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格子的文章是採複數同時連載的方式!
出文順序不定,若想觀看同個系列的文章請至右邊的文章分類搜尋XD

自從大家都上了高中,與心裡仰慕的人分開後,熊田有一陣子心裡悶悶不樂。見到甜點大師近期萎靡不振的模樣,認識他的人也都不免為他擔憂。

其中與熊田從中學就同班的人,也就只有同班過三年級這麼一年的里奈一個人而已。

由於里奈和熊田根本不夠熟識,當年平時走在路上也只不過是揮手打招呼的關係。因此,里奈查覺到自己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她知道熊田最喜歡的人就是青木,那個有著一頭紅髮,裝扮時尚,美麗又認真的女孩。

「如果想念那個女生的話,或許你可以到A中那裡去找她?」

「你沒有她的聯絡方式嗎?約她出來不就得了?」

周圍的人最近時常對熊田這麼說。

但熊田哪裡有那個臉向剛認識他的人們說出真正的原因呢?

『抱歉啊,熊田。我對你並沒有這種想法,所以…』

即便她本人的口氣委婉,卻仍像是尖槍一般狠狠刺入他的心臟。

所以自從畢業典禮時,聽見那句話之後,到現在大概過了幾個禮拜,熊田的表情或許都沒變過。

就連老師也覺得熊田應該去做點心理輔導,才不會影響課業成績。

於是,默默觀察著熊田的里奈總算在某一天聯絡了就讀A中的南原。

被里奈以想見一面為理由受約的南原並不感到意外,里奈對他抱有好感的意念,他本人是知道的。

兩人在過去中學時期的早晨時常集合的歪當勞2樓碰面,在自己過去常坐的座位坐下。

里奈向南原說了關於熊田的事,過程中南原只是靜靜聽著,直到里奈說完之後,才開口給出想法。

「乾脆把他打昏,打到失憶吧。」

「欸欸!?不可以啦——!?」

果然是很符合他的風格的想法,里奈心想。

再仔細思考一下,這種方法似乎也就變得好像能夠去實行了的感覺。

「我們…是不是應該聯絡青木呢?」

聯絡造成這種情況的當事者。

雖然也不能算是當事者。

南原駁回了里奈的提議。

「聽說青木在畢業典禮時早就已經親口拒絕他了是吧?這樣的話,那傢伙在被拒絕後的單相思又怎麼能跟青木扯上關係?」

「可是…」也許是難以抵抗南原的氣勢,里奈一時之間無法說出什麼話來。

「我…我只是看不過去,想幫幫他而已…」

「……」南原雙手抱在胸前,不是不能領會里奈的話。

於是,他試著將一不注意就兇起來的口調轉變得溫潤一點。

「我想,或許我們應該去找其他有經驗的人吧。」

「是…?」里奈不禁好奇起來。

 


「啊啦,真崎君你來了啊,歡迎你。這位是小亞之前中學的同學對吧?」

「嗯,打擾了。」

「啊…好久不見。」

兩個人的目的地是佐野家。

如果是楓江或是伊祁這類在鎮上擁有高人氣的人物的話,或許在如何應對追求者的方面上會有豐富的經驗。

小亞大概是和別人出去了,不在家裡。伊祁也是。

而楓江卻說她沒有這樣的經驗。

「咦…?」

「我懂了…是因為楓姊和伊祁從很久以前就在一起了對吧…?所以那些人知道楓姊有男友,追求也只是因為單純的崇拜而已。」聽南原的猜測,楓江笑笑地點頭。

里奈的表情看來像是恍然大悟似地,接著,幾個人又聊了些話,正當兩人打算起身離開時,楓江叫住了他們。

「雖然我並沒有什麼像這樣的經驗…不過熊田的心情我或許能理解哦…?」

「…?」她的話吸引了兩人的注意,一個故事娓娓道來。

 

