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因為聽見雨滴的聲音醒來,躺上床上的小亞移動視線往窗外望去。

很可惜的,今天依舊是陰雨綿綿。

「嗯...今天又下雨了。」今天又下雨了。從小亞口中說出的這句話,並沒有帶著任何不滿的口氣,倒不如說,今天的天氣情況是早就已經在她的意料之類似的,而她說出這句話只不過是確認而已。

小亞抓了抓自己的頭髮,走下床。

然而就在她走進浴室準備梳理,看見鏡子中的自己時,整個人才忽然回過神過來。

「咦...」

「嗯...?」路過浴室外的伊祁感覺自己似乎看到了什麼奇怪的現象,也停下來發出了疑惑。

「嗯嗯...?」小亞轉頭瞥向伊祁。

「妳醒了?」然後對方直接打破了疑惑感。

這時候小亞才想起來,昨天放學時刻因為下了場大雨,所以她無法在外逗留太久,回到家之後覺得無聊,心情一鬱悶起來便直接上床睡了的事情。

然後,她在剛才醒來了。

等等,也就是說...

小亞忽然瞇起眼睛,以質問的口氣朝伊祁丟了個關鍵問題。

「晚餐呢?」

「妳是說早餐?」在早餐時段問晚餐,別人當然聽不懂。

「晚餐啦!」小亞就這樣握著梳子,兩手在半空中揮來揮去:「那個,我是說昨天的晚餐!」

「我們已經盡力了。」伊祁淡淡說道。不曉得是性格使然還是為了反制小亞,他的回答同樣也讓小亞摸不著頭緒。

「啊?什麼盡力?」

「打不贏妳的睡蟲的意思。」這句話讓小亞思考了許久,剛開好機的腦袋才終於理解其中之意。

「咦咦!?所以我的晚餐就這樣沒了嗎!」

「廢話。」伊祁還是淡淡地說。

不過伊祁所言屬實,昨天晚上楓江去叫醒小亞的時候,怎麼叫都叫不起來,於是楓江只好將小亞的晚餐處理掉的這件事是真的。

「嗚嗚...」現在得知了自己還真的一覺睡到天亮的事實,讓小亞沮喪地垂下頭。

緊接著她想起了另外一件大事,那就是現在的時刻。

「現在幾點了?」她抬起頭要問,卻沒想到對方早已不在視線範圍。

「嗚哇啊啊!」每次和伊祁對話都幾乎讓她氣得跳腳,而今天也依然一大早就如此。

於是小亞只好盡快梳理自己,回到房間去確認時間。

 


現在是早上五點半,星期三。

歷經了星期一與星期二兩天的疲憊後,往前一看居然還有星期四和星期五要度過,對於不體驗小周末的人們來說,應該普遍不算是快樂的日子。

如果這時候再加上一大早就陰雨綿綿的話,肯定會讓人更加不想出門吧。

「唔嗯...」

就在這時候,少年也被窗外的雨聲吵醒了。看來是一場不小的雨。

「下雨了啊...?」可是打開手機一看,距離設定的鬧鐘時間六點還有半個小時左右。

他於是決定不睡了,心想趁著早晨難得的時間來看點書。

但不料翻開了書,卻無法將視線好好專注在書中,就算視線確實有好好放在書裡的文字上,他的腦袋也無法吸收文字的含意,閱讀進度完全無法前進半分。

心神全部都在不知不覺間被雨聲給影響了。

「...」少年於是闔上書本。

就這樣,小亞和小優都各自體會到了下雨天時早起的時光。

 


