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涼...不,有點冷...

不不不...這種天氣根本就是冷死了,光是站著不動就會結冰似地。

時間已經悄悄來到冬日,寒風惡作劇般吹拂過街上每個步路人的臉龐,不時能瞥見誰的臉色似乎因此扭曲了一下。

用橘黃色圍巾緊緊裹住自己頸部,鼻子嘴巴全埋進暖烘烘布料裡的小亞,頭也不抬地走在稀疏的人群中。

「嗚嗚嗚嗚為什麼...為什麼非得在這麼冷的天氣出來不可啊...!!」她在心中如此叫罵道。

回首過去(其實也不過是作天的事),南原以那副臭得要命的萬年表情,和慎重到不行的口氣對她發出警告。

 

「妳應該也知道吧?距離考試的日子只剩下不到幾個月。」

「喔喔...」

「所以這次我們也已經跟楓姊說好了,明天下午在妳家辦讀書會。」

「什麼!?又要擅自舉辦讀書會了!?」小亞的下巴都已經要合不起來了。

若是拿自己家裡當成公司看的話,南原就是個澳洲來的客戶,而楓姊便是傳說中的慣老闆,事不關己的伊祁是悠閒的老鳥前輩,至於自己就是苦命的小菜鳥了。

「明天的讀書會前,妳要是沒來書局集合,妳就死定了。」"來自澳洲的客戶"南原如此說道。

 

其實小亞心裡也知道,對方是在關心自己,不過有必要擺那張臭臉嗎?

 

就跟她現在透過書店的玻璃面看到的一樣。

 

「嗯,對對對~就是這張臉,跟南原長得真像~」

「小亞,妳在看什麼?」耳邊隨即傳來的是小優的聲音。

「長得很像南原的人啊」小亞看得津津有味,殊不知裡頭的南原早已爆了青筋,一顆拳頭差點就要揮向玻璃。

「我說,那個就是南原吧...」不進去嗎?小優推了推小亞的肩頭道。

小亞以一臉「什麼!?」的表情,回盯著小優看。

「唉唷,我說妳現在看到的就是南原本人啦。」

「不早說!我剛才還做鬼臉給他看耶!」

「就算是別人也好,妳無緣無故對人做鬼臉幹什麼啊!」這個超級糟糕的情況,在兩人的急迫對談之下貌似只有火上加油的份。

 

最後南原從店裡走了出來,一手一人,將兩人給拖進了書店裡。

 

「對不擠...」腦袋上分別種了個大包的兩人含含糊糊地道歉。

「今天是讀書的日子,給我認真點。」每到這種時候南原的態度就會變得積極且嚴厲,這大概都是為了小亞的關係。

或許就如同父母親對兒女的「愛之深,責之切」一樣?

但小亞本身才不這麼認為。

 

「小亞,妳要買的參考書是什麼?」小優問道。

「嗯...歷史...英文...」小亞掰著手指說。

要不是數年以來歷經了教科書版本修改的關係,其實她大可以借用楓江的來使用。順帶一提,楓江五年前的參考書至今還完好收藏在她房間裡的某一層書櫃中。

因為實在很久沒到書店買書了,小亞就像在逛大街一樣到處晃來晃去。

「啊,找到了,我要的。」小優從書櫃裡抽出一本厚度驚人的數學參考書,估計能夠比擬被磚塊砸到的那種程度。

「小亞妳不要再亂晃……」

「喔喔!這個好懷念喔!」

「?」隨著傳來的聲音,小優和南原湊到了小亞身旁。

「這個啊!」只見小亞看的,是國小的試題卷冊。

國小老師或許時常拿這個去列印全班的份量的吧。

「嗚嗚…真的…充滿回憶啊,我也曾經有過考九十分的時候…!」小亞呵呵地傻笑。

南原無力吐嘈,於是將話題拉回。

 

「對了,妳找到妳要的參考書了沒?」

「啊…」

「我已經找到了,還有南原的化學和小亞的歷史、英文我也找到囉。」這才發現小優懷裡抱著一大疊書。

「神速啊!!」兩人心裡暗暗驚嘆道。

 

結帳完後,三人步出書店。

「話說,這次除了我們三個以外,還有誰會來嗎?」口上雖然這麼問,其實是小亞希望洛爾特亞的白目能替她吸引南原的注意。

這樣一來她就不會被盯了,嘿嘿嘿。

「這次啊…還有青木和洛爾特亞啊。哦,他們已經要到妳家了。」南原瞄了一眼手機說。

「那真的是我家沒錯吧!!?」

 

 

