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格子的文章是採複數同時連載的方式!
出文順序不定,若想觀看同個系列的文章請至右邊的文章分類搜尋XD
(故事發生在小優年約4-5歲,父母剛因故身亡的時期。)
 
 
 
有人在說,說小孩子時常會看見像是幽靈或鬼魂之類的東西。
 
有些孩子會對那些產生好奇,有些孩子則將那些視為理所當然。
 
想當然,這都是以那些不脅迫到孩子的安全為前提。
 
但若是那些太靠近孩子而讓他們受傷的話,父母肯定要請人來退魔吧。
 
還有一種棘手的例子是像小優這樣,天生就看得到那些的孩子。
 
楓江也曾經想過,有著小優這樣的孩子,他的父母也真是辛苦。死亡對於愛孩子的他們來說,或許是一種解放吧?
 
如果小優能看得見他們的話,說不定他們還能守護著孩子直到他長大。
 
但聽說小優一直到現在還是看不見他的父母親。
 
 
 

一個僅有五歲的孩子,早上才剛喪去雙親,下午就這樣被送來了家裡。

眼前的這個小男孩儘管沒有流淚,楓江還是能從他嬌小的臉龐上看出茫然、心痛與恐懼。
 
突然發生這樣的事情,對一個小孩子來說實在是太過於衝擊了。
 
十歲的楓江甚至沒有想到,在午間新聞上看見的悽慘命案,當事人遺留下的年幼兒子居然會出現在自己面前。
 
「媽媽,他是...」
 
「小楓,這孩子是新聞上的...我和妳爸大學朋友的小孩。」母親強忍著悲傷,盡可能以柔和的口氣說話。
 
然後,母親轉向對小男孩說話。
 
「小優,這是小楓姊姊。跟姊姊打招呼好嗎?」
 
「...妳...好。」被叫做小優的孩子,過於迷茫的口氣實在讓人無法想像他的心情。
 
年幼的小優就像是接下來的人生無依無靠、要被任意擺佈似的一動也不動。
 
一旁的父親看到這樣的情景,心裡不免泛起一陣酸楚。
 
太慘忍了。
 
「小楓,我們要出門了,妳能好好陪著小優嗎?」儘管看見女兒的臉上浮著困惑,雙親還是這麼委託她。
 
「喔...。」
 
「就拜託妳了。」
 
 
 
在父母離家之後,家裡只剩下楓江與初次見面的孩子。
 
為了破解尷尬場面,楓江對坐在單人沙發上低垂著頭的小優說話。
 
「那個...你要喝牛奶嗎?」
 
小優偌偌地看著楓江,久久才吐出了一個「嗯」字。
 
等到楓江泡好牛奶時,是五分鐘後的事。
 
她用了妹妹小亞的杯子,一個上頭有可愛白貓圖案的小巧馬克杯,將牛奶端放到桌上。
 
「慢慢喝吧。」
 
孩子慢慢從桌上端起杯子,杯子卻在半空忽然滑落,發出陶瓷碎裂的聲響,碎片散落桌面。
 
「啊!」
 
「............」
 
「你有沒有受傷?」楓江心焦地打量小優上下。
 
她看見這個孩子眼神裡藏盡的所有負面情緒,像是無法承載一樣匯集成濕潤。
 
小優用力抹去眼角的水分,把手伸向碎片。
 
「啊,太危險了...我來弄就好。」楓江阻止了小優,迅速處理起桌上的殘留物。
 
妹妹...小亞的杯子就這樣被弄破了。
 
啊,對了,要是小亞現在在家的話,應該知道該怎麼跟小優相處,該怎麼安慰小優對吧?
 
