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襟危坐、洗耳恭聽。

對於菜鳥如瓦多這種人來說,奧多與沙因即將替他們上的這門"課"可謂是非常重要。

蕾蒂恭敬地為瓦多與熾織兩人面前放上碩大的葉片與羽毛筆,接過羽毛筆的熾織很是興奮。

「嗚哇,我從來沒有用羽毛筆寫過字呢!」

「是啊......還寫在葉子上?」這與這滿屋的未來科技形成反比啊,瓦多心想。

「寫在實體物上是為了讓你們能夠隨身攜帶,以便萬一。」沙因說。

兩人聞言,分別以不同的速度點了點頭。

「那麼,現在就開始來介紹這個異世界吧!」奧多的手指放上空白的觸控面板,看來像是電子式的白板。

 

 

「首先,這個名為"諸神黃昏"的異世界,分成九大元素。」

「諸神黃昏...諸神的黃昏?」聞此,瓦多偏頭思考了下,貌似在哪兒聽過。

「其中我們可以畫一個六芒星的圖形,在每個角上畫一個圓圈,而六芒星的中間也畫上一個圓圈。」

兩人在葉片上照做。

「中間的這個圓圈呢,就代表"無"屬性,也就是"米德加爾特",是我們人類所屬的世界哦,瓦多,熾織。」奧多笑看著兩人。

於是熾織舉手發問了──「那個~~為什麼只提到我們呢?亞爾他們也是人類吧。」

「啊,我們是長得像人類沒錯。」

「诶~~!?」瓦多也一齊發出驚呼。

外貌似人類美少年的亞爾與炎,沒想到居然不是人類!?

「他們是精靈,看看他們的耳朵吧。」沙因以平板的語氣再度開口。

而兩人認真地往兩位精靈的耳邊看去,不久後熾織才發出大叫。

「啊啊!!真的耶!!為什麼都沒發現呢!?」

「難怪炎當初會對我說~~不就是你們世界的名字嗎,連這個都不知道啊?有夠臭屁的口氣。」瓦多還學著炎的模樣說話,當然遭來後者的瞪視。

「呵呵,好了,不說這個啦,讓我繼續說明吧。」奧多維持著笑容,又將手放上觸控面板。

 

 

「把六個邊角從正上方順時針算起,分別為雷的"阿斯嘉特",木的"約頓海姆",火的"謬斯菲姆",風的"瓦特海姆",水的"尼芙菲姆",以及地的"赫爾海姆"。此外,剩餘兩種屬性便是存於圖形之外的光屬性"阿爾菲姆"與闇屬性的"華納海姆"了。」

「亞爾和炎便是來自光屬性的精靈國度"阿爾菲姆"。」沙因補充。

「看來我們一開始就遇上了神隊友啊,神隊友!」瓦多細聲對熾織說道,而後者也點頭點個不停。

奧多繼續講解:「不過,這些都只是以神話的九個世界來劃分的名稱而已。另外,當然也有負責掌管九個世界的掌權者以及魔王存在就是了。現在讓我們把六芒星圖形分解成三角形與倒三角形吧。」

「哦...」

 

 

 

「如何,正三角形是否為雷,火,水三種屬性呢?掌管這三種屬性的分別是三位女神,老么"雷坊主",老二"火坊主"與老大"水坊主"。」

「坊主(和尚)!?」兩人同時發出疑問,分明是北歐神話,哪來如此東方的名詞?

「不用擔心,這僅是名字而已,其實三位女神都是大美女,而且火坊主和雷坊主看來都是未成年喔。」

「喔喔!?」

「喔什麼,認真聽啦。」

「另外,倒三角的屬性為木,風,地對吧?掌管者分別為"木之鐵巨人","風神"和"孕育大地的母神",而掌管無屬性的是彩虹橋上的"哈姆達爾"。」

「順帶一提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都還算是"米德加爾特",可以透過彩虹橋到達"阿斯嘉特"那裡的。」沙因再度開口補充。

「那~~請問掌管光和闇屬性的人是誰呢?」熾織秉持著好奇心發問。

「诶,是一對很帥的雙胞胎兄弟吧。」聞此,奧多似乎簡略帶過。

「很帥!」但當然,熾織不會放過這個形容詞。

「是很帥啦...但是個性有點怪怪的呦。」亞爾露出苦笑道。

「沒關係啦~」這麼說的熾織實在是太天真了,瓦多在一旁聽得不曉得該如何反應才好。

 

奧多又繼續講起他的課了。

「剛才我不是說還有"魔王"嗎?你們可知道...」說到一半,熾織打斷他的話。

「魔王!!難不成魔王就是把大家抓來這裡的元兇!?」

「錯了,恰恰相反,魔王是提示我們該如何走出異世界的存在。」

「诶!?那為什麼至今從來沒有一個人走出去過呢?」

「魔王說的話,只有約四分之一的機率會是正確的,這是經由我們長久推算出來的結果。」沙因說,「魔王每十個小時就會出現一次,通常是出現在我們的腦海中。」

「像是...什麼腦波感應之類的?」瓦多歪頭問道。

粗略計算自己從洞窟來到這裡經過的時間,約是三個多小時左右吧。

「那魔王現在什麼時候會出現?」熾織問。

這一問,奧多看了看手錶。

「大約是一個半小時之後吧!瓦多,熾織,我們得先把課上完再說。」

兩人什麼都沒說,點點頭,繼續聽課。

 

