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楓江是被某個聲音弄醒的。
 
早上五點約三十分左右,廚房就傳出一陣詭異的敲撞。
 
於是楓江悄悄地帶著倉庫拿來的鐵棍,小心翼翼地往廚房前進。
 
但隨著距離廚房越來越近,楓江卻聽見了水流的聲響。
 
是誰在洗碗?
 
「伊祁?」
 
 
「嗯!?」回答的聲音卻是小亞,讓楓江感到訝異。
 
「小亞,這麼早妳在廚房做什麼?七點起床就可以了…」她歪著頭說。「妳在…做料理?」
 
「嗯,是午餐…」小亞邊清洗著鍋具邊說,但楓江能看見平底鍋隱約被洗掉幾塊黑色不名物。
 
「呵呵,那讓姊姊幫妳做就行了呀。」
 
只見小亞看似穩重地搖搖頭,邊擦乾手上的道具說道。「不,從今天開始我要為我的高中新生活改變!」
 
「改變?」
 
「變什麼?」繼楓江的疑問後,梳洗完來到廚房的伊祁也問了一樣的問題。
 
小亞神秘地笑了幾聲。
 
「我從今天開始要早起,幫大家做便當!」她右手晃著煎把,臉上是充滿了自信。
 
不過聽到這句話的兩人只是盯著小亞看,過了不久之後楓江先開口:「那妳今天做了什麼呢?」
 
「這個~~」
 
保鮮盒一打開,兩人立刻憋氣。
 
「小亞…妳的蛋有確實煎熟嗎?」
 
「有!外面都快變黑色了,所以裡面一定是熟的啦。」
 
「……」楓江與伊祁互看了一眼。
 
 
然後。
 
「哇啊啊啊啊啊!!」
 
伊祁拿著筷子把蛋戳破,在小亞的慘叫聲之下,可憐的荷包蛋不斷淌出蛋汁。
 
「裡面完全沒有熟呢~只是變熱而已哦。」楓江笑笑著說。
 
伊祁繼續評論。「飯是硬的…菜是甜的,那塊肉看起來很油,而且調味料加太多。」
 
「不要打擊我的信心啦!!」小亞瞬間帶著哭音喊道。
 
不過就整體來說,本來應該會是令人心情好的配色,但在這盒飯菜上卻顯得怪異。
 
就好像一幅圖畫墨水未乾卻不小心被手碰過一樣。
 
「……」
 
「……?」小亞盯著沈默的兩人看。
 
「我去一下洗手間。」
 
「我去二樓的洗手間。」
 
 
語畢,小亞看著他們就這麼快步走出廚房。
 
再低頭看看自己的便當。
 
 
「……我還是到學校買好了。」
 
 
 
回到房間,小亞看了看時間,現在不過也才將近六點。
 
「啊啊,真的起得太早了啊~」早餐也吃完了,梳洗也弄好了,現在就只差換上制服而已。
 
不對,要是當初沒有買制服的話,那還可以再多睡五分鐘呢。
 
小亞歪了歪頭想。
 
不過既然七點起床就行,那麼…
 
她一個勁再次撲上床。
 
「總之現在就先來再睡一個小時吧~~」
 
 
 

 

「小亞去上學了嗎?」楓江被這句話驚醒。
 
睜開眼來看到伊祁…不對,是牆上的時間已經來到九點半,九點半,九點半。
 
 
 
九點半。
 
 
 
「小亞!!」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佐野家立刻陷入兵荒馬亂,五分鐘以後少女從家門飛奔出去。
 
小亞看看手機裡的行事曆,發覺這個時間入學典禮應該已經開始有一段時間了。
 
大街上照常閃耀著晨間的陽光,只是來往的行人不再多,變得悠閒的場景與小亞焦急的心境全然相反。
 
她還跑著跑著才發現自己身上還穿著…
 
 
 
睡衣…
 
 
 
沒有換制服就算了,甚至身上的這一件也不是能穿出門的……
 
 
小亞感覺自己整個人瞬間白化,開始注意起街邊每個人的目光。
 
「……」
 
 
 
 
玄關大門被悄悄地打開一道縫隙,小亞默默地先從隙間瞄了裡頭幾眼,然後默默地躦進去,關門,再來躡手躡腳地前進。
 
「…?」小亞連忙摀住從客廳走出來的伊祁嘴巴。
 
「我換個衣服啦…幫我保密一下…」
 
她一溜到自己房間裡,開始神速換衣服。
 
 
「好了!」然後又躡手躡腳跑出玄關外。
 
「妳的包呢…」伊祁瞄了眼少女說。
 
「啊啊,對,包包!!」拿好書包。
 
「鑰匙?」
 
「到時候你可以幫我開門嗎?」
 
「那時候我不在。」
 
「那我只好去小優家蹲了!我出門啦啊啊!」
 
目送飛奔出去的小亞,伊祁連句路上小心都沒說,就關上玄關門回去自己房間。
 
 
 

 

A中第OO屆新生入學典禮會場
 
「佐野—佐野同學有來嗎?」
 
「欸…小亞人呢?」
 
在場的小優光是在上次聽到小亞能入選A中就已經夠驚嚇了,因此被分到同班對他來說也已經沒什麼。
 
只是在這茫茫人海中,遇到了南原,遇到了青木,就是到現在都還沒看見小亞的身影。
 
小優的思緒接下來直接連結到其中一個可能性。
 
「該不會還在睡吧!?」
 
但是現在也完全沒辦法打電話過去啊!到底該怎麼辦呢?
 