據楓江本人所說,最初是由她向已經相處了一段時間的伊祁告白。

但是被拒絕了,兩人甚至後來有好一段時間沒見面。

那時候心情鬱悶的楓江依然天天想念著伊祁,她會傳訊息給他。原本以為對方不會理睬,但伊祁仍回覆了她。

雖然不是每天回覆,但幾乎是每天。

那 是 她 唯 一 的 精 神 支 柱 ,但 也 是 讓 她 痛 苦至 極 的 毒 品 。

明明關係已經足夠,想要與對方更進一步發展,對方卻不願意,這樣的灰心與沉痛曾讓她過上一段有如行屍走肉的日子。

楓江僅是輕描淡寫地描述,就足以將南原與里奈給嚇壞。

「小亞知道這種事嗎?其他人呢?」

面對南原的問題,楓江只是輕笑著搖搖頭,然後再開口要求他們。

「千萬別跟人說哦?這種事情說出去的話,會變得很嚴重的。」

兩人死命地點點頭,他們都知道這件事傳播出去的嚴重性。

尤其是這件事情的細節。

南原已經有了想法,若能讓熊田從這種情緒脫離,不管什麼都得試一試。

 

 

南原想試圖讓熊田再喜歡上另一個女孩,他認為用新的感情來洗刷舊感情的思念是最直接又最有效的方法。

里奈雖然不是很贊同,但似乎沒有辦法提出用來反駁的另一個點子,只好應南原的方法試一試了。

在里奈的人際範圍中,有一位喜歡甜食的女孩。那位女孩不僅喜歡甜食,也很仰慕溫暖的愛情。

如果不嫌棄熊田的體型稍微魁梧了點的話,說不定兩人可以成功被湊合。

「嗯…這就叫做展開新戀情大作戰…?」

「沒想到南原君居然會主導這種計劃…」

「實行的是妳,我只不過是負責想策略而已。」

「嗯……」里奈偌偌地笑,心裡總有種不曉得該不該認真去推行這個計劃的猶豫。

但為了朋友,還是多少去實行一下吧。

在背後默默推動的、盡可能不介入的。

 

 

數日後,南原收到里奈的訊息。

「熊田他…這幾天跟女孩子交往了?但不是我們要湊合的那個女生…!?」

「看起來是這樣呢…」

「這樣也好,這件事情不用我們幫忙就自己解決了。希望他能藉由新戀情去釋懷對青木的感情。」

「嗯…是啊…」里奈當然也希望是這樣。

話說回來,熊田的對象似乎不是本校生,從外表看來年紀也大了兩三歲左右。

前一天還鬱鬱寡歡的熊田,到了隔天就像換了個人似的。

他恢復了以前的模樣。不,應該說是比以前還更有元氣了的樣子。

到底是怎麼交上、又是在哪裡交上的女孩子呢?

對方的外表很普通,是個擁有一頭烏黑長髮、長相清純的女孩。她有個特徵,是雙唇在笑起來會呈現有如貓嘴一般的弧度。

她身上穿著制服來找熊田,但里奈卻從來沒在附近見過穿著相同設計的學生。

是不是從很遠的地方蹺課跑來的?

「……」里奈持續觀察。

 

熊田很慶幸有個喜歡與自己分享甜食的女孩願意接受自己。對他來說,對方帶給他的感覺,就像是剛認識的青木一樣,既清純、可愛又俏皮。他不在乎對方是否比他年長,也不在乎對方是從哪裡來的。他只追求一分甜蜜的戀情。

即使新的對象無法完全將青木從腦海裡覆蓋過去,熊田仍為此感到高興。

女孩的名字叫花里,熊田還不知道她的姓氏。

昨天才剛在公車上認識,今天對方就找過來了。而且還和周遭的人都處得很好,很快就打成了一片。

熊田心想,花里真是個不可思議的女孩。自從認識她以後,他的心情瞬間變得愉快,彷彿因為青木而破洞的內心立刻被特效藥填補起來了一樣。

自從和花里交往後,時常會有人會在下課或是放學後的時間發現兩人親密的蹤影。

「花里,有妳真好啊。」

花里回以他一個魔力般的微笑。

 

