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門。」門應聲而開,就像是故事裡的情節一樣。

沙因仍是不顧瓦多一行人,自己走了進去,幾個人見狀便連忙跟上。

 

 

甫進屋,與室內高科技設備格格不入的草本清香撲鼻。

瓦多對這樣的味道雖說不是很喜歡,但也算不上討厭。

趁著一行人還在對家的裝潢四處打量的時候,沙因悄悄溜進了房間裡。

「請進。」中低音掉的男聲從華麗木質的門後傳出,沙因聞聲,二話不說便推開門進入房間。

 

該說是這個家裡頭到處都擁有自己的格調嗎?

聲音主人的房間,簡直就是豪華的西式套房。

奪目的水晶燈、雕花梁柱與落地窗、擁有半透明床罩的加大單人床與紅地毯,還有那巨無霸的書櫃與其驚人的藏書量。

沙因早已見慣房間裡的場景,她直接走到落地窗前與端著紅酒杯啜飲的青年並站。

「哦,沙因,有什麼事嗎?」他的視線從窗外的灰色渾沌移開。

「哥哥,別再喝那種東西了。還有明明就是糖水,裝什麼跟別人說是紅酒呢。」沙因面無表情地盯著酒杯裡的液體說。

「可樂這種東西有什麼不好嗎?」青年舉起酒杯笑笑,說道:「因為陰錯陽差而被創造出來的東西──難道妳不覺得它的存在意義非常神聖嗎?」

「一點都不覺得。」沙因語調平板:「哥哥,該是時候出去迎接客人了。」

「哦,倒是。讓蕾蒂獨自應付亞爾先生他們也說不過去。」

 

 


「如果還需要什麼的話,盡量說沒關係。」蕾蒂懷抱著茶盤,盡女僕的職責用心款待著瓦多們。

「這樣就好了,謝謝。」亞爾禮貌性地回答。

「是。」

「話說回來,那個沙因到底跑去哪啦?」熾織剛才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沙因的消失。

「沙因大人親自去迎接奧多大人了。」

「奧多是誰?」

「奧多大人是沙因大人的親兄。」

「那為什麼不是蕾蒂小姐去,而是讓沙因去呢?」熾織說這句話並沒有任何意思,只是單純的問話。

「因為蕾蒂是不能進去奧多大人的房間的。」蕾蒂簡單清楚的回答。

而熾織瞄向了亞爾,眼神裡示意著「為什麼」。

「電流,我只能這樣提示。」亞爾微笑著聳肩。

然後周遭安靜了下來,兩人無意地盯著正在「體驗」高科技的瓦多與炎。

 

乾淨順暢的流線均勻分布,泛著淡綠色的光芒。客廳裡的各個角落都分布著對瓦多等人來說充滿新意的玩意。

包含在現實中並不常見的空中觸控螢幕,臉部辨識面板...等現代技術。至於屬於未來技術的則有只需要伸出認知指甲就能判斷出身體的健康狀況與病症的電子醫生、讀心菜單、能按照喜好將樹葉染成自己喜歡的顏色,且不傷害植物的葉片染色劑──角落那珠葉片呈透明色的觀葉植物就是兄妹倆的作品之一。

而瓦多和炎現在正在遊玩的高科技桌遊,雖說看起來就像是一般的純白地獄,不過真正的矚目點在於框板上。只要拼在正確的地方就會自動黏著,因此完全不用擔心是否有拼錯的問題發生。

 

「就快拚好了...」

「一百片也這麼困難。」

 

「瓦多他們還真是厲害啊,要是我的話光是看到一堆白色就想放棄了呢。」熾織撐著下顎,興意闌珊地說。

「恭喜突破了奧多大人的紀錄,目前最快速的紀錄為二十分鐘。」

「二十分鐘啊...話說回來,那兄妹倆到底在幹什麼啊,讓客人等這麼久好嗎?」瓦多靠著椅背,顯然腦力已經耗盡。

 

「抱歉抱歉,讓各位久等啦。」

「!」瓦多兩人聞聲,迅速溜回位子上坐得妥妥的。

 

而下一刻,在他們眼前出現的除了沙因以外,還有一個穿著居家便服,短袖短褲的悠閒青年。

「真是不好意思哦,剛才在房間裡打蟑螂呢。」青年抓了抓頭上稍顯凌亂的一頭黑髮,露出非常隨和的笑容說道。

「各位來到這裡是作為稀客。我叫做奧多,請為兩位怎麼稱呼?」問的是瓦多與熾織。

「他們是瓦多先生與熾織小姐。」蕾蒂說話肯定得加上個尊敬詞才行。

「名字同樣都是多結尾,一個長得雖,另一個長得宅,你們該不會是在不同世界裡失散多年的親生兄弟吧?」熾織在瓦多耳畔旁,說得非常非常小聲。

瓦多的眼角強力收縮了一下。

 

「那麼事不宜遲,亞爾,可以開始了嗎?」

「請吧。」

「開始什麼?」瓦多問。

 

「教導你們"基礎規則與這個世界的一切",是一門很重要的課,要仔細聽喔。」奧多的笑容有如貓。

 

#1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