這件事情,在歪當勞集合時首先被小優拿出來談論。

「這樣子很困擾啊,想睡也不是,不睡也不是...」

「結果最後你做了什麼?」南原問。由於芒果醬堡的販售期間已經結束,南原現在改吃早餐時段提供的一般漢堡。

「結果多的時間只好拿來做早餐了。」小優眨眨眼說,「做了點三明治。」

「小夜應該會覺得很驚訝吧?因為家裡平常都是吃烤吐司或是普通的白飯而已。」青木說。

青木之所以會很少到歪當勞的集合點,多半是因為相信占卜的關係。看來今天對青木來說是過來也無妨的日子。

小優露出微笑道:「對啊,他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

「看來是多虧了雨聲。結果也不完全是壞事嘛。」南原揚起嘴角,替小優做出結論。

「就是說啊。」

至少在小優身上發生的不完全算是壞事。

小亞只是在一旁默默聽著心想道,而青木在這時候發現了她似乎一直保持著沉默。

「小亞,妳今天怎麼這麼安靜?身體不舒服嗎?」青木歪著頭問。

每次與青木那雙平時自信清澈,卻在這種時候帶有幾分溫柔的眼神對上時,總是會讓小亞不自主地...說出實話。

坐在對面的南原和小優也靜靜地盯著小亞。

「呃...」結果,三個人的專注目光讓她無法迴避,只好說出了早上的事情。 

 

時間線回到早上,小亞梳理完回房間之後。

眼看時間距離平時的起床時間還剩下半個小時,做什麼都不夠用,而繼續睡覺的話待會起來又得再梳洗一次,剩下的時間也不好睡。

這麼一想,突然就被雨聲給吵醒而提前醒來的這段時間還真是讓人困擾…。小亞坐在床頭深思。

「嗯…現在…到底要做什麼好呢…?」

「預習啊。」姊姊楓江的聲音從耳邊冒出來,讓她下意識轉頭看去,結果看見了對方皮笑肉不笑的臉孔。

「這種不長不短的時間,正好適合拿來預習上課內容,不是嗎?」美麗臉孔的主人笑笑地說。

「姊姊姊姊姊姊…妳…妳是什麼時候進來的…」突如其來的威脅感讓小亞全身不自主冒出冷汗。

「我只是路過唷?因為小亞早起是件很難得的事嘛。」

咦…姊姊怎麼會知道我早起…?這句話小亞正要脫口而出,就馬上吞了回去。

一定是伊祁告訴她的,可惡的傢伙。

「趁著現在快點來預習的話不是很好嗎?嗯?」楓江維持著微笑歪頭。

「呃…可是外面雨聲太大了…我怕我沒辦法專心…」小亞發出乾笑…

做什麼都好,就是不想做這個啊啊!少女在內心叫喊著。

即使如此,楓江的回答依舊不放過她。

「不要緊的,就讓姊姊來幫妳吧?」

「呃呃…呃呃呃…」

 

「結果就變成那樣了……」小亞放棄似地垂下頭。

「什麼啊,那樣很好不是嗎?」

「就是說啊,有人幫妳複習功課耶。」

「不像我只能一個人看書…」

三個人聽完之後的反應讓她頓時語塞。

「不是這樣的吧!你們這群成績好的人都不懂被逼著看書的痛苦啦!」小亞忍不住提高了音量。

「那不是因為妳自己不喜歡看書的關係嗎?」南原說著咬下最後一口漢堡。

被一針見血的話擊中的小亞只能將腦袋垂得更下去。

「唔唔…雖然是這樣沒錯啦…但是我就是不喜歡嘛…」整個人看起來變得很委屈的樣子。

「…」見到她這個模樣,小優和青木不約而同往南原看去。

忽然被注視的南原抖了下,只好趕緊將飲料吸管塞進嘴裡,吸了口飲料才開口。

「咳咳。好啦,差不多該走了。」

「對啊對啊。」青木趕緊搭話,負責拉起小亞的身體起身,一群人離開了店裡。

走出店外時,雨勢依然沒有減緩,反倒有越來越大的趨勢。

或許是沐浴在雨聲中不好說話的關係,幾個人保持著安靜,就這樣一路往學校的方向前進。

 

 


「怎麼辦…小亞今天好像很鬱悶耶…」

「是不是和小優發生什麼事了?」

「可是小優看起來很正常啊。」

由於今天的小亞神色不佳,一整天上課都做出深思的動作,因此讓班上不少人竊竊私語,在背後討論起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理化分組課上,因為就坐在旁邊而已,南原戳了戳小優的手臂。

