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喔喔喔喔!
各位鄉親父老,我終於更新啦終於更新啦終於更新啦啦啦

 


啪地一聲,打掃的排表新鮮出爐,而長宮的臉蛋也像是被膠水黏著了一樣,跟著表單深深地埋在公佈欄裡。

「老師,你別想趁這時候趴在公佈欄上睡覺喔?」被指定擔任風紀股長的南原就在身邊,雙手抱胸盯著他說道。

「我沒有啊,只不過是想享受剛印刷出來,熱呼呼的新紙觸感而已喔,呵呵呵呵。」

「那你是不會去印刷機旁邊待命喔!」

「噗啊」長宮抬起他那張俊俏得令人忌妒的臉,對上將風紀股長的職責執行得十分到位,擺著臭臉的南原。「南原君還真是稱職耶?看看這一點親和力都沒有的表情──」

在纖長的手指伸向前,就快要碰到那張撲克臉時,南原猛地拍掉他。

「別跟我說稱職什麼的,先顧好你自己的職責和素養再說。」

長宮笑咪咪地看著自己的學生,見對方性子這麼兇悍,於是自己只好聳聳肩走人。

 

「打掃區域是...廁所嗎...」南原盯著表格看,只見上頭的廁所掃區居然還分成左右兩邊。

南原掃了一眼雙邊的分配座號。

「嗯...優和小亞都跟我一樣在左邊啊。」

「對啊對啊。」

「呃啊啊!!」然後忽然被熟悉的人聲給嚇著,原來是小亞和小優兩人就在他身旁。

瞬間滿臉紅透的南原咳了咳,重整姿態將視線放到表單上。

「只不過青木在另外一邊耶~」小亞說。

「你們有發現男生都掃左邊,女生掃右邊嗎?」小優憑著入學一兩週來的記憶力來,分辨出上頭分配的原則。而聽小優這麼一說,南原才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

「啊,我懂了。因為左邊是男廁,右邊是女廁嘛。」

 

「欸,那我......?」小亞只能指著自己,邊死盯著小優和南原走回他們自己的座位。

 

 

 

原來我是男的啊?

 

 

 


......

隔天,打掃工作一切按照排表開始進行。

在掃區的地域上,一群手持掃具的男學生們當中,混進了一個提著水桶的女學生。男學生們先是看看眼前這個女學生,再看看女廁前聚集的女學生,再看看眼前這個...

「佐野同學,妳怎麼會在這裡啊?」林率先發問。

「我怎麼知道啊!」小亞滿臉崩潰。

偏頭一想,既然掃地分配表是班導師親自貼上去的,那麼也就代表...

「長宮你這傢伙啊啊啊!」

 

然而就當男生部分算是欣然接受之後,女生部分也發出了疑問。

正要進入女廁的青木見只有小亞一個女生被安排在男廁就覺得奇怪。「欸?為什麼小亞是在那裡?」

 

 

 


廁所攻防戰!


 

 

「不過幸好和小優排在一起,還能聊天呢~」在全新的班級裡來說,肯定是有認識的人在一起比較好,小亞為此鬆了口氣。

她把水桶放在水龍頭前,打開開關,等著小優拿拖把進來。

然後同時看見南原從儲物室中拿了大小數瓶清潔劑,好像完全不管容量似的一舉全往馬桶裡倒下去。

「等等等等等等啊啊啊啊啊!」小亞本想阻止他,但沒想到對方已經拿起刷子開刷。

幾秒之後,男廁的最後一間廁所發生泡沫大爆炸。

 

 

「給我住手啊啊啊啊!」後來在小亞的嘶吼聲之下,泡沫被強力水柱給沖散。

「怎麼了?」南原放下水管,就好像不曉得剛才發生什麼事似地問她。

小亞指著剔透到發亮的馬桶:「我說你剛才那一堆泡沫啊…」

「哇~~這廁所洗得超乾淨的!」才剛說不到一半就被人打斷。

男同學們比對著被南原洗過、以及沒洗過的廁所,紛紛發出訝異的讚嘆。而本人南原也抱胸露出強者自滿的得意表情。

 