楓江一邊收拾,偷偷瞥了小優一眼。他的眼神越來越空洞了。
 
 
 
 
結果,一直到雙親回來之前,楓江只能讓電視上撥放著輕鬆氣氛的卡通節目,卻不見身邊的小男孩臉色有半點好轉。
 
面對這樣的狀況,楓江也由於無法開口攀聊而感到無奈。
 
麻煩死了。
 
[訊息16:18 想不到會遇上比自己遭遇更悲慘的小孩]
 
等到雙親帶著晚餐入家門的那一刻,楓江總算獲得暫時的解放。
 
 
 
 
「小亞什麼時候會從法國回來?」晚餐時間時,少女問。
 
「大概四五天後就會回來了吧。」母親吞下外帶的牛丼飯,「妳阿姨也真是的,抽中了雙人機票居然是帶小亞這個還不懂事的小丫頭去啊。」
 
「要不是小楓還得上課的話,比起呆頭呆腦的小亞,當然是帶小楓去比較值得啦,哈哈哈。」
 
「剛好小亞那孩子一頭金髮,長得像外國小孩吧?」
 
「小楓可是純正漂亮的東方美人喔。」
 
「......」
 
也就是說,還要忍四、五天...?楓江默默聽著父母的談話。
 
擺在小優面前的迷你份量拉麵,小優本人一口也沒動。
 
三人擔憂的視線同時聚焦到他身上。
 
「小優,怎麼了?吃一點東西好嗎?」
 
「要吃東西才不會肚子餓喔,小優。」
 
「我...不餓...」
 
聽見肚子發出的咕嚕聲,父母親對視了一眼。
 
「其實你很餓對吧。」楓江說。
 
父母應和著女兒的動作點點頭。
 
「很餓對吧。」
 
「一定是的,而且沒吃東西是會沒有體力的,會很難受喔。」
 
「我沒關係。」
 
「不,你有關係,趕快吃下去。」楓江以命令似的口氣,將捲好的拉麵送到小優面前。
 
「張開嘴巴。」
 
雙親兩人就這麼看著楓江一口一口餵食著小優,直到拉麵見底為止。
 
「...真不愧是小楓啊。」
 
「......」
 
努力忍著不吃東西的話,就可以很快再見到爸爸媽媽。
 
 
 
 
經過晚餐時間直到睡前,父親說帶著小優去洗澡。
 
一大一小把身體泡在浴缸裡,經過些許時間,父親對孩子開口。
 
「小優啊,你很傷心難過嗎?」
 
小優失神地點頭。
 
「我的爸爸媽媽啊,也已經死掉了。」
 
「......」聞言,小男孩望著眼前的男人。
 
男人繼續說道。
 
「小優啊,叔叔跟你說。我們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就必定有一天要死掉。」
 
「所以就算你的爸爸媽媽現在還活著,以後也一定會死掉的。」
 
父親搔搔頭,總覺得這樣的說法好像有些奇怪,但還是繼續說下去。
 
「這世界上很多人都會面臨父母死去這件事,而你只不過是比別人更早經歷了這件事而已喔。」
 
「...不會...傷心嗎?」
 
「傷心是當然的啊,我那時候可是哭得半死啊,把整座學校都哭倒了呢。」
 
一不小心說得太誇張了,哈哈。父親敲敲自己的腦袋。
 
不過小優會作何反應,他可就不曉得了。
 
「......我」
 
「嗯?」
 
「好想爸爸媽媽。」
 
說著,父親看見了小優將半張臉沉進水下。從嘴巴、鼻子、眼睛,一瞬間整個人在水面消失。
 
「喂,喂,你在幹嘛!?」
 
父親急忙伸手進水裡,把小優給抱出浴缸,用力拍打咳水不止的小優的背。
 
這孩子受到的打擊還真不是普通的大。父親心想。
 
把臉放進水裡的話,很快就可以再見到爸爸媽媽。
 
 
 
 
 