雖然照理來說可以先進去的,但青木和洛爾特亞還是選擇待在門口等待三人。

「回來啦?」

「嗯。」瞧洛爾特亞和南原對話的隨便口氣,就好像真的把小亞家當成自己的家一樣。

小亞面露無奈,掏出鑰匙上前打開門。

 

因為佐野家很大,而且沒有父母管制──所以說到朋友間的聚會,這裡當然就是最佳選擇了。

 

「唉呀,是小亞的朋友們呀。」楓江保持著一貫的笑容出來迎接,她在習慣來小亞家拜訪的夥伴們之間有著「楓姊」的稱號。(詳見隨機集數,小優只要見到楓江便會以楓姊稱呼。)

按照慣例每個人打了招呼,便各自帶著文具來到客房。

 

「啊,糟糕。」

「今天是五個人參加讀書會,對吧。」

「客房的桌椅只有四張啊......」結果以小亞為首,所有人對視了一眼不知如何是好。

「呣......」

「為了提升幹勁,我看這樣吧。」南原指著正方形的桌面道:「我們來玩個大風吹的遊戲,要是沒搶到位子的人就得自己一個人在旁邊讀書。」

「诶!?」所有人震驚。

 

於是,這麼一場資格賽就要揭幕──

 

(哆啦A夢之歌)

こんなこと~いいな ~できたら~ いいな~あんなゆめ こんなゆめ いっぱいある~けど

 

在歌聲的環繞下,幾個人開始繞著桌椅轉起圈來……

誰都不想被丟在一旁嘛。

小亞緊盯著每一個座位,身為主人的她要是搶不到位子的話,就太過丟臉了。

仔細端詳南原和小優的神情,他們看起來似乎不以為意。

再看看洛爾特亞,漫不經心的模樣……

難不成這是強者才有的表現!?

然而青木則是滿臉認真…看來打算奮力一博的樣子。

 

歡樂的歌聲嘎然而止,房間裡立刻爆出幾個人的叫喊聲。

「啊...我踢到什麼了?」伊祁望向被自己踢得老遠的紅殼手機。

 

小亞喘著大氣,癱坐在軟墊上。同樣氣喘吁吁的還有身旁的青木,以及小優與南原。

也就是說洛爾特亞...

 

正慵懶地躺倒在一旁的地上。

 

「唉,算了算了......原本打算這次努力一下的說。」

「嘖。」這根本就是藉口吧,在場所有人心想。

 

四個人翻開參考書,準備唸書。

「......」

「......」

「南原,這題我看不懂。」

「青木,這題妳會嗎?」

「呣呣呣...」

「啊,小優,這題教教我。」

「......」約莫半小時後,小亞的臉色越來越垮了。

基本上都是三個人之間的交流嘛,怎麼就沒有人來問自己問題呢......

明明自己也很努力啊,現在已經寫了三題歷史選擇題了。

「咦?小亞,妳的答案好像錯了吧?」小優說。

「欸!?」

 

「辛苦了。來,休息一下吧。」楓江推開房門,端著糕點笑笑地走進來。

然後將點心盤放置到桌面中間後,轉身走出房間。

四個人仔細一瞧...「等一下...」

不管怎麼看,草莓蛋糕就是只有三塊,但現場起碼也有四個人...不,正確來說是五個。但是怎麼會只有三個蛋糕呢!?

連果汁也只有三杯。

 

「那我就開動啦──」小亞說著就要伸手,卻馬上被南原給拍開。

「你幹什麼啦!」

「妳確定這真的是給妳吃的嗎?」

「難道不是嗎?」

「小亞,妳想想看。」青木接過南原的話說道:「這裡四個人之中,妳是主人,而我們三個則是客人。所以準備的三份...」

「哪有這樣的啦!猜拳啦!」小亞不服。

 

楓江回到廚房,發現伊祁的面前攤開著一本法文原文書籍,手上則是一支塑膠湯匙,桌旁放置著一塊缺了角的草莓蛋糕和果汁。

「你...」

「啊...因為這房子裡目前正需要糖分的人只有我...優,南原和青木四個。」毫無情緒波動的臉龐上寫著理所當然,死都不肯承認自己偷吃了一塊。

 

青木緊抿著唇,滿臉不甘心。

看著她這副模樣,三個人倒也不太好意思。

「...我的分妳吃一些吧。」

「拿去。」

「抱歉吶,青木。」

於是青木拿到了從三個人那裡東拼西湊起來的蛋糕。

 

「啊,果汁...」

「沒關係啦...」

 

