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亞緊抱著身子,偎縮成一團瞄向正將頭髮束成馬尾的楓江。

看來這次是玩真的吶...小亞邊想著,使勁將鼻涕吸回去。

據說近幾天早上的氣溫都僅有個位數而已。

小亞又瞥向做起暖身運動的楓江,不曉得她臉上的笑容是怎麼個維持法的。

正所謂寒風刺骨,就是這種感覺吧。

「哈啾!」身子不聽使喚地拼命顫抖。

「所以說啊,這種時候運動的話也能讓身子緩和起來喔?」

楓江說這句話的口氣很是溫柔,但做為她多年的妹妹來說,小亞早就知道這句話背後的含意了。

「妳會陪我一起晨跑的對吧?如果只有我一個人的話,好像會有點難為情呢──」如果一個人獨自跑步的話,確實很容易被臆測成是為了減重。但如果是兩個人或以上的話,從外表看來就會比較像是為了健康而跑步,或者是馬拉松訓練什麼的吧?

總之,小亞雖能聽出楓江話裡的弦外之音,卻怎麼也無法搞懂她的想法。

此時楓江的一聲「好了,我們出發吧。」傳來,令她的身子大幅度抖了一下。

 

「聽好了,我們的目標是繞鎮上一圈...」說著,楓江停頓了會,然後不知為何露出更加燦爛的微笑:「不過,要是跑不贏我的話,就要再多跑一圈唷。」

「什麼~~~~~~~~!!??」街上爆出小亞的尖聲叫喊。

「這樣妳才會有精神對吧?」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但當小亞察覺之時,楓江早已邁開腳步出發,逼不得已她只好跟著追上。

 

「姊姊妳好詐啊啊啊!!!」這大概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喊出心裡話。

 

 


或許今天鎮上這麼早起的中學生就只有自己一個人吧,洛爾特亞心想。

既不是有事要辦,也不是失眠。

今天的他就純粹只是睡到自然醒精神好而已。

「天氣這麼好~只是冷了點,不過倒也沒差啦。」因此洛爾特亞便打算出外散散步。

「其實這種時間在街上亂晃感覺也挺不錯的。」他真心這麼覺得,直到迎面佐野家姊妹倆。

 

「诶!?」

「唔...」

 

小亞看見熟識的人,隨即面色發白,不過洛爾特亞倒是不以為意。

「怎麼,原來你們家有晨跑...早上跑步的習慣啊?」他如是問道,卻又因為剛才看見的跑速而改口。

「啊啦,不能算是呢。只是今天正好早起,所以想說不如就出來運動一下。」......這理由好騙啊。小亞的雙眼早已瞇成一對死魚眼往一旁笑容滿面的姊姊看去。

「哦...那還挺不錯的啊。」

「...是啊,好了,那麼再見囉。」

「再見。」

洛爾特亞原本以為會就這樣揮手分別,卻沒想到小亞忽然迅速地,以僅有互相能聽見的聲音說道:「今天鎮上規定早起的人都要晨跑,而且凡是跑不過姊姊的人都要再多跑一圈喔。」

雖然這只是連三歲小孩都能識破的爛理由──不過這個鎮上為了增進居民的的感情,確實有時候會辦這種莫名其妙的活動......

 

「難道是臨時決定的嗎!!?」

「聽說是半夜三點的時候敲定的啦~~」小亞瞄向身後滿臉驚愕,一邊追趕上來的洛爾特亞,心裡正不斷大笑這個上當的傢伙。

「太好了太好了,萬歲XD」這樣一來只要再持續增加夥伴的話...

自己就能順勢脫身了。

 

「喂...這個訊息是真的假的啊...」沒想到事至此,洛爾特亞還是半信半疑。

不過這也沒辦法,誰教自己剛才說的話跟楓江有出入呢。

「妳姊明明只是說因為早起所以不如來運動而已不是嗎?」

「那...那是因為她還不知道啦!」

「那妳就去跟她講,叫她放水啊啊!!」妳姊姊是野馬嗎!?所謂的晨跑是這樣跑的嗎!?洛爾特亞驚恐的責備聲不停落在小亞頭上。

「唉啊,要是姊姊知道了的話就不公平了啦,這樣一來她一定會為了大家控制速度的啊!」盯著眼前幾乎已經只剩一個圓點的楓江身影,小亞開始圓謊起來。

「那要是以這種速度來看,我們大概還要追加多少圈啊...一圈是指繞鎮上一圈吧!?」

「嗯......」小亞無力地皺起眉頭來:「可能還要十圈吧...」

「十圈!!計程車!!!」

「啊啊,不可以作弊啦!!」小亞連忙拉住朝駛過的計程車揮手的洛爾特亞。

後者卻回過頭來投予她一道「完蛋了,這下要發生命案了」的眼神。

 