「...他在浴室裡睡著?」
 
「與其說是睡著,倒不如說是昏過去了...」
 
結果演變成父親幫昏厥的小優洗澡,洗好澡抱著孩子走出浴室時被楓江過問。
 
「爸爸不覺得小優很麻煩嗎?就像是空殼一樣,也不打起精神。」
 
「楓江,妳不能這樣說。這跟妳遇過的事是不一樣的。」當父親用真名叫出自己的名字時,就代表他的態度已經變得嚴肅。
 
因此楓江並沒有多做反應,只是靜靜聽父親說話。
 
「像小優這種年紀的小孩子嘛,通常父母就是他的全世界。就跟妳小時候一樣對不對?」
 
楓江點頭。
 
「妳想想看,如果有一天,我或是妳媽,小亞,或甚至說是妳那個叫伊什麼的朋友在妳眼前死去的話呢?」
 
「......」連想像都無法想像。原來如此。
 
這孩子的世界已經被毀得支離破碎了。
 
就連往後該怎麼生存的方法都不知道,一個人獨自迷茫地張望著周圍世界的交錯來往。
 
楓江感覺自己好像終於理解了小優的無助。
 
父親見女兒低垂著頭不語,大概也知道她已經了解了小男孩的心情。
 
「洗完澡之後去睡覺吧。」
 
「好。」
 
然後,時間流逝。
 
 
 
 
 
睡覺時間,小優被帶到了主臥室,父親和母親似乎打算陪他一起睡覺。
 
這是他們或許能夠慰藉這孩子的方法。
 
他們把孩子環繞在中間,像是他的親生父母親一樣給予他溫暖。
 
母親摸摸小優柔軟的頭髮,摸摸頭。
 
「沒事了,沒事了。」
 
「是啊是啊,小優啊,現在有我們陪著你啊,我們給你靠就是了,別太難過。」父親附和。
 
「什麼叫做就是了?這是應該的。他可是染谷的孩子啊。」母親說。
 
他們的視線完全沒有從小優的身上移開過。
 
而小優正在感受著覆蓋在頭上的溫度。
 
很像媽媽。
 
爸爸和媽媽真的不會再醒來了嗎?
 
明天爸爸媽媽會來接我回家嗎?
 
回想著明天醒來之後,會和父母親一起繼續著過往的日常。
 
但幼小的腦海裡,浮現的卻是那兩人被人用刀反覆揮劃刺穿的印象,抹滅了最後一個已經不能存在的希望。
 
並不是半醒半睡之間的模糊夢境,而腦海再次意識到這是已經發生的現實時,現在陪伴在自己身邊的這兩個人驚慌失措。
 
「啊啊啊...怎麼哭了...」
 
滾燙的淚水從小優眼角流下,夫妻兩人看見孩子開始抽泣,急急忙忙安慰起來。
 
最後小優終於像是個正常的孩子一樣,崩潰性地大哭。
 
母親將孩子攬在懷裡,父親只能摸著孩子的頭,這孩子痛哭的模樣讓他們看了實在心疼。
 
「......」
 
 
 
夫妻倆直到親眼看見小優哭累陷入沉睡後,才開口對話。
 
「老婆,這個孩子一起養吧。」
 
「這還用得著你說嗎?」
 
「就這麼決定了啊。」
 
「...不過還是得問問這孩子吧?」
 
「唉,他好可憐啊...」
 
據兩人所知,小優的母親有一個姊姊,但還未婚就遇上車禍過世。而父親是家中三兄弟中的老二,但不論是老大還是老三,對於收留這孩子,似乎都還有猶豫的原因。
 
「明天警察會跟著我們回來。」母親說,「應該是要來問這孩子犯人的特徵或長相之類的。」
 
「染谷跟人有仇嗎?」父親像是突然想到一樣地眨眨眼。
 
「我不認為有...畢竟他們夫妻都是很善良的好人啊。」
 
母親說著,看見了小優緊捉著自己衣角的手。
 
小男孩的睡顏充滿不安。
 
 
 

