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格子的文章是採複數同時連載的方式!
出文順序不定,若想觀看同個系列的文章請至右邊的文章分類搜尋XD

說好的保密呢?  ──  小亞突如其來的行動讓小夜的腦海陷入了手足無措的思考漩渦。

或許是因為從來沒對人隱瞞過的關係,光是想著接下來要怎麼應對小優就已經讓他倍感壓力。

「喂?小夜?你還在嗎?」電話對側持續傳來小亞的聲音。雖然是小亞的聲音,但小夜卻從中感覺到對方似乎很在意自己的反應,口語中帶著一、兩分試探。

為了不讓雙方產生尷尬,小夜緊急選擇了妥協。

「沒...關係,我現在過去。」

「啊?喔~那我等等帶著小優,去神社那裡等你啦~」

「...嗯。」

最後,通話的結果就只是小亞的一聲通知而已。

 


小優之所以會得知三鬼神社的事情,其實並不是小亞主動說出來的,而是小優在無意間發現了小亞掉落的藏寶圖,好奇心之下向小亞詢問,才讓後者把那一天去樹林探險的事情給告白。

小亞帶著小優,按照藏寶圖上指示的行走路線,避開人群來到了三鬼神社下方。

小優並沒有對於人煙鮮少、生滿雜草的小路邊居然還隱藏著通往神社的石階感到特別訝異,只是若有所思似的瞥了四周環境幾眼。

「嗯...原來有這種地方啊?」

「很厲害吧?沿著別人不知道的小路走,居然可以找到在鎮上從來沒發現過的地方耶!」

「不過要不是這張地圖上有指示的話,你們兩個大概會怎麼找都找不到這座神社吧?」

「是啊...你說的也是。」小亞從束口袋拿出了藏寶圖再次閱覽,只是她的視線才剛放上泛黃的紙張,注意力就被小優發出的「欸!?」給拉走。

「怎麼啦?」

「妳看,這裡很明顯。」小優示意著某一處的雜草叢說,「被人用刀具斬過的痕跡。」

「欸!?」這次換小亞發出不理解的聲音。兩人往地上看,都看見了被斬落地的草葉。

「很明顯有誰用稍微粗暴的方式想進去三鬼神社啊!」

「不...我覺得是故意的...」

「嗯?」小亞看向正盯著自己說話的小優,當下意識到對方可能指的是自己,連忙揮揮手否認。

「不是我啦!!」

「我知道不會是妳和小夜...只是我有一種奇怪的感覺,總覺得除了我們三個以外,一定還有誰知道三鬼樹林的存在,而且那人還知道你們去過裡面...」小優把心裡話給直白地說了出來,同時發現小亞的表情生變。

「難道是...小夜也跟其他人說了這件事?」

「這點我可不認為,因為小夜是個好孩子!」小優立即駁回小亞的臆測。

 

 

少女的腦海中忽然浮現了各種可能性,例如三個人就這麼進去三鬼樹林裡,結果遇上壞人,小夜被抓起來當人質。或是三個人還在這裡猶豫不決的同時,進去的人突然回來,雙方相見後一陣尷尬,下一秒對方馬上掏出武器威脅他們不准說出去之類的...

小亞升起了今天想就先打道回府的念頭,然而小夜卻在這種時候揹著書包出現。

「咦?小夜,你沒回家嗎?」身為一個把弟弟照顧得無微不至的哥哥,小優自然很在意小夜剛才的行蹤。

小夜原本打算搖搖頭,把剛才自己的想法和發生的事全說出來,但一看見兩人專注盯著自己的眼神,所有動作就僵住了。

小夜連忙點點頭,在兩人產生疑惑之前,把自己的作業給搬出來。

 

