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格子的文章是採複數同時連載的方式!
出文順序不定,若想觀看同個系列的文章請至右邊的文章分類搜尋XD

看到這標題~?

沒錯,正是小亞版的愛X絲O遊X境

原因是前幾天玩了RPG遊戲"Alice mare"(老師好可愛(喂!),是一款簡單到幾乎不用存檔的遊戲,會存檔一定是因為猜不出問題的答案(XD

不過其實遊戲本身跟X麗O夢X仙O沒什麼關係,總之我看到愛O絲就是突然靈感來按門鈴OuO

所以歡迎大家進入以小亞為女主角的夢X世界,悠閒地享受好好地吐嘈唄XD!

 

 


「好無聊喔,,,」難得和姊姊單獨一起出門野餐,但現在的小亞卻慵懶地靠坐在樹蔭下。

果然中午時間吃完飯後還是得避免靜態活動對吧?

 

「姐姐在這裡看會書。」兩人整理好餐盒與野餐墊後,楓江如是說。

「好啊,那我到附近逛逛喔。」

「別跑太遠哦。」

「嗯!」說完,小亞便往樹叢走去。

 

結果等她覺得逛得差不多了,回來的時候卻發現楓江抱著書睡著了。

於是...

「嗯...」原本聽要到這種景色好氣氛佳的地方野餐,小亞還很興奮的。想想難得可以在小山丘上的樹下愜意地度過,那可是多麼令人憧憬的事啊。

 

結果實際上感覺也還好嘛...

 

「現在要做些什麼好呢...附近全都逛過了啊。」小亞歪腦袋努力想,卻還是想不出個什麼。

 

而忽然,就只是在這麼一瞬間──小亞的視線範圍裡闖入了一個再熟悉不過的面孔,一名披著圍巾的少年正面露困擾地盯著手中的懷錶看。

 

「真是糟糕啊...明明正在趕時間的,錶卻壞掉了...」

「小優!?」在這裡相遇算得上稀奇,不過更讓小亞訝異的,竟是小優的頭上有對兔耳朵。

「在幹嘛啊?」小亞覺得奇怪,再加上對方完全沒注意到自己。

 

「喂──小優!!」她對著正在碎唸道「應該要來不及了」的小優呼叫道,後者見狀立刻拔腿就跑。

「你到底怎麼啦!?放心,我不會把你的這種嗜好說出去的啦!」小亞邊喊著邊追了上去。

 

只是小優跑得實在有夠快,讓她追得氣喘吁吁。

「等一下!!」

 

只見小優隨即跳進了一個大坑裡,小亞心頭一驚。「別玩這種愛麗絲的遊戲啦!!」

 

「喂────小優────!!」小亞趴在洞口邊,對著深不見底的洞裡喊道。然而卻完全沒有傳來任何迴響。

 

「......完蛋了,他該不會是摔死了吧!?」伸直身子,小亞心裡越想越發震驚,「小優啊啊啊」

現在的她已經管不了什麼了,毅然決然地便往洞裡一躍。

 

「小優────!!」

 


這個時間,這種深度......應該已經距離地面有好一段距離了吧?自己會不會正往地心掉去啊?

雙眼緊閉的小亞在心中胡思亂想,該擔心的是現在到底掉到哪裡了?怎麼還沒到地面?

她好奇地張開眼睛,卻發現眼前......不,四周漆黑的洞壁上螢光閃爍,自己好似身處異空間一般。仰頭一看,完全看不見洞口啊。

「媽呀!!」反應過來的小亞驚叫一聲,自己還在持續漂浮著,再這樣下去到底會掉到哪裡去啊!?

連自己什麼時候會摔死都不知道!

