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你們找死嗎?

惡霸的一句話,衝得瓦多等人寒毛直豎。

「那個對對對不起...我們真的不是惡意的...!!」

「嗯?」惡霸瞄了緊靠在一起的四人,又將視線移到眼前看來絲毫不畏懼的女僕身上。

「請借過。」

「女人,妳倒是膽子不小!」惡霸怒氣沖沖地一把捉起蕾蒂的衣領。

「蕾蒂小姐!」

「有辦法的話,就把我打成爛泥吧。」

「蕾蒂小姐!!這是什麼發言啊啊!!」瓦多和熾織聞言簡直魂都快要飛出去了,而反觀蕾蒂卻是沒有任何特別的表情,僅只是一雙大眼睛盯著惡霸看。

 

「──妳!!」正當惡霸準備揮下一拳,身後忽然傳出了高昂的女聲。

 

 

「停手!!」

 

所有人隨即往聲音的來源瞥去,那是一名佇立在小丘上的少女。

其烏髮飄然,英氣勃勃的氣勢,加上充滿獨特風格的魔法袍,讓瓦多第一直覺便覺得對方肯定是個大人物。

「沙因大人。」蕾蒂鞠了個九十度的躬。

「沙因大人!?」瓦多是這麼認為的,但熾織可就不一樣了。在她眼裡看來,對方只不過是年紀比小女孩還要再大一點的孩子罷了。

但,她居然就是蕾蒂口中的沙因?

而姑且不說這個,自從"沙因"出現後,僅只是一瞬不到的時間,隨著她喊話的落下,那名惡霸便也隨之倒下。

「...沙因的槍技還是一樣厲害。」亞爾聳聳肩笑說。

但瓦多和熾織剛才卻完全沒看見對方有出示過槍枝。

「之所以不懂得打架卻動不動就想打人的人,被稱作是惡霸、流氓。」

少女口中說著毫無關係的話,邊朝蕾蒂走近。

 

「走吧,蕾蒂,回家。」她拉起蕾蒂的手,轉身便要牽著她走。

 

見對方似乎完全無視了自己等人,瓦多不禁對著名為沙因的少女大吼道:「喂!!還有我們都在這裡啊!!」

 

卻是對方朝自己射了一發凌厲的目光。

 

「瓦多,你也別這樣啊~~」熾織好奇心雖重,白目也白目,但每當到了這種時候總還是會變得收斂的。

只是瓦多依然以堅定的眼神,盯著那看似沒禮貌的少女看。

 

「是蕾蒂帶來的人嗎?既然是的話,那就應該自己跟上來才對啊。」

「這女的說話還真容易惹怒別人...」瓦多緊咬著牙根,卻又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應話才好。

亞爾見狀,便還是跳出來緩解了:「真是不好意思,沙因小姐,因為他們兩個是第一次來,還不曉得妳待人處事的原則。這次就先原諒他們吧。」

「...之後得教好他們啊,不然我就會讓人把他們趕出去。」

「這丫頭......」

「好了,瓦多,我第一次來的時候也是像你這樣。」好一時間沒說上話的炎,開口向瓦多勸言。

而聽到他的話後,瓦多臉上的表情變緩和不少。「诶!?你以前也跟我有一樣的想法喔?」

「當然,而且我那時甚至還跟她打了一架呢。」

「哦...」

「不過相處過一陣子後,發現她人其實很好的,真的!」炎說著,投予瓦多一個充滿自信的笑容。

「忽然幹什麼啊,好噁心的笑臉。」因為瓦多還是第一次看見炎對自己這樣笑。

 

「X! 有種你再說一次!」

 

 

 

「好了好了,我們還是趕緊跟上他們的腳步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於是,瓦多一行人便邁步,跟隨在主僕兩人身後,繼續走上前往宅邸的路。

 


怎麼有一種我這一篇寫得很混的感覺ˊ˙ A˙ˊ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