「喔?生態探索作業?」

「生態探索指的是...?」

「......」小夜望向草叢處,兩人就發出叫聲。

「啊啊,那裡...」

「等等!」發覺來不及阻止,小亞下意識一隻手就碰上了小夜的肩頭,這一碰讓小夜嚇得不輕,即便表面上看來只是輕顫了一下而已。

意識到自己可能把氣氛給弄僵了,小亞緊急運作起自己那顆平常不怎麼在動的腦袋,丟出了問題。

「呃...呃~~也就是說,你想要在這裡做生態探索的作業?為什麼呢~?」

而聽小亞提出了預料之中的問題,這次小夜很快就做出清楚的回答。

「嗯,我覺得很奇怪,樹林。」所以想趁這次來觀察看看。

小優聽著小夜的理由陷入了思考,這讓小夜顯得有些緊張。

不過這次或許是因為有小亞幫忙分擔責任的關係,而正好他的理由又對上了小亞的胃口,後者的情緒立刻變得高昂起來。

「喔喔!真是一舉兩得的好方法!」

「但是如果把調查結果寫在作業上的話,不就是等同於間接告訴老師有一個這樣的地方存在了嗎?」小優的提問並沒有讓現場再次陷入冷場,而是小亞馬上代替小夜做出回應。

「調查地點寫其他地方不就得了!」

「咦?這樣是不實報導...不對,我是說,這樣做出來的作業就會變成假資料了吧!?」

「嘛,只是個作業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我...也是這樣想的...」小夜偌偌地跟進,「調查地點不寫這裡...」

小優的注意力立即被小夜說的話轉移,這番話讓他難得露出了生氣的神色。

「你們覺得我會說想來看看是因為什麼?」

「唔...因為...因為好奇?」小亞偌偌地說出自己的猜測,小夜則因為在看見了小優那樣的表情之後,心理被幾分罪惡感充佔而垂下頭不語。

「不是因為好奇。」小優的語氣回復成平常那樣溫和,「我想知道裡面到底是個怎麼樣的地方、安不安全、你們又在裡面做了些什麼...正確來說的話,是為了更加了解整件事情的狀況。」

小優繼續說道。「雖然這麼說可能有點自私...不過平常會把身旁大小事毫無保留告訴我的小亞,這次居然是選擇隱瞞,一直到我發現為止。老實說...我...心裡覺得...很奇怪...」小亞看見他說著感覺有些臉紅,自己不曉得為什麼,感覺內心也出現了奇妙的感受。

「對...對不起啦~因為這件事要是說出去的話,馬上就會傳開來,你也會比現在更擔心的...」小亞不禁抱住了小優的手臂,用央求的口氣說。「至少我已經告訴你了嘛,就別生氣了吧...?」

「...」小優的視線放到小亞臉上,卻看見一雙散發著可憐光線的眼神。

他再看看小夜。後者不曉得是用什麼表面無波但內心五味雜陳的神情在看著眼前的兩人。

臉上紅潤未退的小優,這時只好趕緊轉移話題。

「好...好啦...再這樣下去太陽都要下山了。」

「啊...對喔,只顧著尷尬,都忘記時間了!」小亞望向看來還很蔚藍的天空。即使現在是夏天,一旦過了六點,天色還是會開始染上夕紅的。

三個人加緊腳步,踏上三鬼神社的石階。

 