 

 

「好痛!」好在是屁股先著地,不然可要摔得粉身碎骨的。

小亞扶著壁面吃力地撐起身子,打量著四周。

這是一個奇怪的小房間,牆上盡是黑白的格子與大大小小鎖了門鎖的門,而中間有張圓桌,上面還擺放了一杯果汁和一盤蛋糕。

 

小亞看眼前這景象看得人都傻了。

「不會吧......距離我看愛麗絲的童書時期已經太遠了,完全不記得該吃什麼會變大,什麼會變小啊......」

而且連小優在哪裡都不知道,自己現在也沒辦法回去。

「如果是"夢遊仙境"的話,那代表我現在應該在做夢吧?」如果是在作夢的話,那就能安心啦。小亞想著,試圖捏了下自己的臉蛋。

「好痛!?」結果,過於真實的疼痛感讓她瞬間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不會吧......難不成我終於掉到真正的異世界了嗎!?」小亞越想越慌張,緊接著看見地板上有把鑰匙,不由分說地就將它撿起。

「我看看,這把鑰匙應該是...這裡的吧。」幸運地,才剛嘗試第一道門鎖就猜中。

僅有巴掌大小的門應聲而開,但卻因為實在太小了,小亞根本過不去。

「啊啊啊...要卡關了嗎?」望著圓桌上的果汁與蛋糕,她的視線充滿不確定。

「果汁啊...蛋糕啊...」即便努力想憶起過去看童書的回憶,但腦海中卻像是缺少網路似的完全無法搜尋到資料。她唯一想得到的,就是千萬別學愛麗絲,把鑰匙放在桌上。

她將鑰匙輕輕推入小門的門口。

「好了,現在就來一決生死吧。」腦袋裡浮現如此誇張的語彙,小亞決定先端起那杯果汁。

 

一口氣暢快地喝完它,小亞忽然感覺全身不對勁,該怎麼形容才好。彷彿有一股力量在她的體內不斷延展,當回過神來時,是小亞發覺自己的腦袋頂到了天花板時。

 

「天啊!!天啊!!天啊!!喝錯啦啊啊啊!!」小亞抱著頭慌亂地慘叫。

然後她忽然想起了,不是還有個蛋糕嗎?

 

由於體型實在變得過於龐大,導致蛋糕變得如硬幣大小一般。

對現在的小亞來說,蛋糕像是奶油球一樣一口扔進嘴裡。

 

而後,她的體型又立刻產生變化。這次小亞除了感到一陣天旋地轉,又有自由落體的感覺。

 

當她發現能完整透過門清楚地目睹外頭景色時,她的身體已經變得只有硬幣的大小了。

鑰匙對現在的她來說,簡直就像是根水泥柱。扛上肩頭便覺肩頭快垮了,攬於腰間又覺得自己可能會閃到腰。

 

無可奈何之下,她只好推著鑰匙出了門外。

 

 


「好吃力呢」

「好辛苦呢」

同一個聲音忽然重複出現兩次,而且是她再熟悉不過的聲音。

「這個...難不成是!?」使勁推進鑰匙的小亞,左右張望著四處,但什麼都沒發現。

眼前的景色就只有非常大的蘑菇森林。大大小小的蘑菇都有,各種顏色的蘑菇都有。

「吃這個黃色的蘑菇吧」

「吃這個紅色的蘑菇吧」

「呃......」只聞聲不聞人。

小亞雖然確實看見了眼前各有一黃一紅的蘑菇,卻不曉得該吃哪一個好。

該不會是要按照順序吃吧?

「那麼就是黃色的囉。」小亞沒多想就摘起黃色蘑菇,咬了一口。

 

她的體型再度產生劇變,直到恢復了原來的身高為止。

 

「呼..終於恢復正常了。」最好的證明,就是鑰匙看起來即是鑰匙的大小。

而小亞也終於看見了聲音的主人。

原來剛才是因為體型太小的關係,對方的腳被蘑菇叢林給遮掩住,而又沒特意抬頭的小亞才會沒發現對方。

 

只見兩個長得一模一樣,面容端正英氣,卻帶有些許稚嫩氣息的金髮少年正緊靠在一起盯著她看。

「洛爾特亞有兩個?」小亞猛地眨眨眼睛,好想確認自己沒看錯。

「不對...洛爾特亞是虹膜異色症(異色瞳),所以雙眼應該是一隻紅的一隻金黃才對啊...可是這兩個人...」卻是其中一人有著一雙紅色瞳孔,另一人卻有一雙金黃色瞳孔。

