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喔喔喔喔!
各位鄉親父老,我終於更新啦終於更新啦終於更新啦啦啦

午前。

「啊...那個啊,就是我的房間門鎖壞了,現在打不開門,進不去。」小亞一副漫不經心地將手機夾在肩頭說道。

聽到電話的另一側傳來小優「啊啊」的回應聲,她接著說下去。

「姊姊說這幾天要請鎖匠過來修,所以我暫時可能會跟姊姊睡在一起,你來我家的時候也沒辦法進我的房間啦。」

「重點不是那個。」倒是小優擔心的,卻完全不是小亞個人的方便問題。

「那麼妳的作業怎麼辦?包包呢?是不是有些零食和飲料也還保持著原樣?這樣會不會長蟑螂啊?」電話另一側蹙著眉的小優,關心的是很實際的問題。

「那個沒關係啦~」聞言,當事人揮揮手,卻引來對方不滿的叫喊。

「為什麼每次都這樣!」

「哪有呀?」小亞滿臉平淡,繼續把桌上的炒飯大口送進嘴裡。

小優的擔心對她來說簡直可以當作空氣一樣視而不見────

 

 

午後,佐野家的門外傳來泉的叫喊。

「不好意思打擾了──請問楓江還是小亞在家嗎?」說完,後背撐了一下,好讓肩頭上背負的人別滑下去。

聞聲的楓江不疾不徐地前來應門,開了門,卻發現泉的肩頭上背著沉睡的伊祁。

「啊呀?又睡著了嗎?」

「不是啦,是這次...抱歉,在慶功宴裡不小心讓他喝到酒了...」滿頭冷汗的泉,像個犯錯的下屬一樣望著楓江。

雖然這並不是什麼罕見的狀況,但楓江每回看見這副景象時,總還是要擔心一把。

「真是的,喝了酒很麻煩呢...」她盯著雙頰泛紅的伊祁,再對泉叮嚀道。「下次得注意一點,畢竟他可是喝幾口就不行了喔?」

「嗯、嗯...」過度緊張的泉只能含糊地點點頭,心頭卻不由得冒出「楓江也一樣啊」的心聲。

最佳的證明就是去小亞打工的複合式餐廳,嘗試買酒給這對男女喝的時候。

真要比一杯醉的話,楓江的情況甚至比伊祁嚴重呢──。

 

 

楓江只丟下「要去忙了」這句話,就讓泉自主踏上了佐野家的走廊。

然而泉雖然來過佐野家數次,卻還沒有一次真正進入到客廳以外的私人房間過。

「欸...我記得...記得楓江的房間好像是在右側,所以左側這邊就是小亞和伊祁的房間...呃...」這下,泉對著兩扇長相完全一模一樣的房門,一邊發出苦惱的呻吟,邊思索究竟哪個才是伊祁的房間。

「嗚嗯嗯~~」對著兩扇門猶豫許久,最後,泉還是決定硬著頭皮問上楓江。

他撐了撐後背,繼續駝著伊祁往飯廳的方向走。

來到飯廳,卻不見楓江的身影。

「難道是在房間嗎?」所以又回頭過來走廊,對應該是楓江房間的門扉敲了敲。

「不好意思啊楓江~~伊祁的房間是哪個啊?」他放聲喊道,希望若是楓江在裡頭的話能回應他。

而果然下一秒,房間裡就傳出了年輕少女的吼叫:「啊!不是左邊房間就對了!」

「左邊房間就對了?」泉猛地回頭一看,原來是左邊房間啊。

於是他站在左側房間前,別過頭對肩上的伊祁輕輕說了聲「抱歉,打擾了...」

之後,便將手握上門把,不料卻怎麼轉也轉不開。

「嗯!?」

泉再試圖用力,咬緊牙關,面露青筋,使上所有力氣,但門就有如被以強力膠緊黏住一般。

「等等等等等一下,你平常到底是怎麼進門的......!!」就連擁有結實肌肉的泉無論如何吃力,門都依然不為所動的話,那麼就更別提體重只有其四分之三的伊祁了。

「喂喂......」根本就沒有辦法去想像,泉甚至還開始懷疑這門把是不是壞了。

束手無策的他晃晃左肩頭,試著喚醒伊祁。「那個...伊祁...」

「...」

「伊祁...」每叫喚一次,泉便用手輕輕拍拍對方的腦袋,或是持續搖晃著肩膀。只可惜對方就睡得就像死了一樣,叫也叫不醒,震動也毫無影響。

「話說回來,頭髮還是跟小時候一樣柔...」

忽然「啪」地巨響一聲,便把正在撫摸伊祁頭髮的泉腦袋給賞了顆大包,門也莫名地緩緩敞開。

「快點...笨蛋...」這句夢囈來自伊祁。

而隨著泉失去門板的依靠,重心逐漸不穩,兩人就這麼分散摔在混雜零食包裝的地板上。

「嗚喔喔喔喔!!」

泉能感覺到,除了摔倒受到的衝擊以外,手臂下隱約還能感覺到另一種顆粒感。

泉把手臂移開,才發現那是從包裝中散落出來的零食碎屑。

將視野放開到整個房間,只見整片牆上充滿大大小小的小戰士電玩系列海報、書櫃上充斥著滿滿的小戰士模型、就連床上也都有小戰士的絨毛玩偶!

