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當日,稑褵商店街道上人聲鼎沸。由於新年期間所有攤販都不會營業,因此商店街的人幾乎都是為了闖關比賽而來。
 
靜子帶著管家女僕以及尼格,穿過重重人群來到每年觀賽固定的位置,魚店前停下。
 
起跑點上站滿了大大小小上百個孩子。據靜子說明,比賽只限定小學年紀參加,可見大家對於活動非常熱情。
 
「嗯…那個叫南原的小孩,能在這麼多參賽者之中奪冠,感覺好像很不簡單耶。」雖然是小孩子的比賽,尼格還是有這種感覺。
 
「是吧。去年參加比賽的小孩也是這麼多呢。」靜子說著說著,忽然發現了什麼,拍拍丈夫的肩往參賽者集合處看去。
 
在嬉鬧的畫面當中,有兩、三個孩子圍在一起,像是在聊天。
 
其中,有個擁有一頭紅髮,身形比起同齡的還要來得高挑一些的男孩,手裡似乎拿著一塊漢堡,一邊慢悠悠地吃著一邊聽眼前的金髮女孩說話。
 
「那個紅色頭髮的孩子就是南原。」靜子說,「不但長的高又滿帥的,運動神經也很好,長大應該會有很多女生喜歡吧。」
 
「我們的兒子也不錯啊,又帥家裡又有錢,而且個性又像我一樣讚。」尼格雙手抱胸,表情十分認真。
 
靜子聞言,呵呵地溫柔笑著。「沒錯沒錯,我們家的小洛爾可不會輸人家的。」
 
說到自家兒子,夫妻兩人自然下一眼就開始尋找起洛爾特亞的身影。
 
-
至於洛爾特亞本人,目前正與一群與他年紀相仿的孩子們待在一起。這群孩子們似乎是第一次見到有著一頭金髮的外國人,非常興奮地圍繞在洛爾特亞身旁。
 
洛爾特亞則是坐在用來裝放免費餐盒的大紙箱上。清了清喉嚨,然後,他從口中說出早已練習至熟悉的日語字彙。
 
 
「你-好-! (こん-に-ちは!)」
 
「哇啊啊啊!!」日本孩子們爆出歡呼聲。
 
緊接著,洛爾特亞又再說了一句。
 
「早-安!(おはよう!)」
 
「喔喔喔喔喔!!」孩子們情緒高漲。
 
「很好吃~~~~~!(お~~い~~しいいいいいいい~~!)」
 
「耶~~~~」隨著洛爾特亞講出一個又一個簡單的日文單字,孩子們的掌聲從未間斷過。洛爾特亞的小臉蛋上盡是得意,就像是征服了孩子們的心,成為了新的孩子王一樣。
 
「小洛爾真有人氣。」
 
「是啊。」
 
父母親兩人相視而笑,看著兒子與日本人的孩子和睦相處。
 
也許是歡呼聲太過熱烈,附近的其他孩子們不時會被吸引注意過來,就連南原與他的兩個朋友也不例外。
 
南原的臉孔雖然還有些稚嫩,眼神裡卻散發著與一般孩子不大相同的成熟氣息。因此當他注意到洛爾特亞的存在時,第一反應絕對不是感到新奇。
 
「...」
 
「怎麼啦?」與他在一起的金髮女孩,以及另一名翠綠髮色的男孩都發出疑問。
 
「沒有,沒事。」
 
真是誇張,只不過就是個會用日文打招呼的外國小孩而已。南原心裡如此想道。
 
在夫妻倆身後的管家對女僕咬耳朵,說道:「喂,是我的錯覺嗎?妳剛才有看到那個南原在瞪小少爺嗎?」
 
「唉...看到了...」女僕也感到很無奈。
 
但基於某種意義上,這好像也是沒辦法的事。
 
 