而且這兩個"洛爾特亞"緊靠在一起,看著她的表情還有些不同。

 

「洛爾特亞搞分裂!?還是說你終於學成了忍者的分身術了啊?」小亞不曉得該對誰說這句話。

「妳說什麼?」

「再說一次。」

「沒什麼...」小亞抓了抓臉,臉上的表情相當無力。

畢竟剛才看到的小優也很奇怪。

好吧,倘若這裡真的是異世界好了。那麼拿雙子來說,眼神顯得沉穩一些的紅眼洛爾特亞應該比較成熟,而金眼洛爾特亞自然流露的眼神看來顯得較為活潑。

「所以紅眼是哥哥,金眼是弟弟的概念...?」小亞歪著頭思考。

「什麼概念?」

「再說一次。」兩個洛爾特亞的發言簡直就像是在唱雙簧似的。永遠是金眼先發言,而紅眼接話。

小亞決定略過這些,於是先開口問道:「喂,我說你們兩個,知不知道小優去哪裡啦?」

「他是誰啊?」

「小優是誰?」

「呣............我是說,兔子。有沒有看到兔子往哪裡去了?」

「那裡。」

「那裡。」兩人指著身後的岔路,卻是全然不同的方向。

紅眼洛爾特亞指的是左邊的路,金眼洛爾特亞則指向右邊。

「到底是哪一邊?」或許由於對方是洛爾特亞的關係,小亞沒好氣地問。

 

「我這邊才是對的。」

「我這邊也是對的。」

小亞的眼角抽蓄著。

 

不過她很快便下了決定,決定走紅眼指的那一邊。

 

 

走著走著來到另一個岔路口,小亞仔細打量了一下路徑,才發現原來這兩條岔路都能到達這裡。

「什麼嘛?」不過他們說得好像也不是沒有道理......不,這簡直就像是在玩文字遊戲一樣。

 

接下來的小路上走得很順遂,直到一間房子出現為止。

 

 


「啊!」

「什麼!?」小亞也忽然被這受驚似的聲音給嚇著。

不過下一秒,她卻倍感欣喜。

 

「小優,找到你啦!原來你沒摔死啊!」小亞一個箭步衝了過去,把"小優"抱得緊緊的。「找到你真是太好了!!」

而"小優"卻是快被嚇死了,全身上下顫抖個不停,兔耳朵也直豎著保持緊戒。

「怪怪怪......怪物......」

「什麼怪物啊?」小亞困惑地眨眨眼睛,然後又對著一片蔚藍的天空懵懵地說起:「對了啊,小優。你說我們該怎麼辦才好?是不是回不去啦?」

"小優"卻持續說著:「救命啊......」

「啊!是怪物!放開兔子先生!」忽然有其他聲音大喊著,並伴隨著細碎的石子朝小亞砸來。

可小亞才不是這麼好欺負的,立刻往地上抄起一塊大磚頭,就往聲音的來源扔回去。「吵死啦!!」

 

結果樹叢中一群動物鳥獸散,小亞這才驚覺。

「欸?動物會說話?」

這樣說起來......

小亞直視著被自己抓緊緊的兔耳"小優"。

「......嘛,算了。總而言之我們還是想著該怎麼回到地上的方法唄!」

「小姐...能請妳進屋裡幫忙找找夫人的扇子嗎?如果夫人高興的話,說不定就會告訴我們方法......」"小優"偌偌地越說越小聲。

「哦?是嗎?你對這個地方還真清楚啊。」不疑有他,小亞馬上就走進屋裡。

 

順利地找到了扇子。

 

然而當她才拿起扇子,身體便又巨大化,最後她整個人卡在房子裡。

 

「啊啊!!我怎麼給忘記有這一段劇情啦!!」小亞嚷嚷著叫道,然後向"小優"求救。

而"小優"卻是又拔腿跑走。

「喂!!可惡!!」她巨大的身體與怒吼引來了原本那些動物們的注意。

 