 

「當然,除了我們之外,六芒星的六個角之處也都有其他像我們一樣的存在,並且建造城市的冒險者。」

「用魔法或元素打造城市嗎?」這次的問題是瓦多問的。

奧多點點頭,又道:「這點等你們體會到的時候自然就會知道的。」

「因為始終沒辦法走出異世界,所以只好在此定居下來。」說著,沙因的表情似乎顯得有些落寞。「一年多了...」

「...」屋子裡瞬間靜寂下來。

 

但隨即奧多又打破這道沉默:「不要緊,至少我們還能做的就是,不斷研究這個異世界,為先人與後人做出貢獻。」

「欸...也就是說基本上目前我們是回不了原來的世界的,對吧...」瓦多偌偌說道。

「對。」炎回應。要不是瓦多已經在心中做好覺悟,恐怕早就崩潰了。

反正,除了在外縣市的工作的父親與叔父以外,他只是一個人獨居而已...旁邊的少女可能比他更可憐,說不定連家庭都沒有吧,他猜。

而少女卻像是不在意似的,依舊以元氣的口吻舉手發問。

 

「那個~~那麼,九個世界啊,元素啊,路線與什麼傳送驛站,諸如此類的東西也都是在異世界的冒險者們研究出來的嗎?」

「是啊。」奧多給予肯定的回答。

「那麼...」瓦多忽然想起來到這裡之前,在洞窟穴內的牆壁上看見的,那張路線超級複雜的奇葩地圖。

「在我們進來這裡前,曾經在洞穴裡面有看到一張很奇怪的地圖...那個難道也是...?」可是既然如此,怎麼會貼在那種地方呢?這樣照理來說應該是有生還者的存在才對...

 

「怎麼了?對我畫的地圖有意見?」

聞言,瓦多和熾織震驚轉向炎,發現後者居然從懷裡掏出一張長得一模一樣的地圖。他們想都沒想到,地圖居然是他畫出來的。

「你畫的地圖怎麼會放在我們世界的入口處啊!」瓦多的嘴巴開得好大。

「哼哼,還不就是之前走到你們世界去,所以想說為了幫助真的不幸誤入異世界的羔羊們,乾脆也在入口那裡貼上一張。」炎甩了甩手中的地圖說。

「原來那是你的好意啊...」

「依照冒險者之間的協定,異世界地圖的編纂者由身為精靈的我和亞爾來擔任。」

「那為什麼不讓亞爾來寫!?」瓦多覺得亞爾的字絕對會好看上許多。

但炎卻露出稍嫌不悅的笑意。「呵,你是想指我字醜,畫功又爛是不是?但是很抱歉,因為我對見過的場景不熟,所以都是由亞爾發現新的地區,再由我把它紀錄下來。」

又說道:「你們仔細想想啊,邊被怪物追邊寫地圖的話...」

「對不起,你的字真的好漂亮。」

「哼。」

見氣氛有不愉快,奧多連忙拿回發話權。

 

「好了,異世界最基本的情報大約就是這樣。接下來,講解規則,也就是屬性的相剋。」

「屬性相剋?好像遊戲裡面出現的東西。」瓦多仔細思考後,說:「是不是水剋火,火剋雷,光闇互剋,以此類推?」

「錯。」沙因簡潔地駁回。

「诶?」

「在異世界裡,水火互剋,雷木互剋,風地互剋,光闇剋無,無則剋光闇以外的所有屬性。」她如此說。

「媽呀!!媽呀!!媽呀!!」聽到"光闇剋無"這個字眼,瓦多和熾織這下是嚇得抱在一起,畢竟身旁就有兩位來自光屬性精靈國度的夥伴。

亞爾和炎見狀,不禁笑了出來。

「別擔心,雖然我們來自光屬性,但並不代表我們本身的屬性便是光。」

「你們剛才也有看到吧?亞爾使的是冰魔法。也就是說,他是水屬性的啦。」炎示意兩人。

「那你就是...火屬性?」瓦多以名字來猜測炎的屬性。

「錯了,我是雷屬性。」炎冷笑道。「你們米德加爾特的人,還真容易先入為主。」

「好吧,還真是抱歉喔。」瓦多聳聳肩道。

 

熾織忽然想到一個好問題。

「亞爾!炎!」

「嗯?」

「你們為什麼會有我們世界的姓氏!?」

「那個啊,為了配合你們的啊。」炎這下露出賊笑。

「有關米德加爾特的知識,我們可是學了不少喔,包括語言。」亞爾溫和地笑笑。

「難怪...」

「現在才覺得奇怪嗎?」奧多在觸控面板前笑問。

「是啊...因為當時實在是太自然了,所以真的看不出來。」瓦多這次再仔細打量著精靈兩人。「我還以為他們就是人類,一般的日本人。」

「不過你們兩個人話講得很好耶!!」不管如何,熾織的眼中又開始散發出熱情的目光。

「呵呵,妳知道嗎?幸好你們遇到了我們。」

瓦多的視線移到了炎身上。

 

「要不然遇上其他人的話,可是會語言不通的,說不定還會因誤會而出人命哦?」

「......」兩人相覷。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