小優與南原、青木三人只能互相乾瞪眼…然後看著老師在點名簿上劃叉。
 
 
「剛開學就遲到什麼的…」
 
 
「公車!!!」等等我啊——小亞追車追得上氣不接下氣,誰教現在這一班跑了以後,下一班可是要等半個多小時!
 
然而她跑在公車後方的死角,在這種狀態下司機根本就不可能發現她。
 
「下…下一站…快停啦啦啦啦啦!!」小亞噴淚大喊。
 
結果這公車整整跑了三個站才停下,等小亞上車時,整個人也已經呈現虛脫狀態了。
 
「喔喔喔…」
 
 
但好在公車上很空,讓她很快地就找到座位。
 
小亞坐在位子上,為了休息開始放空。
 
 
 
不久後,入學典禮結束,學生們被各自的班導師領導回教室。
 
一開始並沒有規定學生的座位,所以大家都是找熟人聚集在一起,當然小優等三人也坐在一塊。
 
「小亞啊……」看著班上還很混亂,小優們先把隨身物品放下佔位,再溜出教室外,在走廊角落準備打電話給她。
 
 
 
 
 
小亞開始覺得周邊的場景越看越不對勁,好像她從來沒有印象的地方。
 
看看公車號碼確實是同一個數字沒錯,但方向……
 
「錯啦啊啊啊啊啊!!!」
 
「司機我要下車我要下車我要下車!!」司機的坐背忽然被人劇烈搖晃,還伴隨著噪音級的叫喊。
 
「知道了知道了,等等下一站就讓妳下車!」
 
「謝謝謝謝一千塊不用找了!!」小亞直接把紙鈔塞進箱子裡,等待公車大門敞開的那一瞬間,她直接跳了下去。
 
小亞疾行通過馬路來到對側公車站下,查看同一線公車的下一班時間。
 
「嗯……十一點十分!?」雖然有些久,不過目前也只能等待了。
 
這時候手機忽然響起,小亞二話不說接起電話。
 
「喂?」
 
「小亞,妳現在在哪裡?」聞對方接通,小優立刻問道。
 
但是對方的回答很奇怪。
 
「我人在OO區這裡!」
 
「欸…!?」
 
「公車坐錯方向啦……」
 
「就算坐錯也不會拖到這麼久吧……」
 
「其實是我不小心睡過頭,再加上坐錯公車……」
 
小優露出的表情大家都看得見。
 
「小亞,聽說新生入學典禮無故沒到的話要被罰打掃校園一個禮拜喔。」
 
「嗯…欸!?」小亞好像不敢相信自己到底聽到了什麼。
 
對方再次強調:「而且是放學後哦。」
 
「欸欸欸欸欸!?放學是幾點!!」
 
「三點,未來有社團活動的話好像是五點。」
 
「那我的小戰士怎麼辦!!」小亞焦急問道:「小戰士的動畫四點就播了啊啊啊!」
 
「呃…請楓姊幫妳錄起來吧?」
 
「可是不知道姊姊會不會答應…」
 
「話說現在重要的不是這個,重點的是妳得先趕快到學校來吧?」
 
小優的話打醒了她,後者才注意到,剛才眼前經過的公車好像是……
 
「啊啊啊啊等等我啊啊啊啊!!」
 
「欸…?」小優困惑了會,這才把電話掛斷。
 
「唉…」
 
「小亞現在…?」一旁青木好奇地想問現在的狀況。
 
「睡過頭加上公車的方向坐錯…好不容易下車之後現在又要繼續追車了…」小優的表情說有多無力就有多無力。
 
這下青木和南原沈默了。
 
 
 
 

 

認識時間。
 
除了未到的小亞之外,班上所有人都已經自我介紹完畢。
 
而「班導師」表示他並非「班導師」而是暫代老師,至於真正的班導師到底是誰,暫代老師只說是個男的。
 
「這下有50%機率會是長宮哦。」青木這才托著臉頰慵懶懶地說。
 
「光是確認男女就有50%的確保了啊…」小優根據她的話確認。
 
確實長宮在小亞等人畢業後不久也跟著辭職,不,正確來說應該是無可避免地被遣散。
 
但A中很快就搶到這名名師,為了確保,更是讓他快速上路。
 
連向同事自我介紹的動作都省了,所以暫代老師也只能搔搔腦袋,只說是個男的。
 
「真要說有可能是長宮的話,像我這樣推測…」兩人聽著南原的這一番話…
 
「我怎麼覺得越來越有可能了…」
 
「不會吧,這到底是什麼孽緣啊?」青木頓時抱起頭來,她可無法想像接下來又要跟那個隨心所欲的神經病一起待上三年。
 
南原見她模樣,隨即緩和語氣說道:「別擔心,現在至少還沒確…」
 
「各位同學早安啊~~」
 
「定……」說到一半,南原就把話吞回去了。
 
三個人都被這再熟悉不過的聲音給吸引了注意力。
 
沒錯,不和暫代老師說一聲就擅自走進來的,正是長宮。
 
「啊,你們班導師來了。」暫代老師連忙向長宮鞠躬,然後便離開教室。
 
瞬間安靜下來的場面裡,似乎還混雜著幾絲灰暗氣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