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支利箭足以貫穿她的世界。

 

為什麼?」灼熱的水滴伴著腥紅在霧氣中飄揚,為少女的髮絲沾染。

 

放開耳朵的孩子們連忙詢問少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然而,沒有得到回應。

 

死寂瀰漫現場。

 

少年、狼、孩子們、以及周圍的樹林與空氣,甚至包含濃霧的另一側──還未露面的身影。

 

 

 

 

「你們先回去吧。」過了一會,少年淡淡開口。

 

──現在的他不能保證另一頭究竟為何物,因此也不能確保安全性。

 

模糊的身姿在霧氣中緩慢移動、前進。

 

「人形…?

 

少年的思緒被稚嫩的聲音打斷。

 

「哥哥,那你不走嗎?」孩子們待在灰狼身旁,他們面露擔憂地望過來。

 

「不,你們就先騎著狼回到鎮上吧,我還有事情要做。」

 

必須做。

 

「可是

 

「帶他們離開!

 

強行截斷年幼的話語,迅速下達指令。狼兒應聲立刻叼起其中一個孩子的後領,伴隨著尖叫聲拋上半空,然後精準地掉落到背上。另一個孩子見狀,連忙自己爬上狼背,抱緊了身前嬌小的身軀。

 

 

但這一切似乎趕不及那抹詭異身影後來加快的速度,一隻纖白的手指自濃霧中探出,灰狼便立刻發出低吼。

 

「沒事的,不要害怕!」少年試圖說服狼道,「我在這裡所以快點回去吧!

 

 

 

──就連狼兒都嗅得出那異常的氣息。

 

 

 

牠承載著兩個孩子緩步離身,回頭望了少年一眼,發出悲鳴。

 

緊接著便以無法用肉眼看見的速度,飛躍離開。

 

 

 

髮絲被冷汗浸得凌亂的少女從霧中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出,一雙勾勒著無語的眼神投向警戒中的少年。

 

當少女完全脫離霧氣後,他立刻再搭上一箭,拉弓,然後俐落地射出。

 

接著,箭矢被少女以廢屑似地拍掉,落到不遠處的草叢裡。暨,身上染血的另一支箭也掉落在地。

 

」面對持續前進,一襲純白中混上血紅的巫女,少年緊抿著嘴唇。

 

他知道此時讓自己停頓的原因,並不是害怕,而是──

 

有一股似成相識的感覺。

 

就好像只要打倒她,後悔與痛苦就會排山倒海而來似的。

 

就好像在對她施予任何攻擊的話,都會變成罪過一樣。

 

……

 

少年茶黃的雙眸中失去了沉穩,取而代之的是把所有附加情感拿掉之後,僅剩的,面對未知的那股單純恐懼,直到拖著虛弱步伐的她,攬上他的肩。

 

……

 

「終於再一次見到你了

 

「那個

 

「啊啊這個觸感,這個溫度,確實是

 

「小姐

 

「確實是你沒錯

 

「請問妳是哪一位…?

 

少女仰起頭來,臉蛋距離少年僅不到二十公分。

 

 

「小亞。」

 

「小?

 

「嗯,我是。」面對少年充滿不確定性的複誦,她回應。

 

然後,就像是以前一樣,對他說出。

 

 

 

「吶,小優,我們回去吧。」

 

!?

 

 

──為什麼?這是只有那傢伙才會說的話。

 

──為什麼…?

 

少年沒有回應。

 

但少女依然能見到他的表情變化。

 

 

像在訴說著,妳到底是誰──

 

 

明明存在著、卻怎麼也摸索不到的答案。

 

 

「我說,我就是小亞。」

 

「小亞是誰?」落寞的眼神中溢出水分。

 

「是只會給你添麻煩、欺負你,跟你搶東西吃,還什麼事都要你幫忙的任性又無藥可救的傢伙。」她以平靜不過的聲線回答。

 

但卻越來越混雜啜泣的哭音。

 

「最後,她還打算殺死你。」

 

「可是她沒有做」望著他臉頰邊的兩道淚痕,說。

 

「你還要再繼續聽下去嗎?

 

他像個孩子似地點點頭。

 

「嗯,那麼我答應你。」

 

「我相信妳。」

 

 

 

語畢,他與她面對面,都露出一絲無法為對方解讀的哀傷笑容。

 

或許兩人都沒發現,他們正彼此相擁著。

 

情感彷彿要被湧出的鮮血淹沒。

 

 

 

在那之後,狼發出劃天的哀鳴。

 

隨後是孩子們慌張的言語。

 

怎麼了!?

 

「大哥哥沒有回來耶

 

 

 #


──死者之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