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格子的文章是採複數同時連載的方式!
出文順序不定,若想觀看同個系列的文章請至右邊的文章分類搜尋XD
再次睜開眼睛時,看見的是截然不同的世界。
 
望去是閃爍的警車燈與來去的身影,聽見的是吵雜的交談與啜泣聲。
 
「…?」
 
「喔,你終於醒啦,時間也正好差不多囉。」羅蘭德見伊祁望向封鎖線,連忙移回他的注意力。
 
「怎麼了…這裡是哪裡…」
 
「…」羅蘭德與泉相覷。
 
羅蘭德說道:「你睡太久了,大概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你知道小亞他們讀的學校發生了大規模殺害學生的案件嗎?」
 
「……」
 
「而且範圍已經擴散到整個城鎮,所以才把大家都撤離出來,到市丸井活動中心這裡來。」
 
伊祁輕嘆了一口氣。
 
「雖然不曉得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但心裡總覺得很不安啊…就好像…」
 
接著說話的泉越說越小聲,他期盼與伊祁彼此對視的眼神能生出共識。
 
「就好像…有什麼重大的秘密,非得以殺人這種方法來掩埋不可…」
 
「……」
 
 
 
楓江望著眼前的情況,臉龐卻是寧靜無波的神色。
 
哀傷很累。她也已經不想再去想像稑褵鎮裡的情況,寧可放空自己。
 
 
 
 
 
突擊小隊隊長在統整隊員、裝備與所有準備完畢後,開始說明指令規則。
 
「內部指令已經傳達。
待會由羅蘭德先生三人與第一小組先行潛入目標建築物,第二小組待命聽令。」
 
「是。」
 
 
 

「是的...現在所有的老師都往學校來了...我該怎麼辦...」少女持著手機,口氣唯唯偌偌地說道。只見從她身後的窗外,可以俯瞰見校園大門已經開始有人聚集過來。

「妳先不要怕,先找個隱密的地方躲起來。這邊已經派人過去了。」對面吵雜中傳來沉穩的聲音要她安心。

少女點了點頭,緊張的目光直直盯著手裡剛取得的牛皮信封袋。

這裡是長阪學院的校長室處,誰也沒想到入侵者居然只是個外表看來柔弱的女孩。

有著栗色半長髮的她來到這裡時憑著身體的本能反應扳倒了所有的警衛,並抱著非本願的心情以校長的信箱發送郵件通知所有老師。

「里奈,幹得好,快點先去躲起來吧。」

「好的...」

少女張望外頭的情況,連忙跑出校長室。

 

 

 


男人對空鳴槍的子彈爆發出前,南原已經先一步將他撲倒在地。

被包夾在兩人懷中的小夜還在顫抖著,完全不敢知道現在正在上演著什麼情形。

南原對空高舉著搶來的槍枝,接連發射。

看見子彈落下在自己身旁,男人不禁笑了。

「真是迅捷的速度,南原君。」

南原什麼話都沒說,只是緊握著短刀,只差兩三公分就會刺進男人的額頭。

「不愧是與黑道沾染過的孩子。」

「......」只見男人忽然捉住南原的手肘,把那把刀用力朝某個方向推進。

「!?」

「...?!」

僅只是一瞬間的動作,就足以南原與小夜同時瞪大雙眼。

方才彷彿對自己虎視眈眈的男子,現在兩眼睜得比他們還要大,小夜甚至能感覺到肩頭邊傳來濕熱的液體感覺。

「血...」南原眉頭深鎖地盯著男子左胸心臟處,就在小夜的左耳旁。

縱使男子已經當常死亡,但對南原來說,現在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

「小夜,去穿鞋子!給你三秒鐘!」他對小夜喊道。

「嗯...嗯」弱小的孩子根本連好好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被緊急逼著進屋子裡去。

急急忙忙穿好平常最愛穿的布鞋,踏過的自家草皮全部被鮮血沾染成骯髒的顏色。
 

 


洛爾特亞與青木宛如步在地雷區域一樣,每一步伐都得小心翼翼。

但後來洛爾特亞開始發現有人選擇忽視他們的存在,所有的老師似乎都往學校的方向過去。

「喂,青木。」

「嗯,我也注意到了...」

「難道是學校發生了什麼事?有人去找校史了?」如果以現在來說的話,會使老師比起注意他們,寧可先過去學校的唯一原因就是這個。青木瞇起眼睛說。

 