「有沒有誰跑得比楓姊還快!?」洛爾特亞問。

「呃...」聞言,小亞也只能貌似無奈地眨眨眼:「伊祁...」

「那就去把他叫來!就算是還在睡也要把他叫來!」彷彿得到了救星般,洛爾特亞激動叫道。

但小亞卻慌亂地阻止他。「不行啦!!」

「為什麼不行!讓那傢伙去勸楓姊最有效了啊!」

「可是你要想想,伊祁對楓姊的互動造成的效果可是最令人討厭的50%對50%喔!?運氣好的話是可以順利勸說,但也存在著說不定會演變成兩人賽跑的可能性啊!」為了圓謊,小亞在所不惜。

「只要帶他來就有一半的希望,總比現在毫無希望還好吧!?」另一方面,洛爾特亞倒是為了能減輕負擔也在所不惜。

「妳不去的話,那好啊,乾脆我自己去吧~~~~」

「別啊啊啊~~」大腿,別離開我啊!!小亞的心中如此驚慌失措地喊著。

 

 


「啊,楓姊,早安。」

「楓姊早。」

「唉呀~是小優和真崎君呢,你們兩個早安呀。」

轉眼間,楓江已經停在商店街裡和小優與南原道早了。

「話說楓姊一早跑得這麼急,是有什麼要事嗎?」南原打量著楓江剛才的速度,與小優對視了一眼。

「我和優剛才吃完早餐,反正早上也清閒著,所以有什麼事的話我們也可以幫妳代跑。」

「啊咧?我沒有什麼事情要辦喔──」楓江歪著頭說道。

「可是,剛才看妳好像在...狂奔...從那裡。」小優偌偌地指向楓江跑來的方向。

「呵呵...那一定是你們誤會什麼了,我只是在晨跑而已喔。」

 

晨跑!?這種速度!?!?兩人的腦袋好像被什麼東西給用力砸了一下。

 

假設不以發生任何急事或要事為前提,單純以那樣的跑速來看的話──肯定會被當成是世界級的選手在做訓練的吧。

要不是楓江這樣白白淨淨的美麗女性,相信任誰看到都會這麼認為。

 

「了解...楓姊大人請慢走...」不曉得為什麼,兩個人要像對長官的態度那樣舉三指禮,目送楓江離開。

 

 


我要回美國、我一定要回美國!!!

洛爾特亞的咆哮聲宛如原子彈一般在日本的土地上炸裂開來。

「就算你這麼說也沒用!」另一邊,小亞用盡全力制止他繼續往自己家的方向前進。

話說姊姊明明自己就跑得又快又悠然自得嘛?這樣的話到底為什麼還要拉人下地獄呢!?小亞這才想到這些問題。

 

總覺得肯定有什麼陰謀啊。

 

 

然而數分鐘後,街頭傳出楓江的招呼聲與小亞的尖叫聲,看來今早兩姊妹的聲音已經支配了這條街似的。

 

「這樣不行呀~要多跑一圈喔。」楓江滿臉笑意,對著被她倒追了的小亞說道。

「嗚嗚嗚啊啊啊......」頭好痛。

小亞把視線轉向身旁一臉面無表情的洛爾特亞。

「果然只能找伊祁來了...」

「就跟妳說吧。」洛爾特亞飄移視線說。

「那麼趁現在姊姊還來沒跑回來的時候趕緊回去吧!」

 

這麼說完的同時,兩人忽然聞不遠方前有道熟悉的人聲與身影,不,身影該說是兩個...!?組而言之正朝這裡飛奔過來。

 

「喔喔,那個是...」

「喔喔喔喔喔!!」像是回應兩人期待似的,揹著伊祁的泉也揮手發出招呼聲。

 

「哦哦!小亞和洛爾特亞!」就頭上綁著頭巾來看,看來他也是晨跑者。

 

「太好啦,不愧是泉,外送伊祁過來啦!」小亞握拳低呼一聲好,洛爾特亞倒滿臉詫異地指著伊祁。

「你們兩個也是被倒追的?」還有,他想表示伊祁這樣的行為根本就是十二生肖中的老鼠。

如此一來就成了那頭蠢牛的泉「诶?」的一聲,臉上寫著困惑。

「倒追?我也很希望啊,可是我連女人緣都這麼低,要怎麼被倒追呢...嗚...」說著泉的眼神變得黯然失色。

「......這下該從哪裡吐槽才好?」兩人對視,都是同一款無力吐槽的表情。

「對了...妳不是要跟著楓去跑步啊?」真正面無表情,還正舔著香草甜筒的伊祁對小亞說。

「原本你也要去的好嗎!」

「啊啊...我躲在儲藏櫃想著求救的時候,妳們就已經跑了,後來泉就到家裡來了啊。」伊祁以悠悠的語氣邊說著,邊拍拍泉的腦袋:「這次幹得好~~」

「嘿嘿嘿...」泉在傻笑。

 

這個人已經徹徹底底被馴服了啊......