但下一刻卻馬上被小優打破氣氛。

 

「啊,這間廁所要溶了喔……」小優蹙眉指著被洗過的馬桶說。

「……」

 

「呃啊啊啊!所以說就叫你住手啊啊啊!」

到底是誰會把廁所清潔劑和鹽酸加在一起噴滿整間廁所的啦!————小亞的叫聲在男廁裡迴盪不絕。

 

(實際上並不會有溶化的現象,純屬效果)

 

 


「啊啊,累死了…」後來費盡功夫,好不容易終於把溶解危機解除。

要不是沒什麼大礙的話,小亞還真想痛扁南原幾拳,雖然可能全部都會被閃過就是了。

她就是想不通,為什麼一個數理資優的傢伙,居然會不懂得化學劑的應用概念?

小亞隨意瞄了一眼女廁,卻瞬間被女廁裡面的乾淨程度給震驚住。

 

「吶吶,女廁有花香耶!」一進教室,她便衝著一起打掃的男同學們喊。

「有花香又怎麼了?」男同學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小亞。

「難道你們不覺得男廁也應該要有香味才會讓人上得開心嗎!?」

「上廁所就上廁所,跟心情有什麼關係啊?」

「你們不懂啦,我帶你們親自去體驗!」

於是,小亞領著一群陣仗浩大的隊伍,一路浩浩蕩蕩地從教室出發前往廁所。

 

 來到女廁所,小亞唰地拉開大門,一股清淡花香立刻散發出來。宛如長官的她指著女廁所,對下屬們喊道:「聞!用力聞!然後再去聞聞男廁的味道!」

男同學們聽隨著小亞的指令,各個都用力猛吸了一口氣後,緊接著再移動到旁邊的男廁吸第二口氣。

 

「咳咳咳咳咳咳」

「還真的差滿多的…」

「看吧看吧,我就說吧?」下屬們紛紛點頭。

「那我們應該選什麼口味好呢?」不能輸,一群人認真地開始討論起來。

 

「啊?口味……!?」卻只有小亞辨識出重點。

 

 


「喂,南原!染谷!」林的叫聲吸引了剛從食堂回來的兩人注意,南原伸手抵擋住衝過來的林的前額。

「怎麼?」

「你們覺得什麼口味好啊?」停下來的林喘著大氣問。

「什麼東西啊?」南原與小優對看了一眼。

「廁所芳香劑!」

「……」兩人腦海裡浮現了林往嘴裡噴芳香劑的畫面。

 

南原拍拍林的肩膀,一臉惋惜。「沒想到林同學的體質跟一般人不一樣。」

「你們想成什麼了…是打掃廁所要用的啦!」

「...哦。」

 

 


隔天。

打掃完後,小亞對整間廁所噴上檸檬味道的芳香劑。

 

「這樣好多了吧?」

男同學們各個都像嗑了藥似地點點頭。

「這麼一來我們就不輸給女廁啦!」

 

"清潔溜溜,香氣縈繞,保證讓您就連上廁所都能擁有好心情。"

因為有小亞掛品質保證,所以在男廁廁所門口貼上這句標語。

 

 打掃人馬滿意地離開男廁,卻殊不知轉角潛藏著隔壁女廁的間諜。

「可惡,居然敢學我們,而且掃得比我們還好!」某個澄色短髮的女學生咬著自己的小手帕,眼裡滿是不服氣。

「果然是為了和我們爭“那個”嗎…」在她身邊的青木則雙手插腰,表情也很是不快。

而至於她們口中所謂的“那個”,就是指A中為了獎勵學生整潔方面而建立的獎賞制度。雖然長宮並沒有特意提到,但這群主動的學生們依然可以透過分發給每個教室的通知單得知消息。

那就是教導處的人每天都會在清掃地點計算整潔分數,最後在學期末計算總成績,成績最高者,打掃小隊中每個人都可以任選學業成績其中一項科目來增加二十分。這誘人的條件不僅讓令人心動,同時也是因為A中是學科處當制度的關係。

