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爾特亞生平第一次「踏進」日本這塊土地,是在很小的時候。

幼小的洛爾特亞看見充滿了東方風情的街道風光,城市電視牆上混雜著有筆劃簡單,也有筆劃困難的文字,來往的人們說著聽不懂的語言。

放眼望去全是與美國完全不同的景色。

父親咧嘴一笑。「兒子,怎麼樣?日本很棒吧?」

「根本超棒的。」洛爾特亞學著自己老爸的口氣回答。

「一想到終於可以見到你老媽,我超高興的啦。」

「一想到終於可以見到老媽,我超高興的啦。」

父子倆彼此露出頑皮的笑臉,在日本的街頭上閒逛。

說到洛爾特亞的父母親,他們分別是美國人與日本人,父親是時常到日本出差的企業高層,而兩人在父親某一次工作來到日本出差時,在酒館相遇。

喔,性格開放的他們在第一次相遇就產生了火花,一年後洛爾特亞就出生了。

小孩子剛出生的時候,父親馬上就跑來日本看兒子。兩個人又是擁抱又是親吻,然後母親說「因為工作的關係很難照顧孩子」,父親二話不說就把兒子帶回美國了。

洛爾特亞的母親從事的是律師的工作,在職場上赫赫有名的她,因為有太多的案件要處理,很多時候沒辦法抽身。

這一點,身為企業戰士的父親完全能夠理解。

所以他將孩子帶回美國,運用身邊的所有資源與權限來照顧他。

……

………

就這樣過了幾年,兒子已經變成長得跟自己很像的帥氣小少年了。

「欸,老爸,日本也有好多辣妹大姊姊。」

……

「哈哈哈,就是說啊,不過你老爸我最愛的當然還是你老媽啊,哈哈哈哈。」

小男孩不加思索地點點頭。

「話說兒子,我們今年可以在日本和你媽一起過年,我都跟下面講好了。」

「真的嗎,好棒。」

小洛爾特亞的父親揚起得意到不行的臉。

「這就是上司威能!啊,不過我可沒有為難部下喔。」

「我知道,你靠的是霸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由於自己的孩子實在是太會說話了,洛爾特亞的父親————尼格,在異國街頭上笑得合不攏嘴。

「說的好,你老爸我可是…」

「老爸,我肚子餓了。」

「什麼…餓了?…好吧,我們趕快去找你媽吧。」  

…顯然小孩子只是長期在自己身邊耳濡目染而已,只要一出現生理需求,馬上就拋棄剛才的話題了。

尼格只好儘快帶孩子去見媽。

  

洛爾特亞的母親住在千葉,是個英姿煥發的能幹女人。才聽說父子要過來家裡,馬上就叫人聯絡好成田市的計程車。

她說「不管車錢有多貴,我都會幫你們付的,用最快的速度奔馳過來吧!」

「嗚喔喔喔喔!」因此,尼格與洛爾特亞兩人一路瘋狂催促司機。

結果等到了千葉,送走兩人之後,司機便慢悠悠蛇行往醫院的方向開去了。

當父子倆來到母親的住處時,時間已經接近中午。

母親的住處附近景色與數年前洛爾特亞剛出生時相比,除了路邊多停了幾台轎車以外,幾乎沒有什麼改變。

平整的水泥路上有雨水未乾的痕跡,顯然早晨下了點細雨。被雨過後的陽光照耀,有種春日即將到來的溫暖。

住處由於位於高級住宅區地段,附近平時人煙罕至,住戶之間也不常往來,正巧是母親想要的。幾乎每天都泡在工作裡的她,根本就沒有多餘的心力去與鄰居交集。新年正月難得有空檔,她可要留著和丈夫孩子一起過。

母親和管家與女僕一起住在郊區附近的獨棟屋,是一間米白色屋頂,前後院都有草皮的房子。圍繞房子的橘紅磚牆上有像是小孩子用粉筆畫上的塗鴉,尼格說那是洛爾特亞嬰兒時,母親抱著他讓他在牆上畫的,說是為了留下回憶。完全無法說明圖樣的塗鴉,經過了幾年的歲月,已經變成了模模糊糊的色漬。

房子前院連接到玄關的地面上舖著整齊的石間路,花叢被人細心地修剪過,玄關前地上被放了一疊報紙。

小洛爾特亞看見報紙,馬上放開了父親的手跑過去。

「兒子啊!」

在美國時曾經學習過日語拼音的洛爾特亞,似乎對日語很有興趣。他蹲在地上,開始閱讀起不太能理解的文字。

「喔……東京…睡覺搬家…一百碗…?」

「東京發生連續隨機綁架案,嫌犯要求付金一百萬元。」

「啊啊~附近一百碗鹽!」小洛爾特亞抬頭,發現替他唸出新聞標題的,是個年輕的女人,但並不是母親。

女人對朝著兒子走來的尼格恭敬地一鞠躬。

「主人好久不見,夫人才剛做完工作。」

「喔喔,好久不見了,米可。」尼格摸了摸鼻子。「能先進去等嗎?」

「好的。」

女人領著一大一小進了屋子。



  