咦?還有粉紅色床組與粉藍色鬧鐘?而且地面居然是滿坑滿谷的零食飲料垃圾山!

 

 

泉顫慄了。

「啊啊...喔...原...原來...」

「原來如此,今天一瞬間了解了伊祁太多了嗚喔喔喔」心中膨湃的浪擊,不曉得造成的究竟是激動還是崩潰。

一方面為忽然發現對方潛藏的一面而感到狂喜,另一方面卻又對對方是個冷面少女心,外加邋遢鬼而感到幻滅。

這種矛盾的心情,讓泉在伊祁面前跪了整整三分鐘之久。

 

而三分鐘之後是伊祁醒來的時間。

張開雙眼,伊祁便看見泉正以五味雜陳的表情望向自己。

「......幹嘛啦。」毫無來由地盯著人看,真討厭。

「啊啊,你...你醒了啊...」

「為什麼會在小亞的房間...?」

「嗯...??小亞的房間?」

「她的門壞掉了才對。」

「啊咧...!?」

「......到底為什麼會在這裡。」

「等等等等等一下!」泉緊急阻止這趟突如其來的對話。

他顫抖著聲線向伊祁確認道「所所所以現在的的的意思是指...這裡...這裡是小亞的房間,而...而且門把還壞掉了...?」

「嗯...」伊祁說著,就要爬起身來走出房間外,卻沒料到因為腦袋一疼又倒下。泉見狀,立刻衝上前攙扶,沒想到精壯的身軀卻一個不注意,把門給老老實實地撞緊,發出令兩人都為之震驚的卡門聲。

「啊啊!」

「......」

 

 


泉完全可以感受到從懷裡傳來的冷燄。

「啊...啊哈哈哈,這下子只好爬窗出去啦?」全身不斷顫抖,眼神也不曉得該瞄向何處的泉,下一秒立刻被緊攬於懷中的伊祁給賞了一記肘擊。

受到衝擊的泉放開了伊祁,倒在地上摀住胸口誇張地激烈咳嗽。

 

「咳咳咳咳咳」雖然感受不到任何痛覺,但內臟瞬間發出了悲鳴似的。

伊祁繞過滿地的洋芋片碎屑,將手伸向窗邊就要拉開,卻是怎麼拉都拉不開。

 

「咳咳…有鎖著嗎?」泉向窗邊望去。

 

沒有。

卻打不開。

 

「啊,我忘了說,我房間的窗戶也壞掉了,打不開~」在楓江房間裡講電話的小亞,對另一端的小優補充。

「妳的房間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呀~」聽著小優再次發怨,小亞躺倒在楓江的床舖上,繼續享受著房間裡的淡淡香水味。

 

另一方面,楓江本人正在後院花壇裡裁剪花草。旁邊陽傘桌上放置的書籍與茶具組,就代表她接下來要做的事。

 

 


「好啦好啦,既然打不開就不要勉強了…」泉從身後抱住伊祁,用體格上的力量將後者拉離窗邊說道,「不然我們試著敲門呼喊看看?」

說完,後腦勺便不曉得在什麼時候,被伊祁的手給緊抓。

「……」

 

於是泉的腦袋便被當成了撞擊門的道具。

「外面有人嗚喔喔呃呃呃呃——」

「外面有人也打不開。」

「對吼…」泉這才意識到重點,搓揉著前額。但順著這道邏輯的話,那麼剛才有一瞬間怎麼感覺怪怪的。

「而且剛才那一聲這麼大聲,她們都沒聽到…」要是能吸引誰的注意的話,那麼至少還能儘快找來鎖匠。

不離會泉的伊祁將手伸進褲子口袋裡摸索,毫無面色的臉孔頓時頓止了十幾秒。

 

「話說回來,我的手機好像不小心留在餐廳那裡了…」這句話,泉說得越來越小聲。

但這次看伊祁並沒有任何反應,那鈍直的腦袋瓜努力想了想,才猜測出原因。

「啊,對了...伊祁你的手機也…是不是...平常都放在客廳...對吧…?」

「嗯」的冷淡回應,正式宣佈目前所有可行的求救動作一切無效。

 

就算改變成敲窗求救的方式,也會礙於小亞的房間窗戶與後院是反對側,根本無法引起注意。

(領會到這一點的泉,心裡默默想著,說不定這是難得能與伊祁獨處談話的機會。)

