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格子的文章是採複數同時連載的方式!
出文順序不定,若想觀看同個系列的文章請至右邊的文章分類搜尋XD

妳,在顫抖。

因為曾經百分之百確信絕對不可能會遇見的鬼怪,現在百分之百的突破了思想的藩籬,確確實實地出現在妳眼前。

妳害怕。

只能躲在草叢裡,藉由昏黑的天色隱蔽蹤跡。

那個,在地上爬來爬去,是一個女人。

不對,應該說,是半個女人。

只有上半身的女人散著凌亂的髮絲,在無人駛經的羊腸路上光明正大地以雙手交替爬行前進。

妳緊握著手中的護身符,那個像是單純只用檀紙包覆起什麼東西的護身符,祈求著它能起什麼作用。

所幸,那女人完全沒有看過來,完全沒有發現妳的存在。

所以妳偎著叢草,緩緩行進。

不料,發出聲響。

 


 

小亞只是想像往常一樣,搭公車前往車站而已。

但她現在的心情有些微妙,因為唯獨今天弄到這麼晚。

雖說當志工也不是第一次,只是今天的工作有些棘手,需要留得晚一點。

或許是美術館的地段位於城鎮與郊外之間,所以這附近的公車才比較早收班吧。

若是在城鎮裡的話,現在或許還能在大馬路上撞見來往的公車呢。

 

現在是晚上十點,美術館結束營業後一小時。

 

小亞打了個深深的呵欠,等待末班公車的到來。

雖然聽說過末班公車的傳說,但她也沒辦法。

從公車站到車站,少說起碼也有將近十多公里的距離,她可哪有這麼多的時間慢慢走?

再說,這裡是段陰暗的道路。道路兩邊被近乎與人同高的雜草叢蒙蔽,入夜後唯一的光亮,也就只剩下路燈與投射下來的淡薄月光而已。

 

一個女孩子深夜的時間,在這種昏暗的地方逗留,再怎麼說都很危險。

 

 

 

早上出門前,家裡曾經起了一點小意見。

「真的…要這麼晚才回家嗎?」楓江眨眨露出擔憂神色的雙眼,手指輕掩於嘴邊。

小亞堅定地點點頭。

旁邊的伊祁接著說道。

「今天的工作還是放棄吧,那種地方晚上很危險。」

「可是…」

「既然是自願的,那也總不能強迫妳。」

「就是說呀。而且那附近不都是樹木之類的嗎?很陰哦?」兩人相繼勸導。

「唔…」

 

佐野家的來客,緒方三御,坐在楓江與伊祁之間,看著姊妹倆之間難為的畫面。

「小亞…」楓江還是想勸阻她。

她真的很擔心妹妹。

然而小亞卻也想說服姊姊,沒事的。

伊祁的視線則放在小亞為難的表情上。

看著這一幕的三御,稍稍撥了撥繫紅繩的細長鬢髮,然後將面前的檀紙往前推。

 

「小亞,如果妳不得已真的要出去的話,到時候就帶著這個出門吧。」

 

三人的目光放回桌上。

「三御,這只是…」

「這是什麼?」楓江話說還沒說完,小亞就提出疑問。

「這是剛才…試著做出來的新東西。」三御保持神秘的微笑回答。

說起來,她今天穿著巫女的裝束,與往常清麗的裝扮完全不同。

但是小亞對於超自然或是宗教的力量可謂是半信半疑,因此現在也正蹙起眉頭盯著檀紙看。

「三御姊…這真的有用嗎?」

「帶著總比什麼都沒準備來得好,就算這只是心靈上的效果。」三御瞇起眼睛說。

「哦…」

 

走到玄關準備出門時,小亞還能聽見客房裡傳來交談聲。

「到時候你去車站接她吧?」

「如果我醒著的話…」

 

 

 

