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a:這次小亞他們要化身為武士和陰陽師,一起去討伐鬼啦~~

(以下故事與主線沒有任何關係,僅為劇場故事。)
 
 

***

 
彷彿象徵著不祥似的,染上詭譎腥紅的滿月高掛於京城的天中。
 
今夜京城異常地靜謐,唯有櫻花依然飄落,粉色櫻瓣緩緩落於暗紅色的水漥之中。
 
暗紅色水漥混雜著兩種血液,其中一種是從白犬遍體鱗傷的傷口流下,毛髮髒亂的大白犬躺倒於血泊中,奄奄一息,後肢幾乎要被完整斬斷。
 
「對不起…」癱軟在愛犬身上的少年,虛弱的眼神裡充盈著哀傷。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要是我…變強一點的話…就不會…」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了…少年無力地哽咽。
 
身體皮肉傳來的劇痛讓少年發出哀鳴般的呻吟,其聲裡包含著無法放下對世間的留戀,絕斷於半空。
 
他一手摀著自己遭到砍傷的腹部,鮮血還在流淌,便是血泊中的另一種血液。少年伸出另一隻手輕輕按上白犬的頭,細細撫摸的動作如同父親般溫柔,也像是要安定愛犬最後的不安似的。
 
「…………」就連將想說出的話語傳達到喉間的力氣都已經失去,少年最後露出泛淚的微笑,即便愛犬已經無法看見。
 
這一夜,少年與他的愛犬,於朧月城牆外之櫻花樹下與世長辭。
 
 
 

隔日白天,京城四處都有百姓傳出憤怒的呼聲。

「太過分了!我們一定要替少主報仇!」「就是說啊!」「少主大人好可憐啊,年紀輕輕的就…」

「怎麼大家都…?」身著一襲陰陽師服裝的少女走在街上,為京城裡的氣氛感到困惑。她總覺得今天不管走到哪裡,人們似乎都憤慨地在討論著同一件事。
 
少女是在幾天前,為了修行而來到京城的。雖然懷著想要變強的意志,也前去拜訪了幾位道行高深的陰陽師,有一兩位願意收她為徒,但她在打過對方照面後依然感覺不太滿意,想要拜求更高端的師父。
 
少女殊不知自己看人的能力十分低下,願意收她為徒的兩位陰陽師,其實都是出身於京城裡的名氏族,驅鬼的功績也是赫赫有名。
 
由於實在是耐不住好奇心,少女便隨意搭訕了一名百姓來問話。
 
「那個~不好意思啊,請問你們在說什麼?」
 
被搭話的百姓聞言瞪大了眼,訝異地喊道:「唉呀!?妳不知道嗎?這件事情現在在城裡傳得沸沸揚揚呢!」
 
「聽說昨天夜裡少主大人和他的愛犬一起遭到殺害身亡了,兇手非常殘忍呢。」說話的是另一名百姓。他們都發出嘆息,說道:「老天真是捉弄人啊,竟然把如此體貼人心的孩子給帶走了。」
 
「少主大人不僅頭腦聰明,個性也非常和藹可親,還幫了我們很多,明明是個這麼好的人,為什麼…我們到現在都還是無法相信這件事啊!」某個男人氣得跺腳,一旁又有似乎是仰慕著少主的女孩以袖子掩住臉龐,泣不成聲。
 
「啊…是這樣啊…」雖然可以說是和少女完全沒有關係,但在聽聞到原來是這樣的憾事後,她的心情不知怎的也跟著變得低落。
 
「唉…世間無常…」
 
「聽說明天要替少主大人舉行葬式,我們去見見少主大人最後的容貌吧…」
 
「嗚嗚嗚……」語畢,百姓各自分散。少女嘆了口氣,也轉身離開。
 
「…沒有心情求道了呢…我看今天就先別找師父了吧。」
 
 
 

朧月城主,其姓氏染谷,不僅為貴族,甚是陰陽道中有名的世家。染谷掌管京城一帶已有三代歷史,代代皆以優秀的治理得到百姓的青睞與信任。然而染谷家中最受到百姓們喜愛及推崇的,便是下任城主,也就是現今的少主染谷優夜彌。