 


「…那個…」

見冷淡的目光朝自己投射過來,泉立刻被嚇得發白。

「?」

「那個那個那個...」想說點什麼,但大腦裡卻難以分泌出任何字眼。

在既沉默又尷尬的狀況下,輾轉許久,最後脫口而出的是。

「我說...要不要開冷氣啊...小亞應該不會生氣吧??」

「...嗯。」汗珠從伊祁白皙的肌膚滴落,水分浸濕了上衣。沉悶的空氣讓他看起來顯得虛弱。

見伊祁一副快昏厥過去的模樣,泉連忙往冷氣的方向跨步出去,卻忽然一個失足。

 

 

冷氣沒開,瓶罐倒是倒了。

而泉的重量全壓到了伊祁身上,與連續劇的老梗畫面有那麼幾分相似。

但讓泉更為驚慌的是,自己的臉居然離伊祁只有幾公分近。

透過衣物,隱約能感受到對方身體的柔軟觸感,令泉忍不住就會想抱住。

說肌肉有肌肉,說彈性也有彈性,必要的脂肪也半分不多──這樣的體型,泉不得不在心中承認,伊祁抱起來真的很舒適。

 

 

拉回現實,那副原本如冰般冷酷的神色,似乎稍微受到熱氣影響。

現在雙方的臉頰都泛著紅潤,一方是悶熱造成的,另一方則是悶熱外加羞赧造成的結果。

「別...啊啊...別誤會!!我真的沒有那種奇怪的嗜好...!!」泉瞬間從伊祁身上跳起來。

「...好熱。」

室溫36度。

經伊祁這麼一說,泉這才警覺到,要是再不趕快打開冷氣的話,無論是伊祁或他都會逐漸開始產生生命危險。

 

 

但縱使如此,冷氣周圍的垃圾山依然不容忽視,想要順利按到啟動開關不是這麼容易的事!

泉只能站在距離冷氣有好一段距離處,以上半身趴在牆上的姿勢,一隻手臂使勁伸向冷氣。

「嗚~~嗯~~就快要碰到了…」咬緊牙關,墊高腳尖,怎麼樣也非得啟動它不可。

指尖在開關下方周旋,卻怎麼樣也無法再更進一步。

「唔…」大汗淋漓的泉往下一望,果然還是敗在垃圾山的阻礙。

泉抿緊了嘴唇,正打算要冒著地雷爆炸的危險張腳踏上山時,忽然從腦袋上傳來陣陣涼風。

「嗯?難道我有念力…」呆然的泉望著被啟動的冷氣,用手臂抹去臉上的汗水。

轉過身正要看看伊祁的狀況,卻發現躺在地上的對方手裡正持著遙控器,以恢復冷冽的眼神對他投出「白痴」這個字眼。

 

「白痴」泉欲哭無淚。

 

經過涼爽空氣的洗禮後,兩人的狀態總算好了些。唯一不變的,就是泉的雙頰始終呈現緋紅。

「不對啊…剛才那是什麼...」

泉不禁再瞄一眼攤在地上享受著冷空氣睡去的伊祁,卻忽然想起兩人之間的種種記憶。

 

兩人雖然自小就認識,但成長的歷程以來,幾乎有近乎百分之百的機率,都是泉主動和伊祁搭話,反過來伊祁似乎根本沒有透露過自己的任何事,除非泉自主發現。

因此明明相處了十年之久,泉還是無法瞭解伊祁。

每回只要想到對方總是對自己露出冷漠抑或厭惡的眼神,他的心情就十分低落。

「喂...真的就不能…讓我多瞭解你一點嗎?」泉默默地跟著躺下。

 

「"罪過"...到底要怎麼彌補才行...?」

 

 


「話說回來,妳有告訴南原這件事了嗎?」小優的聲音還透過手機持續在小亞耳邊。

「啊啊~還沒有耶。」小亞抬起右腳大腿摸了摸。

「不快點告訴他不行吧?我記得他等等就要過去妳家了不是嗎?」

「對了哦...要還他借來的書,不過書還放在我的房間裡耶...」

「所以別讓人家白跑一趟,快點通知吧。」

「好啦...掰掰。」結束通話,小亞腰子用力一挺,跳下床跑出房間。

來到自己的房間門口,小亞慣例性地轉了轉門把想再次試試,卻忽然聽見裡頭似乎有聲響。

「嗯...!?」

 

「嗯!?」另一方面,查覺到外頭有動靜的泉,張開嘴,卻又把送到嘴邊的聲音給吞了回去。

「嗚嗚...但是這麼難得,還是等下一次的動靜好了...」

即便如何被唾棄,泉心想自己果然還是需要伊祁,方才憂鬱的心情不曉得何時已一掃而空。

 