現在日本當地時間為上午十點整,與之相差了十四個小時時差的美國紐約市仍在夜晚時刻。

出發當天下午,父子兩人從紐約皇后區開車前往JFK機場,花費了數個小時,搭上飛機後,又在飛機裡度過了十來個小時。

來到日本的前兩天,年紀還小未曾熬夜過的洛爾特亞在生理時鐘上自主遵循了美國的時間,向母親打完招呼後不久,就累得在客廳裡睡著了。

「雖然是說相信兒子會贏,但那小鬼現在在打呵欠欸...」尼格看見洛爾特亞張大了嘴巴,如此心想。

就在家長們心懷著緊張在等待,不曉得何時會宣布開始之際,廣播鈴聲響起,接著似乎是一名年輕少女,用甜美卻沉穩的嗓音宣布大會報告。

「第八屆正月大會,正月大會就要開始了。第一項活動是小型闖關賽跑比賽,請參賽者至起跑點集合。」

...為什麼我會坐在這裡廣播呀。這位廣播少女是金髮女孩的姊姊,莫名其妙擔任上這個位子,是因為主辦單位說酬勞有甜點優待券而著魔似地答應的。

「雖然我不求小亞會贏,但是南原或小優一定要贏啊,今年的獎品是要價超高的正月限定版金賞法國薄餅禮盒,那個我超想吃的,唯有他們贏了我才能光明正大的從他們那裡搶過來。」中學生佐野楓江的野心。

 

聽不懂太多日文的洛爾特亞,根據過往學校運動會的經驗,判斷應該是該上前準備了,便跟著人群走。

等到所有的孩子就定位後,經過三分鐘的預備時間,站在起跑線邊緣的少年舉上槍。

緊接著,少年在一剎那間對空鳴槍,所有小孩都從起跑線一邊哇哇叫(?)一邊衝了出去。

...為什麼我會站在這裡鳴槍啊。少年和少女是非常熟悉的舊識,莫名其妙擔任上這個位子,也是因為主辦單位以正月限定的冰棒款項為酬勞吸引到的。

「今年的獎品全部都是甜食系列...」中學生伊祁羽的出神放空。

 


眼看所有的小孩都從起跑點飛奔出去,靜子提議要到終點去迎接兒子。

「喔,終點在哪裡?」尼格問。

「這裡有個巷子,穿越過去之後另一邊就是終點了。」妻子指向身後,離魚店不遠的眼前有條小巷口。

「直接切西瓜啊!?」

「因為是闖關活動,所以他們不會這麼快的喔~」

「喔。」

尼格跟著靜子,管家與女僕隨後也跟了過去,走進了巷子。

 


雖然說只是小孩子的闖關賽跑比賽,但這次出乎所有人意料地白熱化。

主要的原因是有兩個人遙遙領先在前,而彼此正在互相競爭第一。

一個是去年的冠軍,來自外地的南原真崎,以及難得出現的外國孩子,美國人洛爾特亞。

「我在學校運動會每次都是第一名!」

「我可是田徑社,豈會跑輸你這個洋鬼!」

看似是在相互叫囂,但其實洛爾特亞聽不懂對方說的話。

看著空拍傳送來的畫面,廣播報道。

「現在跑在最前端的兩名選手就要接近第一個關卡了,第一個關卡是借物,選手們必須在從第一關卡前往第二關卡的過程中借到物品,並且帶著該樣物品前往第二關卡才行。」

「這不就是叫做借物賽跑嘛...」尼格偏著頭想,這種關卡對兒子挺不利的。萬一翻到了看不懂的單字,那可就輸了啊。

「反正洋鬼看不懂日文字。」競爭心強烈的南原也是這麼想的,因此他更賣力地朝字卡奔去。

 

兩個人幾乎是同時來到字卡前,洛爾特亞發現南原在字卡前蹲下,雖然面露著疑惑,但也跟著照做,翻開字卡。

「嗯... 嗯...??」

字卡上是片假名。

(カメラ)

