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就是…考場…」
 
傳說中的第一志願,A中。
 
縱使現場人煙眾多,但身為考生的小亞不曉得為何,就是能夠嗅出空氣中的那一絲沈重氣息。
 
那是與自己現在的心情連結起來的,專屬於考生之間的緊張氛圍。
 
小亞循著那絲氣息朝校內走去,身後的伊祁也邁步跟上。
 
「知道妳的考場在幾樓嗎」
 
小亞點點頭道。「我跟小優是同一間教室喔。」
 
「真巧…」伊祁歪了下頭。
 
「南原、青木也是同一間。」
 
「……排表的老師濫用職權?」
 
 
小亞以只有自己能注意得到的角度點點頭。
 
 
第一志願學校的走廊景象就是不一樣,到處都有用來提醒學生生活習性與行為的小標語。
 
只不過現在大部分都被考生給遮住了,因此小亞再怎麼仔細看也只能瞄到一點點的字。
 
「啊啊…抱歉…」
 
「人好多,好擠…」
 
「等你們全部進教室之後就不擠了啊。」
 
小亞默默地瞪了伊祁一眼。
 
「不用考試真好喔!?」
 
「我很有誠意的陪妳走上來了…」
 
「那還真是感謝萬分…」
 
 
小亞捏著手上的課本,現在好不容易擠到了應考教室前。
 
結果沒有半個認識的人在。
 
「啊咧…?小優他們呢?」
 
啊啊,該不會他們其實是在操場那裡吧!?操場那裡是最寬闊的地方了,小亞心想。
 
而且從這裡可以透過窗戶看到下面。
 
 
視線在操場上尋找墨綠色圍巾。
 
下一秒,她隨即發出吸引所有人的叫喊。
 
「嗚呀!!真的在下面啦!!伊祁,我們走!!」
 
「伊祁…」
 
……人怎麼不見了…?小亞呆愣在原地。「喂,伊祁,你跑哪去啦…」
 
……「嘛,反正肯定又是在哪裡睡死了吧。」嘆了口氣,小亞決定自己擠下去找人。
 

 

 
「……?」伊祁發現自己躺在陌生的房間裡。
 
房間裡彌漫著藥水味,其中還混雜著泡麵味。
 
嗑泡麵的保健老師見他醒了,連忙放下筷子。
 
「喔,你醒了啊!你知道你剛才昏倒在人來人往的走廊上嗎?」
 
「已經沒意識了怎麼會知道…」
 
「說的也是吼!好了,來吧,現在幫你量體溫!」
 
「不用了…」
 
保健老師緊緊捉住伊祁的手臂不放。
 
「來,讓我看看啦!」
 
「我要走了…」伊祁則瞄到保健老師的泡麵旁邊有本記錄,裡面是問卷調查的計算結果。
 
「不要這樣嘛,難保你不會再昏倒一次啊!來來來讓我幫你來檢查一下,然後記得要在等一下的問卷調查上面填滿意喔喔喔!!」
 
於是他無可奈何只好搬出最好用的一招。
 
「啊…校長來了。」
 
聞言,保健老師嚇得立刻放手,伊祁趁勢逃脫出保健室。
 
只聞後頭還傳來「喂!!」的喊叫聲,十數秒後他人已經到了玄關處。
 
「小亞人呢…?」眼前沒有小亞,但人倒是有很多。
 
要在這群人海中尋找小亞,倒不如放棄。
 
「啊…算了,肚子餓了…」
 
伊祁緩步從人群中經過,直到走出學校大門外。
 
 
 
然後被人撲倒。
 
 
 
 
 
 
「只剩十分鐘就要考試了,我們趕快回去吧。」小優看了下手機,然後向小亞問。
 
「對了,今天伊祁前輩有來對吧?能請他幫忙照顧一下小夜嗎?」
 
「他自己都失蹤了是要怎麼照顧啦……」
 
「阿咧…!?」
 
「這樣他怎麼辦?」南原瞥向盯著這裡看的小夜。
 
小夜以堅定的眼神向南原傳達「沒關係,我自己也可以的」
 
「還是打給那個笨蛋叫他來吧,有總比沒有好。」
 
「……」
 
於是小夜眼神茫然地站在原地,等待著笨蛋到來。
 
 
 
小亞收拾起攤在草地上的書,面色感慨。
 
「唉…從現在開始我就是孤伶伶的一個人啦…」
 
「笨蛋,還有我們陪妳啊!」青木噘起嘴說。
 
「可是妳知道你們坐哪裡,我又坐哪裡嗎?」小亞指著手機螢幕上的座位表,悲壯地喊道:「你們都坐在左邊,只有我一個人坐在右邊啦!」
 
「……」這三個人好像瞬間理解了什麼。
 
然後紛紛轉移話題。
 
「不管怎麼樣,現在都先去教室吧~」
 
「該做準備了。」
 
「走吧走吧,哈哈哈~」
 
 

