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提要。

 
開學第一天的小亞因為種種原因,最後過了中午才到校。
 
另一方面,班上同學林一聽說小優擁有能看得見鬼魂的能力,便焦急地想要讓小優到家裡查看疑似怪異的狀況。
 
結果這個請求,最後當然是……
 
 
 
只能去看看了。
 
 
當天放學後的林領著小優、小亞、青木三人前往自家。
 
甫進門小優就察覺不大對勁,緊接著他好像看見了…所有的壞東西一感受到小亞的陽氣,立刻逃之夭夭。
 
「啊…小亞已經趕走他們了喔。」
 
「欸?」疑問的人不是林,而是小亞本人。
 
「這麼快?」這是青木困惑的問題。
 
反倒看林很是高興,連忙握住小優和小亞的手致謝。
 
「我的老天啊,我真的感覺到房子裡的空氣舒爽許多了!」
 
「該怎麼報答你們好呢…啊,對了,我這裡有很多餅乾糖果!」
 
「吃的!!」小亞雙眼發亮。
 
「給妳。也給染谷同學和青木同學。」
 
「我什麼都沒做啊…」青木說的是實話,一邊把手裡拿到的糖果交給的小亞。
 
至於小優呵呵地苦笑,也把自己的份交給她,後者樂不可支。
 
就結果而言算是皆大歡喜,不過實際上卻是小亞獨得所有的任務獎勵。
 
 
 

「啦啦啦啦啦~~」客廳桌前,在小亞與伊祁面前擺滿了從林同學家帶回來的糖果餅乾。

「...」光是看著小亞滿臉愉悅地大口吃糖,伊祁就覺得這孩子的未來有點不妙。

毫無顧慮地把甜度高的糖果含在嘴裡這種事,很是容易造成蛀牙與在齒間留下色素。

再加上小亞的習慣不是很正確,飯後刷牙這件事要想到才會去做。

 

真的是...小心會蛀牙啊。

伊祁才剛想完,就聽到眼前吃糖果吃得很開心的少女忽然發出「啊啊」的聲音。

「怎麼了?」

「剛才好像咬到什麼很硬的東西...」小亞攪動了一下嘴裡,瞬間面色一變。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牙齒痛?」

「你怎麼知道!!」

「看妳吃東西的習慣猜的。」結果伊祁猜得一點也不差,完完全全看著小亞的臉色辨別出來。

「等一下,洞! 我還發現有一個洞!」

「那就是蛀牙了。」

 

「诶?」小亞征征地盯著眼前咬著蘇打冰棒的男子,腦袋裡有那麼一剎那間是空白的。

 

「你說...?」她不敢相信她剛才聽到了什麼。

「妳的疼痛和洞是同一顆牙齒吧?」冷冰冰的口氣問。

「對啊...」不過這在小亞的意識裡並不是重點,重點是那個...

 

令人類聞之色變的,史上最恐怖的聲音。

 

大家都會怕,小亞也會怕。

「欸...所以我現在該怎麼辦?」從口中吐出這句問話的她,望著始終面無表情的伊祁。

然後像是忽然想到什麼似的,在對方回應之前又立刻開口。

「啊啊~對了對了,我看我趁現在趕緊去刷牙吧~聽說黃人牙膏可以強化琺瑯質吶哈哈哈哈~」說完,她順勢起個身裝作自然地就要往外頭走廊走去。

只可惜伊祁和楓江的銳利程度是相同的。

就像現在,小亞的衣襬徹底被扯住了一樣。

「嗚哇啊啊~~」

「站住。」

 

「我不想看牙醫啦!!」全身上下狂冒冷汗的小亞,乾脆直接攤牌大喊。

「難道妳想變成沒有牙齒的老婆婆嗎?」伊祁瞇起雙眼問。

「我相信牙膏的力量!」

「要是牙膏能治好牙病,那還需要牙醫嗎?」

「嗚嗚...」縱使對方說的話是確切的道理,但小亞現在就是無法接受現實。

從來沒蛀牙過的她,怎麼會這麼突然就蛀牙了呢?

小亞撫著一邊臉頰,現在說什麼她都絕對不去看牙醫。

 

絕對!

 

不看!