時間拉回現在,小亞盯向手錶,這才驚覺時針居然已經逼近十一。

「不會吧?要十一點了?公車呢?」

左顧右看,東張西望,無論如何都沒撞見任何車影。

不,甚至根本連隻蒼蠅都不肯出現。

小亞緊咬著牙,看樣子最後還是只能…拿出手機,打電話請姊姊他們過來…

但這麼做,實在太對不起他們了。

小亞按開手機頻幕,發覺訊號明明顯示於圈外,卻仍有未接來電通知。

按開通知,她發現來自姊姊楓江的未接來電居然多達十三通,而伊祁也撥了四、五通過來。

但是自己為什麼都沒察覺?完全沒有聽見手機的聲音──

 

小亞現在正處於沒有訊號,沒有網路也沒有代步工具的窘態。

 

她終於開始後悔自己當初為什麼不聽姊姊兩人的話了。

「嗚嗚…早知道真的就不來了啦…」她不應該逞著收集志工時數的,志工時數這種東西,據說收集到一定的量的話,會比較容易為未來的學校錄取。

如此一來不喜歡讀書的她,說不定只要在臨考前抱一下佛腳,也能有錄取上理想學校的機會。

 

但現實是現實,現實就是現在的她完全不曉得該怎麼辦。

人車不通。

「難道只能獨自走到大馬路了嗎?」但是得走好幾公里遠。

「…」小亞緊抿著嘴唇。看來,也只能先這麼做了。

如果有經過的車的話…

不行,她趕緊搖搖頭。要是因為這樣遇上壞人的話,那可就更糟糕了…

怎麼樣都不能違背姊姊擔憂的心情啊…

 

她走在幽暗的小路上,偶爾胡思亂想,偶爾被草叢中的沙沙聲或是樹被風拍打的雜音給嚇著。

夜風還有點冷,光是從背後吹來,就能引發起全身的雞皮疙瘩。

抱著胳臂的小亞連忙甩了甩頭,但實在過於詭譎的涼意打得她不斷扭捏,明明白天時因為炎熱太陽才決定穿短袖短褲,結果至今居然變成必須夾著大腿走路。

日夜溫差大還真不是說假的……

小亞不禁加快腳步,希望能早些走到外頭的馬路。

 

就在這時候,後頭似乎有什麼聲音。

喀他喀他的聲響,很像是野狗盡全速衝刺的那種感覺。

 

野狗?這種地方?

 

小亞往後一看,發現那濁黑的影子根本與野狗的身形不搭,反倒更像是大型蜘蛛!

 

「──」小亞根本發不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尖叫聲,人就先爬滾躲進了旁邊同高的草叢堆裡。

 

她顫抖得厲害,尤其是看清「那東西」的真實面目後。

那是個只有上半身的女人,髮絲凌亂,面目猙獰,而且歪爛的唇齒之中還咬著像是腸子的東西,血肉模糊,就跟她不斷流淌出濃稠黑血的腰部斷根一樣。

更可怕的是,女人居然在草堆前停下,像是嗅到人的氣味似的,不斷在附近徘徊。

 

「討厭…為什麼偏偏…」為什麼偏偏在這種時候遇上這種東西…

小亞無法控制全身的顫動,就只能躲在草叢裡祈禱著她快點消失。

僵持、僵持、再僵持。

 

只是女人似乎完全沒有發現到她的存在。

於是她便打算躲在草叢後偷偷移動。

往前移,往前移,再往前移一些。

 

 

接著她撞上什麼阻擋物。「好痛!」

聞見聲響,女人倏地轉過頭來。

「完蛋了……」小亞雙眼圓睜。

像是已經確認瀕死似的,腦海裡,不由自主地開始浮現人生的跑馬燈與絕望。

 

姊姊的微笑、伊祁的冷漠、電玩的畫面、小優的關心與南原不屑的眼神,青木,以及其他同學,與各種人相處的場景。

甚至、追朔到最初的記憶。

 

 

──


 

 