只要沒有把所有該修的學分給拿到手,就得準備等著留級的意思。

 

自己果然進了地獄啊,小亞抱頭苦思。

「如果拿到第一名的話,要拿二十分來補數學還是英文好呢......」

「現在就已經在想這種事情,會不會太早了啊?」轉過身來的小優雖然歪著頭問道,但以他的角度來說與小亞是正面對面。

也就是說偏著腦袋苦苦深思的小亞,現在直盯著小優看。

「我說啊,拿到那二十分要補什麼好呢?」

「欸...補什麼?在那之前,我們不一定會拿到第一名吧...」

「不,這你就錯了。」小優的肩頭忽然被某人給拍了一下。

只見南原的神色應當與平常無異,但現在身上卻纏繞著某種不具名的黑色邪惡氣息。身纏邪惡氣息的南原幽幽地說:「是我們非得拿到第一名不可。」

小優的肩頭被人拍了又拍,本人臉孔上的表情可謂五味雜陳。

看看那群毫無心機,你追我跑的男同學們,再看看那群精打細算,聚在一堆一齊看影片的女同學們。

「才剛開學兩三週而已,教室裡怎麼就已經充滿著競爭的氣息了呢...」──這世道好險惡啊。小優尤其死盯著眼前的南原不放。

 

 

 


又隔天。

下午,某個男同學跑來小亞桌前對她嚷嚷。

「喂喂!我們的廁所地上全是泥巴水!」他如是說。「該怎麼辦?」

「欸欸?那就清掉它呀!」小亞的回應簡單明瞭。

「小亞,難道妳不懷疑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的嗎?」

「嗯?」

「是那群女生呀!那群女的!在跟我們爭奪第一名!」其他男同學們陸續來到她的面前。

小亞愣了愣,看來是有不少人都見過那攤泥巴水。

只不過到底為什麼要找她說這件事呢...?小亞完全想不通。

 

 

 

教室後頭是女同學們經常聚集的地方。

「小亞那傢伙現在是叛徒!」

「沒錯沒錯,雖然說是被分到了男廁那裡,不過居然就這樣幫起那群臭男生們起來了,真不夠意思。」女孩們口裡討論的,果然還是同一件事。

小亞身為女生卻被分在男廁這一點很有可能是長宮的(故意)失誤,但女生這裡卻無法拿她當作間諜。

經過一番討論之後,矛頭又指向與小亞長年相處的小優。

「一定是因為有染谷同學在的關係,所以小亞自然而然地就幫起男生們來了!」

「對!」

 

於是經過而莫名聽見女人們談話的小優,就這麼被捉走了。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青木則特地親自撰寫了一封紙條致予小亞,就放在鞋櫃裡等待明天。

而隔天在鞋櫃裡取得手寫信條的小亞,雖然感到困惑,不過還是立刻打開來確認。

上頭的內容如此明寫著:「乖乖放下你們的掃具,讓我們成為學期末第一!」

「呀啊...說到分數,大家都瘋了,連青木也一起瘋了...」小亞看著信紙,騷騷腦袋,等到她再來回確認一次之後才發現最前面好像寫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染谷現在已經被我們給捉了,要是想救回他的話」

「喔喔。」

「嗯?」

嗯嗯?

好像哪裡怪怪的。

小亞戰戰兢兢地將視線放開到身後周圍,忽然看見了南原正帶著一名女同學走上樓梯。

 

「...好像哪裡怪怪的...!?」

 

 


「嗚哇啊啊!!不是哪裡怪怪的,而是大家都瘋了啊啊!」比照青木的手寫內容,小優現在被女同學們捉走,而相反地,南原也從女生那裡捉來一名人質!

 

 

想要救走他(她)的話,就乖乖放下你們的掃具!