楓江一直以來都是家裡最先起床的。

盥洗好之後,一個人獨自沐浴在晨光下享受早餐也是她的日常。
 
但是唯獨今天,她的腦海裡不禁會浮現「那孩子昨晚睡得好嗎」的想法。
 
也許是昨晚睡前,經過了父母房間時聽見了那令人痛徹心扉的哭聲吧。
 
「小楓,早安啊。」這是媽媽的聲音。
 
「媽媽早安。」
 
母親見女兒難得像是在沉思一般出神的模樣,也已經猜到了她在思索著什麼。
 
「那個,那孩子昨天晚上大哭了一場,一直哭到累了才睡著。」
 
「我聽到了。」楓江細聲回答,眼神沒有與母親對上。
 
「你爸爸也已經起床了,我們打算讓小優再多睡一會...」
 
「...媽媽,妳想說什麼嗎?」從女人口中有意鋪陳的話語中,少女的直覺發動。
 
母親見她如此敏感,只好開口說出掛心的事。
 
「那我就直說了,妳願意讓小優住在我們家嗎?」
 
「一直?」楓江蹙起眉角。
 
「也不是說一直...就是...我們總得負責照顧他到他獨立為止啊。」
 
「別人家不行嗎?」
 
「小楓啊...」
 
楓江嘆了口氣。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不想和那樣憂鬱的小孩相處,叫他給我打起精神來。」
 
「啊......太好了,太好了,謝謝妳,小楓...」母親則總算鬆了口氣,露出柔和的笑容。
 
但她的笑容並沒有維持多久,就被丈夫匆忙的叫喊給吸引注意。
 
「老婆!不好了!小優他把自己整個人用棉被蓋起來了!」
 
「啊??那樣會窒息的!!」
 
把自己藏在棉被裡,很快就能再見到爸爸媽媽。
 
 
 

小優自暴自棄般的行徑還在持續,嚇得佐野夫婦連出門都不敢,只能緊緊盯著這孩子。

而他們的女兒楓江如此說道。
 
「我會好好看著他的,你們就放心出門吧。」
 
「真...真的...沒問題嗎?」
 
「只要你們快去快回就好。」
 
「我們只是去做個筆錄而已...應該不會太久的。」夫妻倆望了一眼小男孩。
 
「那麼就拜託妳了,小楓。」父親滿是憂心地委託後,兩人總算出門了。
 
家裡又只剩下自己和小優,楓江感覺到難以容忍的時間又來了。
 
 
 
「............」
 
「對不起...」
 
楓江瞥向神情依舊沮喪的小優。「...你在跟我說話嗎?」
 
「我很想爸爸媽媽...我給你們添麻煩了...對不起...」
 
沒想到這孩子冷靜下來時還滿有禮貌的。
 
「比起那個,你為什麼要企圖自殺呢?」
 
吃飯的時候也是、洗澡的時候也是,甚至就連躺在床上也不放過任何自殺的機會,一醒過來就開始行動。
 
小優偌偌地指向楓江,一瞬間讓她感到錯愕。
 
「啊?」
 
難道是自己的態度足以讓這孩子感到罪惡感與自卑嗎?
 
「小楓姊姊旁邊的姊姊說的...」
 
旁邊的姊姊?
 
楓江忽然顫慄。
 
 
努力忍著不吃東西的話,就可以很快再見到爸爸媽媽。
 
把臉放進水裡的話,很快就可以再見到爸爸媽媽。
 
把自己藏在棉被裡,很快就能再見到爸爸媽媽。
 
從這裡跳下去的話,很快就能再見到爸爸媽媽。
 
 
5歲的小優一五一十說出了自己聽見的話。
 
「...」
 
有個鬼魂就跟在小優身邊嗎?楓江雙眼發直。
 
原來根本就是活生生的惡魔耳語,在引惑著這孩子去死啊。
 
「...這位姊姊叫什麼名字呢?」雖然感到害怕,但她必須鎮靜。
 
「瑟琳...姊姊叫瑟琳。」
 
「瑟琳幾歲了?」
 
「姊姊已經上小學一年級了...」
 
「是怎麼樣的人呢?」
 
「那個...爸爸媽媽...」似乎是因為不想再去回憶那個片段,小優說的話少去了一些敏感字眼。
 
「那樣...之後,叫瑟琳的這個姊姊就出現了...她跟我說,她可以陪我玩,還可以幫我把爸爸媽媽救回來...」
 
「......這樣啊。」雖然楓江不信邪,但基於考慮到惡靈或許存在,她還是採取了謹慎的行動。
 
楓江對著半空說話。「瑟琳,瑟琳,雖然我看不見妳,但是感謝妳願意陪小優玩。」
 
繼續說道。「現在要換我照顧小優了,請妳快點回到原本的地方。」
 
語畢,一切靜謐。
 
在小優的眼裡,看見了名為瑟琳的少女怒視著楓江。
 
然而瑟琳的嘴裡似乎不斷言語。
 
紅眼的傢伙...紅眼的傢伙...
 
