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尼格翹起二郎腿,坐在自己辦公室裡的沙發椅上,單手滑動著手機畫面。

這是他每個工作天午後休息時間的習慣動作,有時候是閱讀商業週刊。

尼格總覺得今天的社群軟體內容了無新意,關起手機正打算站起身子繼續工作時,目光突然對上了辦公桌上擺放的照片。

那是尼格與他的妻兒在日本一同照的全家福。

尼格淡淡一笑,想想自己的兒子也已經是個十五六歲的年輕人了,自己也已經好久沒去日本了。

不,應該是說,好久沒一家子一起出去玩過了。

夫婦倆因為平時工作繁忙,而兒子又遠在日本留學,所以彼此很少能見上一面。

尼格這麼一想,對了,最近那小鬼頭不是回來美國了嗎?

不如趁著這難得的時期,安排一個好久沒去的家族旅行…?

好,就這麼辦吧。

尼格在心裡默默決定,一瞬間感覺又有了工作的動力。

男子帶著雀躍的心情將剩下的工作處理完成,然後提早下班,開車回到位於紐約皇后區的宅邸。





  

「嘿~兒子啊,我回來囉~」尼格一進門,就像平時一樣打招呼。

妻子靜子不在家裡,只有坐在沙發上啃著甜筒的兒子洛爾特亞在。

「呦,回來啦。」

「今天你老爸提早下班啦。」尼格抓了抓鼻頭,隨即對洛爾特亞提出今天在公司裡想到的主意。

「兒子啊,你覺得過幾天等你媽出差回來之後,我們安排一趟家族旅行如何啊?」

「…啊?」

「嗯…?」只見洛爾特亞愣了一會,讓尼格心裡感到有點不知所措。

「呃…你不想去嗎?」

「不是不想去,是不能去。」洛爾特亞說完,一口氣吃掉剩下的甜筒餅乾。

「老爸,難道你忘記我後天就要回日本了嗎?」

「咦咦咦咦?你不要用那種死魚眼看你老爸嘛。」雖然計劃被打槍了有些失望,不過尼格確實是忘記了兒子回日本的時期。

看原本興奮的老爸忽然變得有些失落,洛爾特亞將視線移到了其他地方。

「……」

「嘛,反正你忘記這種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我不會怪你啦。」洛爾特亞從沙發站起,頭也不回就朝自己房間裡走去。

「呃……」尼格真為自己的記性感到尷尬,真想躲進廁所裡。

怎麼辦?氣氛怎麼會突然被自己搞砸了啊?尼格可不擅長應付這種場面啊。

啊啊啊啊啊啊……

  

  

  

  

如果這小鬼這次能多留久一點就好了。

其實,尼格每次都是這麼想的。

他們與一般的家庭不同,自從洛爾特亞到日本就讀中學後,親子間時常數個月才能見一次面,每次見面頂多四五天。

雖然每次總是在歡笑和打鬧的氣氛中分別,但其實看兒子走進海關時的心情還是挺寂寞的。

然而今天…也是這樣嗎?

尼格與洛爾特亞父子倆站在海關旁的角落,彼此面對著面。就像每次做的動作一樣,在洛爾特亞進海關前,兩人總會先聊上幾句話。

「我這次回去日本之後,下次就要等到明年才回來了。」洛爾特亞抓了抓頭髮,挺隨性地說道。

「這樣啊。」尼格也做了同樣的動作。

心裡一直想說的話,如果這次不親口說出來,就必須留到下一次了。

一次又一次,還有多久呢?

尼格清了清喉嚨,像是為了留住兒子一樣,搭住他的肩膀。

「我說,那個——兒子啊,你就不能多留下來幾天嗎?」

「…」洛爾特亞沒有應答,聽父親繼續說下去。

「你老媽她明明一直想親自見你,但總是沒有辦法。這次你好不容易回來美國,她卻又必須出差…。」

「……嘛,這也沒辦法。不過…放心啦,到時候我會回美國讀大學啦。又不是說一直都見不到面。」洛爾特亞平淡地說道。

然而當尼格聽見了關鍵字,臉色便開朗起來,緊握住兒子的雙手。「真的嗎?等你高中畢業之後,回美國讀大學?約定好了喔?」

「對啦,約定好了。」

「那麼你記得的吧…?男子漢約定的儀式!」

「當然。」

「喔——!」父子倆毫不在意他人眼光,右手臂交纏握拳朝天高舉。

做完約定,尼格安靜地看著洛爾特亞拿起行李箱。

「啊,對了,老爸啊。」洛爾特亞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雙眼直視著父親。

「嗯?」

「如果你有空的話,就到我房間裡,找看看書桌抽屜裡面。」

「喔…我知道了。」

「那,我走了。」

「路上小心啊。」

父子倆相互揮手道別,尼格注目著兒子進入海關,直到看不見他的身影,才啟程回家。



 

回到家後,尼格二話不說就走向洛爾特亞的房間。

兒子的房間與其亮麗的外表不同,意外地乾淨整齊。應該是本人每次回來時都有在整理的關係。

尼格小心翼翼地拉開兒子的書桌抽屜,只見裡面放著一個紙盒。

把紙盒打開來,裡面是好幾張信紙。

尼格從第一張信紙開始閱讀,每一張信紙上都有標注年月日,但信紙的內容卻都不完整,幾乎只有草草幾句話,甚至只有幾個字。

「老爸,多年以來…」

「老爸,一直以來謝謝你…」最後被劃掉了。

「老爸,先說好這是一封感謝信,所以我才用正式的口氣給你寫字」

「生日快樂」

「老爸,感謝…」又是一張寫到一半就被劃掉的信紙。

明明應該是寫失敗的紙張,但洛爾特亞並沒有把寫壞的信紙給扔掉,而是把所有寫過的記錄給保留下來。

信紙標明的日期是從四五年前開始,最初的字體還帶點歪斜不工整,後來開始逐漸顯現出成熟,然而從最近寫的信紙上看來,上頭的字體已經呈現出漂亮的流線了。

「沒想到這小鬼這麼害羞啊?」尼格露出慈祥的苦笑,但當他閱讀完最後一張信紙後,忽然驚見底下還放著東西。

那是兩張日本來回機票,以及洛爾特亞留下的紙條。

「白痴老爸,想要家族旅行?那就帶老媽來日本玩吧!機票和假都幫你搞定了啦。」

「……噢,我的老天啊,這該死的小鬼…!」

喜出望外的尼格手裡緊握著機票,同時接到了來自公司的電話。

「過幾天你就好好的和你太太去日本找小洛爾玩吧,公司就交給我們啦。記得買吃的、吃的和吃的回來!」

「謝啦,布利,我愛你!記得跟公司的所有人說,我愛他們!」



「兒子啊,老爸來啦————」

過了幾天之後,尼格夫婦倆就到日本旅遊去了。

#

 

   

今年大家是怎麼過父親節的呢?

Tama是在打工與和爸聊天打屁中過的,蛋糕和禮物當然也不能少喔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