意外地,自己並沒有流淚。

「這…」

因為巨響打斷了她腦海的思緒。

她怎麼也沒想到,那女人的頭部居然被人用鐵棍狠狠敲碎。

楓江哈著喘氣,手裡的鐵棍沾滿血漬。

「…姊姊??」

「我就知道肯定危險…」楓江抹去臉邊的血跡,露出一如往常的笑意。

「為什麼…」為什麼姊姊會出現在這裡?就算她跑得再快,也不可能…

小亞滿是困惑地,看向眼前的姊姊。

但楓江卻立刻拉起她,一句話就是喊「跑!」

 

 


即使被拉著跑,可小亞根本就跟不上楓江的腳步,她的步伐狼傖。

而半身女人就算腦袋被砸碎,仍是追了上來。

「姊姊…」

「再撐一下,加油!」楓江直視著眼前,對妹妹喊道。

 

 

不知道像這樣被追著跑了多久,小亞的體力已經瀕臨極限。

她感覺,乾渴的肺和發熱的雙腿正在發出抗議。

但姊姊卻絲毫不知疲憊為何物似的,繼續狂奔。

或許這就是姊姊的運動細胞。無論在智能方面,或是在體能方面來看,她都是名出色的女性。

小亞喘著粗氣,為了她堅持著。

 

 

「嗚!」但,現實就是身體無法再支撐下去,小亞居然跌了個大跤。

「好痛!」

「小亞!」楓江急叫一聲,連忙牽起小亞就想繼續邁開腳步。

但後者的膝上已經染血。

「對不起,對不起!姊姊…」她的兩眼險些無法聚焦,腦海裡不斷浮現某種名為恐懼的現實感。

楓江拉拉她的手臂。「小亞…」

再跑下去的話,自己只會再一次拖累姊姊的。

不知為何,小亞的視線變得模糊。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要是那時候我聽姊姊的話…就不會…」眼眶裡迅速被水分充占,全身發熱。

小亞在顫抖。

手裡捉緊了心愛姊姊的衣角。

眼看,死亡就要到來,將自己咬得四分五裂。

「姊姊,我愛妳…對不起,我不行了…請妳一個人逃走吧…」

 

「......」

此時此刻,她可能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楓江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

 

心好痛。

 

她總算,親身感受到電視劇中,那種生死離別的心情了…

 

=

有人輕拍她的肩膀,將她拉離楓江。

在那個女人追上來之前,他帶著她離開。

 

滿臉錯愕的小亞臉上還佈著淚水,居然就只能看著留在原地的楓江,回首對自己露出,嘴角上揚的苦笑。

然後,被那女人撲上,被啃咬得肚破腸流──

 

 

如果上天真的存在,肯定能聽得見少女撕心裂肺的痛喊。

 


 

即便被毆打,即便手臂被憤怒的少女給抓出血痕,伊祁的臉色仍毫無波動。

小亞在他懷裡如同患了瘋狗病似的病患,失控掙扎,大吼大叫。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不救姊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不是、她不是你最愛的人嗎!!!!??」

「你也把我最愛的人殺掉了啊啊啊啊啊!!!」

「…小亞,妳聽我說。」神色黯淡。

「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如果其中一個人不留下來拖延時間的話,很快妳們都會死…」

「那你去死就行了!你去拖延時間啊!為什麼讓姊姊犧牲!」

「……」

小亞用盡全身力氣想脫離,卻還是被伊祁緊抱於懷裡。

「楓江希望妳活下去,無論如何。所以,我必須在她犧牲之後,幫她完成她的心願。」

等妳遇見願意照伴妳一生的人,也是我生命的義務該終結的時候。

沉穩堅定的聲音說道。

 

「不要再說了!!」

「......」伊祁只好閉上雙眼。

而很快地回復動作,又扶起小亞。

「…走吧,再不走會追上來。」

「......」

 


比楓江還要快的速度,什麼時候才能到達人車往來的馬路上?

