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爾特亞,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我都不允許你再繼續這樣!」青木緊張地扣住少年的雙肩。
 
「來…把槍收起來,我們去警察局求助好嗎?」
 
洛爾特亞面無表情地搖頭。
 
「那裡沒有人。現在稑褵除了屍體和逃亡的學生,還有老師以外…沒有其他任何人了。」
 
青木睜著詫異無比的眼神望向洛爾特亞。
 
「你說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聽說學校在變成“長阪”以前的校史被人流傳出去了。」洛爾特亞淡淡地說。
 
…難得就連看起來一副玩世不恭模樣的洛爾特亞都變得如此。青木不禁開始感覺到這個事件的嚴重性可能遠遠超過她的想像。
 
「也就是說…!?」
 
「也就是說,為了全力掩蓋住秘密,校方打算把所有知情的學生都做掉。」
 
「欸?以前的事情……只不過就是間嚴厲的學校而已,有必要搞得這麼嚴重嗎?」
 
「誰跟妳說那只是一間嚴厲的學校……我聽到的不只這樣。」洛爾特亞看見青木的臉龐上寫著困惑。
 
他嘆了口氣,繼續說道:「總之,現在除了少部份學生如妳我以外,鎮上幾乎所有居民都被撤離到外面去了,而稑褵警部也已經聯繫上千葉縣警方過來支援,現在可能在外面待命。」
 
「那我們是...?」
 
「只能說是運氣不好,沒能跟著一起逃出去。」
 
「……」青木偏頭想道:「為什麼當初警方不直接進來抓人就好?」
 
「妳難道沒有犯人會逃跑的常識?」
 
「呃,不...」算了。青木作罷。
 
確實現在還無法掌握兇手們的動向。而且要是警察在鎮內大範圍進行逮捕的話,想必也會對居民帶來困擾。
 
「雖然沒辦法,但是等到警方進來之前,我們也只能盡力逃亡啦。」
 
無可奈何,青木只好長嘆。
 
 
「對了,洛爾特亞。你願意陪我一起去找小亞他們兩人嗎?」
 
「他們兩個現在在哪裡?」後者邊問,子彈也已經重新裝填完畢。
 
青木盯著那把槍說道:「我也不知道…所以才必須找到他們。你能幫我嗎?」
 
「那當然了,我們可是同學啊。」洛爾特亞露出淡笑,似乎散發著與平時不同的魅力。
 
「太好了……沒想到你這個白目還是有通融的時候嘛。」
 
「妳說誰白目啊?」
 
「呵呵呵…」青木輕輕笑笑。
 
 
接著,像是決定好方向,意志堅定的紅髮少女重整氣勢,說句「走吧」,兩人便邁開步伐。
 
 
 
 

 

「……」
 
……
南原靜靜撫摸著染上血跡的染谷家門牌。
 
「沒想到那傢伙流了一堆血…」
 
門牌下是凌亂的殘紅,血泊裡浸著一珠剛萌芽的小草。牆面與地面被鮮血沾染的面積顯現出少年曾在這裡受到多嚴重的傷害。
 
「小傢伙我會幫你救出來,你就照顧好自己吧。」冷酷的面孔上難得露出傷感,好像畫面永遠就會停留在這裡似的。
 
南原瞥了眼玄關大門,裡頭還有個孩子的生命可能正受到威脅。
 
染谷家的備用鑰匙藏在除了小優以外,只有小亞和他知道的地方。
 
 
但南原並不打算去找鑰匙,而是直接敲門。
 
 
 
「喂,有人在嗎?」趴在門上邊探聽裡頭的動靜。
 
「……」回應他的是一片靜寂。
 
南原耐著性子再敲一次門,還是一樣的結果。
 
只是這一次他注意到門的另一側似乎傳來「喀嚓」的細小聲響。
 
 
下一瞬間,隨著巨大的槍響,門板被子彈穿破了個洞。
 
 
「……」南原睜著警戒的眼神,視線從他眼前掃過的槍擊轉移到地面草皮上。
 
那顆散發著金屬光芒的子彈,若是當初再往旁邊瞄準的話,恐怕他的腦袋就會當場開花。
 
南原以視線計量出合適的角度後,順勢閉上眼倒下。
 
 
聽見人倒地的聲響後,染谷家的門才被打開一條縫隙。
 
疑似是犯人的粗獷臉孔從裡頭探出,懷裡還摀著無助孩子的嘴巴。
 
「死了沒?死了沒?沒死啊……是嚇昏了啊……」
 
「……」小夜想盡力搖頭,犯人卻在此時把門大開,踹了踹倒地的南原一腳。
 
「嗯…確實昏了。不過為了保險...」槍頭指向那一頭紅髮。
 
 
看著板機上的手指很有可能下一秒就會扣下,緊張的小夜從摀住的嘴裡吐出了字句。
 
「住...手...」
 
「噓~~」高大的壯漢僅僅環扣住這個小學生。
 
「如果不想讓你哥哥遺憾,就不要說話。」男人說著提到小優,才忽然想起。「哦,對了,話說回來你哥哥好像已經被人救走了?  那孩子本來體力就好不到哪裡去,就算救起來想必也是凶多吉少。」
 
小夜哀傷地搖搖頭。
 
「嘛,雖然跟你這小鬼是一點關係都沒有,但要是那孩子比你早死的話,綁架你也是沒什麼用。」男人說話不時盯著南原。
 
「既然沒有利用價值了,看你是要到天上跟哥哥團圓,還是先到天上等你哥哥都行。」
 
「還是說......」 
 
   讓他為你們兩個帶路?
 
