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買筆電之路
要買多貴的不好抉擇啊

「喂,那…那個…我要報警!」深夜的小巷中,少女蹲臥在店家丟棄的紙箱邊,摀住嘴巴小聲說話。

 

「是的,是…有一百八十…不,大約有一百九十公分高…」少女無法停下不停張望的眼神,不安的口氣隨著一字一句傳達進話筒裡。

 

就在剛才,這名獨自在街頭上閒晃的少女在低頭確認手機訊息時,不小心碰撞上一名身形高大、體型壯碩的男子。

 

雖然少女不斷道歉,但對方依舊不肯放過她似的,伸出粗壯的手臂往纖細少女的衣領一抓——

 

被男人攬入懷裡的少女隨即發出慘烈的尖叫,拼了死命般掙扎,好不容易攻擊了對方下體成功逃脫,沒想到對方卻仍不死心追了過來。

 

在所有店家休息,無人來往的深夜街頭上,少女只能指望自己的腳力能夠與對方拉開距離。

 

兩人並沒有跑上十秒,少女便察覺到自己與對方的速度實在相差太多,於是立刻將隨身包扔向男子,並順勢躲進最近的轉口小巷內。

 

 

「…麻…麻煩你們了…」少女戰戰兢兢地掛掉電話,慶幸自己沒有在情急之下丟出手機。

 

 

但令她擔憂的是,那個男人還在附近徘徊。

 

「怎麼辦…這下子…」縮緊身子,努力控制自己的呼吸,希望不要被發現。

 

少女為了求一口新鮮的空氣而抬起頭來,淡紫色的凌晨夜空中,彷彿能夠看見一個巨大的黑色影子,像是巨鳥一樣,緩緩飛過。

 

空中傳來低沉的鳥鳴,巨鳥的黑影在少女狹隘視線所及的上空盤旋,那低鳴仔細聽來有如老人低聲啜泣的聲音,十分詭異。

 

「討厭…那是什麼鳥…?怎麼會發出那種聲音…」她抱緊了雙臂,明知等等警察就會到來,現在去在意任何事情也只是徒增不安。但是少女還是沒有辦法不去在意那好像在詛咒自己似的鳥鳴。

 

「啊…不要…」她看見了男人在小巷口停下,險惡的眼神不斷來回掃射小巷裡。

 

男人朝巷子裡邁開腳步的瞬間,少女的內心仿佛被絕望侵蝕般,緊握著手機,清純的臉蛋上開始落下恐懼的眼淚。

 

「呵呵,在這裡啊。」不詳的手掌伸向少女的頭——

 

 

「哼,在這裡啊。」隨身包精準地擊中男人,讓男人狼瘡了幾步。

 

 

接著出現的人也不是警察,但少女卻瞬間感到被救贖般心安,朝那兩個人大喊。

 

「伊祁!泉!」

 

「你這欺負女孩子的混帳!」名為泉的少年二話不說便衝上前撲倒男人,動作粗魯地痛毆對方一番。

 

名為伊祁的少年則撿起隨身包,神色冷淡地皺了眉:「沙耶,大半夜的妳一個人在外面做什麼?」

 

「我…」接過隨身包的沙耶頓時語塞,也不曉得該如何回答。

 

「因為…難得自己一個人出來旅行,晚上也想出來逛逛嘛…可是怎麼知道路上都已經沒人了呢…我正想回飯店的…」

 

「什麼?飯店?妳的飯店離這裡這裡多遠啊?」泉預估男人差不多已經昏厥,眨眨眼問道。

 

「走路…大概要花上一小時吧…」沙耶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小,然後像是要暫時轉移兩人注意力,反問道。

 

「那你…你們呢?」

 

「來這附近玩一天,現在剛好要回去呢。」

 

「被這傢伙拉到這裡來,終於要回去了。」

 

泉與伊祁相繼回答。

 

「是這樣啊…」

 

剛從距離超遠的超商走回來,就發現有個奇怪的男人在附近徘徊,於是兩人便潛伏起來,伺機而動。泉補充說明。

 