 

「雖然不曉得事情的經過,不過有人真的會為了救命恩人在所不惜...在現實中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小亞覺得很危險。

「妳倒是快點叫他去阻止那匹脫韁野馬啊。」洛爾特亞用手肘推了推她,這才讓她想起來。

「喔對,伊祁,你可不可以去阻止姊姊?因為她跑得這麼快,卻叫我們跑不贏她的話要多跑鎮上一圈耶...」其實原本受害對象只有自己而已...但小亞絕對不能給洛爾特亞知道事實。

「是啊,我也拜託你啦,這是為了鎮上人的性命著想欸。」洛爾特亞至今還不曉得。

不過伊祁似乎沒這麼好說話。

「不要...難得今天休假。」

「給你加班費。」

「一天工作十六個小時已經是上限了。」

「好啦,那給你加一成薪水。」

「才一成...」

「這是在玩慣老闆和賣肝員工的遊戲嗎?」聽著這段對話,洛爾特亞戳破了兩人之間的玩笑話。

接下來便是現實的協調。

「今天晚上的炸豬排分你一半!」

「今天晚上一定會吃炸豬排嗎?」

「我幫你寫作業!」

「我的作業妳看得懂嗎?」

「我的小戰士借你打一晚上!」

「我對那個沒興趣。」

「我告訴你姊姊小時候的八卦!」

「我知道得比妳清楚。」

「我知道姊姊今天穿什麼顏色!」

「明天從曬衣架就能看到了。」

「難道你不想看最新的嗎!?」

「這樣明天就沒有瞄曬衣架的必要了。」

「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拿起來喔!?」

「我也可以光明正大的拿起來啊。」確實感情要好的情侶之間有什麼不可以。

想來想去,自己談判的勝算近乎為零。

「哈啊......」不行了,小亞五體投地,果然完全沒辦法鬥勝楓江或伊祁任何一個魔王。

「妳還好吧,小亞...」泉面露擔心的神色。

 

此時洛爾特亞正在思考著。

伊祁之所以不肯答應的原因,肯定是因為他逃避了跑步,所以要是現在跟楓江說話的話肯定就得跟著一起跑十圈了吧。

這是從小亞剛才吼出來的話推測的。

不論是誰都不想無故多跑幾圈吶。

 

 

「那到底該怎麼做...」小亞擠出了苦瓜臉。

「唉呀呀。」

此時忽然,所有人聞聲,背脊都涼了一下。

 

是楓江,全身散發著邪惡黑暗氣息的美麗女性。

她颯爽地解下髮帶,任柔滑的褐色長髮在風中搖曳,散發出淡淡花香。

「看來,不待在視線範圍裡的話是不行的呢?」

 

──呀,一個人跑步好孤單啊~~

 

意即「你們居然敢無視我說的話」,小亞和伊祁的臉色蒼白得跟什麼一樣。

「對對對不起楓姊」

「楓江抱歉!!」

連洛爾特亞和泉都因為這股氣魄而不自主地道歉。

「退下。」

「是的女王!!好的女王!!」語當落,洛爾特亞和泉便逃之夭夭。

 

 

剩下兩人面對面相覷。

 

該怎麼辦啊!?

跑。

你跑得過但我不行啊!!

 

就在眼神互相溝通之時,楓江叫喚:「小優!!真崎君!!」

「诶!?」

只見兩個人從轉角處走了出來。

「呃...遇見楓姊第二次後,忽然就被拉來了...」

「反正這也是為了身體健康著想,多運動是應該的。」比起小優,南原似乎看出了楓江的用意。

反正小亞這傢伙只要有時間就當起馬鈴薯,不然就是成天打電動,這下一身好好的運動細胞全被浪費掉了不是?

這是他的想法。

 

「那麼就麻煩你們兩個監督小亞囉。」楓江笑笑著說。

「別啊!!」

「是。」

「好的...」南原和小優才剛應聲,就已經看見伊祁和楓江一跑一追,不一會便消失在街道盡頭。

「好快...!!」小優驚嘆,那兩人就像疾風迅雷似的。

 

而南原拉住了趁此想偷偷逃跑的小亞。

「來,讓我們好好享受冬天晨跑的滋味吧。」

「嗚嗚...」

 

 

 

結果為什麼會順理成章的變成我非跑不可啦!!?──嚴冬早晨的街道上,小亞如此慘叫道。

 


 

「大成功☆一下子就瘦回來了呢~~」站在體重計上高興的楓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