「看!怪物卡住了!」

「趁現在快點拿石頭丟她!」

憤怒的動物們不斷朝屋子丟石頭,這回無法反擊的小亞嚇得亂叫一通。

 

但。

沒想到扔進屋裡的石頭都成了蛋糕,小亞見狀,想起剛才在黑白格子房間裡的情況。

於是她將蛋糕吃下,身體又變得十分小。

就在動物們困惑著「怪物去哪裡了」的時候,小亞悄悄地繞過他們逃跑了。

 

 


偌大的蘑菇森林中,小亞一直尋找著黃色蘑菇。

但蘑菇的顏色實在太多,有深黃也有淺黃、亮黃之類,搞得她實在快要分辨不出來究竟哪個才是對的。

「真是的......」小亞蹙著眉頭。

 

這時,一道聽來極為慵懶的聲音,彷彿環繞在她身旁,說著:「小姑娘,我這兒有妳正在找的黃色蘑菇。」

「真的嗎?在哪裡?」小亞高興的問。

「小姑娘,頭抬起來。」

小亞抬頭,立刻被嗆了一臉煙。

「......說好的蘑菇咧!?」小亞奮力搖了搖頭,往上頭看去。

 

只見藍色大蘑菇的上面,坐著一條又肥又大的藍綠色毛毛蟲,嘴裡還不斷抽著水煙。而且毛毛蟲的身旁,居然還坐著一個披著黑色斗篷的孩子。

「小夜!你怎麼會在這裡啊?而且還是跟這種肥蟲在一起!!」

「小姑娘妳真沒禮貌。再說這位是睡鼠先生,才不叫做小夜。」這句話大概說了長達三分鐘的時間,期間小亞還打了呵欠。

而毛毛蟲說完,又悠哉地吐起水煙來。

「想要拿黃色蘑菇嗎?」

「當然想。」

「好,那麼妳必須回答我一個問題。」毛毛蟲慢吞吞說道:「妳必須送一隻白羊、一隻黑羊和一隻狼過河,但是船一次只能支撐一個人和一隻羊的重量,如果先送白羊的話,黑羊會被狼吃,反之先送黑羊的話...」

「謝謝你!」

「嗯~?」毛毛蟲說到一半,才發覺小亞不曉得什麼時候已經完成了爬上來,偷偷吃下黃色蘑菇後,帶著睡鼠跑走的一連串動作。

毛毛蟲邊吐著水煙,以"慵懶式"的憤怒緩慢對著小亞的背影叫道:「喂~~~~~~~~妳~~~~~~~~給~~~~~~~~我~~~~~~~~等~~~~~~~~一~~~~~~~~下~~~~~~~~」

 

 


「呼!」好不容易跑出蘑菇森林外,到了大草原。小亞瞥了一眼深後的"小夜"。

「這小傢伙真是厲害,這樣一路跑來都能睡...」不過說起睡覺的話,伊祁不是更厲害嗎?小亞聳了聳肩,看見不遠前又有個格外引人注目的紅磚房子直立在原野中。

小亞抱著好奇心,就這麼邊拖著"小夜"邊前進。

 

而越是靠近房子,小亞就越能夠清楚地聽見房子裡傳來的吵雜。

「不行,這樣不對!」

「住手,你在做什麼!」

男人女人複雜交織的叫罵與盤子被砸碎的聲音接連,其中還混有幼兒的哭聲。

「奇怪,愛麗絲的故事裡面有家庭失和這一段嗎?」小亞越想越不對勁,連忙躲到房子側邊的窗口,想要透過窗戶悄悄觀察裡頭的情況。

 

原來是穿著圍裙的"熊田"正在廚房裡煮濃湯,但卻屢試不爽,憤怒的他正在亂丟盤子,還在濃湯裡灑了一堆胡椒,讓一身華服的"青木"直打噴嚏,不曉得哪來的小嬰兒也大哭個不停。