「今天就只能看這麼一下。」既然選在平日的今天,小優自然有自知。

小亞則早已準備好應該怎麼帶領小優的路線了。

「就帶你去看我們上次跟著藏寶圖走找到的東西吧。」

「真好奇是什麼東西耶。」

「等等你親自看見,就會覺得毛毛的了...」對於小優的提問,小亞是不敢再多去回想。

小夜則因為當時沒有跟著走到最後,所以也沒有親眼目睹到「寶藏」。

若有似無的霉味默默干擾著三人的鼻腔,小優一隻手掩起鼻子。

「吶,小優。前面有條小河流,我們等一下要穿過那裡。」

「咦?」話是這麼說,但是周圍完全沒有任何可以用來渡河的道具耶?  小優視線掃過四周後說。

他完全不明白上次小亞兩個人究竟是怎麼過去對岸的。

然後,他看見小亞指了指一旁的某棵大樹,樹幹上綁著一條小粗繩。「用那個。」

「哈啊!?」

「我們上次就是用那個。」小亞眨了眨眼,小夜以淡定──或許是有點難為的表情點點頭。

把那條粗繩拿來當道具所能夠想出來的渡河方法,小優不把他列在考慮內,因為他覺得不大可能實行。但他也沒立刻想到,這兩個人在當下或許也就只有這麼方法能選擇。

「可是這方法很危險喔...!?」

「沒關係啦,我們上次就是這樣盪過去~~的!」小亞擺出得意的臉,但小優依然覺得不妥。

「我說像這種繩子,就算反覆支撐數十公斤的重量,還是很有可能會斷掉的吧?」

「是嗎?我倒是沒看見繩子上有什麼異常。」

「妳啊...」

想不到小夜之前居然會跟著小亞,一個過度認真的少年和一個不認真的姊姊單獨相處上一天,小優怎麼想都覺得很意外。

「好了好了,反正也沒其他辦法了,我們趕快爬上樹吧~」

「真的要這樣嗎...」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小優心裡還是默默地接受了這個方法,在小亞的催促下靠近掛有粗繩的大樹,抓緊了樹的軀幹開始攀爬。小亞則跟在他身後一起爬上樹。

「小夜已經會爬樹了嗎?」小優看著從底下接著上來的人,居然不是小夜而是小亞時,不禁多了疑問。

然而小亞的回答是「當然不會啦~」

「這樣的話就應該先把他拉上來啊!」

「啊...喔,說得也是。」小亞恍然大悟。

 

兩人協助小夜爬上樹的方法,比一人協助時還要有效率得多。由小亞在小夜下方支撐著,而小夜盡力爬到快與小優待在的樹幹同高時,被小優快速地拉過去。

最後比起小夜,小亞爬樹絲毫不費力。

「那麼我先過去囉?」小優指著河流對岸對小亞說。但小亞的回答卻是「不行,抱著小夜一起過去。」

「咦!?」面對這回答,小優瞬間陷入了猶豫。

他打量那條繩子,雖然是稱得上粗繩,但也不過就是一隻手能握住的程度。兄弟倆加起來就要上百公斤了,實在難保繩子足以支撐。

「幹嘛?還在擔心繩子會不會斷掉的問題?」小亞似乎發現了他內心的想法,她露出「這才沒什麼」的掛保證表情。

「安啦,上次我抱著小夜過去時都沒事了,證明這條繩子至少可以支撐個一百公斤啊~」

「喔,是喔。」小優傻眼。

 

於是(情非得已),就按照小亞的指示,小優抱緊了弟弟,兩人從頭到尾冒著冷汗,後背被小亞駛勁推了出去。

半空中除了小優的驚叫聲之外,大概還飄散著小優的淚水,然後是小優的身體撞在草地上的聲音。

 

「好痛...」兄弟倆在地上只翻了一圈,小夜被小優抱在懷裡,因此沒有太大的感覺,但小優卻是在一瞬間之內從手臂等未被衣物遮掩住的四肢感到熱辣的疼痛。

「紅起來都快破皮了…」小優盯著自己受到磨害的皮膚,接著往河的另岸看去,正想提醒小亞,但誰知道後者的速度實在太快,才剛接回繩子,立刻就抓緊繩子朝這裡盪來。

小優看見小亞時,她已經在半空中了。

繩子幾乎是無預警地迅速撕裂,全被小優兩兄弟看在眼裡。

「!!」小優還來不及說出任何話,眼前的少女就已經發出尖叫,繩子沒能盪到最高點便斷線,她摔下了水中,濺起一朵大水花。

「小亞!!」小優以超乎尋常的速度奔向水邊,卻忽然被扯住後領。他以無法言喻的表情,咬緊牙轉過頭去。

 