「...?」感受到莫名怒氣的小優直顫抖個不停。
 
最後,當楓江的視線對上瑟琳,後者隨即化作粉狀煙消雲散。
 
「瑟琳姊姊不見了...」
 
「什麼?是嗎?」楓江本人倒是一點也沒察覺到。
 
不曉得為什麼,她直覺現在能做的事,就是把小優攬進懷抱裡。
 
「......」
 
「......小優,你的爸爸媽媽一定希望你能好好活著的。你想讓他們看到你哭泣的樣子,然後變得傷心嗎?」
 
小優搖搖頭。
 
「這就對了,所以你要露出笑臉喔。」
 
「...」
 
「就算很傷心...至少...至少不能哭。」不能哭是因為哭了會很麻煩。
 
楓江感覺自己就跟父親一樣,不善於安慰人。再怎麼做的,也就只是能拍拍孩子的頭。
 
但這次,小優卻回答了「嗯」字,純真的笑臉上泛著淚水。
 
「真是的...我以後就好好的疼愛這個孩子吧...」楓江看著小優的臉蛋,心想。
 
 
 

惡靈事件才剛解決完畢,怎麼知道父母就帶了個出乎楓江意外的人回家。

佐野夫婦帶著與楓江同等年紀的少年,以及兩名員警回到家裡來了。
 
「......伊祁,你為什麼在這裡?」楓江不敢置信地問。而且少年的手臂上纏了繃帶。
 
代替少年回答的是父親。「剛好妳朋友也是事件的目擊者,他已經跟著我們一起在警察局裡做完筆錄了。」
 
「這樣啊...」原來除了小優本人以外,當時還有其他目擊者,便是伊祁。
 
也就是說,伊祁大概也看到了小優父母被殺害的畫面吧。
 
甚至有可能看見了當時親眼目睹雙親死亡的小優。
 
楓江緊抿著唇,不禁想知道伊祁是如何看著小優的。
 
「救我的哥哥...?」
 
「...你還活著啊。」
 
「!?」因為這段對話,令楓江訝異地望著兩人。
 
伊祁走來小優面前,摸了摸嬌小的腦袋,並問道。「好多了?」
 
「嗯...謝謝... 謝謝哥哥...謝謝姊姊...」
 
楓江與伊祁對上眼,後者露出溫柔的微笑。
 
楓江也苦笑起來,對著想道歉卻有些膽怯的年幼小優說。
 
「還有呢?」
 
「......謝謝叔叔阿姨...還有謝謝...比較年輕的警察伯伯...跟比較老的警察伯伯...」
 
佐野夫婦不禁被童言童語逗得一笑一笑。
 
不過我們不在家的這期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啊──這兩個人的心中,冒出了這樣的想法。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讓這個孩子的態度轉變得這麼大呢?
 
 
 
兩位警察適時地在這時候發言。
 
「小弟弟,真是太好了。」
 
「不過,我們有些簡單的問題要問你,方便嗎?」
 
「......」楓江和伊祁,以及佐野夫婦都陪在小優身旁。
 
「你可以的,小優加油。」
 
小優抑制住了悲傷的情緒,努力點點頭。
 
 
 