此時房門再度被推開,楓江露臉說道:「不好意思呢...」

只見她手上端了一塊被切得很~小~的草莓蛋糕,旁邊還多了幾塊手烤餅乾與牛奶。

「因為被伊祁那傢伙擅自拿去吃了,所以我把被咬過的地方給切掉,就成了這麼小塊呢。」

妳就乾脆給他吃嘛。南原扭曲的表情上大概寫著這行字。

「不介意的話?」

「完~~全~~不介意!!謝謝妳!!楓姊!!」只見青木雙眼中充滿璀璨星辰。

「哦哦哦...想到我吃的是伊祁前輩吃過的蛋糕啊!!」

「感覺熊田離告白成功的日子越來越遠了。」

「有這一天嗎?」三個人在後頭悄聲細談。

 

聲稱「為了好好地享受」而躲到一旁的青木。見其以十分珍惜的速度緩緩解決手上的蛋糕,看樣子是暫時沒辦法回到座位上了。

 

於是。

「喂喂,洛爾特亞...」不是說這次打算努力嗎?

不過當南原出聲的時候,才發現他早已呼呼大睡。

「優,有想要合作的意願嗎?」

「什麼?」

「抨擊懶人。」

「呃...」

 

讀書會持續進行。

 

這次小亞終於舉手問了個問題。

「我說,古時候有十字軍,那為什麼沒有法師啊?」

好個廢物問題。

小優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南原則瞇起眼睛,像是看到了笨蛋一樣。

「真的耶...為什麼呢?」小優還跟著一起思考起來。

「不要受影響!」

「呵呵...」忽然,小優的臉色越發蒼白。

 

「肚子突然痛起來了...好痛...」

「你還好吧?」小亞一臉擔憂。

「沒事,我去一下廁所...」雖說是去廁所,但小亞兩人卻見小優以攀爬的姿勢前進。

「真的沒事!!?」兩人於心中暗叫道。

 

 

現在只剩下小亞和南原還好好地坐在座位上。

 

「好吧,趁現在來把數學考卷的習題做一做。」

「欸!?」這項作業是什麼時候出的啊!!

「我我我我也忽然肚子痛了呵呵呵...」

「妳的氣色可好得很啊。再說等小優回來再去吧。」

小亞的混淆計畫才當進行就被戳破。

失落的她只好坐回原位上,開始翻找資料夾裡的考卷。

 

幾秒後,她神色欣喜。

 

因為──「喔喔!!全部都是象限的選擇題啊!!這個我會啦!!」

"試問24,-15位於第幾象限上?"考卷上全是如此這般的簡單題目,終於激起了小亞的熱血。

她最適合的,就是像這類簡單的重複動作了。

南原見她開始在試卷上動筆,也開始作答起來。

 

沙沙沙。

 

兩人越寫越快。

 

「哦哦,到第二十題了。」小亞馬上翻頁。

這傢伙居然比我早翻頁!?  本應是常勝的優越感受到威脅,南原也加快了速度,趕緊跟著翻頁。

 

 

「四十二題有點難啊。」南原不經意地說道。

「什麼!?可惡。」這時候小亞才做到三十八題。

 

 

空氣中幾乎安靜地只剩下自動鉛筆在試卷上劃出的聲音,快速而潦草?抑或是整齊。

 

 

「五十七!」小亞喊道。

「六十。」南原回應。

「七十三!」

「八十二!」兩人似乎就這樣較勁起速度來,並且逐漸邁向白熱化。

 

「九十六!」

「一百一十一!」

 

「一百九十九!!」

 

「兩百八十!!!」

 

「兩百九十!!」

 

「九十六!!」

「九十七!!」

「九十九!!!」

 

最後────

 

「三!!!!百!!!!」兩人同時劃下句號。

 

「喔...?」飽睡一頓後,這句叫喊正好成了洛爾特亞的鬧鐘。

他撐起身子一看,發現小亞和南原兩人正怒視著彼此。

 

隨後,以南原為先,彼此的表情緩和了下來。

 

「如何,偶爾拚一次的感覺很不錯,很有成就感吧。」南原淺笑著說。

二十分鐘火速做完三百道題目,相當於平均一道題目只花了四秒鐘。

「是不錯啊...呵呵」傻笑著,小亞倒地,腦力不支。

 

 

而小優、青木和洛爾特亞都目睹了這一幕。

看來今天的戰爭,是南原勝利了。

 

小優抱著肚子,正在思考要不要再去一趟廁所呢...

而洛爾特亞是打算繼續倒頭大睡。

青木居然在對著盤子拍照。

 

「怎麼了,妳的歷史還沒讀完不是嗎?」南原一如往常地,以嚴厲的口氣說道。

「快點繼續吧,要讀的書可是像山一樣高喔。」

 

「奇怪了......記得以前不是有教過一句話......叫做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嗎......」橫躺在地的小亞淌淚。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