一張笑瞇瞇的男人臉孔就這樣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長宮…老師…」

少年認出了對方,那危險的笑容幾乎要貫穿他的心似的,他一時之間感覺身體和嘴巴都無法動彈。

同時,恐懼感包覆了少年的弟弟全身,他的身體、思緒都宛如被凍結,眼前所看到的,只剩下哥哥,與汙穢之物。

「太危險了喔,你們兩個可別跟著跳進河裡啊。」長宮撫摸著,搓了搓小優的頭髮。本應是長輩對後輩表現出的動作,但現場的氣氛看來,這個動作就像是主人對寵物做出的一樣。

「……」小優就這麼維持著被撫摸似的動作,愣愣地移動目光,往黯淡顏色的水裡。

「………小亞…小亞她…」

「她會自己爬起來的,用不著你下去吧?」妖魅一般的言靈,在少年的耳邊繚繞。

「不…不行…」

纖細的手臂緩緩伸出水面,小亞正努力朝岸邊游來。她的頭髮已經完全濕透,一張白嫩的臉上也因沾染了汙泥和水中的碎屑而變得狼狽。

這條河流的流速之所以緩慢,是因為河水是半固體,少女完完全全地感受到濃稠而冰冷的液體。少女即便感到噁心,還是必須游動才行。

她並不為小優兩人毫無反應的模樣疑惑,反到是滿腦子只想快點離開。也許小優是因為這條小河太噁心了,所以無法援救自己吧。

 

 

——你不是老師嗎?

——為人師表,怎麼可以見死不救?

少年緊抿著唇,內心對男子有著滿腔的憤怒,但身體卻像是被禁縛,即便他現在有多想要痛毆對方一拳,身體不聽使喚就是不聽使喚。

長宮的聲音在半空中搖曳著。「什麼都好,把她弄回河裡。」

不可以…

「這是命令。」

這才不是命令…

「你可知道,那女孩身上現在沾染著我們的汙穢,要是被碰到的話,可是會死的呦~」

騙人……

「喂,小優。」濕漉漉的小亞爬到了前者面前,只見兄弟倆看起來都失了神,她詫異地發現了,繼河水之後能讓她嚇得吐出來的東西。

這座樹林裡的一切,一切都有著無法輕易以言語表達的觀感。

小亞眼中所看見的,或許是她一生以來只會看見這麼一次,不想再見到第二次的東西──藍色、半透明、隱約可以從濕滑表皮中看見內臟,狀似大蚯蚓的活體生物。藍色蚯蚓像是捕獲獵物的蟒蛇,將倒地的兄弟倆緊勒在一起。

「...那是蛇...還是什麼啊...!?」小亞猜測兩人絕對是被這種東西給嚇昏了,才會任憑擺佈,但她現在卻沒有辦法立刻伸出援手。面對第一次撞見的奇怪生物,她也會害怕。

小亞拖曳著不斷滴落水珠的身體,試圖想在不被奇怪生物注意到的狀況下靠近小優兩人。她緩慢走近,然後忽然想起了某樣重要的事,也就是小夜來到這裡的目的。

兄弟兩人看來陷入了昏迷,雖然想先拯救他們,但考慮到自己或許會因為害怕而失手,小亞決定先掏出身上的手機,將奇怪生物的模樣拍下。

「手機...手機...」摸到口袋裡手機的那一剎那間,無數個驚恐流過了她的腦海之中。

手機泡了髒水,徹底失去功能。除了無法拍照以外,還會被姊姊給...