「k...ka...me...ra...」洛爾特亞對著字卡苦思的同時,南原已經起身,繼續往前跑了。

「啊!混帳!死日本鬼!」洛爾特亞飆出了不曉得是在哪裡學到的話,丟掉字卡追了上去。

南原抽到的是「手機」(けいたい),是很容易就能借到的東西。

洛爾特亞看見南原又停了下來,向路邊人搭話,內心雖然不解,但他打算先超前再說。

至於緊緊追在他們後面的,是與南原同行的男孩和女孩。兩人在看了自己的字卡之後,男孩發現了洛爾特亞扔在地上的字卡。

因為南原都會按原樣把字卡放回去,所以這應該是那個人的沒錯。

 

洛爾特亞越跑,內心就越顧慮剛才南原的動作。

他根本壓根不曉得對方在耍什麼花招。

然後,他聽見了身後不選處似乎有人在對自己喊著「wait」。

「什麼?」他往後一瞥,有個男生在對自己揮手一邊跑來。對方看起來也是參賽者,旁邊還有個金髮女生。

雖然覺得困惑,洛爾特亞還是試著放慢速度,等兩個人臉紅氣喘地追上來。

「跑的很慢耶,這樣那個紅毛鬼很快就會追上來了。」洛爾特亞念在對方應該聽不懂英語而發了牢騷,但想不到男孩居然開口向他道歉。

「對不起,因為你實在是跑得太快了。」

「喔?」對方會說英語?小洛爾特亞眨眨眼睛。下一個動作,則是大力拍擊了對方的肩膀。

「不錯嘛!終於有個會說英文的了!」

「好痛…我姓染谷,叫我小優就好了,這個女生是小亞。」或許是念在還在比賽中的關係,男孩快速介紹了自己與女孩,然後又立刻對洛爾特亞詢問。

「你知道你在這個翻卡片的關卡要做些什麼嗎?」

「我怎麼會知道?」

「你剛才翻到的卡片上面寫的是相機,所以你要趕快去借一台相機,然後跑到第二關!」

小優說的英文雖然有些腔調,但已經足夠讓洛爾特亞釐清他現在要做的事。

「喔!原來如此!你是我遇過除了我媽之外最有用處的日本人了!」

「...??」或許這句英語太艱澀了,小優聽不太懂。

 

之後,洛爾特亞在小優與小亞的幫助下順利借到相機。另一方面,南原則為了借手機的事,遇上了情侶吵架而耽誤了時間。

南原在跟某個大學生借手機的時候,對方爽快地答應,結果引來了一邊女友的不滿。「什麼?居然這麼輕易就借給一個小鬼?那為什麼連借我看一下都不行?你是不是劈腿啦!?」

後來因為大學生忙於解釋,借手機的事情自然不了了之,因此南原只好去找下一個路人。

 


「第二個關卡是寫祝福的話,參賽者要在白紙上寫下自己新年的祝福或是心願。」

「...」小優把廣播的內容盡可能翻譯成英文給洛爾特亞聽。

「這活動也太不尊重外國人了吧啊啊啊!」

眼看南原以令人畏懼的速度緊追在後,洛爾特亞決定不管三七二十一,既然針對語言沒有規定,那他就要在紙上寫下英文。

然而為了拉開與南原的距離,因此洛爾特亞也同時與小優兩人的距離越拉越開。

眼看還有一小段距離就要迎來第二關卡,南原的腳步聲卻已經在身旁響起。但這並不是此時讓洛爾特亞關注的點,讓他真正注意到的是眼前特殊的景象。

第二關卡設置的桌面,位在突兀的大型貨櫃車當中。由於這種關卡設計,小孩子只能爬上車子進入貨櫃,因此不論是負責廣播的楓江,鳴槍的伊祁也都立刻察覺到怪異。

洛爾特亞和南原也因為感覺不對勁而停下了。

「呃...貨櫃車就是終點嗎?」

「...才不是吧。」

聽見對手如此回答,洛爾特亞大吃一驚,轉過頭去看南原。

「原來你聽得懂英文?」

「廢話。」

「看來日本有用的人其實滿多的。」

「你這話中帶刺的說話方式很不尊重人,回去之後把它改掉吧。」

「...」洛爾特亞鼓起臉頰。

 

