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後,朧月再次迎來暖春。

隨著一日一日的時光越往盛春推移,越來越多櫻花瓣飄落至八重橋上,像是贈給渡橋人的紀念禮物似的,櫻瓣乘著歡迎的微風在橋上漫天飛舞。

據說今年春天,特意經過八重橋的人特別多。

絲毫不害怕可能會掉落底下的長河,長髮及腰、穿著華麗服飾的貌美女子端坐在橋邊扶手上,玉指輕捻手中樂器,使其發出流水柔和般的輕音,使急促或疲憊的渡橋人彷彿心靈被洗滌了般,臉上因勞累而皺起的眉間平緩了不少。女子偶然間緊湊起來的彈奏音又帶給人們鼓舞的力量,使所有經過八重橋的人們腳步變得輕快。

然而女子僅是低著頭,垂下柔軟的髮絲,沉溺在自己創造出的旋律之中。

女子的腳邊並沒有放置用來接收獎賞的容器,說明了她並不是特意為了演奏而前來彈奏。她只不過是想在這個地方聽聽屬於自己的旋律罷了。

即便如此,因為她的奏曲而忍不住停下仔細傾聽,甚至從囊中掏出錢幣的人還是不在少數,零碎的錢幣在原來空無一物的橋面上逐漸推積成一座小山,當女子彈完曲子抬起頭時,她才發現人們不知何時已經被自己的彈奏給迷住,在她眼前圍成一個圈子拍手叫好。

貌美的女子或許是感到茫然、或者是不知所措,盯著人們愣了一會,這才露出優雅的微笑,向渡橋人們鞠躬。

對女子來說,有人聽了她的彈奏後對她拍手叫好已經不是一次兩次的事,但是如此大陣仗的倒還是第一次遇見。

年輕的武士男子站在渡橋人們的外圍之外,由於與女子同樣是扶手之上,從他的視線看過去,可以清楚瞥見那女子的容顏。

男子相貌端正,瞳孔顏色與女子如出一轍。他凝視著她的目光之中看不見任何敵意,卻也絲毫不帶歡愉或慈悲,有的只是訝異。

但真要說是為了什麼而訝異的話,他的心裡也無法正確地解釋。

而女子偶然抬起頭來時,正好與男子四目交接。

「──」瞬間、女子因內心突如其來感受到的異樣而震驚,她對於男子產生的感覺,竟與男子對她產生的感覺是一樣的。

發現對方正與自己對上目光的男子倏然震動,迅速離開。

「等一下──!」伸出手,她急促的呼喊已經傳不進他的耳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