 

耳邊響起某個認識的嗓音,對她說。「手機壞掉了是吧?那就用我的手機拍吧。」

「謝謝喔...」小亞才剛回答完,心裡就涼了一塊。她征征轉頭,班導師笑咪咪的俊美臉龐就出現在自己面前。

「長長長長宮你怎麼會在這裡!!?」屋漏偏逢連夜雨,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小亞心想慘了。讓人無法猜透內心的長宮,就算不會把消息透露出去,也說不定會把這件事情當作他們三人的把柄。

還穿著白襯衫打領帶的長宮,挑了挑眉。

「小亞亞問了個奇怪的問題。想當然是因為我知道這裡,所以想來就來啊?」長宮將手機朝呆愣的少女拋去,後者勉強接住。

「反倒應該是我問你們,來這種地方想做些什麼才對。妳說對吧?」長宮的言語中充分利用了彼此之間的上下關係,讓身為學生的小亞無法反駁。

在她默默地垂下頭準備道歉之際,長宮已經轉向小優兩兄弟,徒手將藍色的怪蟲從他們身上抓起。怪蟲掙扎的力量有如大魚一般猛烈,激烈的扭動讓長宮捕捉的難度上升。

「我我我我該做什麼好啊!」

「拍,照。」

現在是拍照的時候嗎!?小亞很想對長宮這麼呼喊,但一看見對方游刃有餘的模樣,只好把話吞了回去,打開手機,只專注於尋找相機程式,然後迅速拍了一張照片。

「...傳到小優那裡,再把程式的對話紀錄和相簿照片刪除就好了吧。」

「嗯~~~?照片我想留著耶~~~?不要刪嘛。」

小亞被長宮自然的應答嚇得差點將手機扔開。

「妳把心裡話都說出來了,我當然得回答一下不是嘛。」邊處理怪蟲邊說話的長宮,最後在無視小亞滿臉驚愕的狀況下,用力踩下怪蟲的腹部,像是拉繩子一樣,抓起頭尾,伴隨著深綠色的體液爆開來,怪蟲被撕成兩半。

「嗚嗚嗚嗚喔喔哇啊啊......」少女跌坐在地,腦海彷彿被攪亂一樣,只能望著老師衣服上沾染的液體,極度不正常的顏色象徵著數種可能性。

「我要回家洗澡了,手機還我。」長宮淡然對小亞伸出手,說道。「這種地方不適合你們。」

「......老師,雖然我也想趕快回家洗澡。但在那之前,我想問一個問題。」小亞緊握著長宮的手機,十分正經地稱呼長宮為老師。後者揚高了疑問詞。

「你應該知道不經過這條河流,就能到這裡來的路徑吧?」

聞言,長宮噗哧一聲。「大概就像人生不是只有那麼一條路一樣吧?哈哈哈。」

誰叫你們要跟著藏寶圖走呢。男子壓低了音量,在少女的耳邊說道,後者立刻就產生反應。

「你知道藏寶圖!?」

「喔,那是我寫的啊。」

結果,沒有人做出任何驚嘆。兄弟倆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清醒的,又在旁邊默默地聽了多久。包含小亞在內,三個人都在圍繞著長宮的答案思考著各自的事。

小夜最先想到的,是與長宮在商店街碰面時的記憶。

小優正在思考的,是長宮寫藏寶圖這件事的真偽,以及他是如何知道神社的存在這些事。

小亞則疑惑著,當初發現藏寶圖是否並非偶然。

然後,小亞最先問話。

「說起來,那個藏寶圖該不會是你刻意放到我家外面的吧...」

「嘛,並不算是。」

「什麼意思...?」這次換小優問。

「正確來說,那張藏寶圖只是被我不小心掉在那條路上了而已。但是等我發現的時候已經太晚,回去的時候早就被人撿走了。」長宮沒有露出任何生氣或是推託的態度,只是在說明一個事情的真相而已。

然而,撿走它的人正是小亞與小夜,他們還透過藏寶圖得知了三鬼神社的存在與位置。

小優接著問道。「可是那張藏寶圖都已經泛黃了...真的是你寫的嗎?」

「只要找已經泛黃的厚紙張來書寫,再讓它淋些水風乾,就能偽造年份了吧?雖然只是很粗糙的手法。」長宮聳聳肩。

少年少女像是想問到底一樣,這回又換小亞問。「為什麼你要偽造年份啊?」

「當然是為了讓別人不知道是我寫的。」長宮瞇起眼睛,「這裡本來就是危險得要命的地方,而且也沒人知道。但你們卻不只是知道,甚至還像藏寶圖上寫的一樣渡了河。一般人就算會來到這裡,也不會特地想渡一條髒得要命的河吧?」

