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是…!?」大事不妙了,青木心中警鈴大作。她敢確定,接下來一定會發生什麼事情。

「毀滅」塔羅牌上大祕儀的寓意便是如此,而小祕儀的寓意也不怎麼樂觀。
 
「不好,看來今天一定要有所防備才行!」
 
 

於是,青木今日的打扮就是小亞現在眼前看到的模樣。

只見她的雙手各戴了好幾條驅魔手鍊,還接連從背包裡拿出十字架、聖杯、桃木劍之類,所有能斬妖除魔的東西,一一在桌面上擺齊。

「青木,妳在做什麼啊...?」看著,小亞半瞇著眼問道。

「嗯?妳看不出來嗎?我這是在保護自己啊!」青木理所當然地說。

「不是...我是說,就算是要保護自己,但妳帶這麼多宗教的東西來幹嘛呀...」

「這還用說,當然是因為想求助神的力量啊!」

小亞忽然覺得無力吐槽。

而青木也不給她多想的時間,立刻就捉住她的手道:「對了,我看妳今天也來做一下占卜吧!」

「咦!?我?不用了啦...」正當小亞要拒絕之際,青木便以不曉得是怎樣練成的技術神速完成了程序。

「居然也是毀滅!?怎麼會這樣!!」

「啊咧?」小亞雙眼隨即睜得大大地問道:「毀滅?那是什麼意思啊?」

「就是指接下來妳的身上會發生不好的事情啊!」青木神色不安地說:「而且居然連小秘儀的卡牌都是一模一樣的,不會吧...」

「那個小什麼的是什麼東西啊?」

青木聞問立刻搖搖頭以示沒事。

 

 

總之...現在小亞的雙手上也被強迫戴上了如暴發戶一般數量的驅魔手鍊了。

 

「好詭異...」小亞心想,但是又不能辜負青木的好意。

畢竟根據之前的經驗來說,青木的占卜確實都是很準確的。

 

「小亞,妳手上戴一堆手鍊做什麼?」這時,南原的聲音從另一側傳來。

「難道是像體育課考試時幫忙保管手錶一樣的幫忙保管手鍊嗎?」在他身旁的小優隨著說。

「現在流行戴手鍊啊?」

「不是啦,這些都是青木給我戴的…」小亞偌偌回應道:「她今天又幫我占卜了,然後說什麼我的身上會發生很不好的事情什麼的…」

 

「這樣嗎…今天早上不曉得為什麼眼皮一直跳,我看我也去讓她占卜一下好了。」

「欸~~~~!?」當這句話從南原口中脫出的時候,小亞和小優都大吃了一驚。因為平常南原是絕對不會相信這種事的才對啊。

「吶...我說,你今天是怎麼啦...」小亞對這種異常現象感到很不安。

「我也不知道,但我的直覺就是告訴我,今天非得去讓青木算一算不可。」

 

好的,小亞聞言,打了個好大的冷顫。

 

然後不到一會兒,青木又發出絕望似的叫聲。

「啊!!怎麼會這樣!!到底是為什麼!?」她驚呼道。

身為受試者的南原也用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盯著她看。

「南原,你的卡牌跟我一樣啊。」

「嗯?」

「這代表你接下來也會跟我和青木一樣發生不好的事喔~」小亞對桌上的塔羅牌指點著解釋道。

而聽小亞這麼一說,小優便忽然對青木問:「那我的運勢呢?」

「嗯?」聞言,處於半崩潰狀態的青木立刻抬起頭來。

 

 

「......」

「......」

「妳的塔羅牌是只有這五張是吧。」南原冷冷地說。

「才不是呢!!我明明把所有的牌都帶來的啊!!」青木大反駁。

再也沉不住氣的她,從座位上猛地站了起來。

 

「好!我這就隨機找人進行占卜!看看能怎麼樣!」

 

 

於是乎,經過了一整個午休時間。

 

 

青木如同被命運擊潰似地跪倒在地上。

 

「這...怎麼可能...」

「我怎麼覺得這下完蛋了呢?」小亞細聲地道。

「該不會是今天失靈了吧?而且說什麼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結果過了中午還是什麼都沒有不是嗎?」南原一針見血,直給青木重擊。

「唔...」

 

青木頓時變得無精打采,接下來的課中完全呈現失神的狀態。

 

