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以來第一個有記憶的年節,也是小亞至今印象最深刻的一次。

記得那年大晦日時父母帶了一堆朋友(或者同事?)回來家裡過年,家裡瞬間多了一堆大人。

(回歸第三者視角)

那時候的小亞和年紀相差五歲的姊姊楓江兩個人一起待在走廊邊,好奇地往客廳裡看去,裡面在聊天喝酒的人她們幾乎不認識。

走廊上和廚房也有一些人來來去去,有些人是幫媽媽準備料理的,也有些人是到廚房裡拿飲料的。

生平第一次看見家裡這麼熱鬧,不到學齡年紀的小亞很是好奇。她緊跟在姊姊楓江身邊,兩個小女孩望著裡頭的每一個大人…

其中,小亞發現了唯一的一個小孩。那個小男孩看來與她的年紀相仿,現在正一個人乖乖地待在大人身邊的地板上畫畫,看起來很專心的樣子。而正在跟他身邊大人談笑的人就是自己的爸爸。

「…?」小小的小亞歪著頭,好像對那個小男孩很有興趣的樣子。

不過楓江並沒有注意到對方,而是以一雙警戒的眼神盯著大人們的一舉一動。

對那時候的她來說,也許除了父母以外的大人是很危險的…。

楓江捉緊了妹妹柔嫩的小手,不自主就讓後者叫痛了一聲。

「啊啊…姊姊…痛…!」

「咦…抱…抱歉…」楓江蹲了下來,輕輕撫摸小亞的頭。她溫柔地對妹妹說道:「小亞,我們回去房間裡面好嗎?」

「為什麼…?」相較於想回去房間的姊姊,小亞看起來倒是還想再多看看熱鬧的情況。

「嗯…因為…」為…什麼呢…楓江忽然發現自己臨時之間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但如果將自己的內心想法一字不漏地跟妹妹解釋的話,她也聽不懂的。

看小亞再度歪頭,楓江只好對她說:「因為…小亞應該睡覺覺的時間到了喔。」

其實距離好孩子睡覺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但楓江不知怎地卻這樣對小亞說道。

潛意識中認為的危險逐漸在她的內心裡擴散開來。

小亞股起臉頰,又盯了正在畫畫的小男孩一眼,單純的幼小心靈裡想著「為什麼他還可以不用睡覺呢」,然後再將視線放回姊姊身上。

「趕快刷牙睡覺囉。」她看見楓江對自己露出一貫的微笑,這才點點頭。

 

在確定沒被任何人注意到的情況下送了小亞去房間睡覺之後,楓江回到走廊一角繼續觀察著飲酒作樂的大人們。

不曉得為什麼感到很不安。

這份不安的感覺來自大人。

到底是為什麼呢?

靠著牆面坐下來的楓江望著對面漆著同樣顏色的牆壁,一句大人對她說過的話立刻浮現於腦海。

『小孩?不過就是大人的玩具而已。有辦法存活下來的小孩,長大成為大人之後,一樣會拿下一代的小孩當做玩具。』

「我…我才不想要那樣…我不想長大…」8歲的楓江抱著自己的雙膝,喃喃自語道。

但是不想成為大人的她,卻又渴望成為父母那樣事業有成的偉大人物。

只不過,父母一樣是大人啊。

「……好難。」楓江閉上雙眼。

不久後,她就失去了意識。

 