「要不要順路把妳送回飯店?」基於考上駕照也已經有一段時間,泉說道,「我的車正好停在附近。」

 

「可是我叫了警察……」剛才才因為自己的疏忽而發生了這種事,沙耶總覺得不太好意思再麻煩人家。

 

「那就陪妳到警察來吧。」對伊祁做的決定,沙耶迅速地點點頭。

 

對於沙耶半夜一個人在街頭上溜達,導致發生這樣的事,也許是體諒到沙耶本人的尷尬,兩個少年也就沒提起這件事,伊祁走出了巷口查看,留下泉在巷裡陪著沙耶監看男人的狀況。

 

不久,一輛警車便在巷口停下,兩名警察帶走了被打得鼻青臉腫的男人。

 

 

「那個男的這樣…不會被打得太嚴重嗎?」沙耶怯怯探頭。

 

「這算是正當防衛啦。」兩人默契似地用慵懶的口氣加上揮手的手勢說話。

 

「對了…」泉忽然像是想到什麼,對伊祁說道:「既然這樣的話,我們要不要乾脆在這裡多住一個晚上?就當作是保護沙耶嘛!」

 

「我不要。」伊祁的臉突然變得充滿厭惡。

 

“不要”所指的,肯定是和泉一起多待一個晚上。

 

沙耶乾笑了幾聲。

 

「反正我們現在開車回到千葉那裡也要兩、三點了吧!?那倒不如多在這裡住一晚吧?也不是沒有帶錢啊…」泉的口氣,聽起來像是有點在懇求。

 

而伊祁面色不滿地看了看泉,又將視線放到剛才因為逃跑而看來有點狼狽的沙耶身上。

 

「…就一個晚上。」勉強答應了泉的請求。

 


沙耶一人自助旅行入住的飯店就如她本人所說,約是走路一小時的距離。但由於三人坐上泉的車,不花半小時便回到沙耶住的飯店。

 

 

「看起來還滿豪華的嘛——妳好懂得享受哦,沙耶。」泉瞄了幾眼飯店的外貌,一邊跟著指標駛進地下室。

 

「是吧?而且一點也不貴呢,裡面還有自助吧喔。」沙耶坐在後座,暫時拋開剛才鬱悶的心情說,「雖然現在已經過了開放時間了。」

 

「明天早上給他吃個夠再退房就好了吧,哈哈哈。」兩人開始有說有笑。

 

等到泉停好車,叫醒在副駕駛座上睡著的伊祁,三個人來到大廳時是五分鐘後的事。

 

到櫃臺迅速處理好空房的登記入住,兩位男性的房間位置皆與沙耶反方向。「幸好還剩下兩間單人房,那麼我們就過去那邊囉。有事聯絡我們!」

 

「嗯。今天晚上真是太感謝你們了!——伊祁,我會跟楓江說你的英勇事蹟的喔!」見伊祁淡淡地皺了眉頭,沙耶露出輕鬆的微笑,揮揮手轉身離開。

 

回到自己的房間,沙耶首先確認時間,現在已經是半夜十二點多。她感到一陣燥熱,發現自己因為突發的事件流了一身汗,於是走到床頭替手機插上電源充電,再順手從旁邊的小櫃子裡拿出睡衣擺放,一陣寬衣解帶後,走進浴室。

 

 

沙耶踏進沖好熱水的浴缸,「呼呼,歷經這樣的事真是累壞人了…之後請那兩個人吃一頓飯,至於現在就先來好好放鬆一下…」

 

閉上雙眼,將身體完全託付於熱水,享受著浸浴的舒適感。耳邊只傳來身邊水流動的細小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平靜無波。

 

不知道過了多久,沙耶再度睜開雙眼。天花板彌漫著白花花的水蒸氣與小水滴,然後,有張男性淫靡的笑臉進入了她的視線之中。

 

「!?」沙耶從浴池中驚醒過來,下意識地做出張望四處的反應,但一切正常如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

 