 

 
校門外爆出許多女孩子的尖叫聲。
 
「啊啊啊有腐味!」
「呵呵呵呵呵呵~~」
「沒想到能在這裡發現…」
 
 
伊祁覺得自己都快失去意識了。
 
緊抱著他不放的泉還沒注意到人群的目光,像是找到寶貝一樣磨蹭他的臉。
 
「嗚喔喔喔伊祁好久不見!!」
 
「昨天不是才剛見過…」
 
「啊啊!話說你是陪小亞來考試的嗎?」泉瞬間從伊祁身上彈起。
 
「那你是來吃午餐的嗎?」
 
「我是來照顧小夜的喔!」
 
「小優派來的…?」
 
「南原派來的!」
 
「那你快點起來…我要死了…」
 
泉立刻拉起伊祁。
 
「那我們要去哪裡吃午餐好咧!」
 
「不是要照顧小夜嗎…」
 
「對吼!!」
 
所有路人只聞一聲大叫,然後眼前便掠過一道人影。
 
 
「小夜!你在哪裡啊啊!」泉試圖叫喊,聽到他聲音的小夜也立刻回應。
 
「這裡…」
 
只不過在移動的人群中,小夜實在不太顯眼,而且聲音也很小,所以泉根本沒有注意到。
 
「小夜~~~~」
 
「……」
 
「等人全部散了再進去找啊…」伊祁還在校門口。
 
然後開始思考該去哪裡吃午餐。
 
 
「嗯…拉麵…旁邊的牛排…旁邊的韓式料理好了…」因為自己沒吃過韓式料理,這樣才不會被泉發現行蹤。
 
決定好了,伊祁便走過斑馬線到對面去。
 
 
 
「小~~~~夜~~~~」
 
教室。
 
青木「啊…聽得見…!!」
 
南原「是誰叫那笨蛋來的!!」
 
小優「不就是你嗎!」
 
 
操場。
 
躲在司令臺下面的小夜「我不認識他…不認識…」
 
 
 
「那麼宣佈於12點10分,理科測驗開始!」
 
「啊啊…終於開始啦…」小亞抱著快要燒起來的腦袋,聽著耳邊考試卷發佈的聲音。
 
 

 

 
「……」來到韓式料理店,伊祁在門口看了下菜單。
 
「炒年糕…柚子茶…拌飯……生章魚……?」
 
生章魚……?他的腦袋裡浮現了被放在餐盤上的活章魚,一個大腦袋對著人擺動那八隻腳。
 
「……這個不吃。」但是想看人吃。
 
按開自動門,伊祁走了進去。
 
「一位嗎?」
 
「嗯。」
 
「那麼請在座位上稍等,稍後過去為您點餐。」
 
 
 
“生章魚在哪裡?”東張西望。
 
 
 

「找到你啦!」

小夜著實地被泉給嚇了一跳。

「唉唷,怎麼會待在這種地方呢,來吧快點起來~」小孩子反抗的力氣終究無法贏過大學生。

於是小夜也只能乖乖地走出來了。

不過泉這才發現「啊咧?伊祁呢?」

「......」

小夜立刻把連帽給拉上,然後摀住自己的臉。

因為接下來──

「伊~~~~祁~~~~」

 

教室。

青木「啊啊啊又來了...!!」

南原「而且這次還換人了咧...」

小優「我什麼都沒聽到,真的真的真的...!!」

 

「呣...看來不在這裡耶...」

 

