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夜中啊,皚皚白雪降落覆蓋著城鎮。

大家都睡了,只有一個人醒著,那人在雪海裡哭泣著。

漫風中搖曳的哭泣聲,是纏繞著小鎮的詛咒。

 

不是的,你告訴我,那才不是什麼詛咒。

你身上披軟綿綿的絨毛,好像那就是皮毛大衣一樣。

而我也偎在溫暖的皮毛之中,聽著你訴說。

你說,那是個可憐的孩子,說著他的故事,你曾經說了數百萬次,或許是一億萬次。

夜一層一層剝落,又好像一層一層地疊加。

時間永遠都是午夜十二點。

後來,連你說什麼都不清楚了。

或許在這漫漫長夜中,你從來沒開口說過話。

 

我一個人在胡思亂想,我知道這不是第一次。

夢裡的你牽著我的手,披著皮毛,在雪地中踏出交織的小小腳印。

即便是哀號的哭泣被夾雜在雪的結晶漫天飛舞,也變得像是海豚的聲音一樣。

我們抬起頭來望向藏青色的天空,那裡漆黑得什麼都看不見,只有雪不斷地像這樣飄下來。

所有東西都是茫茫然然和模模糊糊的。

除了皮毛和你以外,剩下的東西全是假的、假的和假的。

只有你的溫度僅存於我的心中。

 

*****

 

我張開眼睛的時候,你還閉著眼。

外面一定很冷,都是雪。你輕聲細語地說。

若是同一個夢,我的溫度是否也會僅存於你的心中呢?

這樣的想法在我的內心中,被緊握的手不斷融化。

我想等到金黃色的光芒帶走所有千迴百轉的夢境時,你會溫柔地笑著,對我說一聲早安。

 


安安大家好TaMa本人又來啦啦啦

說到這篇呢,其實和小亞小優的願望算是一個對照,也就是楓江和伊祁的版本,雖然一樣能閃爆人,但有沒有感覺變得超級困難到難以理解啊(壞心XD

不過有閱讀過其他相關文章的大大,或許會比較容易推測出楓江這樣的心態和描述(應該啦,還有伊祁以前和現在的差別性(應該啦

這兩個角色打從為什麼會在一起就是個大謎團(茶

所以說,我寫雪景寫得很開心,因為雪很漂亮(大離題

 

TaMa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