「嗯...大概是我聽錯了吧?連窗戶都打不開,怎麼可能會有人呢?」小亞眨了眨眼,回頭往客廳走去,同時撥打電話給南原。

 

恢復平常模樣的泉,第一件事情就是抱住伊祁。

「喔喔,好像貓啊~~」露出舒爽表情的同時,還不忘要來個磨蹭頭髮。

只不過,患有嗜睡症的人雖然睡得快,但有時候醒來也很快。
 

 


南原似乎看到了什麼異樣的景色。

那是一個人在半空中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高分貝慘叫讓他立刻辨認出對方的身分。

「那個肌肉腦怎麼會在天上飛...嘛,算了,還是繼續往小亞家前進吧。」不過,就像習以為常一樣,南原毫不在乎地選擇了無視。

來到佐野家,南原的視線範圍裡出現了另一幅更讓他感到困惑的景象。

衣衫有點不整,頭髮有些凌亂的伊祁從窗口爬出來的畫面。

「...那個位置...」

南原一邊目不轉睛地看著伊祁掩住額前,仰頭往天空的另一邊看去的模樣,邊接起了小亞的電話。

 

 

「喂...你們家是不是換格局了...比如說房間互換什麼的...」

「啊?」

「伊祁前輩最近精神狀況如何?」

「南原你還好嗎?」

 


#

創作者介紹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mitsa31625
  • 怎麼有一瞬間感覺超想當泉的˙ˇ˙
    整篇都在狂吃人家豆腐欸www(我也想吃rr!!
    最後是被伊祁打出窗外嗎(#

    笑慘了這篇wwwwww
  • 這集大方分享豆腐??(楓江在我身後她看起來好像很火
    嗯嗯~~
    泉最後就是突破極限在天上飛啊,別問我為什麼,我啥都不知道(仰頭遠望

    TaMaSHI 於 2017/08/12 18:31 回覆

  • 韓CIA
  • 噢,所以這是兩個大男生困在一個少女房間裡,還順便爆出基情(誤)的故事
    不過我對伊祁和泉的印象,就是主人和狗啊.(?)
    說起來泉哥你以前到底對人家做的什麼,讓人家森77森了十年啊/-\
  • 嗯嗯!?
    看來這基情(?)好像洩太多出來惹XDD
    不過我們的泉好像馬上就把讓人家森77的事情拋到九霄雲外
    結果連人都跟著飛出去了耶OwwwO

    TaMaSHI 於 2017/08/12 18:36 回覆

  • I
  • 泉这个傻逼应该可以和小亚凑一块当兄妹
  • 好可惜其實不是兄妹
    不過這樣的組合好像很好玩啊~~XDD

    TaMaSHI 於 2017/08/12 18:36 回覆

  • 莎莉
  • 果然是喝酒誤事.
    進錯房間上錯床...哈哈~
  • 其實喝了酒的沒誤事
    要怪沒喝酒的神經太大條了哈哈哈XD

    TaMaSHI 於 2017/08/12 18:40 回覆

  • 被騙去種田的呆呆
  • 好可愛的小亞...
    佩服她了
  • 小亞的房間是充滿食物(零食)的世界~

    TaMaSHI 於 2017/08/12 18:40 回覆

  • 莫赤匪狐
  • 困在小亞房間可以吃她的零食和飲料不至於像遇到山難的,安啦,我們先吃洋芋片唄 @@
  • 說起來其實還有電視甚至還有小戰士系列可以一玩,又不怕沒食物,所以困在小亞房間裡簡直是困在天堂一樣啊~
    只可惜還來不及切開電視,白目就被打飛了(遠望

    TaMaSHI 於 2017/08/12 18:46 回覆

  • 老巫婆荷蘭雜記
  • 到了日本, 會不會比較心情比較自由. 文風也比較輕快開放.
    小說裡有人可以走錯房間. 你不可以喔 !!
  • 我反倒覺得在台灣時心情較自由餒,不用心煩公司的大小事和報告
    所以倒不如說是為了讓心情輕鬆點,讓文風開放一下~
    嗯~~在現實中要是走錯房間,那就失誤了~

    TaMaSHI 於 2017/08/12 18:48 回覆

  • 太陽公公
  • 謝謝分享
  • 太陽公公好~

    TaMaSHI 於 2017/08/13 16:27 回覆

  • 老男人
  • 空幫哇,
    來晃晃,
    有乖乖嗎?
    嗯,很好,
    肥企囉。
  • 我現在也算是待退弟兄了

    TaMaSHI 於 2017/08/17 11:41 回覆

  • Ponylite的心世界
  • 哈哈
    精采啊
    一個門鎖壞了
    便可以有這段軼事
    妙不可言
  • 闖進別人房間還誤會得這麼深
    一整個超級不得了啊XD

    TaMaSHI 於 2017/10/09 16:1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