「吃飯…了吧。」小夜輕輕拉了拉泉的衣擺。
 
「喔,對了,要吃飯!不過要先找到伊祁才行!」將手擺在額前遮掩光線,泉認真地邊走邊觀望。
 
「……那我...要先餓死了…」
 
「唔唔…好吧,那就勉為其難,我們先去吃飯好了…」
 
「……」小夜少見地露出死魚眼的臉色。
 
兩人走出校門口,校門對面就是一整排的食物。
 
「小夜想吃什麼呢?」
 
「年糕…」小夜指著韓式料理店的招牌說。
 
「可是我比較想吃拉麵耶…」
 
「年糕。」小學的孩子正色地看向大學生。
 
「嘿嘿…好啦,就吃年糕吧!」
 
小學生這才滿意地點點頭。
 
 
於是泉與小夜往韓式料理店出發,而此時在店裡用餐的伊祁──
 
「為您送上石鍋拌飯—」服務生端著看起來有夠重的鍋子,在伊祁面前放下。
 
「謝謝。」
 
 
混合蔬菜、肉類的迷你飯鍋不斷冒出熱騰騰的白煙。而既然是拌飯,那麼理所當然就是要攪拌之後再吃。
 
 
正當伊祁攪拌得差不多的時候,忽然注意到了隔壁桌的點餐。
 
「服務生~這裡要兩盤生章魚!」
 
「好的!」
 
「……有人叫了生章魚啊,真想看看到底是怎麼吃的。」
 
不久之後,服務生便端來餐點。
 
只不過還沒看清生章魚的模樣,注意力就被門口那熟悉的爽朗聲音給吸引。
 
「歡迎光臨!」
 
「啊啊~肚子餓了!請問有什麼好吃的嗎—?」泉將手肘搭上櫃臺,對店員問。
 
「報告客人,這裡所有的料理都很好吃!」
 
「那有推薦的嗎?」
 
「這一道!」店員毫不猶豫地指向菜單上,下面標示名稱為「生章魚」的料理。
 
「生章魚…?」小夜小聲地複誦了一邊。
 
「好,那就吃生章魚吧!」結果泉豪爽地馬上點餐下去,讓店員把差點脫口的話給吞了回去。
 
→(因為是生的不用料理,所以大推薦喔!)
 
「好的,生章魚一份…還需要其他的嗎?」
 
「小夜你要吃章魚嗎?」
 
小夜死命地搖頭。
 
「那就再來一份年糕,還有兩杯柚子茶!這樣就好啦!」
 
「好的,謝謝您的惠顧~~」
 
買單後,服務生便領著泉兩人走向座位。
 
 
「看不見...看不見...看不見...」伊祁拎著黑布遮掩自己的臉,以確保泉沒有發現。
 
「哈哈哈...這位客人,請問可以放開圍裙嗎...」服務生苦笑著。
 
「抱歉...」
 
 
 

考試(在每個人的腦袋裡)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小亞感覺自己現在的左腦就像是在和右腦打架一樣,展開一場前所未見的爭執。

(右腦亞:我說A就是A!)

(左腦亞:可是B才是正確答案吧...?應該啦?)

(右腦亞:「應該啦」妳看妳這麼不確定!所以選A才是正解啦!)

(左腦亞:呣...)

 

好不容易寫到一個小段落,小優不經意往小亞的方向望去。

 

「...小亞的腦袋冒煙了!?!?!?」

 


「這節考完只剩一節,就剩一節了...一節...哈哈哈哈...」


 

伊祁歪著腦袋注視著隔壁那盤青黑色的活章魚,那是數十隻被切斷的章魚腳在盤子裡緩慢蠕動。

「...」

「......」

「............好噁心。」即便如此,他還是繼續盯著看,等著隔壁的兩個人碰上生章魚。

「啊...」似乎是對上眼了,那人趕緊避開視線。

「啊啊~好害羞...」

「什麼?」另一個吃炸雞吃得津津有味的女性問。

「妳看旁邊有個帥哥在看我們啦。」

「嗯?嗯嗯!?該不會是對我們有興趣吧?」

「啊啊啊那該怎麼辦!?」

「妳去跟他搭話啊!」

「哇哇...可是...可是...」

忽然,從牆邊的對桌傳來聲音。

「小夜,你看,那就是生章魚喔!」泉隔著一排綠葉盯著兩個女生桌上的料理,而且還指給旁邊的小夜看。

「啊啊...現在是怎樣...」女性兩人發覺現在有三個人往自己這一桌看過來。

「我去跟帥哥搭話,旁邊那個傢伙留給妳應付!」

「啊啊喂...喂!!」

於是女性A展開動作,靠近伊祁。

「那個~~」然後被他摀住了嘴巴,下一秒人便衝出韓式料理店,過程不到五秒。

「啊啊!剛剛那個白白的!?」泉倒是有注意到。

「很抱歉,先生,可以尊重一下我們...」正當一臉無奈的女性B對他說出這句話,話才說不到一半,人就牽著孩子,跟剛才的男子一樣一溜煙衝出了店外。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不好意思,為您送上~啊,什麼嘛,沒人啊?」

 

 


肚子好餓。

拌飯才吃沒幾口就跑出來了。

伊祁在街上狂奔,而距離身後約300公尺處,泉正全力追著,只不過小夜感覺自己整個人腳都快離地、快要飛起來了。

「喂喂,為什麼一看到我就跑啊!」

「為什麼要這樣啦!」泉露出快要哭的表情喊道。

只是想一個人悠閒地到處走走而已── 但伊祁沒有說出來。

十多年了,只要他出門在外,不管在哪裡,泉肯定會用盡手段湊到他身邊。

雖然說是朋友,但偶爾他也需要

 