「喂,該怎麼辦啊?」

「占卜就是她的第二性命,這還能拿她怎麼辦?」

小亞眨了眨眼睛,看著被自己丟在桌上的手鍊,忽然又覺得對青木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下課鐘響後三分鐘,教室門口便傳來了「小亞,外找!」與一連串的驚呼聲。

「喔喔喔!!是小亞的姊姊大人啊!!」

「是真人耶!!」

「伊祁前輩,能要簽名嗎?」

「閃開讓我來,當然是要拍照!!」

 

小亞就是耗費了千辛萬苦才從人群中擠出來,看見楓江與伊祁兩人。

而這兩個人感覺好似一旁的人都是城市裡喧囂的車水馬龍一樣,不關他們的事。只是一個人拿著甜筒舔舐,一個人拿著冰棒啃咬罷了。

「姊姊?你們怎麼會來這裡啊?」小亞摀著雙耳問話。

「那當然是剛才在路上的商店抽中了一堆好吃的餅乾,所以想說順道拿來給妳當下午的點心呢,呵呵~」楓江說得風淡雲輕,卻不知自己的造訪使學生們為之瘋狂。

小亞乾笑著接收下餅乾,隨後立刻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緊捉住楓江的手。

「對了,姊姊,你們兩個過來一下!」

 

 

「反~正~肯定又是同樣的結果啦~~」青木有氣無力地甩了甩手。

「不~這次絕對不一樣! 剛才姊姊他們可是在商店裡抽中了很多獎品哦!抽中很多獎品!很多!很多!超級多!」小亞拼命地強調最後一句話。

不過這句話倒是講一次就足以挽回青木對占卜的熱血,小亞講了這麼多次,這下子青木又立刻變得元氣滿點了。

「好~讓我來算算!」說著,下一秒人就被拉到了座位前。

在四周包圍著觀眾的氛圍下,青木再次拿出塔羅牌來。

「來,請選一張吧。」她對楓江說道。

而隨後,果然答案出乎意料。

 

 

「什麼!?這是幸運的象徵啊!」

「喔喔喔喔!?」

似乎是因為從來沒替人占卜出現過極佳結果的關係,青木說起話來都有些顫抖了。

「太...太厲害了...」

這兩人的運氣與在場大部分的人恰恰相反,尤其是楓江的運氣更是絕佳到家。

「雖然很訝異,不過這樣一來就證明青木的占卜不是失誤了吧。」小優大概是反應最平靜的人之一了。

「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到底為什麼我們大家的占卜結果都這麼悽慘啊?」小亞抱持著滿滿的疑問道,但不到一會,她的腦袋裡瞬間浮現了什麼糟糕的想法。

「不會吧...」

 

「雖然不曉得為什麼突然拉我們進去占卜,不過還是謝謝青木同學哦。」楓江笑笑說完,便與伊祁離開了學校。

 

此時上課鐘聲順勢響起,所有學生們聞聲隨即走進教室內。

「真的好奇怪......」小亞小優與青木三人,在課程中思考著這個問題。而南原倒是又恢復往常一樣,毫不在意便專注聽課去了。

 

而忽然,小亞眼前的水瓶晃動了起來,嚇得她頭皮發麻。「誰在搖!?有鬼啊啊!!」幾乎是在她這麼想的同時,也意識到了原來是發生地震。

四周圍不斷有人細聲喊著「地震」,連老師也放下粉筆,冷靜地安撫著大家道:「沒事的,大家把課本翻到...」

 

「老師!!」

 

才當說完話,牆上的時鐘便隨著學生們的驚叫聲直墜擊中他的頭部,不斷淌血。

跟著巨大的晃動,小亞等人看見天花板上不斷落下石灰、粉末。

小亞全身發白。

「快點!大家到操場避難!」小優捉住了她的手,而南原對所有人喊道。

 

建築物還在搖晃,一大群人塞在擁擠的樓梯搶著要下樓,也有人在走廊上拿著書包頂住腦袋狂奔的。

「呀啊啊啊啊啊啊!!」

 

 

好不容易被疏散到操場,盯著已經有些損壞的建築,小亞忽然感到手臂一陣刺痛。她低頭一看,那裡有個傷口正在湧出鮮血。

而她注意到小優的身上也有傷痕,南原也是,青木也是,很多人都是。

 

她發現,被青木占卜過的人全都抱有傷勢。

 

「─啊啊啊啊啊啊啊!!」

 

「嘖嘖,學校倒囉。」班導師長宮悠悠說道。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