 

 


這天,由女廁首先發出攻勢。

「唉呀,有廁所,唉呀,太好了。」女同學們刻意跑進男廁裡將咖啡倒在洗手台中,因其刻意舉高的角度,讓咖啡直噴到乾淨得發亮的玻璃上,留下污漬。

「喔喔,馬上就是查看的時間了~這咖啡漬真糟糕,我們走吧~~」

 

 

男同學們也不甘示弱。只見其中一人在女廁面前蹲下,放開手掌,一隻大蟑螂就這麼從他的手裡爬呀爬進女廁裡。過了不久,連教室都能聽見女生的尖叫。

「嘎啊啊啊啊啊廁所有蟑螂啊啊啊!!」

 

聞聲,負責領導女廁打掃的青木怎麼能就這樣不管?

 

果斷勇敢的她衝進廁所裡,成功用竹掃把打扁那隻四處亂竄的蟑螂,卻發現蟑螂的體內露出機械部分。

「可惡,居然利用假的來騙人!」青木扔下竹掃把,咬牙切齒地往放置在女廁門口的成績單看去。

 

“打掃失誤:害蟲。”害蟲這兩個字還寫得有夠潦草,看來是因為評分人員十分害怕蟑螂的關係,連通知也不通知就直接跑走。

 

 


「現在我們被扣一分,女廁被扣了五分。」根據男同學的報告,小亞推斷出了雙方當前的分數。

「重點是,現在染谷應該在女生那邊吧?不曉得怎麼樣了...」

 

一群人口中不曉得怎麼樣的小優,現在身邊包圍著眾多女性。

不過對這可憐的孩子來說,並不是在享福,而是過著被囚禁的生活。

 

「呃...」比如說。

在人來人往的飯廳,有個人特別引人注目。這名戴著墨綠色圍巾的少年身後跟上了十來個左右的女生,緩行在人群之中。

「哇,你看那人,帶著後宮出來啊!」但本人眼裡卻失神呈現放空狀態。

被一群女生勾肩搭背,對純情的小優來說不管怎麼樣都覺得有種羞澀丟臉的感覺。

即使他被許多人投以羨慕的視線。

「嗚嗚嗚嗚嗚不~~~~」

 

 

 

反過來的,被南原硬是拐過來的女同學人質,倒是因為南原傲人的霸氣而深受吸引。

「南原君,你要去哪裡~?」

「不要丟下我啊。」

「你怎麼會選這個女的...」小亞面色沉重。

「我怎麼會選這個女的...」南原的面色比她沉重上幾倍。

 

 


然而戰爭還在持續當中。

現在的男女廁只要每到下課時間,就必定會有人在門口站守,"這節課是你值班啊"一類的言詞也開始在班上顯得普及起來。

但即便有人顧守,雙方還是能找到縫隙給予對方偷襲。

轟轟烈烈的攻防戰過後,每天早晨依然能在兩間廁所中發現果皮、垃圾、或是一些渣屑。


 

終於,幾週過後的某一天,女性評分人員站在教室面前,對正在授課的長宮小力揮手。

「幹嘛?進來吧。」

得到長宮允許的評分人員走進教室,「咳咳」地清了幾聲喉嚨。

然後說道,

 

「這學期貴班的整潔分數,一律以零分計算。」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連長宮都跟著全班一起驚呼。

「為什麼!我們明明這麼認真的!」青木不甘願地叫道。

「而且一直在努力維持的說。」班上頓時陷入一陣吵雜,小亞見小優臉上呈現無力吐槽的神色,不禁拍了拍他的肩。

所有人的目光最後轉移向評分員,評分員也藉此時說道。

「雖然知道你們想認真去競爭,奪取第一的心情,但是!」

「但是...!?」

「利用互相傷害的手法陷害對方降低分數,這種精神不值得嘉許。」

聞言,班上同學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不,我們也有團結的時候!」其中一名擁有潮流髮型的金髮男同學猛地站起來說話了。

「嗯?」他的發言成功讓評分員認真注視他。

「什麼時候?」

「考試作弊的時候......」

 

 


於是,金髮男被趕出了教室,而本學期班上的整潔成績也只能成了掛零的結局。

 

 

Tama:所以就說好小孩拿拿掃把拖把打一架就好,幹嘛處心積慮陷害對方哩。(大誤

創作者介紹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可以加20分嗎,那....TAMA 我們一起去女生廁所大便幫小亞吧! (喂喂
  • 要當都市傳說嗎
    每天晚上到十二點女廁就會多出兩坨沒沖大便的恐怖傳聞(?