但是。一個禮拜過去了,兩個禮拜過去了,每天都來找熊田的花里就好像沒在上學似的,讓越來越多人在意起來。

「花里是哪個學校的呢?」

「妳蹺課了嗎?還是休學了?」

平常的她什麼都回答,就是只有被問到類似這樣的問題時,會利用其他話題轉移過去。

「啊,對了,花里突然想吃炒麵麵包!先走了!你們要上課了對吧?我們等等再聊!」

這樣。

隨著日子一天天經過,終於在某天,里奈發現熊田沒有來上課,而這天花里也沒有來。

「熊田同學沒來嗎?學校沒有收到請假喔。」班導師在點名的時候說了這些,並且在名單後面登記上曠課。

「怎麼會…」

於是在放學後,里奈又找南原出來。

這次不等里奈先說,南原就開口說道:「我剛才遇到楓姊,她說她在咖啡店看到了熊田和女孩子一起吃東西。」

「那女孩…是花里嗎?」

「沒錯。我向楓姊問到的情報符合妳說的花里的外貌。」

原來熊田曠課去找花里玩了。

「這樣子不行呢…」

「當然不行。那傢伙是被戀愛給衝昏頭了嗎?」南原的口氣嚴苛,「這和我們期望的不一樣。」

「其實我有傳訊息給他…但是他都沒回覆呢,連看都沒看。」里奈小聲地說。

聽了她的這句話,南原覺得實在不能再放縱熊田下去了。

「那傢伙…。里奈。」

「是的…?」

「如果又發現那傢伙沒到學校的話,就傳訊息給我吧。我這裡要請假比較好處理。」南原說的好處理並不是指學校的申請機制容易,而是因為他有個好說話(?)的班導師,長宮。

見里奈臉上浮現出「這樣做沒問題嗎」的表情,南原拍拍她的肩膀。

 

花里是個很喜歡吃東西,卻怎麼吃都吃不胖的女孩。每次吃起東西來,臉上就會洋溢出幸福的可愛表情。

熊田很喜歡她吃東西的模樣,所以時常會把自己身上帶的甜食分給花里,有時候也會自掏腰包請她吃東西,甚至還為了對方而研究了餅乾的作法。

這非常瘋狂,班上的男同學說。

 


兩個禮拜後的某一天,熊田又沒來學校了。

兩個禮拜前他的理由是「家中突然有急事」,而這次雖然有請假,但理由依然讓人質疑。

「病假:腸胃炎」。

里奈對者病假的真偽感到懷疑,但又礙於這次熊田有對學校提出請假,因此無法說他是無故不去學校。

自從花里出現的那一天起,她就深深地覺得熊田已經完全被影響了,包含他的課業、人際、說不定甚至已經蔓延到了他的生活。

隔天熊田一到學校,就馬上被里奈詢問。

「熊田,你還好吧?」

里奈原本的目的是想勸導熊田不要再為了花里做出不合理的付出,但當她一看見對方的面貌的那一瞬間,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早安,里奈。」

「你…怎麼變得好像…豐滿了點?」

熊田的身材從壯碩變得有點接近肥胖,明顯到讓人覺得詫異的程度。

一個晚上的腸胃炎,怎麼可能讓他變成這樣…?

所有人都知道腸胃炎不可能造成這樣的結果。

「南原,我覺得開始出問題了…不,應該說早就出現問題了…」

「…」南原沉默了一陣子。

「後天放學之後,我們跟蹤他回家吧。」

 


