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格子的文章是採複數同時連載的方式!
出文順序不定,若想觀看同個系列的文章請至右邊的文章分類搜尋XD

女孩站在擺放著眾多種布料與手工用品的木櫃前,思考著自己腦海中想像的成品需要怎麼樣的材料。

她想以自己心生好感的那個人做為原型,縫成一隻布娃娃。她是認真的。

「誰教人家很難碰上小夜呢,只好用這樣的方式讓小夜陪人家了~」女孩邊嘀咕著,一邊挑選合適的布料。

為了心裡所愛的他,她花費了幾千日元在購買素材上,抱著裝得滿滿的紙袋哼著歌回到家。

那個人——小夜,現在是長阪中學一年級生,而她——墨墨,雖然與對方同年,卻是個申請在家自學的孩子。

為什麼呢。

「去上學的話就要花費心思打扮,還得裝得和大家很好的樣子,太麻煩了,人家才不要。人家最美的一面只能給小夜和與他有親近關係的人看。」

這是出生在富裕家庭的女孩才有辦法說出來的話。

在社交之前,任何一個微笑與光鮮亮麗的門面都只不過是虛假的罷了。

因此,她並不想要為了利益而去假扮,只想為了讓喜歡的人看見自己美麗的模樣而精心打扮。

想為了喜歡的人,去做很多的事。

就像現在一樣。

「馬上來動工吧?」在寬闊舒適的地方。

客廳地板上整齊擺放著各式各樣的縫紉材料,女孩一邊想著他的模樣,一邊開始動手起來。

她忙到幾乎廢寢忘食。但即使是這樣,家裡也不會有人管她。

那是因為她的父母工作繁忙,無法時常回家的關係。

沒錯,她就只是個靠父母寄來的優渥生活費自己一個人過生活的孩子。

有時候她還真想吐嘈,在家自學還真的就是在家自己一個人學習呢。只不過,這是她自己的選擇,每次想到這裡,這件事也就只能笑著帶過了。

她是個既聰明又厭惡紛爭的女孩,在剛懂事時,時常被父母帶到宴會上,從小就見慣了大人們為了權利與利益的心機鬥爭。因此,大人們心裡在盤算著什麼,她完全明白透徹。

隨著女兒長大了點之後,父母似乎也黯知她的內心成熟,為了不讓女兒干涉到業界中的人際,於是他們再也不讓她參與任何應酬,也不再去限制她的想法。

總而言之,現在就變成了這樣。

女孩幾乎是一個人住。

要論唯一能陪伴她的,也就只有擺放在客廳櫥櫃裡的那尊日本人偶而已了。

每當感到寂寞時,就將人偶從櫥櫃裡拿出來,抱在懷裡對著它說著一整夜的話。

但女孩並不是對它抱有感情,對她來說,那只不過是在對一個東西喃喃自語罷了。

她需要的,是一個真正能夠寄託思念的媒介。

 

「做 好 了。」女孩對於自己的作品完成度感到非常滿意。

一邊想著自己喜歡的人,一邊嚴格地要求自己每一針每一線都不能出錯,最後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時間,終於創造出了自己的寶貝。

女孩把自己做出來的,模仿小夜模樣的娃娃抱在懷裡。

這是象徵著他,自己親手創造出來的″他″,因此說什麼也絕對要好好保護這個玩偶。

她收起用來做參考的照片,離開了客廳。

 

當夜,女孩把心上人的玩偶擺放在自己的床邊,安心地睡著了,就這樣迎來天明。

在那之後,她再也沒有對櫥櫃裡的日本人偶說過話,所有該傾訴的話都講給了小夜的玩偶聽。

當然,即便是小夜的玩偶,也沒辦法像真人一樣對她說的話有反應。

但只要這樣女孩就滿足了,她不需要其他的。

她那僅限於這個家的中小小人生裡真正開始改變的事,是發生在一個禮拜後。

 

 