房子裡的格局擺設也和以前一樣完全沒變。客廳依然是妻子最喜歡的米白色調搭奶油黃線條,搭配白楓木傢具。整個客廳裡唯一變動的,就是牆上的畫換了一幅看起來更貴的,和角落多了一顆觀葉植物吧。

尼格一看見那張旁邊小桌有擺放全家福照的單人沙發,便一屁股坐了下去。拿起相框正想呼叫兒子,但誰知道小洛爾特亞一聞到料理的陣陣香味,便往廚房跑去了。

「兒子啊~~」尼格苦著臉伸出手。

好吧,小孩子就是這樣。



洛爾特亞循著醬油香氣來到廚房外面,看見裡面有個高大的男人正在翻動炒菜鍋。

「……」他看得很入神,看那男人把旁邊碗裡的材料倒進鍋子裡繼續翻炒。

加點調味料。

再用小湯匙挖一匙起來塞進嘴裡。

「燙燙燙…鹽巴不夠啊…」男人自言自語地說。

「湯湯湯,眼巴巴的狗啊?」

「是燙不是湯…」

等一下,這誰的聲音?男人愣了一會,轉過頭去。

站在廚房門口的是個金髮皮膚白的小男孩,看見那雙漂亮的異色瞳孔透著靈活的眼神,男人意識到了對方的身分。

「唉啊!?這這這不是小少爺嗎!?已經長這麼大啦!」男人放下鍋鏟,轉身就要走向洛爾特亞。

「大叔,你應該先把菜做好吧。」後者卻拋出了這句話。

「……」被自家少爺用英語吐嘈,男人勉強吞了口口水,只好默默回頭顧火。

嗚嗚,少爺啊~~



轉眼間,小洛爾特亞已經離開廚房。

尼格在客廳等待了許久,女僕米可總算領著洛爾特亞的母親來到客廳。

母親二階堂靜子穿著輕便的服裝,夫妻倆一看見對方,馬上張開雙臂。

「唉呀老公~~~~!!」

「老婆!!!」

兩人甜蜜相擁,閃光炸裂。

從廚房閒晃回到客廳的小洛爾特亞,當然也沒能抵擋母親的懷抱。

「唉呀我的小寶貝~~!!」

「媽~~~~!!」

端著料理從廚房出來的管家跟著女僕目不轉睛地盯著主人一家子看。

由於考量到兒子的日語並不太上手,夫妻倆用英語對談。管家和女僕是尼格當初帶來日本照料靜子生活的下人,因此英語與日語對他們來說皆不成問題。

「噢,我的天啊,終於又見面了。」

「這還是小洛爾長大以來我第一次抱他呢。」

「兒子啊,你看你媽媽,是不是跟筆電螢幕上一樣是個大美人啊?」

「嗯嗯,只有腰摸起來肥肥的,其他地方都還好。」

「……」

「……」

「兒子說,妳的捏捏很大,其他地方也很苗條。」

「…我都聽見了。」

尼格只好對著老婆土下座。



「話說日本明天是除夕,後天就是新年囉。」一家三口坐在沙發,靜子對父子倆說道。

「小洛爾是第一次在日本過新年對吧?」

洛爾特亞點點頭。

「我記得這個城鎮上過年的時候都會有替小孩子舉辦的活動,到時候小洛爾也可以參加呢。」

「什麼活動啊?」尼格問。

「小型闖關賽跑活動,經過各種關卡最快抵達終點的人就贏了。」靜子思考著繼續說,「因為看到孩子就會想起小洛爾,所以每年我都會帶著大衛和米可去看。啊…我記得去年有個從其他地方來的孩子很厲害,破了歷年最快的記錄呢。好像是姓什麼南原的…」

「那還真是厲害啊。去年第一名的獎品是什麼?」

「歪當勞禮券100元×100張。聽說那個孩子拿到獎品好像很高興。」

小洛爾特亞眨眨眼說:「好窮酸的獎品,居然還很高興。」

「……」

「……」

這下子,母親還真是狠瞪了父親一眼。

父親冷汗直冒。

「呃…那個,兒子啊,不是啦。那是因為我們家比較有錢,不是那個獎品窮酸啦…」

小洛爾特亞歪頭。

「就是…我們家比較特別,所以不能這樣說。」

「喔。」

真是不曉得兒子有沒有聽懂。

母親趕緊變換方向。

「小洛爾想不想參加呀?說不定可以認識到很多好朋友喔。」

「好啊!」小少年露出天真無邪的笑臉。

靜子叫來女僕,要她去幫忙報名。

「我們家兒子肯定會把日本小鬼打得落花流水,穩贏的,穩贏的~」尼格想到這話可不能在妻子面前說出來,只好在心裡想道。

「我一定會把日本鬼子打的落花流水,穩贏的!」小洛爾特亞氣勢滿滿地說。

「……」



這天夜晚,尼格被許久不見的妻子打到不成人形。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