「嗯…?」

「那傢伙該不會是因為聽到我們早上說的話,受到什麼打擊才變成這樣吧?」

「咦……」

小優往南原看去,只見南原一臉正經地面向黑板的方向,手裡卻抓著自己的衣擺,似乎想從他那裡得到什麼答案。

「嗯…我也不知道…」

「你跟那傢伙從小相處到大,應該最清楚才對啊。」

「話是這樣說沒錯…」

「那你就快點給我解決大家的困擾。」

當老師拿著粉筆在黑板上寫起算式時,南原面露陰沉的臉孔也轉了回來,正好與他四目交接。

南原的臉色著實地嚇了小優一跳…

你看,小亞那傢伙產生的黑暗氣場都已經擋到大家的視線了。

南原的暗示就像是在告訴小優說,這是身為青梅竹馬的他應負的責任一樣。

「這什麼時候變成我的責任了啊…?」小優無力地回應。

「因為從小亞身上發出這種莫名其妙的黑暗氣場這種事,估計也就只有你才能解決了。」

「這是什麼根據啊!?」

「…」雖然提出了反駁,換來的卻是南原銳利的凝視目光。

「給我、解決、這件事。」

「好……」由於實在沒辦法,小優只好認了命。

 

 


降雨一直持續到放學,依然沒有減弱的現象,放學後不用參加社團活動的學生們都先一步離開了學校。

在等待小優綁鞋帶的期間,小亞望著門口的雨景,又重重嘆了口氣。

「…小亞,妳到底怎麼了?」綁好鞋帶,小優站了起來,對小亞提出一天下來的疑問。

「我的傘不見了…」

「咦?」記得她的傘早上還在的啊?小優蹙起眉頭,隨著小亞手指的方向望去。

傘筒內只剩下四、五把雨傘,但似乎真的沒有小亞早上帶來的那一把。

「如果傘不見了的話,會被楓姊責備嗎?」

小亞搖搖頭,「不是這個問題。」

欸……小優覺得自己今天真是搞不懂她。

也許讓小亞變得這麼悶悶不樂的並不是早上的事,而是更早之前的事呢。

由於兩個人通常一起上下學,當遇上雨天,小亞身上沒有傘的時候,小優就會讓小亞和自己共撐一把傘。

只是平常幾乎無話不談的小亞,今天突然沈默得讓小優覺得可怕。他往身旁看去,傘下的少女露出一副思考人生的模樣。

「那個…小亞……」他覺得自己的聲音都變得哀涼了。

小亞到底有什麼心事呢?

少女忽然抬起頭來。

「小優,你知道在千葉的哪裡比較好租到便宜的房子嗎?」

咦?

欸欸欸?

「小亞?妳現在在說什麼啊?」小亞是不是因為這幾天一直下雨,所以壞掉了?小優打從內心感到害怕。

小亞突然問這麼奇怪的問題,他沒有辦法回答她。

「嗯嗯…其實啊…」小亞的眼神忽然飄向了遠方,看目光看來有些無神。

小優靜靜聽著他開口。

「我從早上就一直在想了。」

「嗯…?」

「如果以後下雨天的早上我都提早醒來的話,姊姊就會來我房間強迫我預習功課…她還說如果我早上不想預習功課的話,當天就沒有晚餐吃了…」講到這裡,小亞發出了嗚嗚的悲鳴。

呃…原來如此…所以小亞今天才這麼憂鬱嗎…小優感覺自己已經冒起冷汗了。

「那麼,找房子是…?」

「如果以後真的都這樣的話,那麼最壞的狀況大概就是我一個人搬出去了吧…」對小亞來說,這是很陰鬱的發言。

這樣不行啊,得想想辦法才行。小優下定了決心。

他用沒撐傘的那隻手輕輕拍了小亞的肩頭。

「不用擔心太多,我會跟妳一起想辦法的。」

「一起想辦法…」聽到這句話,小亞抬起頭來望向身邊的少年,兩人四目交接。

小亞的口調忽然恢復了不少元氣,雙眸也回復平常的氣息:「你要跟我一起搬出去嗎?」

「是幫忙妳解決楓姊的問題啦!」一瞬間面色閃過緋紅的小優不由得放大音調。

「那那那…要想什麼方法啊…?」小亞吞了口口水問道,兩人已經到了公車站。

 