葬式現場十分浩大,卻保持著肅靜的氛圍。為了讓此事盡可能低調落幕,城中並沒有特意將消息傳出,但即便如此,來參加葬式的百姓還是多得能將場地佔滿。少女則是因為想看看少主是個怎麼樣的人,順便哀悼之意而來。混雜在人群中的她粗略計算,看這仗勢,恐怕是全京城的百姓都來了吧。
 
只見台階上散放著白花與草葉,少主的遺體就平穩地躺在上頭。也許是肉體的傷口過於殘破不堪,少年的身上被披蓋了塊白布。
 
負責主持葬式的司祭在墊子上跪坐下,宣佈葬式開始。
 
「昨夜,我們所敬愛的少主大人與愛犬白子不幸喪生。」
 
所有百姓低下頭來,僅有啜泣聲默默繞響於會場中。
 
少女別過頭,身邊是個身著武士裝扮的男子,只是男子的裝扮又與一般武士不太相同,此人短髮,身上配戴的武器也並非武士刀,而是一把弓。
 
男子可能是在會場裡唯一與自己一樣沒有掉淚的人吧。一雙沉穩的眼神只是凝視著眼前的司祭。
 
司祭面色凝重,久久才繼續開口說道。
 
「經過緒方大人(願意收少女為徒的陰陽師之一)的安靈儀式,確認了殺害少主大人的兇手是鬼。」
 
「鬼!?」百姓們頓時一陣譁然,連城主也為之震驚。
 
「鬼,真的是鬼嗎!?」
 
「是,我們在少主大人的遺體上發現了許多被利爪劃破之處,除了爪痕與鬼的特徵一致以外,傷口的深度也並非人的力量所及,最重要的是,少主大人的遺體上沾有微弱的鬼的氣息。」面對眾人的訝然,司祭垂下頭來解釋。
 
百姓們聽完後又是一陣憤怒,會場內討鬼的呼聲四起。
 
「可惡的鬼!」「居然是鬼做的好事啊!」「各位,為了替少主報仇,我們組成隊伍去打鬼吧!」
 
「為了不擾少主大人安眠,還請諸位保持肅靜!」眾人此起彼落的叫喊,依然由司祭來制止。此話一出,現場的紛亂才得以緩解。
 
「什麼……鬼啊?」才剛來到京城沒多久的少女,即便修行於陰陽道,但也只是熟悉汙穢與魔物,對於鬼,她卻是完全沒聽說過。
 
「所謂的鬼便是頭上長角,比一般人類更優越的能力者。原本鬼與人類共存,但因為鬼的能力實在過於優秀,產生嫉妒的人類便找出了鬼的弱點,在滿月的夜晚將鬼驅趕出城外。」這時,替她解惑的是身邊的男子,男子在說話時,目光仍舊注視著眼前。
 
「喔…那…」
 
「結果啊,據說鬼非常憤怒,就全身變成紅色的了!他們還變得喜歡殺害人類,因此京城裡的陰陽師們就把他們封印起來。」有另外一名男子接著下去解說,該名男子的身著看起來就像普通百姓,卻有著武人的氣質,讓人難以猜測他的身分。這名男子說起話來聲音十分清亮。
 
「啊啊…原來如此啊…」少女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武人男子似乎對少女的反應抱有好奇,正想開口追問她些什麼,立刻就被武士男子給制止。「葬式還在進行中,等等再說吧。」
 
武人男子這才乖乖地返頭。
 
然而,不曉得是否因為提及了「鬼」的關係,少主的葬式仍持續進行,空氣中卻多了幾分像是怒氣般的炙熱氣息。
 
 
 
 
葬式結束後,百姓們散場,原本與少女談過話的兩人與她一同留下。
 
身著像是普通百姓的男子,腰間纏著紅色布條。其擁有一頭黑髮和精實的身材,爽朗的表情似乎是他的特色。他先向少女自我介紹道:「小姐妳好,在下名叫泉慎一,出身於京城專門研究武技的世家,是現代的當家。」
 
「欸……當家……!?」身為一個氏族的當家大人居然沒有隨扈跟著?還是說,旁邊的這位就是… 少女正如此想著,另一名持有弓的武士男子就接著說話了。
 
「在下名為伊祁羽,只是遊走於四處的一介武人。」雖是如此,但比起名為泉的男子,伊祁介紹自己的姿態顯得更有當家的氣質。加上其有著白髮和端正的面容,服飾看來也比前者整齊。不說話的話,少女還以為他的地位比較尊貴。
 