「好可怕的夢…嗚…?」沙耶忽然感覺下腹一陣刺痛,手正要按上腹部,卻發現熱水中漂浮著少量鮮紅色的液體。

 

「…血…?不可能啊…我的生理早就在上個禮拜結束了才對…」但下腹仍然持續傳出疼痛感,讓她察覺到了異樣。

 

「奇怪了…?我的體質就算是來了生理,也應該不會這麼痛的…」隨著疼痛感越來越重,透明的熱水逐漸被血染成粉紅色。沙耶緊咬著牙,拔起固定出水口的水塞,讓水流掉。

 

怪異的是,在水完全流空後,下腹的劇痛也忽然消失,一切彷彿回到了沙耶入浴前的模樣。

 

「…不是生理啊。」沙耶確認自己並沒有出血。

 

那麼到底是…?

 

「…昨天也沒有發生這種事啊。」詭異的現象讓她開始懷疑起自己是否真的太累了呢。

 

「…要睡覺嗎?可是不洗澡的話感覺好髒喔…。」那麼要改成淋浴嗎?少女左思右想。

 

最後,還是選擇淋浴。

 

這次沙耶什麼也沒想,只想儘快地洗完澡,出去後穿好衣服上床睡覺。

 

做完睡前的臉部保養,沙耶將身子探進被窩裡確認手機訊息,以一如往常的習慣進入睡眠。

 

 

 

「……又是…」老人般的低沉啜泣。

 

沙耶睜開雙眼,下意識朝窗外看去。

 

巨鳥的黑色影子映照在陽臺上,仍然不斷盤旋。

 

「…討厭、討厭、這種聽起來不吉利的聲音…不要再叫了…」沙耶拉起棉被將頭蓋住,轉過身背對窗外又繼續睡。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

 

這次,沙耶突然感覺到有東西重擊在自己的棉被上。

 

「……什麼東西…?」明明想掀開被子來查看,但心裡卻有種感覺,警告著她千萬別這麼做。

 

「裝作…不知道就好了…裝作不知道…」沙耶緊閉著眼,試圖調整自己的呼吸。

 

但就在此時,同樣的重擊感又傳來,這次掉落下來時帶著滾動的感覺,大小大約是…

 

沙耶感覺自己的心跳簡直快要爆炸,緊張感無法好好藏匿起來。

 

「我…我要睡覺…」就算心裡這麼想,被窩卻再度被重擊,又重擊…滾動,掉落到地面…這次沙耶幾乎能夠確定那些掉落下來的「東西」是什麼了。

 

房間裡開始響起細微的啜泣聲。

 

這次不是老人,而是聽來像年輕女性的哭聲。

 

而且,聽起來不只有一個聲音。

 

像是女性受到委屈,卻又不想被人發現,躲起來獨自痛哭般。

 

那樣的啜泣聲越來越多,每一次抽泣都觸動了沙耶的心弦。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讓哭聲聽起來有如近崩潰一樣的哀傷呢?

 

「……」

 

強忍著內心的恐懼,沙耶緊握著被單,悄悄地拉開一點點。

 

「……?」這時候,她才發現哭聲距離自己非常近,就像是有人趴在她床頭前。

 

沙耶再將被單拉開更多,什麼都沒看見後,索性從被窩裡起身。

 

「!?」這一刻,少女的身心被眼前的畫面撼動。

 

「嗚嗚嗚——」

 

 

十數個被砍下的女性頭顱散落在沙耶的被單上,無一不盯著沙耶,一齊發出沉痛的哭泣聲。

 

剛從眼前的景象回復過來,沙耶立刻發出尖叫,跳下床直奔房門。

 

「咿啊——!」頭顱們的角度和視線隨著沙耶轉動,十數雙充滿幽暗的眼神死死盯著少女的背影,繼續哭泣。

 

打開門,沙耶想也不想就衝下樓梯,往櫃檯的方向狂奔。

 

 


「有鬼!房間有鬼!」沙耶的聲音在大廳迴盪,但當她的雙手拍上櫃檯時,櫃檯裡卻沒有任何人在,桌上只有「正在進行交接,請稍候」的立牌。

 