洛爾特亞歪頭想了想,忽然說出一句令她驚醒的話。

「欸,話說回來從頭到尾都沒看見長宮欸。」

「啊...啊啊!?真的是耶,完全沒看到那傢伙...」

「妳覺得長宮也在殺人嗎?」他挑了挑眉。

「唔......」青木認真地思索道。  「不,我想他不會的,雖然他平常很亂來。」

聽見答覆後,洛爾特亞便試探性地問道:「也許我們可以連絡他?」

「萬一他跟別的老師在一起呢?」

「那我們就去...妳知道的,我手上有槍。」

青木用力搖搖頭。「不行,這樣絕對不行。而且你不是已經答應我要一起去找小亞他們的嗎?」

「嘛~是這樣沒錯啊。」

看見洛爾特亞手裡的槍還是沒收起來在那裡把玩著晃來晃去青木就覺得危險。

她再次下令道:「都說了叫你把槍收起來。」

洛爾特亞這才乖乖將槍收起,聳聳肩說道:「其實我們找到現在也沒有什麼線索,只是瞎找而已不是嗎?」

聞言,青木皺眉:「你在說什麼...我可是有根據他們兩個可能出現的地方來找的耶?」

還是說,我打一次電話給小亞試試──

青木掏出手機來,按下常用聯絡人撥號鍵。

 

 


「吶,長宮,雖然很抱歉...但是...可不可以偷偷跟我說...」

「校史?」

長宮盯著眼前繃緊了皮的十五歲單純少女,露出意味深長的笑意。

道:「妳真的想知道?」

「嗯。」小亞點頭。

「很恐怖哦?」

小亞點頭。

「妳會後悔哦?」

點頭。

「妳會一整個禮拜吃不下飯哦?」

點頭。

「妳甚至會哀怨自己住在這種鬼地方哦?」

小亞愣了下。

但吞了口口水,還是努力點點頭。

這下長宮總算嘆了口大氣。
 

 

「妳知道長阪啊,以前不叫做長阪,叫做────」

 

 


十數名教師紛紛倒下。

在長阪中學的校園裡,現正上演著驚人的鬧劇。

「你是...!?」

「我可是得過柔道冠軍的,雖然已經忘記是哪一種類型了。」羅蘭德笑笑說著,邊把肥胖的數學老師給扳倒。

「為什麼會有非本校生闖進來?你們到底是誰?」一名女教師衝出來吼道,但隨即被其他人拉離。

那人說道:「妳不曉得這個人是誰嗎!」

泉與體育老師等人展開肢體肉搏戰,雖然他並沒有多少打架經驗,但無論對方的拳頭如何落下,他都彷彿毫無感覺似的,仍奮力揮打過去。

「雖然我很不會打架,但是為了大家好,我還是要打!」

 

「......」

正當校園走廊間鬧得雞飛狗跳之時,坐在石板屋頂上的伊祁也在此時拉開了弓弦。

他的眼裡、手中,瞄準的地方是...

 

 

 

隨著清脆的一聲,女教師身後的某數位老師也應聲倒下。玻璃碎片劃破了幾人的衣袖,他們先是詫異地看了看地上哀號的同事,再來分析。

「不會吧...一次射出三支箭,同時瞄準三個人的...」

此時另一面玻璃又碎破,又有兩三人倒下。

「是伊祁!!」

「保險櫃被人打開了!!?」

「啊!!?校長人呢!!?」

場面頓時一片混亂,每個老師的臉色都變得極度驚慌。

 

「還要多一點?」

「再多一點,不要太多,四五個。」

羅蘭德與窗外的伊祁比手畫腳,於是下一刻又倒了四、五個人。

 

在校長室裡急亂翻找的、搜索監視器的、還有硬是繼續與羅蘭德和泉搏鬥的、到處不曉得該如何是好的,全都曉得這下子完蛋了。

「找到兇手了,是應屆畢業生橋本里奈!!」

這句話喊得大聲到就連躲在廁所裡的里奈本人都聽得見。

「!!?」

「找出她!!」一吼,原本呆站在原地手足無措的人都立刻出動。

 

 

「去哪裡?你們都已經被包圍了!!」

所有的教師們當場嚇得魂飛魄散。

「只能說你們的功力太差...」教師們都舉起雙手來...

