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

「喂!」

你聽得見嗎? 還活著嗎?

醒來的話就看我一眼吧──

 

「迷途羔羊還不是最可憐的。」

Chapter5────充滿著

 

 

緊閉的雙眼忽然迸出隙縫,眼角積留的水分順勢滑落臉龐。

黑髮男孩臉孔的神色看來就好比像是甫出生的小動物般,充滿迷茫與未知。但唯一不同的是,他瞳孔裡的茫然混入了死劫的恐懼。

如此已經逃過死劫──或者是說,正邁向死亡的路上卻忽然被人給阻止呢?

他任由男孩有些粗魯地將自己從子母車上拉下。

女孩忽然發出叫聲。「啊,等一下!」

隨即骨肉重擊地面的聲響混雜著男孩的「嗚哇」聲傳至耳畔。

「對、對不起!!你沒事吧...不對...你流血了!!」

「......」

「......」

黑髮的孩子偌偌地望著男孩憂心忡忡的臉蛋,然後才順著他的視線,來到自己跪曲在地面上,洩出大片血泊的膝蓋。

「啊............」

「你...不痛嗎...?」

「啊...不...啊,很痛,真的很痛...」

「得趕快處理才行,我去找紗布來!」說著,男孩就要往另一側的通道跑去。而女孩聞言色變,但前者已經邁開腳步。

「等一下,你一個人去太危險了──」在追上前,女孩透過黑髮男孩身上所穿,只以單薄布料製成的手術服,其標示的羅馬拼音猜測。

「你叫...泉?對嗎?」

「啊...嗯...」他默默地點頭。

「泉醬,你在這裡稍微等一下,我們馬上就回來!」

「......嗯...」

 

 

為什麼...要救我?

他遙望著漸去漸遠的身影,呆然地跪坐在原地。

 

──他伸出自己的手來,做出掌握的動作。接著再碰觸身體的其他地方。

 

 

C5.4


「統計紀錄。編號001,"礿亃"的"泉",判定試驗失敗。編號002,"千城"的"伊祁",試驗體逃脫中。編號003,"稑褵"的"佐野",試驗體逃脫中。」


 

「那些奇怪的醫生沒有再追過來了耶。」混雜藥水味與各式試管的房間裡,男孩好奇地觀察著其中液體的形狀。

那是一塊小小的、膚色的半黏稠液體。從液體中似乎拉出一條線狀物,直連接到另一個大試管中,而大試管裡則是包覆著螢綠的水。

「這是什麼東西啊...?」好奇的男孩還發現一旁的培養皿裡,正蟄伏著一隻怪物。

整體來說就像一隻大蜘蛛,毛茸茸的黑色八爪,但中間的肉體卻長了顆大眼球,正盯著男孩看。

「嘔~~好噁心的東西!!」那隻眼球骨碌碌地轉動著,八隻腳也正蠢蠢欲動。

只要牠爬出培養皿外,不到三步就能碰上男孩。

「啊啊...」因此,當蜘蛛開始活動時,男孩終於感到畏懼。

他邊死盯著緩緩移動的蜘蛛,邊靠近女孩,直到撞上後者。

「嗚哇!?」

而嚇了一跳的女孩,手裡抓到的東西令她瞬間發出尖叫。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血淋淋的腸子被扔到地面,卻還能看見上面被釘了護貝便條。

 

"試驗材料  腸子 成人*5"

 

「嗚哇啊啊啊啊......」男孩忽然抱緊自己的肚子,視線打死不願意再往地上看去。

 

只是那隻蜘蛛已經離兩人越來越近。

 

「小小小楓,妳找到藥了嗎...?」

「等我一下...」女孩似乎沒發現蜘蛛的存在,仍回過頭往櫃子裡翻找。

直到男孩終於忍受不住恐懼感,直接捉起了她的手準備逃跑。

「啊,等一下!!」

「我們到另外一間房間裡找!!」兩人一前一後正踏出房間,卻沒想到女孩忽然感覺身後的裙襬被什麼東西給勾纏住。「呀...!?」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楓!!?」

原本被扯得支離破碎,勉強還能夠穿著的短裙,這次再被扯下一角。女孩眼角邊狂飆著淚水,卻也只能先遮掩住身後,跟著男孩在通道上奔走。

 

C5.8

血。

再過去一點,地面上全部滿了乾固的血跡與未乾的血水。

彷彿枯槁的紅色系與冰冷的銀鐵一同支配了眼前的區域,銀色刀鋒筆直落下,伴隨著撕心裂肺的痛吼,刺出半天高的鮮熱紅泉。

輕觸即可劃破皮膚,那樣的銳利刀尖在布滿鮮紅與暗紅的大洞裡隨心所欲地遊走,無視活體的反應,硬是要奪走一塊大肉。

不久後,活體放棄了掙扎,亦或是說失去了掙扎的動力。

「來,妳要的心臟。」持刀者猶如在拆封一樣,將從肉體中挖出的生肉交給女性。

女性漾起燦爛的微笑。

「謝啦☆」

然後,便拿著名為「心臟」的肉塊離開混合腥臭與消毒水味道的房間。

 

「哼哼~哼~這一邊的心臟也好了,內部全部都好了。接著只要再裝上眼睛,我製造的兩具組合肉體就完成了!」

這女人,純粹只是想用性質相似的肢體,重新組合成新的而已。

神經的接連也已經完成,接下來只要能讓腦部能夠復甦,並不與身體產生排斥反應的話,這具肉體就能夠產生意識。

所以,她正在研究的是「復活的方法」。

 

沒有人知道瘋狂科學家們腦袋裡都裝了些什麼──在他們的認知裡,所有實驗的出發點都是好的。

 

「那個呀,我說,要是身體被燒光光只剩下一隻手或一隻腳的話,家屬或親朋好友也是很傷心對吧?」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用剩下來的肢體重新再造一個他或她呢?

同時具備醫生身分的他們擁有人工髮技術、而且當然也有整容的技術。

──這樣一來,那個人就能復活了,這樣不是很好嗎?

 

 

女人晃著嫣紫色的長髮,笑咪咪地在實驗室裡來回踱步。

而忽然,她咧開嘴笑道:「哦,這裡正好有適合的材料呢!」

 

 

 

隔著玻璃門,面露詫異的男孩和女孩。

 

#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