-

「關卡設計裡面沒有貨櫃車的存在吧...?主辦人...?」楓江一臉疑惑地望向主辦單位。

不只主辦方,就連透過大型投影幕看見空拍畫面的觀眾們,看見小孩子停下之後也紛紛談論起來。

「這種關卡設計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靜子也是面露困惑。

-

 

洛爾特亞決定繼續前進,南原怎麼可能會落後?

看著洛爾特亞坦然走向貨櫃車,南原自然跟了上去。

「不可能。」主辦單位說,「第二關卡應該會在更後面一點,而不是在貨車上。」

「叫小孩子不要爬上去!」

楓江聽取指令,隨即以急迫的聲音對著麥克風叫道:「參賽者請不要爬上貨車!!stop!!」

但僅在那一瞬間,主辦方,觀眾,以及後來追上的孩子們,甚至是洛爾特亞本人都發出了尖叫聲。

「!??」包含過度震驚的南原在內,所有人都看見了某個身材粗壯的男人,像在拎東西似的把洛爾特亞甩進貨櫃車裡,關上門後,貨櫃車啟動逃逸。

「這是公然綁架嗎!?」

「小洛爾!!」「兒子啊啊!!」「小少爺!!」尼格夫婦倆被嚇得驚慌失措,反應快速的管家立刻奔向停在商店街外,準備開車追趕。

由於事件發生得太過突然,就連在事業上一向能夠維持冷靜思維的靜子也瞬間變成了為孩子心焦的單純母親。

「誰來救救我的孩子!拜託幫幫忙!」

「有孩子被人抓走了,我們趕快追吧!」聽到母親的呼喊,許多人立刻動身協助,有人像管家一樣開車去追逐。

在活動中負責駐守的警員也在第一時間通報請求支援,主辦單位中止了活動,並由人員安全帶回了其餘的孩子。

 

與洛爾特亞有接觸的三個孩子裡,南原與小優驚魂未定,僅有小亞懷著驚嘆的神情看著眼前的亂局。

「喔喔,賽車比賽?」

「才不是吧!?」南原的叫聲嚇著了小亞。

「呃……」

神色過於不安的南原轉向求助於現場的大人,語氣裡包含著與往常不同的失望與害怕。

「那個…外國人…他……真的被抓走了嗎…」

「是啊……不過不用擔心,大家會把那孩子順利救回來的。」被詢問到的男子柔和地說,同時摸了摸他的頭。

然而聽了男子的話,南原卻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徬徨。要是當時自己選擇阻止洛爾特亞,而不是跟著他的腳步走的話,說不定現在的洛爾特亞就能逃過一劫。

小孩子的表情讀來淺顯易懂,看見南原忐忑難安的模樣,尼格很快就理解了他的情緒狀況,跟他搭話。

他對孩子說了「這不是你的錯」,並解釋了所有人的立場與責任。尼格原本認為對方是個小學生,應該不太能理解自己說的話,卻沒想到南原回應了自己的說法。

「就算是這樣,我也應該要負起一小部份的責任吧?」

「雖然很突然也沒禮貌,但可以讓我們也幫一點忙嗎?」

尼格直視著少年稚嫩的臉龐上流露著堅定的意志。

喔,這孩子真是大有前途。他心想。但現在可不是想這種事的時候。

「當然可以。」他說,「我準備借台摩托車去追討綁走我兒子的混蛋,你們就好好地跟在我身後吧!」

「兒子...?」在南原為這句話愣住了的同時,身邊不太相襯地傳出小亞與小優的歡呼。

「摩托車!兜風!」

尼格為孩子的天真無邪苦笑,然後說話的對象轉向剛才與南原說話的男子。

男子體型纖瘦,身高也完全說不上是高個子,卻穿著貼身的黑色皮革套裝。但若真要說讓男子整體看起來更不協調的,應該是將流線設計的安全帽攬在腋下這個動作,還有在他身旁,以他的身高來說估計跨不太過去的重型摩托車吧。