小亞眼角的淚痕濕了又乾,乾了又濕。

從今以後要過沒有姊姊的生活。

眼睛裡看出去都是模糊的一片。

好希望這一切都是夢。

小亞緊握著手裡的護身符……

 

帶著她逃脫的那個人,她用模糊不清的視線試圖端詳他。

這就是姊姊所愛之人?

也許自己應該跟他修補關係,因為自己以前實在吃過太多醋罈子了。

惡作劇、開玩笑、多到數不清的抗議與叫罵。

曾經被自己討厭得要命的人,現在是自己唯一的依靠。

「爸爸......媽媽......那邊就...拜託你了......我真的......」沒有辦法想像他們的反應,小亞淚流如注。

「要...又要追過來了......」

 

救命啊......

 


越來越接近路口,路上開始陸續出現殘破不堪的亂象。

那些都是從破碎的肚皮中流洩出腸子的屍體,甚至有人就和那半身鬼一樣,上下分離。


 

如此怵目驚心的現實就攤開來被擺在眼前,小亞想閉上雙眼,卻瞬間與死不瞑目的屍體四目交接。

隨著伊祁停下動作,她亦直接昏了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神智恢復得很快。

皮膚傳來刺痛,讓她意識到自己現在正趴在地面上。

伊祁?

她吃力地轉頭,移動目光,眼神定在對方身上。

「......」

「等......等......這」

「這不是......真的吧......?」

祁正抵抗著撲上他身體的半身女人,他的身上佈滿大小傷口,鮮血流淌四處。

「醒了就快點逃...」

「......」小亞努力抑制著自己顫抖的手指,緩緩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滑開螢幕。

「我...叫警察...」

「先逃」

那半身女人忽然瞪向小亞,一個勁就要衝上去。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來不及......所以妳快點逃走,快點逃走,快點...」大概,這也是她第一次聽見伊祁用如此激動的口氣說話。

小亞呆愣著,看著伊祁緊抱住半身女人,抑制她的行動。

小亞站起狼傖的身子,眼睜睜地看著半身女人反過去,刺穿伊祁的身體。

僅是短短不到一秒的攻擊時間。

她往後退,再往後退,最後,轉身跑走。

 


她不曉得她為什麼要跑。

明明最重要的人都不在了。

而自己現在就像戲劇裡的人物一樣,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眼裡不斷湧出淚水。

狠狠抹去水分又迅速濕潤起來的眼睛,從外表看起來眼尾已經染上受傷的桃紅色。

 

 

車站,就在不遠前了。

但她再也沒有餘力奔跑。

她逐漸停下腳步,微微搖晃著疲憊不堪的身軀,最後蹲了下來,將頭埋進膝蓋裡。

不理會耳邊傳來刺耳的喇叭聲。

人的叫罵聲。

「怎麼會有女孩蹲在大馬路中間,這樣車子要怎麼過!」

「到底怎麼了?」

有人上前關心。

「妹妹,妳怎麼蹲在馬路上?這樣會影響交通的,先到旁邊好嗎?」

「......」小亞不為所動。

「妹妹?」

「不要管我......」

那人發現了從小亞口袋裡掉落的手機。

「我幫妳打電話給妳的家人好嗎?」說著,滑開螢幕到通訊錄。

但下個瞬間手機被小亞猛地拍掉。

「不用打了!!都不在了!!」

然後她又開始啜泣起來。

人們拿她沒辦法,於是只好半拉半扯,試圖將她拖離馬路上。

 

 


「我死了也沒關係,快點帶我去找姊姊他們......」這是面色茫然的無助少女說出的話,讓附近前來關心的數名計程車司機面面相覷。

「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先打給她的家人再說,先打打看啦!」

手持小亞手機的司機打開通訊錄,忽然上頭跳出一則簡訊。

 

「您好,您訂購的商品已送達。買家地址: *************」

瞬間得知了少女家地址的司機,立刻再度對她說話。

「妹妹,送妳回家好嗎?」

「呵呵呵......好啊......好......」想來想去,還有什麼辦法能彌補?