槍口再度指向南原,高壯的男人戲謔地笑著,扭曲的臉孔上已經看不見昔日教師風範。
 
「......」
 
「既然你不說話,那麼我就擅自決定了。」
 
 
砰。
 
 
 

目前稑褵已經封鎖進出城鎮範圍。封鎖地段包含: 八町目通、九町目通、市丸井通、長阪商店街、稑褵高速公路出入口等區域。

所有撤離的居民現在都留在市丸井活動中心內,建築物外則是大批警車與警員駐留,無聊的孩子們因為受到活動限制,只能坐在階梯上望著來來去去的警察身影、擔憂的家長們則三三兩兩吱吱喳喳討論個沒完。

「到處都沒有看到小亞他們呢...該不會是還在鎮裡面吧?」待在楓江身邊,好友沙耶眨了眨眼說。

楓江沒有回應,只是一貫保持的微笑不在。她靜靜地望著警員們穿梭的身姿。

「嗯......」見對方不說話,沙耶回過頭,現在也只能做一樣的動作。

 

三兩個警員似乎正在和伊祁等人說明現在的情況與計畫。

「等所有該校校師都聚集到學校時立刻進行攻堅。」

「知道了。」

「啊...喂,伊祁...」

「沒關係,等他醒了再麻煩你們代替傳達給他。」

「好的。」

 

 


當小亞再次睜開眼來時,發現自己正躺在硬梆梆的床上。

不過棉被倒是挺舒服的,她揉揉雙眼,一來不曉得自己現在為什麼會在這裡,二來立刻放開視線尋找小優的身影。

「找染谷?他在隔壁單人病房。」

 

「嗚哇啊啊啊啊!!!」當小亞懷著滿溢擔憂的心情搜索房間四周時,突如其來的聲音嚇著了她。

尤其更嚇人的是,那道聲音的主人,正好是他們的班導師。

「長宮!!?」小亞連忙將被子拉起,蓋住頭頂。

「拜託你了!!不要殺掉我和小優啊!!」

「誰說要殺人了?」被窩忽然被人翻開,眼前出現的是好久不見的班導師長宮。

擁有一頭黑髮、清麗臉龐卻帶著神祕笑容的年輕男子,總是帶給人一種巫師或是驅魔師的感覺。

「妳以為我要殺你們兩個?就因為我是老師?」他笑笑著說道。

小亞偌偌地、緩緩地點點頭。

「現在...外面...不是所有的老師...都在殺人嗎?」

「噗」

「?」小亞不能理解長宮噗嗤的笑聲。

「我為什麼要跟著他們做那種毀掉自己人生的事?」長宮宛如笑看愚者般悠悠說道:「校史是校史,我們是我們。」

「嗯...那...你是怎麼發現我們的?」

「嗯~~?就只是想借用一下急診室囉?」

小亞吞了口口水。也就是說長宮看見當時的慘況了。

「......」

「反正你們現在都已經沒事了啦。」

「我可以去看一下小優嗎?」

「咳咳,可以,當然可以,請。」提到小優,長宮忽然露出意味不明的燦笑。

 

 

 

長宮領著小亞來到隔壁間單人病房,對她比了個噓。

「千萬不要告訴護士,我這是偷用空病房的。」

小亞點點頭。

 

雖然蓋著棉被看不出來——不過小優的身上肯定纏了很多繃帶。

看他的神色就連沈睡時都無法安穩下來,小亞不禁想起小夜。

「對了…小傢伙現在不知道在哪裡…」他現在應該也擔心著小優吧?

「染谷他啊,出血出得很嚴重,光靠我一個人要救他可費時費工的哩。」抱胸的長宮說著打了個大呵欠。「累啊。」

「謝謝,我還以為你只是個會上課睡覺讓學生自習的廢物呢。」小亞盯著小優的臉龐說道:「不過沒想到長宮你居然會急救處理啊。」

「真沒禮貌,好歹我也是學過醫的,只不過是途中轉學了而已。」

「原來你這種任性的性格是從學生時代就開始了啊…」

「呼呼…」長宮拍拍小亞的腦袋。

不過幸好長宮並不像其他老師一樣——這使小亞安心了不少。

病床上的少年比起剛才渾身是血的模樣,現在整體看來好了許多,雖然論醒過來的時間還有點...

「話說小優的傷口會有其他隱憂嗎?」這是她現在最想知道的問題。

「沒有是沒有,不過──」說到一半,長宮忽然拉長語調,然後瞬間停止。

抱著疑問的小亞望向長宮,再隨著他的視線移動到病房門口。

 

 

「保...健老師...」一道狼狽的身影就在那裡。

女醫生的腳步因為曾受到小優的還擊而變得顛簸,混亂髮絲下的眼神裡蘊含著某種瘋狂。

「......」

 

只見小亞下意識護在小優病床前的動作全被長宮看在眼裡。

「這兩個孩子感情還真是好啊?」長宮笑著想道。

而隨即他拋下笑容,臉孔再度染上鄙視的輕浮神色。

「妳來得正好,過來。」

 

見到長宮朝自己揮手的動作與氣息,就有如死神正在招喚自己似的。女醫生非但沒有前進,反而拖著受傷的雙腳緩緩離開。

 

小亞呆然地凝視著自己的班導師。

即使已經從學校畢業,她也從未想過能看見像今天這樣的長宮。

 

 


下回最終。(NEXT END)

(TaMa的五月病持續中>>>發懶 發懶 再發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