兩天後的放學時間,花里依然挽著熊田的手臂,而里奈與南原則默默躲在他們身後有一段距離的轉角,來一場風險性高的跟蹤。

他們發現花里始終纏著熊田,但兩人似乎不是往校園外的方向走,而是爬上了樓梯。

里奈和南原也放輕腳步,一語不發跟了上去。

從一樓、二樓…一直來到五樓,眼看再上去就要到頂樓了,跟蹤的兩人互相看了一眼,接著發現前面的人沒有繼續上樓,而是走了出去。

「你們學校五樓有什麼嗎?」

「只有專業科目用的教室和社團教室而已…」里奈在回答南原的問題之後,突然想起了什麼。

「那…那個…真崎君,萬一真的有必要的時候,你會阻止那個花里對吧…?」

「那是當然了。」南原回答時完全沒有猶豫。

里奈謹慎地吞了口口水,繼續進行跟蹤觀察。

「啊啊~真是的,花里又想吃東西了~」

「又來了?妳真的是很能吃耶~呵呵~」

「因為花里一直都很餓嘛~」

即便對話語調肉麻,跟蹤的兩人還是繼續聽下去。

「好啦好啦,讓我看看我的背包裡還有什麼。」看似受不了女友能吃的模樣,熊田的表情看起來卻很高興似的,脫下背包,伸手進去摸索點心。

不知道那個背包裡到底是裝了多少,里奈總覺得那就和花里的胃一樣都是無底洞。

熊田隨便翻找都能找到一包西式小餅乾。

「哇—花里好開心—」

里奈兩人就默默躲在牆角邊,仔細盯著眼前熊田與花里之間的一舉一動。

花里吃東西根本就是狼吞虎嚥——三兩下就把小餅乾給吃完了,但她的臉上並沒有滿足的表情,反而是對熊田露出還需要更多的眼神。

於是熊田又拿出更多點心給她,笑笑地看著自己的女友以非常人的速度進食。

「那個花里吃東西起來完全就不是人能比的啊…有必要這樣吃嗎?」南原感到不對勁。

隨著地上被丟棄的垃圾越來越多,觀察的兩人都不禁按緊了貼在牆上的手指。

是說熊田帶出來的點心量也不是蓋的,自從剛才開始給食之後,被吃光的零食大大小小少說也有十幾二十包。

「你不覺得奇怪嗎…?為什麼吃個東西要特地到這種地方來…」

「我當然覺得奇怪,所以才要特地請假過來。」南原提前了兩節課離開學校,原因正是因為里奈提供的情報中有讓他覺得不正常的地方。

彼此當過一年同學,南原很清楚像熊田這種和樂的性格,並不是會隨意請假的人。

然而最近來自里奈的情報卻發現他在與花里交往後突然有了很高的請假頻率。

再者,自從交往後,熊田的行蹤也就彷彿被綁死了般,讓班上同學時常找不到人。

「反正又是去約會吧…」久而久之,影響大到連同學們對他的印象都已經改變了。

再這樣下去熊田的生活會被花里影響到完蛋的。

 

「好了,花里,吃完這個之後也差不多該回去囉。」熊田對女孩子專用的溫柔語調兩人還是第一次聽見,有種全身徹底起了雞皮疙瘩的感覺。

但花里這下似乎不領情,直盯著蹲在地板上撿拾垃圾的熊田撒嬌說道:「可是人家還想吃…」

「那我們下次再去吃好吃的甜點怎麼樣?今天就先回家吧!而且時間也晚了。」

觀察的兩人此時此刻都瞪大了雙眼,低下頭的熊田還不知道他的頭頂有什麼東西!