「好了,吵死了!你別再哭了!」"青木"實在忍受不了小嬰兒的哭鬧,才剛打完噴嚏又摀起耳朵。只有在一旁搖晃的白色尾巴跳出了窗外。

小亞發現房門沒關,便推開門闖了進去。

"青木"見不認識的人擅自闖進房子裡,發出驚聲尖叫。

 

「妳是誰啊!!!!」

「我是小亞啊!」小亞理直氣壯地說,好似完全沒有自己闖進人家的自覺。

 

「我管妳是誰,現在立刻把這個小鬼給我帶出去!!」

「呃,不是妳問我是誰的嗎?」小亞一臉茫然,接著懷裡便被塞了小嬰兒。

"青木"嫌惡地瞄了小嬰兒一眼,揮手說著「去去去」之後,低下頭喝起濃湯,然後又開始打起噴嚏。

 

無可奈何的小亞只好抱著小嬰兒,從"青木"指定的後門走了出去。

 

 

「莫名其妙就把嬰兒丟給我……」小亞在口中小聲碎唸著,而且就算把嬰兒丟給她,她也沒辦法一直帶著這孩子啊。

 

——或許是心裡抱怨著,懷裡的嬰兒忽然急速變化,成了一隻小豬。

 

「什麼!?」小亞都還來不及反應,小豬就從她的懷裡跳開,不曉得跑去哪裡了。

「唉,這樣也好…」小亞在瀰漫著些許霧氣的森林中漫無目的地走著,不曉得自己接下來會走到哪裡去。

 

 


過了一段時間,她忽然看見了樹上有隻白色尾巴悠悠然地搖晃著。

那不是她剛才在"青木"家看到的尾巴嗎?

 

小亞再往那棵樹靠近一點,樹上的另一端便伸出了看起來柔軟的白色貓耳朵,"伊祁"探出頭來,迷濛的眼神直盯著她看。

「喔喔,好可愛!不不不,我是說好可惡!」為什麼伊祁會長了貓耳朵和貓尾巴呢?小亞與他四目交接著不放。

「喂喂,你知道小優...我是說兔子,你知道兔子跑去哪裡了嗎?」

「我為什麼要告訴妳...」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對方是伊祁的關係,小亞的臉上冒出了青筋。

「你是想吃我拳頭嗎?」

「妳也打不到我。」"伊祁"持續搖曳著他的白尾巴,這畫面如果拍下來賣出去肯定會讓女性為之瘋狂。除了小亞以外。

「所以我該怎麼做...」小亞無力地問。

「給我魚,生的。」

「你去吃屎啦!!」

「那我就沒辦法了...好想睡覺...」"伊祁"說完閉上眼睛,將身體捲縮成一團,尾巴逐漸停止晃動。然後一陣清風吹過,貓耳朵輕微抽動了一下。

這時小亞早已爬到樹的半端,正要拉下貓尾巴。

 

結果一個不小心,自己險些失手摔到地上。

待她回過神來,才發現"伊祁"居然消失不見,出現在旁邊的另一棵樹上。

「妳以為我會乖乖讓妳抓嗎?」

「魚躍龍門!!    ......是這樣唸嗎!?」於是小亞也不管了,跳躍過樹與樹之間,然後成功抓住了"伊祁"那棵樹的樹幹,人體的重力使得樹幹被拉下。

 

「快斷了啊,快斷了喔...」"伊祁"用平靜的神情與口氣說著慌張的話。

「別吵!!」我快被嚇死了!! 現在的小亞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緊抓著樹幹不放。

「我們之後應該會在女王的審判上見面...到時候,兔子自然會在那裡。如果妳能答應幫我找到魚的話,我就放妳走...」

「哪裡有魚啊!!」難道不管是現實中還是異世界,自己都鬥不過這傢伙嗎?