 

沙耶焦急地按下呼叫鈴,見沒有反應,自己也沒將手機帶出來,只好憑著腦海中的記憶想起泉與伊祁的房間號碼,往另一個方向奔去。

 

但很不幸的,沙耶在慌忙之下重心不穩踩失了腳,向前一跌撲倒在地。

 

「是誰在那裡?」

 

「!」聽見粗獷的男人聲音吼聲,沙耶立刻爬起身,控制自己的喘息,努力作出鎮定的姿態,躲在角落觀察。

 

她看見一個男人從櫃檯裡爬出來打量四處,另一個男人則…

 

「這是!?」

 

將收銀機裡的錢大把大把地裝進了手上的袋子。

 

沙耶終於看見了手腳被綁住的櫃檯人員,用頭搥去試圖攻擊男人的腳。

 

被攻擊的男人明顯憤怒起來,蹲了下去,不曉得對櫃檯人員做了什麼,一邊怒吼。

 

「妳這女人真頑固啊!?叫妳乖乖別動就沒事!聽不懂嗎?敬酒不吃想吃罰酒!?」

 

「……該怎麼辦…?」沙耶緊抿著唇,默默地將頭伸回去。

 

盯著男人慢慢爬出櫃檯的動作,沙耶屏息離開,快步走向走廊盡頭。

 

「現在必須快點找人去救她們才行…在找那兩個人之前,我得請人打給警察…!」

 

推測移動到適當且絕對不會被發現的距離後,沙耶吞了吞口水,正要敲下某間房間的房門時,有人叫了她的名字。

 

「沙耶?」

 

「泉…?你來得正好…」

 

「這麼晚了妳在別人房間前面做什麼?是妳認識的人嗎?」泉走過來身旁

 

「那個…不是啦…現在事態緊急呢…」沙耶不管是否突然,直接將泉的腦袋移到自己嘴邊,小聲地把剛才目睹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明。

 

「啊,原來如此!」

 

「小聲一點!」

 

「那我現在就來打給警察…」

 

「不先打給伊祁請他過來幫忙嗎…?」

 

「唔…」面對沙耶的提問,泉愣了下,似乎有點猶豫。

 

「也不是不可以啦,但是我好怕他會先把我打爛…」

 

「這種狀況下不會吧…」

 

「哦…」泉似乎是硬著頭皮,開始撥打伊祁的電話。

 

「…讓我來說吧!」沙耶接過電話,將剛才的事情再一次說明給對側接聽的伊祁聽。

 

「他說他瞭解了,警察就由他來聯絡,讓我們先設法救人。」

 

泉點點頭,開始尋找附近有沒有能夠使用的物體。

 

沙耶繼續觀察情況。

 

出乎意料外的是,從對側走廊中走來一名年輕女性,看來是為了暫時外出。

 

 

然而女性並沒有注意到櫃檯的異狀,一步一步悠哉地走來。

 

「那邊——」沙耶連忙拉住泉,朝女性的方向指去。

 

「不好了,那個女生很危險啊!」

 

這種時候該怎麼辦才好呢?

 

臉上難得浮現謹慎的神色,泉將在石雕上用了小技巧偷偷取下的石劍交給沙耶。

 

「我先裝做什麼都不知道走出去,然後妳看情況出來幫忙!」

 

「…我知道了。」

 

沙耶退到泉身後,讓泉按照計劃走向大廳。

 

綁架櫃檯人員的兩個男人或許是爬回了櫃檯繼續辦事,讓大廳乍看之下非常安全,其實卻暗藏危機。

 

躲藏起來的沙耶清楚知道,男人們或許躲起來偷偷觀察著泉與女性的一舉一動。

 

泉主動和女性搭話,不曉得說了些什麼,讓女性先離開了飯店,泉再走向櫃檯,見櫃檯無人,泉刻意伸長了脖子往櫃檯裡看,然後裝作露出訝異的表情。

 

「喔——」在泉發出驚呼的瞬間,槍聲從耳邊呼嘯過,讓驚呼在途中轉變為慘叫。

 

