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
 
「欸什麼?」小亞搞不懂女醫生偏頭表示困惑的含意,尤其那股困惑中還帶著像是「有什麼不對嗎?」的眼神。
 
「鹽巴啊,這是一般人都知道的常識,醫生就更應該要知道了吧?」她指著藥罐。
 
醫生瞇起雙眼,默默地瞟了一眼瓶中粉末。
 
「所以怎麼了嗎?」
 
「這還用說嗎!在傷口上撒鹽可是很痛的,而且還會損壞身體啊!」完完全全沒有好處!
 
說著說著小亞的情緒越來越激動,為了保護小優,她立刻伸手將鹽搶過來。
 
「喔喔?看來是我低估妳的頭腦了嘛?」女醫生嗤嗤地笑道。
 
「可惜。醫生殺人的方法有很多——」
 
「!?」
 
小亞一聽見她的話,隨即將視線跟上。
 
只見她的手摁住身後鐵盤上的手術刀,握緊刀柄。
 
「唔……」
 
在這情況下,自己身上卻沒有任何能夠拿來防身的道具。
 
少女頓時全身竄起雞皮疙瘩,只能眼睜睜盯著女醫生帶著詭笑逼近。
 
她感受到緊捏著衣角的雙手正在泛濕,而自己卻什麼都做不了。
 
如果連保護最重要的人的能力都沒有的話,那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從小亞的心裡發出的話語,細聲說道。「……我就算受傷了…也不能再讓小優受到任何傷害…」
 
「那我就讓妳後悔一輩子。」
 
「是我要讓妳後悔一輩子!」
 
瞬間,隨著動刀的手與叫喊聲同時迸發,急診室裡發生了鬥爭。
 
 
 
 
 

 

做為連續殺人案的重點地,當事學校裡倒是看似一如既往。只是少了人煙,多了幾分肅穆。
 
「明明是案件的重點調查地,怎麼會連一個人都沒有…?」青木蹙著眉頭,對著空曠的校園張望。
 
「有可能是已經把師生都撤離了吧。」南原說。
 
「這樣的話照理來說,這裡不是應該已經要禁止進入了嗎?」
 
「我也不曉得到底怎麼回事…」
 
兩人邊說邊走進校內玄關,彼此把風四處。
 
踩著與平常無異的腳步,南原與青木往校長室的樓層前進。
 
 
長阪中學共有七個樓層,校長室位於校棟五樓正中間的位置,正巧可以很好地俯瞰校園大門。
 
兩人一前一後踏上五樓的地面,南原卻忽然伸手阻擋身後的青木。
 
「怎麼了?」
 
「噓,前面好像有什麼聲音。」
 
青木靠在南原身上,兩人將腦袋探出牆角。
 
「...可以別把妳胸前的東西大辣辣地壓到我背上來嗎?」緊壓著背部的柔軟觸感讓南原感到尷尬。
 
反倒青木卻理直氣壯地紅著雙頰罵道。「笨蛋!是誰叫你注意這個的!還不快點聽那是什麼聲音!」
 
「...」南原翻了個死魚眼。
 
 
...

「......」

「......」

「......」

「這個距離好難聽得清楚到底是在講什麼...」青木拉了拉右耳說。

「噓,安靜點,再仔細聽聽看。」南原說。

「......」

 

只見一排警衛豎立在校長室前,聽令於某個穿著西裝、體型矮胖的中老年男人。

男人像是在叮嚀著什麼,以緩和的語速仔細說道。

「現階段不管事情在外面鬧得多大,也千萬記住,一定要好好守住裡面的保險櫃,絕對不能讓別人,尤其是讓學生發現校史,知道了嗎?」

「是。」

 

「...聽到了吧,校長剛才說的。」南原向青木示意。

「看來那個人說的話......」輕輕咬著指尖,青木觀望著警衛群,沒能說完就被南原接話。

「這代表校史果真如他所說,雖然不是百分之百肯定,但總之肯定大有問題。」

「啊啊,既然這樣,那我們就更應該取得校史,好好調查一番才行。」

「對了,小亞他們現在在哪裡?」談著談著,南原忽然對青木問道。

後者聞言訝異了下。「诶...?問我,我怎麼知道...大概在家裡吧?」

「總而言之現在我們不適合繼續待在這裡,很快會被發現的。還是趕快去找他們吧!」

於是青木隨著南原下了樓梯,邊走南原邊掏出手機,按了最常撥打的號碼。

 

 

 


手機鈴聲打斷了急診室裡你死我活的爭奪戰,處於弱勢的小亞聞聲立刻箭步奔到小優身邊,打算從其口袋抽出手機,女醫生隨後撲來阻止她取得聯絡。

「哇啊啊!!放開我啦!!」小亞使勁甩開對方的手。

「才不會讓妳有機會求救呢…」女醫生咬牙切齒說道。

兩方相互緊捉、纏繞著對方的手背與指間,為了不讓彼此碰到小優。

 

「嗯?沒接啊...」南原試著又再打了一通。

 