躺在被窩中的小亞睜著一雙大眼直盯著天花板。

雖然姊姊說了現在是睡覺時間,但她總覺得睡不太著。

於是嬌小的小亞跳下床舖,打開了房間門,就這樣直接跑出了房間。

她看見姊姊靠在牆邊睡覺,身上還蓋了條被子。

小亞又探頭觀察客廳裡的狀況,見大人好像都集中都庭院去了,待在室內的人不多,小男孩也還在,便躡手躡腳地跑進去。

「喔!這是小亞啊!」剛進了客廳的小亞馬上就被父母的友人們注意到,不少目光移動到了她的身上,讓她感到雙頰發紅。

「嗯……」

「小亞好可愛喔~今年幾歲了啊?」

「3…3歲!」年幼的小亞紅著一張小臉回答。

「哇~真的好可愛~」大人們對她一陣驚嘆,又開始和父母聊起來。

看爸爸呵呵大笑的模樣,小亞總覺得很好玩。

趁大人們又互相聊起來時,小亞便往小男孩的方向前進,然後來到他的身邊。

發現圖畫紙突然變暗了,小男孩抬起頭來,看見了小女孩也正好做一樣的動作,然後歪著頭,一雙清澈的大眼望著自己。

「……?」小男孩也跟著歪起頭來看著小女孩,眼睛眨了眨。

一旁的大人們看到這畫面都覺得可愛,不禁發出笑聲。

媽媽過來摸了摸小男孩的頭髮,笑著對小亞說:「小亞,這是小優喔!是媽媽朋友的小孩,跟妳一樣大!」

「應該說是大了一點點,因為小優出了保溫箱之後馬上就被我帶去看小亞啦。」小男孩的母親也笑著回應媽媽的話。

「是這樣沒錯呢。」媽媽笑道。

小男孩的母親也向自己的兒子介紹了小亞。

聽了媽媽們說的話後,小亞立刻朝被稱作小優的小男孩撲去。

「啊哈哈!小優優!」

「嗚哇~!?」

「小優優軟綿綿~」

將小優撲倒在地的小亞高興地搓揉對方小小的圍巾和臉頰,完全不顧慮對方。

「嗚嗚嗚嗚~~!!」

「小亞,不可以剛見面就這樣欺負人家!」鬧劇最後在媽媽的拳頭下結束。

媽媽繼續準備料理的同時,大人們也又繼續聊天了。

撫摸疼痛腦袋的小亞視角低垂,一旁的小優則是面露擔憂地望著她。

「那個…妳痛痛嗎…?」

「痛痛…超級痛痛…」說著,小亞往一旁倒下,在地上滾來滾去。

或許是因為她的動作讓小優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後者連忙喊起奇怪的咒語。

「唔唔!!痛痛飛走~!!痛痛快飛走~!!」

「痛痛飛走了喔。」誰知道下一秒小亞居然起身了,而且還真的像是已經不痛了一樣,讓小優驚呼了一聲。

「好…好厲害喔…!」

「當然,我是小亞耶!」

「小亞很厲害嗎?」

「很厲害!超級厲害!」小亞說著,眼睛簡直要散發出星辰般的光芒,讓小優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她。

「怎麼樣,你要不要當小亞的手下?」

「嗯…我不要…」

就算小優搖搖頭拒絕,小亞依然開口喊道:「很好,現在你就是小亞的手下了!」

「嗯……」小優無奈地股起一邊臉頰。

聽到小優回應,小亞滿意地點頭,下一個動作立刻就要牽起對方的手走出客廳。

「唉呀,你們才剛認識沒多久,感情就已經這麼好了啊?」某個阿姨看見他們的動作時笑著說。

此時媽媽也端上最後一道年節料理過來,看見兩個孩子要走出客廳,便道:「你們要去哪裡啊?料理已經準備好了哦?」

「等等再吃!我要帶手下去找姊姊大人!」

「啊?」小亞的回應讓媽媽頓時呆愣住。

是不是連續劇看太多了?喝酒的人開玩笑。

 

話說回來楓江這孩子怎麼會一個人待在走廊上睡覺啊?

這孩子最近的行為和思想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樣…?