「三月兔的茶會...瘋帽子應該會抓很多生物當成"點心",那裡應該會有魚吧...」"伊祁"淡淡地說完,又忽然像是想到什麼似的。

「啊...妳為什麼吵我睡覺呢...」

「明明是你...」不對,好像是自己先跟他搭話的。小亞就這麼看著他的身影逐漸消失,然後落下一張紙條。

 

小亞撿起紙條,上面標示著從這裡到三月兔家的路徑。

 


 


「嘿嘿嘿嘿嘿!」

「哈哈哈哈哈!」

「那是什麼詭異的笑聲啊...」還沒走到三月兔的家,小亞就已經能聽見不遠處傳來的嬉笑聲了。

她一點也不想進去。

不論如何,在童書裡記得最清楚的就只有茶會這一段。

愛麗絲參與了一場既無聊又冗長的茶會,而且還是一場時間永遠停止的茶會。

「可是魚啊...愛麗絲當時應該是有逃走的吧?」小亞眨眨眼睛,猶豫不決。

 

但最後還是決定硬著頭皮進去了。

 

帶著高帽子的"南原"優雅地排列著自己剛捉到的生物,用叉子叉著固定裝盤。旁邊則是十分不搭的濃咖啡。

生物被戳破了一道傷口,理所當然不斷湧出鮮血。

儘管餐桌上滿是腥紅的顏色,但"南原"身邊同樣有著兔耳朵的"由葉"卻如同什麼都沒發生一樣地笑著,直向剛才似乎被自己給丟在路邊的"小夜"說故事。

而"小夜"卻仍是處於熟睡的狀態。

這個情景不管怎麼看都很恐怖。

 

「這位小姐,歡迎妳來到我們的瘋狂茶會。」"南原"像個紳士似地鞠躬,並拉出了個座椅示意小亞坐下。

於是小亞就這麼順理成章地成為了茶會的賓客。

「......」

周圍瞬間安靜下來,"南原"還在排列著"點心","由葉"直對小亞投射打量的目光。

「為什麼連老師都在這裡啊...」小亞細聲抱怨,不過當然是只有自己才聽得見的聲音。

「吃啊!客氣什麼呢!」"由葉"的笑容一樣很奇怪。

「哦,哦...」小亞回以一個生硬的笑容,視線雖然放在"南原"身前的活魚上,不過手裡卻下意識地只碰到紅茶。

「喝這個的話身體不會有變化吧...」

「妳在說什麼呢?」

「沒事...」

小亞還是第一次以極緩慢的速度喫茶,因為注意力全放在南原的手上。

該怎麼取得魚並且逃走?

 

耳邊不斷傳來"由葉"說得天花亂墜的各式軼聞,但小亞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怪奇、荒誕、傲慢、迷思...先撇開異世界這一點來說,光是能講出這樣荒謬的、連虛實都不可考的軼事,光是這樣就已經足以以相聲藝人的身分大撈一筆了吧。

「因為我們的時間永遠停留在下午三點,所以不得不一直喫茶下去...」

「不好意思,請問我可以吃那條魚嗎?」小亞決定先行動再說,要不然繼續在這裡待下去的話,自己恐怕都要聽故事聽聾了。

「請。」相反於"由葉","南原"倒是十分寡言,只是做的事比較恐怖了些。

只見他將一隻手放在掙扎抖動的活魚身上,然後就像是動畫片一樣,魚身表面立刻泛起怪異顏色的光芒,隨後消失,成了一個像是守護符一樣的東西。

 

「沒什麼理由,只是個人的喜好罷了。」"南原"把守護符遞給小亞。

看來所謂的瘋帽──"南原"其實倒也不是真的"瘋狂"到什麼地步嘛?小亞心想。大概是因為童話裡描寫的瘋帽就和三月兔一樣話嘮的關係。

「請問這樣要怎麼吃?」小亞打量著"透明色的守護符"問。

「想吃的時候它自然會回應妳。」"南原"的臉頰上被鮮血噴濺。

「知道了......對了,我突然想起我還有事要辦,我就先走了,哈哈哈...」

原本以為兩人會叫自己留下,但沒想到反應意外地平靜。

 

「再會。」"南原"說。

而"由葉"又開始和仍處於熟睡狀態的小夜說話。

 

 

 


