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省下錢來買小戰士最新系列的電玩,小亞暫時以步行通學。雖然路途遙遠,不過對於身為小戰士頭號鐵粉的她來說,這點考驗並不算什麼。˙
 
而且最近幾天,她還在學校鄰近處發現了一個適合短暫休憩的小徑。
 
在那裡可以常常見到情侶或者是親子,又或者是朋友們,在旁邊的自動販賣機買瓶飲料後,一齊坐在長椅上聊天。
 
現在正值初夏,小亞往頭上一仰,藍天白雲,新綠枝葉茂盛,再加上涼爽的微風,是個令人不自覺心情就會好起來的天氣。
 
「啊啊~好涼快,而且現在這個時候吵死人的夏蟬也還沒出現。」
 
呼一口新鮮空氣,小亞從長椅上站起身,伸個懶腰。「嗯~~」
 
「啊~好漂亮的金頭髮喔~」同時忽然有個聲音出現在附近,嚇得小亞連忙把雙臂收回。但她左右張望四處後,卻又沒發現有任何人在旁邊。
 
「呃~錯覺吧?」眨了眨眼睛,判定是自己聽錯了以後,小亞又坐回長椅上。
 
這名金髮少女搖晃著白皙的雙腿,從塑膠袋裡拿出剛才從超商買來的三明治準備拆封,邊哼著歌時,卻又不自主地想起剛才聽見的那句話。
 
「...嘿嘿,其實很多人都說過我的頭髮漂亮啦,聽久了會有幻聽應該也是正常的吧~嘻嘻。」單指繞捲著滑順的金色髮尾,小亞的臉上漾起得意的紅潤。
 
只是心裡才剛想完,後腦勺就傳來一絲刺痛。
 
「嗚哇!」那種像是被人從後面偷拔了頭髮的感覺,迫得小亞猛然往身後的草叢瞥去。
 
「喂,就算再怎麼喜歡我的頭髮,也不能這樣...」
 
「...啊咧?」但草叢後除了草和樹木以外,並沒有其他任何東西。
 
「真是奇怪...」小亞摸摸自己「令人稱羨的天生金黃大波浪捲」,彷彿俏麗髮尾一甩就會帶出閃耀星光的效果似的。
 
但實際上自己的金髮也不過就是個及肩微捲,只有柔順度能堪比洗髮精廣告而已。一陣撥弄後認知到事實的小亞,還是認命過來,默默地加快了啃三明治的速度。
 
「嘛...算了,還是快點吃完,快點回家吧。」
 
 
放學後先到超商買個點心,再到小徑來邊吃邊休憩,吃飽之後再悠閒地走回家──這就是小亞這幾天來的日常行為。
 
但是唯有今天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自從被偷拔了頭髮之後,小亞便開始不太想多待在這裡任何一分。
 
要說為什麼的話,大概是因為感覺到某種不尋常的視線,讓她下意識產生了反應。
 
 
至少好好地將包裝與塑膠袋扔進垃圾桶裡後,小亞加快了步伐,離開看似與平時毫無差異的小徑。
 
總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少女尖銳的直覺告訴著她,現在最好別輕易回頭,應該就這麼繼續保持著大步往前走。
 
殊不知怪異的目光卻以如同急凍的速度襲來,小亞肩頭一顫,邁開腳步就跑。
 
 
 

直到回到家裡附近,那股說不上來的詭異感覺才徹底消失。

但從小亞的視線遠遠望去,卻發現在家門前有道意外的嬌小身影。

「小夜?」名字主人的身分本身沒有什麼異常,唯一違和的就是伴隨者並沒有一起出現。

「小夜,小優人呢?你自己過來的嗎?」小亞走到孩子面前,問起他的哥哥。

而小夜搖搖頭,偌小的聲音淡淡說道:「自己出來的。」

「來找我玩嗎?」小亞打趣地回應。「還真是罕見欸~」

但小夜又搖搖頭。

小亞這才發覺他的手上拿著一張看來有點破舊的紙張。

「吶,這是什麼啊?」

「...藏寶圖...?」聽見小亞這麼問,小夜其實也不太清楚似的,注視著這張紙時直歪著頭。

紙張已經完全泛黃,再加上暈開的筆跡,一看就能知道至少有十年以上的歷史。

而且就上頭的線條與筆記看來,確實很像是典型的藏寶圖沒錯。

「看起來好像很酷耶,你從哪裡拿到這個的啊?」

小夜指了指地上。「這裡。」

「這裡啊......嗯?欸欸欸欸....!?我家門口...!!?」孩子點點頭。

這回答讓小亞不敢置信。畢竟在自己家門前地上掉著一張藏寶圖,說起來有點怪異。

「姊姊和伊祁應該不可能會弄這種惡作劇吧...?」

一大一小相互瞄了一眼,小亞吞了下口水。

「去看看...?」

說不好奇是騙人的,因此少女正在徵求比她小三歲的男孩同意。

而正值好奇時期的男孩也立刻就點頭回覆。


 

 


「首先,走到三鬼神社...在附近而已啊。」小夜像著小跟班似的,跟在拿著藏寶圖的小亞身後。

走到原始設定的起點三鬼神社後,小亞發現上頭還標示著第三棵松樹,於是從那棵松樹下算起,往北走一百五十步。

「欸...這樣不是會直接走到三鬼神社後面的樹林裡去嗎?」儘管從圖上畫有樹木的指標看來,似乎是這樣沒錯。

小亞歪著頭,又忽然想到既然是寶藏的話,那當然會藏在隱密的地方囉。

「啊啊,原來如此啊。」小夜完全不曉得小亞一個人在嘀咕什麼。

兩個人從樹下邁開腳步開始計算,往北方前進一百五十步。

 