    TaMaSHI 於 2017/07/25 22:06 回覆

  • 藍月熊
  • 剛印好的紙摸起來真的很舒服!!!
    尤其是冬天,會暖暖的ww
  • 所以我最喜歡在冬天印紙惹(喂XD
    不過說到冬天果然還是被窩更勝一籌啊~

    TaMaSHI 於 2017/07/25 22:07 回覆

  • 被騙去種田的呆呆
  • 清潔劑不能混在一起...
    香港曾經發生...類似事件
  • 只要是藥劑就不能隨意混雜~
    南原做了不好的例子

    TaMaSHI 於 2017/07/27 11:44 回覆

  • 韓CIA
  • 這篇吐嘈點滿滿啊.XD
    我如果是南原就從長宮後腦勺巴下去了.
    而且噴芳香劑的畫面有笑到我
  • 長宮表示攻擊師長是不對的行為(X)
    而南原則表示林同學你就吃吧沒關係反正我們不是那種會斜眼人家的人(O)
    林:???

    TaMaSHI 於 2017/07/29 19:54 回覆

  • 老巫婆荷蘭雜記
  • 讀到好多地方都覺得好有畫面. 這篇好多地方可以畫成漫畫. 例如 : " 南原抱胸露出強者自滿的得意表情 " 好生動的描寫. 想像該有一幅漫畫在旁邊吧 .
  • 哈哈 我也曾經想過要以漫畫方式呈現
    不過漫畫是大工程呢!

    TaMaSHI 於 2017/07/30 17:02 回覆

  • 莫赤匪狐
  • 那天我參觀一個小學,我特意問起他們的廁所怎麼掃,結果說是委外啦,每個小朋友多繳一百塊還是多少錢的清潔費,很棒對不對.小學耶! @@+
  • 國小都是讓掃地阿姨來掃沒錯
    國中或以上我就不知道惹~基本上應該就都是學生自己掃的了吧OAO??

    TaMaSHI 於 2017/08/01 20:42 回覆

  • 莎莉
  • 別以為洗厠所簡單...
    讓這些毛頭小伙子練練,才知道平日在家媽媽的辛勞.
    推5
  • 首先要能忍臭@@

    TaMaSHI 於 2017/08/01 20:43 回覆

  • Ponylite的心世界
  • 嗯~真是悲慘的結局
    很多時候
    都是如此
    要把對手拉下來
    便是設計構陷....
  • 這是所謂的兩敗俱傷啊~~

    TaMaSHI 於 2017/08/01 20:48 回覆

  • 千巡✧
  • 小亞:原來我是男的啊
    wwwwww
    話說好想看大家性轉www
  • 欸 小亞來性轉好像不錯(咦

    TaMaSHI 於 2017/08/01 20:52 回覆

  • 賓哥
  • 嘿嘿~~洗廁所是我最不願意的事,還好學生時代我們班都被分配到掃車棚,車棚沒樹葉簡單輕鬆多了~~
  • 我還記得我國小時被分配到掃樹下,我們幾個同學每天都在掃永遠掉不完的樹葉,那時候還真想把那棵樹給鋸斷@@+

    TaMaSHI 於 2017/08/01 20:59 回覆

  • 莫赤匪狐
  • 哪有,小學還很多廁所都是高年級負責掃的啊,至於廁所外包這是從大學,高中國中然後國小往下的....基本上我是第一次真實遇到國小廁所外包給人家掃啊,沒辦法,他們有將近五公頃的校地,卻只有全部十三個班,還要掃廁所是不可能的 @@
  • 可是我國小時也是包外耶,我國小光是一個年級就有十三班了,而且學校不大啊(歪頭
    難道是我過太好惹(遮臉

    TaMaSHI 於 2017/08/04 19:0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