 

 

 


「長阪中學」,目前校史僅有五年。

前身為「格洛姆學校」,是非常注重學生資質的校院,當初的規模也是現在的兩倍左右。

格洛姆學校的初任校長,某位美麗的小姐,為了成立一個真正優質的校園,在這方面花費了不少功夫。

當時的格洛姆雖然不謂盛大,可校長小姐把它經營得相當好。它幾乎成為了眾人理想中的美好學校。

直到約十年多前,校長小姐退休,校長先生繼任後,慢慢地,怪事就開始發生了。

 

跟校長小姐一樣,校長先生也是提倡優秀、品質佳的教學制度與學生品行,願意為打造理想學校付出努力的人。

只是他使用的方法一向有點強硬,但還在能接受的合理範圍內也就沒人說什麼。

就這樣看似如天堂般和諧的校園生活,直到有一天忽然變調。

 

一名學生無故失蹤的案件。

 

但明明是鏟白了說光明正大毫不掩飾的學校,這回居然對外界壓下這起案件,也沒有通報警方。另外因為該名學生是孤兒,所以失蹤的事情只有學校師生知曉。

 

後來校長先生似乎開始進行了新的——有點奇怪的制度。

 

校方開始對成績偏差、家中經濟吃緊或無親人等類型學生展開私下面談,他們對學生說道。

「要是覺得沒有辦法再支撐下去的話,可以考慮去試試看這個。」

 

 

協助病理學家進行實驗,可以獲得一筆相當優渥的報酬。

這對稑褵大多為單親與孤兒出身的學生來說,無可厚非是個相當誘人的機會。

不少學生受到高額誘惑簽下同意書,但總過了不久之後就被送出去,再也沒回來了。

詳細的情報為,校方拐騙學生,將他們送到國外去進行人體實驗並從中賺取利益。而製藥公司甚至將經過實驗所製造的藥品作為家庭用藥販售普及全國,甚至外銷至其他國家。

提供受驗者的學校從製藥公司賺取利潤,再加上同學莫名消失,使得學生之間開始流傳恐怖的傳聞,平均成績逐漸往上攀升,每個人都拚了命似地唸書。

「聽說學期成績是最後一名的話就會被抓去賣。」

或許學生之間相信,但許多家長卻只當作是開玩笑。

而這天大的玩笑一直持續進行到大約十年前才被一個突發事件給中止。

 

稑褵鎮內發現某家醫院違法經營,甚至還爆出該醫院會偷偷利用人類進行活體實驗的恐怖真相。

 

有些學生查覺並且開始懷疑──因為在那之後就像巧合似地,學校裡再也沒有任何學生失蹤了。

但懷疑歸懷疑,這些孩子們並沒有足夠的證據去證明那便是同學的失蹤原因,於是整體情況就在不了了之的情況下...。

 

經過了兩、三個年頭,格洛姆忽然被強制廢除學校,當時震驚了四面八方。

原因是被揭發校方長期以來以高壓統治的方式來管理學生。

就算再怎麼討厭對方也要露出笑臉,就算再怎麼被欺負也要露出笑臉。總而言之好好地、和陸地相處就對了。

學期平均成績未達九十分以上者,依照分數進行處罰處置。

許多家長曾經還認為能進格洛姆是多麼光榮的事,直到看見新聞後才發現原來自己的孩子不是受到風氣影響,而是為了性命讀書的。

 

 

翌年,廢除的學校土地再度被買下,重新成立了一間新的中學,名謂長阪,也就是小亞等人剛畢業的中學。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其實當中許多師資都還是格洛姆時期留下的,短暫性失業的他們再度回到學校裡,恢復正常的授課。

經營長阪中學的校長是格洛姆校長先生的友人,為人平時隨和風趣,卻生有膽小怕事的個性。

因此自格洛姆時期被傳下來送出去的「學生名單」,就被藏在校長的私人保險箱裡。

 

 


長宮說完看著小亞冒煙的小腦袋。

「來龍去脈是這樣。對了,我也是剛進來長阪兩三年而已。」

 

「好…」

 

「好過分。」

 

代替小亞把這句話說出口的,是小優的聲音。

 