小亞不知怎地在森林裡晃呀晃,結果晃到了花園裡。

「奇怪...那傢伙到底跑到哪裡去啦?」這麼說著,然後又忽然想起:「對喔,人家是笑臉貓嘛。不過這隻笑臉貓倒也是不會笑啊。」

小亞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撫摸著花叢上的紅玫瑰。

「嗚嗚,油漆味好重...難道我已經來到紅心皇后的花園了嗎?」

看得出來,其實有些玫瑰並沒有上色得很完美,艷紅的假色底下偷偷藏著純白。

 

「好麻煩喔,還有這麼多花要上色啊!」

「沒辦法呀,這都是皇后的命令嘛。」

「我覺得白色也很好看啊。」

「皇后就喜歡紅色呀。」

應該是撲克牌士兵們的聲音,引起了小亞的注意。

「不曉得會是誰。」一路走來,沒想到所有的角色幾乎都被自己周圍的人們包演,想來就覺得好笑。

 

再走近一點,那群撲克牌士兵的輪廓便逐漸變得清晰,小亞定睛一看,果然那群"人"全是自己的班上同學沒錯。

熟悉的面孔配上撲克牌裝莫名逗趣,結果小亞的嘴角終究還是大失守。

 

「哈哈哈哈哈XD 這到底是什麼啊!?」

 

「誰在那裡?」然後也成功引來了撲克牌士兵們的注意。

小亞呵呵呵地以極度微弱的聲音笑著,既然被發現了也就沒辦法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狐狸寶貝
  • 我本來以為是小亞小優一開始玩了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哏,然後迅速出現某種大搞笑回到現實的短篇,沒想到TaMa這麼努力地寫了這麼長篇,我沒有足夠時間看完啦 /_\
  • 既然是小亞篇那當然要和一般的有些區別呀~
    話說連我自己都覺得有夠長,狐狸要看完的話可以分著看不要緊XD

    TaMaSHI 於 2017/01/11 13:57 回覆

  • 言亦臣
  • 感覺莫名的可愛WWWWW

    所以,小亞啊,妳為什麼要追著小優跑呢?
  • 她想知道小優到底幹嘛無緣無故戴著兔耳朵XD

    TaMaSHI 於 2017/01/11 13:58 回覆

  • 韓CIA
  • 洛爾特亞因應異色瞳而搞分裂成紅眼和金眼這一點很新奇,確實很有奇特的感覺

    家庭失和…w
  • 因為實在找不到雙胞胎(應該說是在本篇還沒登場)
    至少熊田在愛麗絲圓夢…了吧XD

    TaMaSHI 於 2017/01/12 17:10 回覆

  • 茶綠
  • wifi君今天很不給力呀,留了幾次都沒有反應(哭
    居然不是第一個OAO!!!!!!(淚奔##
    這篇真是超萌的呀,小優和伊祁的獸化設定超可愛!!! ヾ(●゜▽゜●)♡ ヾ(●゜▽゜●)♡(喂喂
    是說愛麗絲這詞語...有點微妙呀XDD
    是因為我把遊戲(Crash Fever)的名字改成「愛吃兔子的愛麗絲」然後一直被同學叫愛麗絲嗎(歪頭#
  • 我也是在茶茶的格子留了好幾次才成功(汗
    獸化萬歲欸嘿嘿嘿XDDD
    愛麗絲我覺得它的惡童話實在太有魅力了,感覺很容易就有OO的畫面
    是說“愛吃兔子的愛麗絲”也太OO了XD

    TaMaSHI 於 2017/01/13 19:10 回覆

  • 小呆呆
  • 好長的文章...呆呆看了好久
  • 因為太長了所以要分段寫

    TaMaSHI 於 2017/01/13 19:15 回覆

  • Ponylite的心世界
  • 真有趣呢
    熟悉的愛麗絲
    化身這些人物
    十分佩服你呢
  • 因為覺得好像很好玩就拿來當題材用了XD
    愛麗絲是很好引用的一個作品呢

    TaMaSHI 於 2017/01/16 11:3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