根據靜子的說法,摩托車男也是每年都會來觀看比賽的固定班底之一,因為人與車的對比太過顯眼,所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說,「只要不弄壞車子,想怎麼追就怎麼追吧。」之後慷慨地將車鑰匙和安全帽遞給尼格。

「大好人,祝你一生平安喜樂。」

「喔,明明是個外國人,日語說得真好啊。」男子訝異地看著跨坐上摩托車的尼格,戴上了安全帽的後者只是伸出手比了個大姆指。

確定好由感覺起來最慎重的南原坐在最後面,一共三個小孩安安穩穩貼著彼此在後座之後,尼格便啟動引擎,重機像火箭一樣馳騁出去。

 

「給我一點準備時間!!!!」由於起始速度過快,差點因為反作用力而被甩出去的南原像個大人一樣嘶吼,死抓著小亞的衣角不放,而小亞則緊抓著小優不放,小優死抱著尼格不敢吭聲。

「兒子啊!!你老爸來救你啦!!」

「好耶好耶!飆車飆車!」南原無法忽略尼格與小亞的聲音,下意識往小亞的頭上拍了一掌。

目送這樣莽撞的行為,男子不免心存擔憂。「應該會沒事吧...?」

 

 


根據轉播影像所提供的資料追蹤,目前已經確認犯人走國道16號,方向上行。

貨櫃車受到行駛影響不斷搖晃,迫使洛爾特亞小小的身體在相對巨大的貨櫃裡中像顆皮球一樣抑止不住,來回撞上角落數次。

「到底會不會開車!!!」

「看來是位除了沒有品德之外,脾氣也很暴躁的小少爺嘛。」粗壯男子的另一名夥伴一邊聽著從後車廂裡斷續傳來拳頭撞擊的聲音,一邊將水壺裡的紅茶喝下肚。

但經過一段時間後,兩人也發現了一回事。

除了抱怨駕車技術之外,洛爾特亞似乎不曾喊出「你們是誰」、「放我出去」之類的掙脫性話語。儘管如此,因為深深了解人質的身分,兩人並沒有起疑。

不滿十歲的兒童獨自一人身在如此大型的貨櫃車中,不管是基於什麼原因,最後肯定會因為周圍一片漆黑以及像是地震般搖晃的聲響而感到害怕,甚至有可能哭出來也說不定。

如果被關閉的時間久一點的話,就算用不著特地撕票,洛爾特亞也一定會面臨生命危險,到時候要是被抓到的話,肯定會多附上一條嚴重的法律責任。

貨櫃車看準了時機駛下交流道,改在一般道路間行駛,曲折了幾條路後,在住宅區的某一棟房子前將洛爾特亞放下,接過洛爾特亞的是打扮像家庭主婦一樣的女人。

「交給妳囉。」兩名男子說完,跳上了似乎是女人特地為他們準備的車,朝著快速道路悠揚而去。

女人緊牽著洛爾特亞的手,讓他感到疼痛。

「阿姨,妳又是誰啊!」

「我是誰應該不用你管吧?只要你爸爸願意拿很多錢來救你的話,我就放你回去。」女人的手非常強勢,一下子就把小孩給強行拉進了在一排民宅當中,顯得不大顯眼的屋子裡。

 