「小優!?你醒了!?」小亞見病床上的他露出孱弱的微笑,不由自主地就撲了上去。

「嗚嗚~~小優~~小優小優小優,你終於醒了~~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

「對不起,讓妳擔心了…現在已經沒事了哦。」柔軟的金髮在懷裡撒嬌似地磨蹭,小優輕輕拍拍她的腦袋。

「不過長宮你說的是真的嗎…?」

「我想我沒有必要編造謊言喔。」長宮拔下剛才不知何時戴上的墨鏡說。

 

小亞與小優相視一眼,彼此望向長宮。

 

「所以老師殺人的原因…就是因為疑似有格洛姆時期的學生把這樣的校史給流出去了嗎?」

「之所以需要做到殺人來掩蓋事實…」長宮笑道:「是因為殺人頂多只被判死刑,但這樣的校史一旦被揭發的話——」

 

不只是殺人被判死刑,此外靠人口販賣非法取得的財產與家產都會全數被強制收回。這些人的後代不僅要背負著汙名,承受來自各界的壓力,甚至還因為藥品外銷,很可能會造成國際新聞,破壞日本的聲譽。

 

「明明知道會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為什麼這些老師還要這樣做?」小亞正色地問道。

「我的小笨蛋,果然老師在上課的時候妳都在睡覺對吧?」

「呃......」

「稑褵以前的經濟狀況並不好,很多人的經濟狀況都很拮据。 小亞妳想想看,是不是感覺我們當老師的都很有錢?」

「沒什麼感覺耶...」

長宮聞言連忙搖了搖頭。「不對,這個問題我應該問小優。」

小優點點頭。

「佐野家的經濟情況算是小康偏富裕,所以小亞才會沒什麼特別的感覺,但是對與弟弟相依的小優來說肯定會這麼覺得。」

長宮將話題拉回:「窮父母為了讓家裡的孩子過上好一點的生活,就只能不斷努力再努力。但是在這塊發展緩慢的土地上,怎麼勤奮都只能多掙到一點點的錢而已,根本難以支撐下去啊。」

 

「這時候製藥集團提出的"合作",對他們來說...」

 


「為什麼小亞還是沒有接電話?」青木收起手機滿臉不解,於是轉打給小優。

這次很快地對方就接起電話,卻遭到青木一陣叫罵。

「喂!我說你們兩個到底在幹什麼啦!知不知道我們有多擔心你們兩個啊?剛才為什麼都不接電話?」

「啊...」小優搔搔頭,不曉得該怎麼跟青木解釋才好,只好先暫時說明遇到偷襲的事。「抱歉,剛才因為受傷所以...」

「受傷?」聽到這個詞,青木自然提高了音量。洛爾特亞就好奇地貼在她的手機旁邊跟著偷聽。

在小亞接過小優手機,對兩人說明大致的情況之後,青木打算立刻趕路過去醫院,卻被洛爾特亞阻止。

洛爾特亞趁著電話還沒掛斷之前,對手機另一側的小亞兩人喊道。

「現在馬上去學校!」

 

 


「南原,你在哪裡?」

「你們找到小亞他們兩個了嗎?」

「找到了,我們現在各自在前往學校的路上。」

「我這裡也是,小傢伙雖然順利救出來了,但綁架他的老師自殺了。」

「怎麼會!?」

 

 


傾斜的屋頂讓羅蘭德和泉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睡著的伊祁安全揹到地上。

「這嗜睡症發作的時間總是太恐怖。」羅蘭德拍拍泉的肩膀道,「一直以來真是感謝有你了。」

「不會啦...」泉靦腆笑著,「其實是沒有他的話就沒有現在的我。」

羅蘭德歪頭表示困惑,但泉卻瞬間揮手,恢復往常開朗的模樣。「啊,沒有啦~~」

 

隨著突襲第一小隊開始替各教師銬上手銬後開始做紀錄後,第二小隊也進入鎮內開始處理搬運屍體。

里奈向警方提交出牛皮紙袋,裡面的文件確實是失蹤學生名單,以及負責處理該學生的教師名稱。

 

 

 

「真的假的?好可怕...」青木觀望著現場狀況,邊聽小亞轉述長宮的話,聽得她整個人都傻了。

洛爾特亞也點點頭說道:「其實我早有聽人說過了,但那人現在已經被殺死了。」

警方似乎決定私下進行調查,這一連樁的恐怖事件也算是在這裡落幕。

小亞等人看著所有人之中,只有長宮與少數老師,按照資料被證實無罪。

校長則躲在廁所裡,被人發現的他抱著腦袋,渾身顫抖個不停,只差一點就要尿褲子。

 