「呃啊啊啊!?」

 

「泉!」見夥伴有危險,沙耶便握緊石劍衝了出去。

 

「等等!沙耶妳別過來!」

 

這是槍啊!泉用盡全身的氣力大吼道。

 

「居然有這麼多人!?」兩名歹徒似乎被惹怒似地,掏出另一把槍枝,一把對準泉,一把則對準沙耶。

 

「給我乖乖待著別亂動,也不准叫警察來,否則就把你們給斃了。」

 

「……」兩人往後退了幾步。

 

沙耶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像是亂了節奏一般瘋狂跳動,自己的生命居然在一瞬間裡成了任人擺佈的工具,讓她感到渾身一陣不適。

 

「沙耶,妳還好嗎?」從泉投射過來的視線裡,隱約透露著這樣的話。

 

沙耶回以僵硬的微笑。

 

歹徒瞇起了眼,朝沙耶揮揮手。

 

「小妞,妳長得滿可愛的嘛。過來一下吧?」

 

「…」沙耶緊抿著唇,選擇順從對方的意思走向櫃臺。

 

「沙耶…」

 

…反正,今晚我遇上的怪事也夠多了,不差這個。

 

即使只是無謂掙扎的想法也好,沙耶給自己打氣。

 

這麼一想,似乎就能平靜接受歹徒將其中一把搶口抵在自己太陽穴邊的事實。

 

緊接著,獨自對持的泉被對上了視線。

 

「小哥,你有車吧?」

 

「…有。」面對歹徒的問話,泉微弱地點頭回應。

 

「很好,去把車開來,然後把錢運送到指定的地址去。如果你好好做,我就把這小妞給放了。」歹徒扭了扭腦袋,呼叫他的同伴。「老么,跟著這小哥走。」

 

「知道了。」隨著回應,剛才才將收銀機掏空的另一名男人便抱著袋子爬出了櫃檯,無視櫃檯人員奮力的掙扎聲音,抓著泉的後領,就這樣準備跟在他身後走出飯店。

 

「…抱歉吶,看來是搞砸了。」這或許是泉對沙耶所說的最後一句話,但也或許不是。

 

泉踏著沈重的腳步,走到感應門前,門唰地打開,接著忽然有人用手掌擋住了泉的臉孔,用奇怪的方式制止他繼續走出去。

 

「!??!」

 

「嗚哇喔喔…」歹徒老么被來人嚇得往後跌坐,開始不斷後退。

 


只見伊祁領著一整排警察與兩名刑警堵在門口,十數把槍口對準了大廳裡,老么就嚇得屁滾尿流。

 

 

「伊祁!你終於來了喔喔喔!」泉像是在沙漠中找到綠洲的旅人,將伊祁的手從自己臉上拔起來,並如寶貝般磨蹭。

 

「噁心。」伊祁收回手,露出冷冷的厭惡。

 

刑警們大致上瞭解了狀況後,其中一人對歹徒大喊道:「你已經無路可逃了!請馬上放開人質,束手就擒!」

 

刑警並沒有使用擴音器,為的就是不想引來其他住客的騷動。

 

「老老老老大,怎怎怎怎麼辦?」看見十多個警察,老么慌忙地問,但沒想到抓著沙耶的歹徒也開始鎮靜不住。

 

「別別別靠過來!如果你們敢靠過來,我就開槍斃了她!」隨著歹徒緊張起來,頂在沙耶頭邊的槍口力道也變重。

 

「嗚…」

 

不曉得為什麼,沙耶忽然看見大廳的地面上出現了巨鳥的影子,老人啜泣般的哭聲也伴隨而來。


而這次的哭聲哀傷得有如從深淵中傳來似的,直導精神中樞,使人痛徹心扉。


明明是緊張的狀態,沙耶卻不自主流出一串又一串的淚水,就像是個準備告別人世,卻又對世間情物依依不捨的臨終死者一樣。

 

「沙耶…!」

 

「冷靜。」伊祁搭住泉的肩頭。

 