 

她的腦子裡思考著該如何應付伊祁。根據多年以來的經驗來說,伊祁的記性很好而且執著力強,所以就算暫時以其他原因敷衍過去,終究也逃不了要面對事實。

那麼剩下的,也就只有賄賂這條路線了。

「說吧,你想要什麼?」

「?」伊祁將頭一偏。

「只要是在我能辦得到的範圍內都能滿足你,拜託你幫我向姊姊保密吧,我下禮拜絕對會自己去看牙醫的啦...」小亞話說得越來越小聲,最後淹沒在迎來的沉默氣氛中。

「......」

「......」

 

 


大多數人循著忽然聽見的慘叫聲而來,發現聲音來自某家牙科醫院附近的道路。

誰知道有名金髮少女正被人拉著,而那名少女還在正發揮她的畢生所長──鬼吼鬼叫。

遠看的路人們不曉得她究竟是真的被人誘拐,還是只是熟人之間的拉扯而已,旁邊的路人們全用神經病的眼光看著這兩個人。

「我~~~~~~不要去~~~~看牙醫啦~~~~啊啊啊~~~~」

相對於小亞滿臉的悲壯,在伊祁冷淡的神色上卻隱約能見到一絲賊笑。

「不趕快處理不行。」

「不啊啊啊啊啊啊啊!!!!」

無論如何反抗,就是無法從死神的鍊鉤下脫逃。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小亞決定找人求助,比如說待會應該就會經過派出所。

 

在派出所前站崗的警察打了個呵欠。不過還能悠閒地張開嘴吐氣也算是好事,畢竟最近鎮上的治安和平到令人覺得無聊。

警察取下帽子,抓了抓頭髮,再把帽子帶回去。

接著便看見一男一女邊拉扯邊經過,警察本人也呆然地望著這副場景。

「喂!!菜鳥!!你在發什麼呆啊啊!!」小亞對著他大叫道,「你看看他要把我抓走了!!快點逮捕他!!」再用力戳向伊祁的腦袋,後者面無表情地被戳。

「伊祁先生?」菜鳥無視小亞的話出聲搭訕。不過聞菜鳥認得出伊祁,就代表雙方相識。小亞忽然訝異於這件事。

「欸!?你們兩個認識啊?」

「這不是當然的嗎?伊祁先生是幫助我們警方追查與逮捕犯人的王牌啊!」菜鳥按照上司說的話,原封不動地轉述給小亞。

「欸!?原來如此!?」我還在想這傢伙這副德性只能幹床鋪試睡的打工呢...

小亞小聲的碎念換來伊祁無言的手刀。

「啊啊!痛啊!對了,你看他要把我抓走啦!!」

「抓去哪裡啊?」菜鳥很是不解。

「牙科診所。」伊祁淡淡地說。「她蛀牙了。」

「喔喔?蛀牙了就要去看牙醫沒錯啊...」

「可是我會怕啊...」小亞含淚對著菜鳥警察哭訴,「你想想看,牙醫診所裡面發出電鑽的聲音,那是多少人的噩夢啊!!而現在這個冷酷無情的傢伙居然要帶我去那種地方!!」

「喔,所以呢...」菜鳥感到無力。

「所以你要阻止他啊!!警察的職責不就是保護人民的安全嗎!!」

「......」沒有人回應。

此時從裡頭走出來查看情況的巡查長,看見伊祁便熱情地招呼。

「喔,伊祁先生,午安啊!」

「午安。」

「這是怎麼了?」令巡查長這麼問的原因,是因為看見小亞欲淚的表情。

小亞見向菜鳥訴苦沒用,只好轉戰巡查長。

「我跟你說!伊祁這傢伙打算把我抓走!」

「怎麼會呢?抓去哪裡啊?」巡查長來回看了看兩人。

「牙科診所!!」

 

「......」

「......」

「她打死不想去看牙醫,再這樣下去蛀牙會變嚴重。」

「小亞啊!」巡查長臉色慎重地拍了下小亞的肩頭。「妳好好聽叔叔說。蛀牙這種東西要是不趕快治好的話,以後就會一發不可收拾,所以一定得趕快去看牙醫才行。加油,別害怕,勇往直前吧!」

「對啦,我們會支持妳的...」菜鳥接著說。

柔和的微風輕輕地賞了小亞一個巴掌。

 