 

 

 

 

 

 

白色身影在大街小巷中穿梭,黑色身影緊追不放,只求對方停下,然後回頭看自己一眼,對自己說上一句話。

 


「碰」地一聲,小亞瞬間感覺自己的腦海裡流洩著什麼,就像是火山爆發那樣。

整個頭腦充斥著溫熱。

「哈哈啊啊~~這題有印象!是這個!」

「這個是這個」

「這個是那個」

「然後的然後最後的最後~~」

「寫完啦啊啊啊啊啊啊全部都寫完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一刻,封印總算解除,腦內所有關於參考書的記憶終於獲得解放,一轟而散!

 

 

_

「覺得怎麼樣?」關於考試的事,一樣是由南原先開口。

「嗯~~沒有什麼百分之百的把握呢...不過大致上還OK啦。」青木一派輕鬆地說。

「啊啊,我也是。總覺得好好讀書果然有用呢。」小優接續道。

「那小亞情況如何?」

「我...嗎...」小亞圓睜卻空洞的眼神,死盯著地面看。

三人點點頭,靜心等待著她開口。

「就是火山爆發呀...?」

 

「哈啊?」

「火山爆發是什麼情況?」

「...火山爆發喔,我好像知道...」小優想起剛才在小亞腦袋上看見的細煙。

 

下一秒,小亞立刻用力轉移話題。

「啊不管啦!反正都考完了!!明天要去哪裡玩好呢!!」

「明天要來領成績單和分發結果啊?」青木終結了這短暫的話題。

小亞瞬間全身發白。

 

由於是電腦卡閱卷的關係,因此所有批改、確認符合志願學校分數的行程都是由電腦執行,很快就能夠得知結果。

「明天就會知道自己到底考上哪一間學校了喔?」雖然說這個鎮上的細節規定與外界有所差異,但基本上還是差不多的。

 

接下來青木解說了一大堆關於分發學校、分數、入學前準備一大堆事項,顯然是把高中入學的參考資料整本給背起來了。

所以小亞越聽越迷糊,最後整個人腦袋側彎,口水流洩,看起來活像個白癡。

於是小優連忙阻止青木繼續說下去。「好了好了,小亞的腦細胞已經破產了,今天就到這裡為止吧...」

「喔?可是小亞看起來不清楚...」

「再這樣下去就不是對事項不清楚,而是意識不清楚了。」南原也出言勸止,這才抑制住青木。

「好吧,回家了。」

「我看我們送她回家好了?」

「嗯,要不然她這樣還真讓人擔心...」

 

 


門鈴聲。

嚇了一跳的楓江,連忙放下手裡的叉子,趕緊擦嘴,然後前去應門。

「來了~」

 

「不好意思打擾了~~」好幾個人同時彬彬有禮地對楓江說道。

不過楓江卻完全不曉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一邊的泉臉上有著發紅的掌印,懷裡抱著小夜、身後還揹著伊祁,另一邊則有小優和南原協力攙扶著小亞。

 

等解釋。

楓江皮笑肉不笑的臉上寫著這三個大字。

 

 

「嗚嗚...不曉得為什麼,今天伊祁一直躲著我,然後我就帶著小夜去追他,我們今天大概整整跑了四、五十多公里左右。然後伊祁就剛好嗜睡症發作,跌到某個女生的波霸上,我過去想把他從波霸上面拉起來,然後我就被打了。報告這就是事情的經過......」

「雖然說我不曉得詳細是怎麼一回事,不過我在考試中看到小亞的腦袋冒煙了...然後等她考完試,人就發白虛脫了...報告完畢...」

泉與小優互看了一眼,然後相繼長嘆。

 

 


「好餓......」伊祁癱軟在地上。

「我還以為你吃了波霸布丁,現在飽得很呢?」楓江在他身邊蹲下笑道。

「布丁...?冰箱?」

「真是的,還裝傻呢。」

「已經跑了...一百公里...小亞還沒考完嗎...半夜三點了...好餓...」伊祁這麼說完後,便昏沉沉地睡去。

「...」經過喝果汁恢復的小亞,都還沒來得及說自己就在這裡。

「我得趕快去做些吃的了...」楓江連忙跑去廚房準備。

「...這傢伙、還有泉和小夜,他們今天是去跑全馬嗎?(全程馬拉松)」小亞歪著腦袋想。

 


TAMA:是說下一話就有分發學校的結果了,恭喜小亞即將成為女子高中生OwO

小亞:喔喔喔喔嗚嗚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痛泣→不想面對分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