 

「來,我帶你們先出去吧。」而忽然,一張熟悉的臉孔映入所有人眼簾,小亞愣了一下才認出來。

「菜鳥,是你!!」

「好懷念喔,菜鳥警察先生!」

「喂...我不叫菜鳥,我叫白井...」這名褐色短髮的菜鳥,正是之前商店街附近發生過少女盜賊王事件的負責警員。

但不管他已經報上名,這群中學剛畢業的死小孩還是繼續菜鳥菜鳥地叫個不停。

 

之後,菜鳥和另外兩三名警員將小亞等人安全地送到封鎖線外。

 

 

 

沙耶:「啊,小亞! 楓江,妳看,是小亞他們!」

「啊啊~~姊姊!!」

聽到妹妹呼喚自己,楓江的表情仍沒有太大變化。

 

 

直到小亞自動撲進她的懷抱裡,楓江這才露出如同往常溫柔的笑容。

 

「太好了,沒事就好。」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依然是=)(巡)
  • 為什麼我會感覺小亞小優聽到這麼嚴重的事情,可是反應還滿淡定的啊??
  • 因為已經先看過一輪屍體,先大大的震驚過了XD
    再者這是描述過去的事情呀~

    TaMaSHI 於 2017/05/20 15:31 回覆

  • 狐狸寶貝
  • 所以如果是新老師老師的話就跟什麼校史無關,而且才五年長的校史的都跟我無關啊啊啊啊
  • 基本上在新學校這五年內進來的老師 確實是跟過去的校史無關啦
    不過還是要接受調查的

    TaMaSHI 於 2017/05/20 15:32 回覆

  • AXCM傲骨里總兼
  • 老師很可怕嗎?
  • 這間學校的老師做出的行為真的很可怕OAAAAAO

    TaMaSHI 於 2017/05/20 15:33 回覆

  • mitsa31625
  • 原本看到這篇跟研究所有關係一整個滿滿驚嚇
    結果老師拔墨鏡那裡笑屎我惹wwwww
  • 人家在講古你們在放閃!!
    長宮怒摔墨鏡(誤XDDD

    TaMaSHI 於 2017/05/20 15:34 回覆

  • 賓哥
  • 犯罪應該是每個人心裡面都會有的一種潛藏衝動,只是由於受到禮教與道德規範的拘束,讓人壓抑了這種衝動,所以法律規範或民意與論這時就得發揮作用,讓人想犯罪時就有了顧慮,但現今人權已經超越法律規範,讓很多人有了借口,所以犯罪已經是一種看心情的行為,我想犯罪就犯罪的心態,才會讓這個社會處於隨時都會有危險的環境裡~~
  • 假設今天沒有受到法律規範的話,我想人類大概也早已亂成一團
    我覺得以現金保釋算是很奇怪的事的說...這就好像有錢就不怕被關似的
    雖然有些人確實是無辜沒錯

    但是台灣的案件判決實在太奇怪啦~~

    TaMaSHI 於 2017/05/20 15:38 回覆

  • 被騙去種田的呆呆
  • 這一期文章很長哩
    呆呆也花了點時間才看完
  • 因為已經是這系列的最後一集
    所以加長在加長XD

    TaMaSHI 於 2017/05/20 15:38 回覆

  • 韓CIA
  • 這哪裡叫做跟研究所只有一點點關係.關係很深的了
    我只能說...這裡真的是小鬼島
    這個小鎮當初到底是怎麼規劃出來的呢?好像是很特別的區域吼,制度都跟人家不太一樣.
  • 好吧確實算是大有關聯了XD
    不過關於稑褵的事,會在以後的故事裡慢慢表達出來的
    然後不要問你會怕rrrrr

    TaMaSHI 於 2017/05/22 12:16 回覆

  • Ponylite的心世界
  • 歷經這樣的恐怖
    果然明白老師們何以要如此緊張
    原來是怕自己財產因為非法取得被充公
    還有這句殺人的不會被判死刑
    真是熟悉啊
  • 這就是人性的自私之處
    為了自己的利益…
    果然殺人還是太超過啦。

    TaMaSHI 於 2017/05/24 12:1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