歹徒們驚慌得發抖,警方也試圖勸說,舒緩現場的緊張感。

 

「騙…騙誰!這種敷衍我們可看多了!」

 

「好啊…你們兩個…明明讓你們不準叫警察來,看看你們幹了什麼!」抓住沙耶的歹徒似乎再被添上了惱羞成怒的情緒,在她耳邊大吼。

 

「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吧!要是叫警察來就斃了你們!」

 

「!?」伊祁露出詫異,警方聞言也進入緊急戒備狀態。

 

沙耶咬緊牙關,閉上眼睛。

 

就在瞬間,所有人隱約看見歹徒的手指扣下扳機。

 

「沙耶!!!」令人起雞皮疙瘩的慘叫迴盪。

 

槍聲非常震撼,但在此時聽來也非常沉重。

 

 

待所有人回過神來,才發現有兩聲槍響。

 

 

一聲是泉握住警察的手,強制扣下的扳機,另一聲則是歹徒開射的同時,早一步被泉射中手臂,導致子彈射進了一邊的牆面。

 

半空中飄動著少女的髮絲。

 

不祥的哭聲彷彿被截斷般嘎然而止。

 

手上的槍被泉強行扣下扳機的警察因為過於突然的動作,臉色嚇得蒼白。

 

「呃啊啊…」

 

沙耶趁著歹徒放掉手槍,立刻跑向泉等人之處。

 

「老老老…老大!!」老么則放下裝錢的袋子,三步併兩步前去關心自己的夥伴。

 

……

 

…………

 

之後,警方成功逮捕了兩名歹徒,並且鬆綁櫃臺人員身上的繩子。櫃檯人員據說後來被準以長期休假,以及安排心理輔導。

 

由於事發是在半夜,聞聲響前來圍觀的民眾並不多,但還是被警員勸離。

 

至於沙耶拒絕了心理輔導,其堅決的回應態度,讓警方感到訝異,同時也認為沙耶是個勇敢的女孩。

 

「嗚嗚,太好了,沙耶——」泉張開雙臂,準備要抱住她似的。

 

「欸嘿嘿…」沙耶露出靦腆的笑容,回應了泉的擁抱。

 

整個案件後來交由警方處理,或許是飯店試圖壓制消息卻沒有顯著的效果,新聞僅是將內容報導得較為含蓄。

 

 

不過,沙耶並沒有告訴泉和伊祁在房間裡遇到的事,而是第一個告訴了最親近的好友,在神社裡擔當巫女,擁有靈力的三御。

 

 

 


兩人坐在咖啡店裡。聽完沙耶一整個夜晚的遭遇後,三御感到驚訝,但也露出了微笑。

 

「沒想到你們居然遇上了這種事…不過,沙耶,妳能渡過這次的危機,簡直可以說是奇蹟呢。」

 

「欸?怎麼說呢?」雖然真的是滿神奇的啦——沙耶一邊提問,一邊嘟噥著攪拌奶昔。

 

三御則喝了一大口冰紅茶,神情認真地說道:「妳知道什麼是報喪鳥嗎?就是妳那天晚上聽到的奇怪哭聲和看到的鳥影子。」

 

「喔——?」

 

「報喪鳥如其名,傳說要是有人死期將至的話,就會見到這種鳥。報喪鳥沒有實體,將死之人會見到牠一次、兩次…當牠出現第三次的時候,就代表那個人要死了。」

 

「可是我還活著…」

 

「所以我才說是奇蹟。」三御的表情更加慎重了:「本來妳應該會死的……但是,泉在剎那間的行動產生了改變妳的命運的可能性,並且成功還改變了。對已經被報喪鳥報喪的人來說,這種機率可說是幾乎不可能呢。」

 

三御深吸了一口氣,說:「尤其是像妳遇上的這種,頻率又快又急的,基本上根本無法脫離死亡啊。」

 

「欸…!?」沙耶的表情現在肯定無法單只用震驚來形容。

 

三御看友人的反應如此,吸了一口冰紅茶又繼續說道。

 