雖然有了交通工具,但考慮到身後坐著三個孩子以及日本的交通法,尼格沒有辦法駕駛得像貨櫃車那樣快速。

自從騎上快速道路之後,他經常咋舌,身後的三個孩子卻不亦樂乎,就連看起來很穩重的南原也像一般的孩子一樣發出歡呼。

「帶都帶了,我總不能半路丟下這幾個小鬼吧!」尼格搖了搖頭,心裡這時候要是有個接應就好了,持續加速。

他很明白自己大概已經跟丟了貨櫃車,而且為了不讓兒子提早成為低頭族,尼格沒有替洛爾特亞申辦手機。換句話說,他們之間失去了聯絡。

妻子靜子現在大概軟弱得不像是平常的她,偎在別人的懷裡大哭吧。尤其是在正月初一發生了這種事。

想到自己老婆一臉無助的模樣,尼格就感到痛心。然後,他忽然發現耳邊傳來呼喚的聲音。

「大叔,把我妹妹還來!」對方是個漂亮的褐髮少女,坐在銀色轎車內,搖下車窗正對著自己大喊,然而回應的是小亞本人,小女孩一臉興沖沖地喊著姊姊,外加熱情揮手。

他們之間的距離相隔了一個車道。尼格發現對方的駕駛技術似乎有點生疏,雖然開得平穩,但即使少女喊著把妹妹還來,車子卻不願主動靠過來。

好不容易盼到對方變換車道靠近,但尼格卻注意到對方沒有打方向燈。

「要打方向燈啦!」

「喔。」對方的車子裡傳出了少年的聲音。

少女暫時回頭,對少年說了一句「反正不是我們的車」後,又探出頭來。

這期間尼格不免飆出一句髒話,開車的居然是中學生!?

「大叔,你需要接應還是導航還是你兒子的行蹤?」少年的語氣比起駕車技術,平靜了許多。

「我三個都要,喂,你有駕照嗎?」

「沒有,我第一次開車。」

「這台車的主人和你們的小命會被你們害慘!」這太誇張了,尼格不禁這麼喊道。

但他也發現了少年耳畔的藍芽耳機,似乎有模有樣的。

「警察追蹤說貨櫃車在OO下了交流道之後不再有任何行動,大叔你要跟著下去看看嗎?說不定犯人在那裡做了什麼,下了交流道後我可以帶你走。」更前面的地方有一台警車和一台轎車在追趕,他們應該會更先抵達貨櫃車的位置。少年淡定說道。「好歹我玩過G?A。」

「兒子啊,你可千萬不能有事。」

 

 


當警察和管家的車同時抵達貨櫃車停下的位置後,他們的臉上佈滿陰霾。

犯人換了車,而且是在一般民宅區,大辣辣地從貨櫃車轉換成其他車。

「請、請問妳剛剛有沒有看見這台貨櫃車的人跑下來,換了其他車之類的?」管家一個心急,隨便詢問了路上的婦女,但對方只是搖搖頭。

嫌犯的速度實在是快得令人鬱悶。

但有個小女孩卻在這時候說道。

「我看到有一個金髮男生從貨櫃裡面被抓出來,有一個長頭髮的阿姨帶走他。」

「是真的嗎!?那個阿姨穿什麼樣的衣服?有更多長相和特徵嗎?」管家見女孩是目擊者,連忙多問了幾句。

而在這期間,兩名員警決定調閱附近的監視器。

「這附近就唯一這麼一支監視器,這支監視器的拍攝角度很重要。」

 

 