最後,問題問完了,但警察們卻沒有馬上離去。

「辛苦你了。」被小優稱作"年紀比較大"的警察走來,蹲在小優面前溫柔說道。
 
「小弟弟,你的爸爸媽媽,有一個最後的禮物要送給你。」
 
「禮物...?」在問答中始終保持著平穩的小優,聞此言顯得有些困惑。
 
「是的。」
 
在門口,年紀較輕的警察帶進來了一個年約兩歲大的稚兒。
 
他們將其帶到小優面前。
 
父親輕笑著開口。
 
「小優...你的爸爸媽媽,其實一直都很擔心你,在他們不在的時候會不會感到寂寞。就像你深深愛著他們一樣,他們也深深愛著你。」
 
「然後,當他們看見這個孩子時,終於決定了。他們要送你一個弟弟,當他們不在的時候,你就把這孩子當成是爸爸媽媽給你的禮物。」
 
「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都不知道?」母親插嘴。
 
「兩三天前的新鮮事。」父親回答。
 
而小優本人則是泛著淚光抱著"弟弟",幼小的小兒隨意摸了摸小優的肩膀,卻像是在代替父母親安慰他似的。
 
小優的眼淚再次潰堤。
 
兩個警察互看一眼。
 
「好了,現在你有弟弟了,幫他取個名字吧?」
 
「嗚嗚嗚嗚...小...小夜...!!」
 
「夜? 啊,難不成是優夜彌的"夜"嗎?」佐野夫妻等人猜測。
 
看來只能等這孩子哭完再問了。
 
 
#
 
 

唉唷,真是好久不見呀

 
終於可以回來了 真是可喜可賀 可喜可賀,順便祝大家新年快樂R~
 
然後我還真是一不小心在新年就寫出小優的過去了 唉啊唉啊唉啊OAAAAO!!
 
不過寫出這篇,倒是解開了很多主線故事裡的謎團ㄛXDD
 
新年期間應該還會有另外一篇洛爾特亞篇,再祝一次大家新年快樂~~
 
Tam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balletvickie
  • 前故事情節好傷感呦!
    看完好溫馨感動落淚呢!
  • 結果最後是好的 真是太好啦~
    謝謝觀賞XDD

    TaMaSHI 於 2018/02/20 22:43 回覆

  • 被騙去種田的呆呆
  • 祝小TAMA在一年身體健康+快樂...
  • 也祝呆呆新的一年天天快樂啊~!

    TaMaSHI 於 2018/02/20 22:43 回覆

  • 訪客
  • 嗯嗯
    難怪小優長大感覺很寵弟弟
  • 人生中的精神支柱XDD

    TaMaSHI 於 2018/02/20 22:43 回覆

  • 莫赤匪狐
  • 好久不見,TaMa 一次就啵那麼感人熱淚的情節....來,小優,叫狐狸大叔,不是奇怪的大叔喔 ←_←
  • 因為之前有小亞和小優的文,想說這次的主題寫楓江和小優的話,想到的自然就是兩人之間的聯繫,也就是這樣的故事啦~XD
    小優乖,不要亂跟大叔走r

    TaMaSHI 於 2018/02/27 10:20 回覆

  • 老巫婆荷蘭雜記
  • 小優與小夜的感人故事 完全是日本風
    你的留學成績被看到囉 !!!
  • 寫的時候會替小優感到無助呢
    如果以小優的立場來看的話,那真的很恐怖!!

    TaMaSHI 於 2018/03/03 14:49 回覆

  • 塔妮雅
  • 好棒的故事!
  • 能獲得大大稱讚真是太好啦XD

    TaMaSHI 於 2018/03/11 16:31 回覆

  • iris8iris
  • 心裡想的是甚麼...看到的就是甚麼
  • 有時候一些事完全是看人怎麼想的囉

    TaMaSHI 於 2018/03/11 16:31 回覆

  • 阿嘉嘉
  • 小楓有驅鬼的能力?!
  • 楓江本身沒有驅鬼能力
    但鬼魂會被趕走是基於她身上的其他原因~

    TaMaSHI 於 2018/03/18 18:40 回覆

  • Ponylite的心世界
  • 真佩服你的思緒
    可以寫出如此身歷其境的過程
    我看的很入神呢
  • 當要用自己沒有體會經驗的素材做文章時
    想像力真的非常重要XDD
    以這篇為主,要試著讓自己融入其境的話,目的就是必須只藉由想像讓眼眶紅起來
    不過最後是HAPPY END啊
    這是一個過去篇了

    TaMaSHI 於 2018/03/19 20:1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