。」

「你想把這孩子做成標本嗎?」忽然另一道聲音傳來。

「這麼漂亮的孩子當然要永遠保存起來才行,倒是你,還不快去處理那女孩。」

「所有美麗的東西都總有凋零的一天,何不乾脆把他們做成兵器?」

「都已經是什麼和平的時代了,還在搞這個?莫非你是想討葳瑟娜的歡心?」

「就算現在國勢處於和平,亦不代表將來會永遠持續下去。小孩子最適合拿來欺騙人心了。」

「夠了,你說的盡是些屁話,小孩子要能殺人,還得經過訓練才行,麻煩死了。」

「但像你這樣把孩子做成標本,根本就是在浪費他真正美好的價值!」

「威瑟娜要的只是幼童血液製作出來的藥吧?你有這個交差就夠了吧?剩下的應該讓我處理才對!」

「我不同意!製作標本只是你私自的計畫,兵器作成可是經過研究團的協議!」

「不、管、他和她、都、是、我的。」

 

都、是、我、的。

 

對於雙方談論的話題感到困惑與恐懼的男孩,終於被這句強調語氣的話語給完全震驚。

 

似乎是感覺到男孩全身劇烈地顫抖,那人靠到他眼前,在他的耳畔邊壓低了嗓音說道:

「我要把你泡在營養液裡一年,等你再長大了一點再把你抱出來,然後把你的身體切開,把內臟取出來,嗯,就像做木乃伊那樣,在你的身上塗滿福馬林,縫合你的肉體再放回培養皿裡作永久的珍藏。」

「啊啊啊啊......」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聲嘶力竭的尖叫聲彷彿貫穿世界,包含著男孩心中無上的驚恐與絕望。為了求生,他在醫生懷裡奮力掙扎,叫得歇斯底里,畏懼的淚水沾滿整張臉龐。

過度恐懼的他用盡了全力猛踹醫生一腳,醫生一吃痛就立刻逃脫走。

 

他只能全速奔跑,在這個完全不熟悉的地方。這裡既像醫院又像軍事基地,卻感覺像是監牢。

路上大大小小充盈著綠色營養液的培養皿與試管裡,浸泡著的是男女老少的人類與動物!

 

「────」男孩沒有餘力再次發出震驚的叫聲。現在的他只能死命地向前衝,為了脫離醫生們的追趕。

 

但他終究只是個孩子,不到一會就被前頭的人給撞著,後跌在地上。「好痛!」

「喔,你的體力很好,我從未看過發了高燒還能活蹦亂跳的孩子。」那穿著醫師袍的人身形壯碩,在男孩面前幾乎是座高牆。

 

但已經無法聽懂對方在說什麼的男孩,疲憊的臉蛋上冒著冷汗,接著便從壯碩男子的胯下爬了過去,繼續狂奔。

「唔! 這小鬼!! 」男子感覺自己受辱,頓時火冒三丈,掏出了口袋裡的對講機吼道:「所有人注意,現在立刻放下手邊工作,全力捕捉那個白毛的死小鬼!」

「是!!」全體應聲。

 

「完、完蛋了...再不逃出去的話...」男孩感覺自己身上的力量已經所剩無幾,精神也逐漸渙散。

但他搖搖頭,拼命想讓自己保持清醒。

「我想吃布丁,好想吃布丁,一定要撐到最後...」

「小楓妳等我一下...!!」

「等我一下...」

 

不曉得跑了多遠,跑了多久,男孩最終終究倒下。

 

C3.0

聽見聲音,女孩倏地抬起頭來,卻是發現男孩就倒在她眼前的地上。

心急如焚的女孩立刻爬起身子衝到他身邊。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看見昏迷的男孩面色潮紅,冒著冷汗的模樣,她不禁將男孩扶到自己腿上,鮮血染上了他的衣服。

 

「難道也是被抓過來了嗎......」她的聲音一瞬間變得很小很小,小得只有自己才聽得見。

 

「...為什麼...為什麼?」她緩緩將額頭碰上男孩額前的劉海,直到一切聲音靜止。

 

......

 

#2

文章標籤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