「但是花里還很餓…」

里奈雙手摀住嘴巴。

「可是我的背包裡沒有能吃的東西了啊,哈哈…」

「不,還有…」從少女的後髮底下,就像撥開豎立的高草探出頭來似的,伸出又長又濕潤的鮮紅舌頭,在熊田的頭頂上蠕動。

「還有“能吃”的。」

這句話說完的瞬間,三種動作產生衝突。

一是花里的「舌頭」朝熊田刺了過去。

再來是南原衝了上去。

最後,對花里的話感到困惑的熊田抬起頭來,看見了眼前的一幕。

南原就抵擋在他與「花里」之間,算不上強健的手臂有力地捉住那怪模怪樣的舌頭。

「熊田!」里奈緊接著跑過來,在熊田身旁蹲下。

「你還好吧!?」

熊田整個人都呆了。但這種狀態並沒有持續多久,他就指著「花里」,幾分驚慌似地問道。

「那……是什麼……?」

「我哪知道是什麼!還不趕快找個刀子什麼的來!」由於花里的力氣實在太大,南原感覺到就算是在打架方面上頗有心得的自己也難以招架。

里奈應聲,沒有回答熊田的問題,而是叫他從背包裡找出些什麼能派得上用場的東西。

花里,還很餓。

這裡還有好多可以吃的東西…。

現在的花里只會重複著這樣的句子。

「感覺已經完全不是原來的她了,現在的她只是一個怪物而已…」里奈說道。

「看樣子她打算在這裡殺了你。肉比較多又營養,感覺應該滿好吃的。」南原接在里奈後頭,用帶有玩笑嘲諷的詞彙來發表自己的感想。

熊田已經無法再說什麼了,因為恐懼而埋著頭,假裝鎮定地在自己的背包裡快速翻找些什麼。

花里的攻勢單純卻非常強力,當南原猛力捉住濕滑的舌頭時,舌頭也緊緊纏住他的手臂,簡直快要把手臂勒出瘀青。

里奈也使勁全力幫助南原拉開有如蟒蛇的舌頭。

但光靠蠻力根本無法與怪物抵抗,不久後兩人的力氣便被消磨到無法抗衡倒地,重新獲得自由的舌頭立刻朝熊田攻擊過去。

在短短不到幾秒鐘的時間裡,熊田整個人已經被吊在半空,而花里的雙手勒緊了他的頸部。

「既然被發現了的話,你們所有人也別想活了。」少女幽幽地說。

「…」三個人只能用眼神怒視著她。

「再這樣下去…也不是方法,叫人過來幫忙吧…」

「等等…應該沒有那個必要…」

說話的是熊田。

南原和里奈抬起頭來看著他。

只見熊田慢慢伸手,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包零食,在缺氧的壓力下動作遲緩地打開。

「來吧…吃下吧!」

花里的舌頭毫不猶豫地將最後的零食倒進腦後的嘴裡。

 

 

「呼啊…」

「熊田身上帶的零食還真不是蓋的…」

最後,一切都結束了。以極辣的烤魷魚片為最後王牌結束的戰鬥。

南原與里奈同時在心裡想著,恐怕就連熊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上有什麼樣的點心了吧。

「看來他在點心方面的戰鬥力很高呢,甜點大王真不是蓋的。」

「恐怕現在已經不是甜點大王,而是點心大王了呢…。」

熊田沈默地盯著地上陷入昏厥的花里,回想著與她在一起的回憶。

花里討厭吃辣的。

因為對辣的不行,所以辣的東西才是關鍵。

「唉——」熊田重重地嘆了口氣。

 

 

自從那之後,花里就像是人間蒸發似的再也不見蹤影。

除了當時在場的三個人以外,沒有人記得關於那女孩的事。熊田也不想再去想太多,打算像以前一樣過著自己風格的日子。

只不過經歷了這次的情況,再加上被南原狠狠責罵了一番,讓熊田實在暫時不敢再去交女朋友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我才在想, TaMa 這篇難道是真的純愛情故事?正快速尋找女鬼時,還好不負我所望終於看到怪舌頭女人啊,真是大感欣慰(???) XDD
  • 既然標題都寫XX女了那這女的八成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 對吧(挑眉(・ิω・ิ)

    TaMaSHI 於 2018/10/30 13:29 回覆

  • 賓哥
  • 現在的年輕學子對追求學問的熱度總是100分,但對於追求異性的學分總是不及格,很多感情都只存在心裡,有時候偏激想法的人,就會做出超乎理性的事情來~~
  • 年輕人為了愛盲目可不好
    不過有些人就是沒辦法很理性的去看待
    所以也只能盡量勸導囉_(:3」∠)_

    TaMaSHI 於 2018/11/02 11:25 回覆

  • 太陽公公
  • 謝謝分享
  • 太陽公公你好啊

    TaMaSHI 於 2018/11/03 21:06 回覆

  • 執日
  • 可憐的熊田
    失戀一次還不夠,還要失戀第二次
    二口這樣對待單身狗對嗎
    是說,默默發現里奈跟南原這對CP非常搭呢XDD

  • 二口感覺只是想把熊田養肥然後ㄘ肉肉的感覺XD
    什麼?南原和里奈有意無意的放閃居然被執日發現了
    那只好發墨鏡惹!!(遞

    TaMaSHI 於 2018/11/05 13:04 回覆

  • 言亦臣
  • 光看標題,我還以為熊田就是二口女(?)呢,結果原來熊田新交的女朋友(?)才是啊!

    里奈和南原的相處根本就是在無意識放閃,可憐的熊田(?),不只失戀,還被新交的女友覬覦身體(?)
  • 二口女想把熊田養肥肥然後ㄘ掉
    好像虎姑婆(大誤
    不過我寫的並不是傳統中的二口女 而是為了要融入日常故事裡所以有把她改編了XD

    TaMaSHI 於 2018/11/05 13:19 回覆

  • 莎莉
  • 不太了解年青人的用詞,二口女是什麼?
  • 二口女不是現代用詞,而是一個傳統的怪談妖怪名稱
    傳聞是端午節要掛艾草菖蒲的由來(?
    傳說外型就是一個在腦後長了第二張嘴巴的女人
    莎莉有興趣的話可以查看看,維基百科也有提到,是個滿耐人尋味的傳說

    TaMaSHI 於 2018/11/05 13:2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