父母對於這一點,似乎只能以苦笑帶過。

說是叛逆期的話也有點太早。

在模模糊糊的睡夢中聽見這些話的楓江,早就已經拉開被子,起身往玄關的方向走去。

「……我需要安靜。」這句話在自己耳裡聽來有些沮喪。

打開大門,她就這樣走了出去。

 

「咦?姊姊不在這裡!也不在那裡!在哪裡啊?」

「姊姊?」被小亞強行拉著在家裡晃來晃去的小優小臉蛋上滿是困惑的神情。

小亞最後停留在通往二樓的樓梯下面。

「姊姊會在樓上嗎?」

「嗚…!!」說著,小優就這麼被拉著一起跟了上去。

二樓有好幾個房間,分別是父母親的房間與零散客房。

姊姊不會躲在爸爸媽媽的房間裡。

小亞帶著小優搜索了所有客房,最後還是沒發現楓江的蹤影。

「姊姊…跑去哪裡了…?」小亞搔搔自己的臉頰,露出思考狀。

「……」一旁的小優張望著四處,目光停在某個地方的同時,幼小的身軀也顫抖了一下。

他把目光移回小亞身上,卻發現對方正看著自己剛才看過的那個地方。

「啊!三樓(閣樓)!」

「…!!」小優不自主地捉緊了小亞的衣角,臉色看來有些畏縮。

「姊姊說不定跑上去了?」小亞回頭過來對他露出燦爛的笑容,而他卻只能回以她一個快要哭了的表情。

「不要上去好不好……」

「不行啦~要找姊姊啊!」小亞拍了拍小優的頭,接著拉起他的手邊往通往閣樓的樓梯走去。

小亞率先踏上樓梯,因為手抓著手的關係,小優也只能迫不得已跟著踩了上去。

「……」

「怎麼了啦~?」小亞邊打開通往閣樓地面的板子邊說道:「姊姊雖然最近怪怪的,不過她是個好人喔!」

就在閣樓地面板子被小亞完全掀開的同時,忽然有張紫青色的女人臉龐與小優四目交接,那奇怪的臉龐對小男孩露出詭異的笑面。

「姊姊~」然而,小亞是看不見這種東西的。她只顧著將頭探上去,對空無一物的閣樓大喊。

下一刻,她的耳膜馬上就快被尖叫聲給震撼爆炸。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緊接著,小優的哭聲引來了大人們的注意,大家紛紛跑上二樓來關注情況。

見自己的孩子身上沒有任何傷口,和小亞看起來也不像是吵架的樣子,再加上被打開的閣樓縫隙…。

小優的父母大概知道了原因,母親將兒子緊緊攬在懷裡。

「小亞!快下來!沒事跑到這裡來做什麼?」媽媽也將狀況外的小亞帶離樓梯。

「那個…閣樓上是不是有什麼…幽靈…或…?」小優的父親問。

「嗯…我也不清楚…但是上面是真的沒有在用就是了…」爸爸面有難色地回答。

此時父母的友人之一提出意見:「要不乾脆趁這過年時節,請巫女過來祈福如何?既能達到驅邪的效果,同時也能祈求新的一年平安。」

「在這種過年時節讓巫女到家裡跳舞祈福什麼的,畫面不會很奇怪嗎?」其他友人反駁道。

「我認識有戶人家,他們家的女兒聽說很小就有什麼靈力了,只要請她一起吃飯,就能拜託她解決那個了吧。」

現場的大人們你看我、我看你,最後決定如此。

佐野家那年渡過年節的方式相當特殊,讓有靈力的女孩子來到家裡一同吃飯,然後普通地祈福,以平和的方式驅靈。

楓江所幸在年節到來的前一刻返家,而至於小亞知道是怎麼回事後,立刻拍拍胸脯對小優說道:「雖然我看不見那是什麼,不過我會保護你的,不用怕!」

小優看來又快要哭了的樣子,這次應該是喜極而泣吧…?

……

回憶到這裡,小亞的思緒突然停頓了下,然後倒轉…

她發現了某個恐怖的事實。

「那個那個那個…也就是說…那時候的我是直接穿過鬼嗎……?」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十幾年後的佐野家,依然充斥著尖叫聲。

 

*文章重複出現的錯誤已經修正了,造成不便還請見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