這次小亞趁著對方不注意時,往她的腳用力一踩。

「呃!」女醫生吃痛一聲,卻同時順勢將掩藏已久的針筒往小亞的手臂刺去,突如其來的角度與動作造成後者疼痛。

「嗚...妳打了什麼!!?」

「妳看起來太累了~~所以先讓妳睡一覺。」

不敢置信。

腦內的倦意忽然襲捲而來。

小亞支撐著逐漸模糊的意識,怒視著眼前來路不明的女醫生。

即將被睡意抹空的腦海裡不知為何在此時猛地浮現了某個畫面。

 

「我們學校的保健老師?估計小亞不知道是誰吧!」那是在小優家製作報告的時候,他說過的話。

那時候的小亞洋洋得意地回應道。

「那當然啦,因為我可是一直很平安健康的啊~~哈哈哈~」

 

把這個回憶,與剛才發現小優受傷時的記憶連結的話。


「到底怎麼了…為什麼鎮上會忽然變成這樣!?」

 
「老…老師…」

 

「妳...妳是...保健老師...」說完,搖晃的少女應聲倒下。

保健老師瞇起雙眼,露出不屑的笑容,接著這才扔掉針筒,打開裝有鹽巴的藥罐子,繼續她的動作。

 

 

 


南原不耐煩地收起手機。

「嘖,打了幾通過去都沒人接。」

「怎麼會這樣?那打小亞的電話呢?」青木擔憂問道。

「就是都打給小亞了,也完全沒接才讓人煩躁。」

 

仰起頭來望向灰濛的天空,南原細細思考道。

 

「那兩個傢伙...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

 

ㄌㄌㄌ~

正巧此時對方終於來電。

「喔,總算打來了嘛?」

南原二話不說立刻接起電話,然而對面傳來的聲音卻讓他面色遽變。

「怎麼了?」青木憂心地問,南原將手機遞給她聽。

那是沉重的喘息聲?還是亂了調的呼吸聲?電話的那一頭傳來小優痛苦的呻吟。

南原將通話設置為擴音,然後試圖詢問。

「喂,你怎麼了?」

「小優?」青木也跟著喊了一聲。

「去救小夜...」

「你在哪裡?」南原緊張了。

「拜託去救小夜...」

「我說你在哪裡!!!」

「咳...咳...」

 

之後無論南原如何喊道,對方再也沒傳來任何回應。

 

而手機則淪落到被摔在地上的下場。

目睹這一幕而受驚的青木,只好乖乖地望著南原的神色。

她能明顯感受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怒氣與殺氣,就跟傳聞中的一樣。

與黑道混染過的關係。

 

「青木。」

「啊...是!」

「妳現在馬上找人,誰都好,一起去找優他們。」

「好...那你呢?」

「我要去一趟染谷家,把小傢伙救出來。」

 


懷裡抱著昏過去的小亞,小優幾乎沒有力氣再說上話。

因為劇痛而醒來的他,試圖反抗心懷不軌的女醫生,同時為了保護小亞耗盡全身僅剩的力氣與對方搏鬥。

雖然最後已經制伏了醫生,但仍受到狡猾的對方直接將鹽巴撥往身上的傷口。

於是忍耐著痛楚的小優,給南原打了電話,卻喪失了氣力。

虛弱的他確定小亞就在懷裡後,滿腦子裡擔憂的都是小夜──就這麼在疼痛中又陷入昏迷。

 

 


青木奔走於城鎮各處。

即便要踏過無數血泊,她都得找到其他活人才行。

 

「......」其中,包含數次往返佐野家。

因為能夠得知小亞與小優情報的,理所當然便是楓江與伊祁。

 

最後她已經身心俱疲,在放棄之前再次來到佐野家。

「楓姊!!伊祁前輩!!」

 

......

 

「...還是不在嗎?」真的、確定聽不見任何回應後,青木終於露出難過的表情。

隨著悲傷垂下的赤紅色髮絲好比血光的色澤,就好像在揶揄這一切似的。

 

「......為什麼啊...為什麼要這樣做啊?這群人是瘋了嗎?」青木緊握拳頭,臉上溢著滿滿的怒氣與不甘。

淚水一點一滴,默默染濕地面。

 

但,她知道哭是不能改變事實的。

唯有去做才能改變。

從小就被說性格倔強的她,絕不可能放棄。

 

沒有半點猶豫,青木抹去淚水。

「起碼我還活著...好,就靠我自己去找...」下定了決意,然後邁開步伐吧。

 

只不過,青木的眼光卻忽然停留在不遠處。

 

 

 


一名擁有輝煌髮色的少年就站在那裡,毫不在意臉頰與身上所沾染的鮮血,兩只異色瞳孔中散發出冷漠。

青木詫異的視線轉移到少年手上的槍械...

 

「洛爾特亞...你怎麼...?」 怎麼會在這裡? 又為什麼拿著槍?

雖然腦海裡浮現諸如此類的問題,但青木口裡最終問出口的卻是──

 

「洛爾特亞,你...」

 

殺了老師...?

 

「對,亂子沒必要存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