「不,我還是害怕啊...」

 

 

 

 


不曉得被這樣子注目多久了。

一個面色沉重的女孩,一個熟睡的男子,還有兩名制服警察,佔據了牙醫診所整個等候區的沙發。不,應該是說因為有警察的存在,所以其他人完全沒敢靠近這張沙發。

「不管是什麼挑戰,只要人多就不可怕!」個性正直認真,注重團結力的巡查長抱胸如是說。

菜鳥警察也握拳說道:「沒錯,小亞,妳要相信妳自己,肯定可以渡過這道難關的!」

從剛才起就沒說話的小亞,冷冷地對現在表情開朗的菜鳥質問。

「怎麼了?剛才你不是像個白癡一樣看著我嗎?怎麼現在看起來這麼開心啊?」

因為沒想到陪人看牙醫時的心情會變得這麼好啊────菜鳥當然沒有把這幸災樂禍的真心話給說出來。

而是這樣說。「哈哈,既然都來到這裡了,當然是為了要給妳動力嘛。」

「什麼動力啊!丟臉死了啦~~」

光是警察無緣無故出現在這裡就已經夠惹人注目了。

沒想到當伴隨著叫號到小亞的名字時,身後的兩個天兵警察甚至還發出加油聲。

「加油~小亞~加油~小亞~」

「小亞第一!!」

小亞本人遮著紅透的臉頰走進診療室,心想等出了診所絕對要殺了這兩個天兵!

 

「我們這樣子應該有達到幫她打氣的效果了吼?」巡查長轉頭問菜鳥。

「你覺得呢,前輩...」看著小亞走進去之後,立刻垮下臉來的菜鳥反問。

「嗯~~要不是派出所得有人顧著的話,應該把同仁們叫過來一起加油的~」

這人腦袋裡裝的是什麼啊?      ────白著眼的菜鳥心想。

 

 


另一方面,躺在治療台上的小亞只能征征地看著醫生和護士做準備。

「佐野小姐是怎麼樣的情況呢?」醫生打量著道具問。

「我覺得...好像蛀牙了...」

「了解。來,張開嘴巴──」

張開嘴巴,代表噩夢的開始。

 


伊祁安靜地睡著,從診療室裡頭傳出小亞的慘叫聲什麼的他都沒聽見。

菜鳥則是摀起雙耳,假裝什麼都沒聽見,因為他自己也害怕那恐怖的電鑽聲,更何況是再加上人的慘叫聲。

至於巡查長接到一通電話後便無視了診療室裡的聲響。

 

「什麼!你說有重大案件!是,是!我們馬上去支援!」講完電話的巡查長回頭便對菜鳥喊:「帶上伊祁先生,我們走了!」

「是!」菜鳥也不多想是不是忘了什麼,馬上就應答,背起伊祁後,警察們便匆匆離開診所。

 

 

過了十分鐘後,滿臉橫淚的小亞摀著嘴邊的腫包,總算是從地獄中逃脫出來。

滿懷著悲憤與方才羞恥的她正打算好好給這三個欠揍人教訓時,居然發現沙發上空空如也,所有人都跑了。

「......」

 

 

於是報仇未果的小亞只能噙著淚水,在夕陽婉惜的柔光之中,沿著河畔走回家。

 

 


三天之後的早晨。

正在吃早餐的小亞,忽然注意到了旁邊的伊祁正在用手機擴音談話。

「陪你看牙醫?」

「我會怕...」

「巡查長呢?」

「他今天休假,出去玩了,今天值勤的除了我只有所長啦」

「喔~喔~」小亞透過擴音,完完全全地聽清楚了對話,還與伊祁對視了一眼。

「那我們就陪他去看牙醫吧,哈哈哈哈~」一想到這次要看牙醫的人不是自己,小亞的心裡就覺得爽快。

伊祁點點頭,才正要說「一起去吧」,沒想到就突然又聽見小亞的哀叫聲。

「啊啊!」

「嗯?」

只見小亞雙眼失神地,朝他比了比自己的嘴。

「這次...好像是另外一邊...」

 

「......」

 

 

今天,大街上,出現了男子同時捉著鬼吼鬼叫的少女與哭哭啼啼的警察...的奇異場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