她要在家裡,燒炭自殺,跟著楓江與伊祁,還有自己,三個人的遺物一同告別世間。

 

她心裡是這麼盤算的。


 

半夢半醒的她被人抱下車,移動,過了不久,然後放置到床上。

身體傳來有點癢的觸感,還有點刺鼻的藥水味,接著把什麼東西貼了上去,動作很輕巧。

當身體被拉上來的被子覆蓋之後,小亞便又墜入睡眠。

 

 

這次她是被熟悉的聲音給吵醒。

「......?」睜開雙眼,似乎是想再聽得更清楚些。

是一對男女的聲音。

「......!!?」她立刻猛力地貼了自己的臉頰。

 

「!!!」

 


「是誰允許你在這裡放肆的呀?」

「我要來侵略妳的黑貓城了 ~ 」

「想得美呢,白貓國王!」

「我已經派人賄賂黑貓城的所有食品產商了,妳的人民再過不久都會沒飯吃。」

「豈有此理,看來我安置在白貓城的臥底也該發動了」

「你們!!?」

 

只見楓江和伊祁一人手持黑貓玩偶,另一人手持白貓玩偶,桌上還堆著兩座由樂高積木拼造的城堡。

兩人見到喘著粗氣跑來的小亞就站在門口,嚇得立刻把玩偶藏到背後。

 

然後連忙轉移話題。

「呃,吶~伊祁,你看這法國的漢堡真是個好漂亮的地方對不對呀?」

「對啊...真好吃...?」

 

「......」

 

「漢堡...是在德國的城市吧...」這是她愣了十數秒後,才勉強擠出來的一句話。

 

 

「對了,小亞,就跟妳說那種地方晚上很危險對吧?妳看妳跌倒跌得全身都是傷呢。」楓江的表情就如同往常一樣。

連伊祁的表情也是一樣,冷冰冰的看著自己,接著說話。

「被野狗追了吧。那個地方據說有條狗會亂咬人,而且還是喜歡晚上跑出來。」

「......」

「而且路段又窄,偶爾經過的車輛說不定還會把蛇或青蛙之類的動物給撞死呢?妳之前不是說有看過嗎?」

「......」

「小亞?」

「妳醒了沒?」伊祁伸出手在她面前揮揮,楓江也跟著靠近。

 

 

「醒了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忽然小亞撲倒他們,使兩人的背撞上桌緣邊。

面對忽然哭得淚涕縱橫,將自己緊緊擁抱的小亞,楓江和伊祁相看了一眼,彼此露出困惑。

然後,他們想到了那個。

 

沾有兩人的一滴血,被檀紙包裹起來的護身符。

 

#


原本想寫的是日本著名都市傳說「半身鬼」(テケテケ)的改編故事,但整體看下來其實只能當作是遇上半身鬼的其中一個例子來看而已OAO"

是說要好好珍惜身邊關心你的人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茶綠
  • 是說小亞,只要你和血腥瑪麗許個願,楓江巨巨就會回來了嘛(๑•̀ㅁ•́๑)✧(大誤
  • 好危險的方法啊O口O"!?!?
    然後小亞掛了換楓江鬧,伊祁表示 乾 都是我被打XA X
    這樣太危險了不行不行(揮手

    TaMaSHI 於 2017/02/25 15:56 回覆

  • 韓CIA
  • 欸,人家在外面哭得死去活來,結果你們在家裡玩得這麼開心
    還我悲傷.(伸手)
  • 既然付款了就不退全額囉AwA<<<奸商

    TaMaSHI 於 2017/02/25 15:57 回覆

  • 千巡☆。╮
  • let's 歪樓!