來到一百五十步的地方,兩人回頭一看,神社早已變成小小一間。

「嗚,好臭!」

忽然不曉得從哪裡傳來異味,小亞摀住鼻子,再查看藏寶圖上的標示,上頭寫著「經過小河」。

「小河?」小亞將圖從眼前移開,才發現面前居然真的有一條小河流。

「欸…!?看藏寶圖看得太認真了,完全沒發現耶…」

但若是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這條河流中其實漂浮著許多小碎屑之類的髒東西,而那股若有若無的怪異臭味就是從這條小河流中散發出來的。

「啊…啊咧…真的要從這裡經過嗎?」小亞和身後的小夜相覷。

「怎麼辦?我們總不可能伐木吧。」

「嗯…」

看看眼前這條流速緩慢的髒河,而身邊又沒有能夠即時拿來渡河的道具,實在令人困擾。

 

 

雖然不語,但環視著四處的小夜,平靜的雙瞳忽然有所動靜。「...!」

「怎麼啦?小夜?」小亞很快便察覺了他的反應。

隨著小夜的視線望過去,遠處的高端樹枝上垂掛著一條繩子。

在意外時刻腦子動得特別快的小亞,立刻就聯想到了其中的含意。

「啊...難不成是要用繩子晃過去嗎?」真是原始的方法啊──小亞偏著頭說。而向來沉默寡言的小夜也沒有說什麼。

於是小亞走近樹幹,一個勁地就爬上去,坐在延伸處將繩子牢牢綁緊。

「小夜,你有辦法爬上來嗎?」

小夜面有難色地搖搖頭。

這下子小亞就不曉得該怎麼辦了。

以她的力氣來說,也沒有辦法支撐一個少年的重量,因此別說是揹著小夜爬上樹幹了,就連將他拉上來都有點困難。

但是小亞認為以現在的情況來說,後者仍是多少能夠嘗試的方法。

「來!抓緊我的手!」

小夜跟著伸出手去,緊緊捉住小亞,自己再踏上樹幹。兩人憑靠著拉力與支撐,費盡了一番氣力後,總算小夜是爬了上來。

接著,小亞沿著粗繩下滑幾公分後,示意小夜做相同的動作。

「......」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結果到最後,小亞還是只能犧牲自己的手臂,也不管繩子的負荷力便攬緊了懷中的小夜,當了一回女泰山。

猛一跳成功掉落到對岸,因為雜草叢生的地面摩擦力足夠的關係,兩人只翻滾了半圈。

 

「好痛痛痛...但總之是過來了啊...」小亞說著,再拿起破舊藏寶圖查看。

「嗯...經過小河之後,再往北走三百步,往東走一百九十步,最後進去洞穴裡...寶藏就在那裡?」

不管怎麼說,剩下來的動作未免也太過於簡單了。

小亞再與小夜對視一眼。

「走吧~」


 


但事實卻與小亞所想的完全不一樣。

剩下來的往北走三百步,再往東走一百九十步的路程上,地形崎嶇,而且樹木茂密,即便太陽光能夠從葉片之間透射進來,也僅只是幾束細小的微光。

為了不讓小夜受傷,小亞整路上都牽著他的手走。

 

來到大約北三百步之處,往東邊看,發現那裡是落滿枯葉的小路。

忽然,小夜打了個冷顫。

晃晃彼此緊握的手,有一種詭譎的異樣,讓他警戒性地察覺到,現在最好別再往裡面走。

「回去了。」

「诶...但是...都已經來到這裡了耶...」聞小夜的話,小亞感到可惜地眨了眨眼。

「好冷。」小夜說。

「哈哈哈,大夏天的哪裡冷啦?」小亞逗趣地戳戳小夜的額前。

「那~你在這裡等著,我走去裡面找找寶藏,很快就回來~」

「唔...」來不及再多說些什麼,小夜就只能待在原地,望著小亞越來越遠的背影。

 

 


「一百八十八...一百八十九...一百九十?」最後,小亞果然在洞穴前停下。

「哇啊...太厲害了...」吞了吞口水。

「既然是在這麼隱密的地方...那麼該不會是真的寶藏吧...?」想了想,小亞便邁開腳步往洞穴深處走去。

或許是長年無人造訪的關係,幽暗的洞穴帶給人一種陰森的氣息。而且,還有股某種怪奇的,像是腐敗的味道──

 

小亞緊抱著雙臂,不禁在裡頭跑了起來。

因為實在是令她太不舒服了。

「找到寶藏就回去!」 

 

而寶箱,很快地就出現在眼前了。

 

由於材質是木製的關係,才當靠近就能聞到飄散的霉味。

 

小亞皺著眉頭打開木製箱,發現裡頭又有鐵箱。

而打開鐵箱,裡頭則出現了數根看來都是不同人的頭髮。

「!!?」但比起頭髮本身,更讓她感到詫異的是,每根頭髮居然都還被黏上了寫有數字的標籤。

一瞬間毛骨悚然的小亞,默默地將鐵盒蓋上,將木箱關上,緊接著便頭也不回地奔出洞穴。

 

 


「噓~絕對、絕對要保密喔...」這件事,小亞只和小夜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