「前面就是那個交流道。大叔,能麻煩你減速讓我插入嗎?我怕撞車。」

尼格嘆了口氣。快速道路最危險的正是速度控制與變換車道不慎,少年正好對這兩種方面不精熟,不曉得是誰讓他開車,還是他自己偷開的。

經歷一番風險,兩種車順利下了交流道,根據藍芽耳機對側的訊息以及銀色轎車上的衛星導航來到貨櫃車停下的地點,也正好與管家會合。

「警察們正在查看監視器...」

被尼格帶來的三個孩子,被少女給送上了銀色轎車。

門才關上,管家便接到警察的電話。

「找到了!犯人確實把人質交給女人後,換了一台紅色轎車離開!車牌號碼是******。」

「我去追犯人!」少年阻止了尼格。

「你的孩子應該是在女人手上,應該去找她。貨櫃車犯人讓我們追就好。」

「是讓警察追就好吧?你可別再繼續作死啊!你還只是個沒有駕照技術也普普年齡更是未到的半調子啊!」

「好吧...」尼格的話讓少年不得不放棄追蹤。

他轉移目標,鎖定女人的行蹤。「我覺得那個女的,應該只是在附近而已。」

「噢,等一下,有電話。」有人打電話給尼格,未接來電,接起來是個女人的聲音。

然後,尼格像個得知噩耗的婦女一樣,手機摔落在地,震驚了在場所有人。

「兒子他...」

「你的孩子怎麼了?」

「他把那女人給罵哭了,那女人要求我趕緊帶走他。」

「...」

 

「咦?」

「啊...?」

「小少爺他...?」

「把人罵哭了,呵呵。」最後一句是尼格自己說的,背上不知怎地爬滿了雞皮疙瘩。

「那我們去追犯人了喔~~」

「大叔你小心一點,再見。」少年們覺得與其參與這種事,倒不如再上路追趕犯人一回,人生會來得比較刺激。

 


「我說大嬸妳就是因為沒人愛變成單身老處女所以想要抓這麼可愛的我來當妳乾兒子然後順便撈我爸的錢嗎妳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或許是完美遺傳到父母親嘴砲時的語彙精隨,看似稚嫩無害的洛爾特亞卻能夠不換氣而且順暢地說出這種話。

「妳的人生已經沒救了所以打算就這樣一路沒救到老死嗎?好好當個正常的女人吧說不定會有離婚的男人願意和妳在一起的。」

「......」當尼格到了民宅時,聽見了這番話,就彷彿當初在酒店裡初遇妻子時,妻子對著電話另一端說出一連串辛辣的話語。他彷彿聽見了妻子的靈魂,完美地繼承在兒子身上。

「......」心裡不知道該怎麼想,尼格只好攙扶著額頭,按了電鈴。

對方就像是終於盼到了救星一樣,來開門的速度是火速。

「混蛋,給我滾出我的人生啦!」女人哭喪著臉把洛爾特亞丟出來,尼格趕緊抱住兒子。對方重重地關上了門。

尼格再一次感受到兒子小巧的身體,體溫非常熾熱,小臉蛋深深埋在自己懷中。

「爸爸,我好害怕。」男孩的聲音小得像蚊子一樣。

「......」這大概是有生以來,尼格第一次聽見兒子終於是以「爸爸」來稱呼自己。

這孩子雖然放膽對著陌生人口無遮攔,但其實心裡隱藏著不少恐懼吧。

「好啦,已經沒事了,我的兒子真是他媽的勇敢啊。」尼格撫摸著孩子的頭,對他露出一抹爽朗的笑。「我說熱血動漫的主角都要這樣笑是吧?」

「喔,先生!孩子找到了啊!」轉向身後,兩名調閱完監視器的警員正朝這裡走來。

「我想那個女人應該已經在等你們了,你們隨時都可以進去逮捕她。」尼格的話讓兩名警察摸不著頭緒,但最後依然逮捕了女人。

 

 


經過強而有力的持續追蹤,最終兩名貨櫃車犯人也被逮捕,事件在驚恐過後,以平安作為落幕。

靜子抱著洛爾特亞使勁哭泣,像是要把自己一生以來的眼淚給一次哭完一樣。尼格則給了摩托車男些許費用當作謝禮,對方起初推辭,最後總算欣然收下。

至於銀色轎車在一般道路上損壞了不少地方,車主(主辦人)即使哭也找不到犯人是誰,因為他才不相信中學生會敢開車上快速道路,最後自認倒楣,伊祁和楓江逃過了一劫。

南原有點敬佩管家先生,兩人似乎莫名成為了忘年之交。而小亞照常追著小優跑。

 

大約是六七年前發生的正月事件,在此劃下句點。

後來靜子因為心繫兒子,辭了律師的工作,搬去美國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