    楓江希望妳活下去,所以我必須在她犧牲之後幫她完成她的心願,等妳遇到願意照顧你一生的人,也是我的生命義務該終結的時候

    →既然沒有波霸,只好來養貧乳,要是連貧乳都有人要跟我搶的話,那就只好來去自殺了。・゚・(つд`゚)・゚・ (淚奔~~~
  • 诶诶~~沒有藏這種隱喻啊OAO"!?
    嗚嗚我要帶你回去找你的國文老師QQ

    是說我絕對沒有笑,真的沒有笑XDDDD

    TaMaSHI 於 2017/02/25 15:59 回覆

  • 狐狸寶貝
  • 所以...."她"長得美?我一輩子沒有被美女追過不禁有點小期待 =''=
  • 狐狸你有必要為了被追然後歷經一個超級恐怖的夜晚嗎XD
    那個是女鬼耶/_\

    TaMaSHI 於 2017/02/26 13:36 回覆

  • 幻夜琉朔
  • 嗚嗚看到風江還有伊祁死亡的畫面真的覺得心好痛QAQQQQQQ
    是說小亞妳可以來和我一起住哦( ・ิω・ิ)(被打#
  • 還好掛掉的是分身XD
    小亞表示嚇死她全身上下的細胞了QwwwQ

    如果小亞跟夜夜一起住的話電視會被小亞拿去打電玩(XDD

    TaMaSHI 於 2017/02/26 18:04 回覆

  • 楓鈴
  • (抖)挺毛骨悚然的但其實我沒有很懂
    所以那護身符是什麼類似3D幻境遊戲之類的嗎
    還是說小亞被野狗追,護身符裡的分身跳出來救她(看樓上的回覆)
    那為什麼又會被當成半身鬼?
    抱歉啊我這幾天腦袋鈍鈍的orz(其實一直都這樣啦)
  • 也不算是幻境,但算是幻覺吧XD
    有很多怪談除了是民族性以外,也有很多是心理作用~
    然後確實是護身符發揮作用沒錯OwO
    半身鬼基本上算是...引喻?
    總之寫著寫著就變成這種有點神祕又有點奇怪的原因了XD

    TaMaSHI 於 2017/03/01 14:59 回覆

  • 匿。
  • 嚇傻又哭死最後爆笑
    可以不要這麼讓人情緒起伏過大嗎XDDD
    怪談GJ!!
  • 跟洗三溫暖一樣(誤
    怪談什麼的超棒XDD
    是說日本好冷~~

    TaMaSHI 於 2017/03/01 15:32 回覆

  • 被騙去種田的呆呆

  • 呆呆就知道兩大主角不會如此掛掉....


  • 沒錯
    他們不可能這麼簡單就掛掉的~

    TaMaSHI 於 2017/03/02 18:59 回覆

  • 一秀
  • 很棒滴的小說,,扣人心懸卻那麼滴有趣耶!!!讚~~~~~~~~~~
  • 受到大哥鼓勵真是高興~~^O^

    TaMaSHI 於 2017/03/04 10:06 回覆

  • Ponylite的心世界
  • 嗯~~結果是護身符的法力啊
    這個構思不錯哦
  • 想呼籲的是 要好好珍惜身邊的人呢~

    TaMaSHI 於 2017/03/06 00:42 回覆

  • 哲哲
  • 看得毛骨悚然,ˋ很精彩耶!
  • 謝謝支持啦OwO
    然後因為這個怪談是比較強調怪物的速度,所以寫成追逐戰XD

    TaMaSHI 於 2017/03/17 19:17 回覆

  • 執日
  • 恩恩這篇的追逐很有感覺呢
    看到楓江跟伊祈就這麼掛掉時覺得劇情安排超刺激啊
    可惜居然又把便當吐出來了
    恩恩兩人表示一個便當還不夠,繼續刷存在感就是啦XD
  • 便當不合口味XDDD
    是說這篇是這一個分類(七怪談)的最後一篇,所以就格外有篇幅啦!
    再加上主角是小亞咩OwO
    主角就是養來被嚇的XDDD(被揍飛~~

    TaMaSHI 於 2017/04/06 20:40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