「還有另一件妳必須知道的事。」

 

「什…什麼啊…?」

 

「那就是妳在飯店裡遇上的事,其實是妳遇到壞人之後冥冥之中產生的分歧唷。」

 

「啊?」沙耶歪頭,表示不解。「可以說得清楚一點嗎?」

 

三御點點頭。

 

「妳要仔細認真聽好了。這個意思也就是說,妳在浴缸裡看到的流血幻象,其實是在之前沒能逃過壞人魔掌,被性侵得逞的妳因為受傷流出的血。這是報喪鳥第一次出現的時候。」沙耶忽然沉默起來,默默聽著三御解說。

 

「但實際上,妳是成功逃出了壞人的魔掌對吧。當報喪鳥第二次出現,是妳被女鬼們嚇著的時候。不過女鬼和報喪鳥無關,在妳身邊的女鬼們,其實全是被壞人性侵過後殘忍殺害的女性。」

 

「……」

 

「她們那時希望妳能夠去拯救當下正在發生的事——也就是櫃檯的事件。要不是妳及時發現並且決定想辦法幫助這個事件的話,或許歹徒們就會因為四下無人,對櫃檯小姐們造成其他的傷害呢。」

 

「所以沙耶啊,就算妳是誤打誤撞,但還是做得很好哦。」三御站起,拍拍沙耶的肩膀。

 

「可…可是…真正有貢獻的是泉和伊祁吧?我不但差點被下毒手,在櫃檯事件裡也只能變成人質的角色……」沙耶小聲嘟噥。

 

三御笑笑說道:「壞人的事我是說不了什麼,只能說妳太不小心了。但是歹徒的案件裡,就算是人質也好,要不是妳去當的話,那恐怕就是櫃檯小姐去當吧?」

 

「這麼說好像也是啦…」沙耶說完,大力地吸了口奶昔,終於放鬆表情。

 

「這麼說來,我好像也很厲害呢,哈哈哈哈。」

 

——只不過希望這樣的事別再發生第二次了。

 

走出咖啡店,沙耶仰望著一片藍天想道。

                                                                                                                    13152.jpg

#


不好意思 因為生活中的繁忙導致大遲到已經幾乎已經變成習慣了(囧

這次是將沙耶這個角色和報喪鳥的都市傳說作結合,而報喪鳥是臺灣也有流傳的都市傳說喔!

據說所謂的報喪鳥就是貓頭鷹,因為是夜行性動物,聲音又聽來像是低沉的哭聲一樣,所以普遍被老一輩的人視為不吉祥的鳥類。

不過這篇改編的故事裡,並沒有貓頭鷹出現,而是根據之前聽聞到不同版本的報喪鳥傳說下去做改編的,相信最後三御也替大家做了解說了(喂XD

說起來,拿沙耶這個快活可愛的角色來做這個主題,要構思劇情真的有些困難,尤其這是我不常寫的一個角色,現在要來當這個篇章的主角。

從前期決定內容大綱,到小細節的人物反應,沙耶遇到情況會選擇怎麼應對,光是思考就花了個幾天。

最後決定融入女性自我保護議題的元素,同時呼籲女孩紙不要晚上一個人在路上閒晃XD

 

還有這次因為時間關係沒能給沙耶姊畫一個好一點的插圖,就先放個小圖吧。

之後有空補,如果沒時間補或忘了補的話,那就算沙耶倒楣啦。(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茵
  • 所以那是受傷 ?我還以為是流掉的小孩@@
    人頭那裡超恐怖,看完我晚上會不會不敢睡覺吶!
    是說最近找不到google的登入口,只好先用訪客留言囉
  • 其實我也有想過小孩,不過這樣邏輯不合XD
    不要緊的茵姊,只要讓我認的出來是妳就好 哈哈

    TaMaSHI 於 2018/07/27 21:36 回覆

  • 路過的
  • 呵呵…
    鬼故事耶…
    晚上遇上真的會發抖吧^^
  • 不只發抖 恐怕會慘叫+亂跑+嚇死...XD

    TaMaSHI 於 2018/07/29 22:18 回覆

  • 被騙去種田的呆呆
  • 小MA 呆呆貼了舊文出來..有空來看
    一下..勞煩..
  • 好的 會找時間看
    最近在打工有些忙 也很久沒去呆呆那裡了呢!