看來,長宮會得知三人身上擁有藏寶圖,是因為看見了小亞渡河後渾身狼狽的模樣。

三人面面相覷。

最後由小優率先,三個人相繼道歉。

「對不起,是我們太貪玩了...明明知道擅自跑來這種地方很危險...」

「對不起。」「對不起。」

小亞從交給小夜保管的背包中,抽出了藏寶圖,雙手遞到長宮面前。雖然在商店街與小夜相遇時,就有著某種預感,但當看見小亞手裡拿的果真是那份遺失的藏寶圖時,長宮仍然感到詫異。

這份詫異也許無法從他的表情上解讀出來,但三人的內心裡還是懷著愧疚。

「好好,不要怕不要怕,這種事就當沒發生,趕快回家好嗎?天都快黑了你們知道嗎?」長宮接過藏寶圖,似乎是想減輕並轉移孩子們對這件事的感受般說道。

「你們只要知道千萬不能把這個地方說出去就好,我相信我可愛的學生們...」長宮說到一半,歪了歪頭似乎想到什麼。

 

「不過,你們幹嘛拍照?」

「那個......」三人又是一陣面面相覷。

小夜偌偌地開口,慢慢地講出今天經歷的來龍去脈。

聽完後,男子的嘴角揚起了不可思議的角度。

「好,這個作業,我幫你,就寫這種生物。」

他的反應,讓小亞和小優兩人啞口無言。果真是做什麼事都心血來潮的老師。

「......記得觀察地點要寫其他地方喔。」小優不曉得該做何反應,只好這麼說。

「不用小優優教,我知道。」

 

 


觀察人:染谷 夜

觀察生物名稱:藍色大蚯蚓

說明:看起來很像又大又長的蚯蚓,但是是藍色的,聽當地的人說,藍色蚯蚓常常在他們的後山出現。聽說這種被蚯蚓纏上的話就會出現恐怖的幻覺,他們的力量很大,脾氣又粗暴。

觀察地點:哥哥的朋友的外婆的妹妹的閨密老家的後山

照片: _┌o^w ^o┐_xp  つOA O”つ  xA x  @口 @

 

 

至於小亞回家時是如何與楓江交代自己身上的慘況,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太陽公公
  • 謝謝分享
  • 太陽公公晚上好~

    TaMaSHI 於 2018/03/19 20:26 回覆

  • 莫赤匪狐
  • TaMa 妳把藍色大蚯蚓放遠一點,我堅持我沒有胃口喔 =''=
  • 這種生物吃了說不定會變成異形,實在是太危險惹
    然後我也超怕蟲類所以 塊陶啊!!

    TaMaSHI 於 2018/03/19 20:28 回覆

  • 莎莉
  • 這幾個小孩真會惹事.哈哈~
  • 他們是一群好奇心旺盛的青少年~

    TaMaSHI 於 2018/03/19 20:28 回覆

  • 藍♀β♥love♥晴
  • 藍色的大蚯蚓看起來會不會很怪異阿
  • 我親眼看到的話是會被嚇跑的啊(蟲類好可怕怕怕怕

    TaMaSHI 於 2018/03/25 23:03 回覆

  • 被騙去種田的呆呆
  • 呆呆倒想看楓江生氣場面
  • 那就會看見超級恐怖的畫面 (Tama自己都覺得怕

    TaMaSHI 於 2018/03/30 20:25 回覆

  • Ponylite的心世界
  • 嗯~~藍色大蚯蚓啊
    還透明的
    真是夠噁了
    誰受的了啊

  • 我也受不了啦哈哈哈

    TaMaSHI 於 2018/04/02 11:4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