 


接下來的場景變換,共撐一把傘的兩人現在就站在佐野家門口。

「為什麼回家了啊啊啊!?」

「因為這種時候或許只能拜託伊祁前輩了…!」

「拜託他…?」聽了小優的想法,小亞不禁瞇起了眼,盯著小優的表情滿是疑惑。

「對,」但小優看起來意志堅定,「要是我誠心誠意的幫妳說話,成功說服伊祁前輩的話,那麼接下來伊祁前輩就會幫妳說話,他說的話楓姊肯定會聽不是嗎?」

「你以為說服伊祁是很簡單的事嗎?」小亞維持著瞇起眼的神情。

而對於小優來說,要回答這個問題的話也只能說是不確定。

「總之,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這種事情只要去做就會有希望的。」

「你哪來的自信啊…」小亞冷冷地說道…。

「我在幫妳耶…」小優覺得自己好無力。

就在兩人待在門口你一句我一句地談話時,佐野家大門忽然被人推開,門後面出現的,就是伊祁本人。

「呃……」兩人瞬間安靜,四隻眼睛直愣地盯著他。

而伊祁也面無表情地盯著兩人。

這樣不行啊啊啊…得說些什麼來打破這種氣氛才行…!

小亞搶先於打算開口的小優之前問道:「你要去哪裡啊?」

「去車站接妳姊。」伊祁回答。

「啊,在那之前,有一件事無論如何都想請伊祁前輩幫忙…」小優緊接著開口說出的話,讓小亞差點沒叫出來。

「小小小小小優啊啊……」小亞試圖用目光想吸引前者的注意,但小優此時的注意力根本不在她身上。他想解決這件事的態度感覺比身為當事人的自己還要認真許多。

就在小亞緊閉著眼,光只顧著拉小優的衣擺時,忽然聽見伊祁說了一句「知道了」。接著肩頭馬上傳來一陣溫度。

小優拍拍她的肩頭露出微笑道:「這樣就處理好了喔。」

「咦?咦咦?咦咦咦?」

小亞歪起頭表示不解,剛才的她就只是低著頭拼命祈禱而已,什麼都沒認真聽。

小優對她說道:「我只是很普通的對伊祁前輩說出從妳那裡聽到的事,然後表示我會負責幫忙督促妳,請他轉達楓姊,不要給妳太多壓力而已。」

「咦!?這樣子嗎!?結果伊祁那傢伙就答應了!?」事情過於順利不禁讓小亞搭住小優的雙肩搖晃起來,突如其來的動作著實嚇了小優一跳,手裡的傘忽然被強風一吹,飛了出去。

「對…對啊…」兩人只能怔怔地望著越飛越遠的雨傘,冰冷的雨滴不斷拍打到身上…

 

「傘啊啊啊!!」兩人幾乎是同時發出慘叫,連忙跑上去追傘。

少年少女在街頭上追逐飄在空中的傘的畫面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人人回頭望著他們追傘的模樣感到訝異,紛紛握緊了手裡的傘。

南原也是路過的人之一,當他瞥見那兩人似乎就是小亞和小優時,不禁哼笑了一聲。

「那兩個傢伙花樣還真多。」他這麼說道。殊不知自己放學走出校內玄關時拿到的傘正是小亞的傘。

 

至於飛上天的那把傘,兩人花了好一陣功夫才終於拿回來。

「下雨天真是鳥事一堆耶……」小亞覺得自己已經渾身無力了。

「但是氣象預報說接下來還要下好一陣子雨呢…」經歷風吹雨打的小優看來有點狼狽。

「呵呵呵…。」說完,兩人不約而同慘笑起來。

 

#

 

 


Tama以前很喜歡下雨天,尤其是坐在車上的時候

但是現在很討厭,尤其是坐在車上的時候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