    TaMaSHI 於 2018/07/31 20:28 回覆

  • 藍♀β♥love♥晴
  • 我看了你的文章才知道
    報喪鳥就是貓頭鷹
    這.....好難以想像喔
  • 其實不難想像
    台灣老一輩人有人都這樣說
    也許可以的話,聽聽看貓頭鷹的聲音就會理解了吧XD

    TaMaSHI 於 2018/08/02 12:51 回覆

  • 莎莉
  • 仔細的讀完,滿精彩的~給妳拍拍手~~
    不容易呀! 越來越棒!
  • 謝謝莎莉的讚美~
    開心欸XD
    今後也會繼續努力,期待讓文章品質更好
    希望莎莉也會喜歡之後的故事囉!

    TaMaSHI 於 2018/08/03 23:14 回覆

  • 老巫婆荷蘭雜記
  • 其實貓頭鷹的叫聲, 雖然是在夜裡. 並不恐怖啊.
    你可能進入你的故事太深了. 加上鬼都是在夜裡出現. 才會覺得好累.
    要多出去走走喔!
  • 謝謝老巫婆的關心
    不過其實我有在打工,也有在出門
    我大概知道是因為最近事情太多
    時間上不能自由掌控 才比較累
    最近正在調適中~
    不過貓頭鷹是報喪鳥這種說法是真的存在喔,只是知道的人不多
    (其實我也覺得還好啦 但仔細一聽還真的有點像XD)

    TaMaSHI 於 2018/08/03 23:40 回覆

  • 莫赤匪狐
  • 耶, TaMa 妳旁邊有....麻雀 @@
  • 麻雀被嚇飛啦,可能是有隻奇怪的狐狸靠近吧@@+

    TaMaSHI 於 2018/08/04 11:34 回覆

  • SPRIL(靈靈)
  • 貓頭鷹小時候好可愛>0<
  • 是說日本都有貓頭鷹咖啡廳(之前在日本經過都好想進去看看XD

    TaMaSHI 於 2018/08/04 22:49 回覆

  • 太陽公公
  • 謝謝分享
  • 太陽公公晚安~

    TaMaSHI 於 2018/08/04 22:49 回覆

  • 魔女舒嫚
  • 我誤以為報喪鳥是說烏鴉.......
  • 在查到報喪鳥是貓頭鷹之前
    我也以為是烏鴉,畢竟說烏鴉不吉利的人比較多

    TaMaSHI 於 2018/08/04 22:50 回覆

  • 執日
  • 哦哦哦get沙耶入浴圖 >///<
    可惜沒有泉或伊祈的入浴
    好想看兩人一起洗澡啊(大歪樓
    不過這集報喪鳥不太恐怖呢
    反而充斥著緊張和懸疑的感覺
    TaMa的描寫又多了新的嘗試呢
    然後也滿喜歡三御的,期待她更多的出場XDD
  • 入浴圖 霧霧的(´๏౪๏`)(被揍
    不過因為這篇主角是沙耶,所以就沒有兩個男生的入浴圖啦 忍耐
    但其實很想寫寫看這兩人的BL文啊(楓江在我身後看起來應該非常火XD
    雖然前面是有打算寫出恐怖的感覺,但是不曉得為什麼配上沙耶這樣開朗的角色就恐怖不起來了,那就改寫成讓她人生中難忘的一次事件
    沙耶和小亞雖然都是開朗型少女,不過其實小亞的心比較細呢!小亞偶爾會觀察四周,然後思考
    沙耶就真的是什麼都沒多想的類型了XDD
    沒想到執日也對楓江班上的巫女姊姊(?)三御有興趣!
    那麼接下來也敬請期待三御的怪談故事囉(∗•ω•∗)

    TaMaSHI 於 2018/08/04 23:0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