「喔喔…」
 
聽見少女回應了不少次的「喔喔」,泉不解地發問。
 
「小姐,我從剛才就很好奇了,看妳那頭金髮啊,莫非妳是外來人嗎?怎麼感覺好像對京城裡的事不太清楚也不太關心呢?」
 
「呃…」被這麼一問,少女愣了會,然後點點頭。
 
「是啊,我是外來人沒錯啦…我的名字叫做亞拉娜·麥丹.諾弗羅倫斯…是為了修行陰陽道而來到京城的…」
 
「亞拉……」兩名男子試圖想記下她的全名。
 
不過讓人為難可不太好,少女傻呵呵地笑道:「啊啊,直接叫我小亞就好了,全名太難記啦,哈哈…」
 
「不,對武士來說,對初次見面的人直接稱呼簡稱是很失禮的。」伊祁看來雖然冷酷,談吐的口氣卻十分有禮。
 
「請多指教,亞拉拉·麥當當·諾倫諾斯小姐。」他試圖稱呼小亞的全名,但後者卻不知該如何反應。
 
「……哇啊……」雖然很想笑出來,但比起笑意,充占於小亞心裡的是更多無奈。
 
「我也是,請多指教了,拉拉娜·買單·懦夫羅琳斯小姐!」語畢,兩名男子再度低頭致敬,小亞感覺自己真是哭笑不得。
 
互相自我介紹結束後,三個人不約而同地靠近少主的遺體。小亞定睛一看,發覺少主的神色隱約還停留在生前不安與悲傷的狀態。
 
「唉...真的很可憐耶。」她雙手合十,虔誠地祈禱。
 
見少女這副模樣,伊祁的神色馬上低沉下來,開口繼續剛才在葬式上談到的話題。
 
「話說回來,剛才提到鬼在很久之前就被封印起來了對吧。明明就被封印起來了,又為什麼突然會出現呢?」
 
「唔……會不會是因為那個什麼少主自己跑去解開封印啊?」
 
「絕對不可能。」三道聲音同時否認了小亞的說法,其中兩個人是伊祁與泉,另一人則是留下,朝這裡走來的司祭。
 
「封印鬼的術式只有施術者本人能夠解開。別說是少主大人了,就連緒方大人長年研究下來都找不到第二種破解方法,可說是非常穩定的術式。」——司祭緊咬著牙根,看起來似乎非常憎恨殺死少主之兇手。
 
「少主他…甚至連鬼是什麼都不知道,結果居然就這麼無辜地死於非命!」
 
「這實在太讓人惋惜了!」泉皺起眉頭,去攙扶起跪倒在少主遺體前的司祭。
 
「我們現在能為少主做到的事,就是將兇手找出來,讓他為少主和白子的死贖罪。」伊祁意志堅定地說道。他瞥向小亞,少女也陷入了深思之中。
 
即便是在剛才表現得鎮靜的司祭,在這種時候也無法停下嘆息。佈滿於他臉上的,實在難以辨別汗水還是淚水,司祭在泉的攙扶下,像是在腦中歷經了千折百轉的思考,終於睜開雙眼,慎重地凝視著陰陽師少女、流浪武士與武道氏族當家三人。
 
「三位大人…小的實在有個不情之請,想要求助於三位大人。」
 
「討鬼啊?沒問題!對吧,伊祁!」
 
「我們一定會找出惡鬼,打倒惡鬼的!對吧,伊祁!」
 
「……」伊祁瞥過頭去,無言地瞄了不知何時開始鬥志昂揚的兩人一眼。
 
「……對。」他淡淡地說。
 
倒是司祭本人還處於內心想法被看透的詫異之中,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
 
「啊…………感謝…………萬分感謝!小的必定向城主稟報三位的功績!」
 
 
前編###

豋 登 ! 難得(???)的番外就是要來畫一下!

(圖片僅為草稿,還未修正線稿及上色)

也就是開発中のものです

 

 

19.jpg

 

21.jpg

 

 


因為泉太邊緣了,一不小心就忘了畫(誤

此外一提,京城打鬼歌的故事"本編"也已經打到一半了(進展豪快喔這ㄍ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