夜晚,當她走進廚房裡想倒杯水喝時,突然聽見了從客廳裡傳出東西掉落的聲音。

「是什麼東西掉了嗎?」女孩放下水杯走向客廳,往客廳周圍環視了一周,發現那尊日本人偶就掉在櫥櫃下方的地板。

女孩把日本人偶拿起來看了看,沒多想什麼就將它放回櫥櫃裡的原處。

喝完水後,她回到房間裡看書。當然,小夜的玩偶就在她身邊。

女孩讀的書是本原文書,既厚重內容又艱澀,得花上不少時間才看得完。

現在時針已經來到午夜一點,女孩的眼皮隨著時間經過越來越沉重。就算喝了咖啡茶水,還是免不了腦部消耗過多能量帶來的疲倦。

最後她坦然選擇闔上書本,但仍不忘將玩偶放進被窩裡,然後沉沉睡去。

 

「咚咚。」又是東西掉下去的聲音,大得足以吵醒女孩。

她下床走出房間查看,然後再次發現日本人偶掉在同樣的地方。

「……」咦?

女孩將人偶拿起來看了看,打量著人偶的頭、四肢與身體。當她的雙眼對上人偶的眼神時,她決定把人偶放進更裡面一點,然後將櫥櫃上鎖。

要是再掉出來的話可就傷腦筋了。

 

找來鑰匙的女孩把人偶盡可能地往櫥櫃最裡頭放,再用東西擋住後,關起櫥櫃然後鎖上,又回房間裡睡覺。

這次應該不會再出什麼狀況了吧?女孩心想道。

這樣安下心來的想法,讓她一路安穩睡到了隔天早上。

 

但是第二天早晨,當女孩用完早餐來到客廳時,卻看見了比昨天更加詭異的畫面。

她看見原本用來遮擋人偶,以高級布料縫製的沙包一個個都被劃破,裡頭的材料散落一地,櫥櫃也是朝外大開的模樣,然而人偶已經不見蹤跡。

就好像是人偶非常不滿,破壞了沙包並且強行從櫥櫃裡出來一樣。

女孩同時也發現了鑰匙不在櫥櫃的鎖孔上,看來有可能是被人偶帶走了。

「...在哪裡?」

看見這樣異常的景象,女孩非但沒有感到害怕,反倒眼神裡多了幾分警戒。

她知道人偶的怨念來自哪裡。

女孩立刻起身往自己房間走去,為了保護好小夜的玩偶,她說什麼也得阻止日本人偶才行。

 

女孩進了房間裡做的第一件事並非檢查房間裡的異狀,而是箭步至床前查看小夜玩偶是否還完好。

然而就如同她內心當下的盼望,掀開被單,小夜玩偶還好端端的。

女孩鬆了一口氣。

只是她並沒有發現,日本人偶現在也在她的房間裡。

無機質的眼神直愣愣地瞪著那拋下自己的女孩,人偶靠近她的身後,慢慢地,越靠越近。

女孩轉過身來的瞬間人偶停止動作。

「...!」回過身來看見原本應該不在此處的人偶,忽然出現在自己身後的地面上,這下子女孩是真的嚇了一跳。

但見人偶是一動也不動的東西,讓她立刻恢復冷靜不少。

女孩將玩偶抱在懷裡,直視著地面上的日本人偶。她冷靜地說。

「妳啊。」

人偶看起來一點反應也沒有。

「妳覺得,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呢?」

她垂下頭,溫柔地撫摸自己創造出來的作品。「現在,不管妳再怎麼做,我的心也不會回到妳身上了不是嗎?」

再做多餘的動作也只是多添怨念而已。她說。

人偶還是一動也不動。

「但是呢,我啊,雖然這麼說...」女孩說著,在人偶前面蹲了下來,視線正好與其交接。

女孩露出少見的微笑,說出接下來的話。「雖然這麼說,不過啊,妳在我的內心裡還是很重要的。畢竟,妳是第一個拯救我的人啊。」

人。

「...!」隱約能看見人偶的眼角流淚的樣子,是自己的錯覺嗎?

女孩伸手撫摸自己過去最熟悉的日本人偶臉龐,不可思議的是,臉頰確實感受得到潮濕。

那麼自己昨天晚上的行為是不是確實有些太超過了呢?

「對不起啊。」她向人偶道歉,「那個...昨天晚上的行為...總之,是我做得太過分了。接下來我會把妳放在更特別的位置的。」

她與人偶這樣約定。

...


幾天後,女孩家的客廳多了一座看來頗高級的台座,日本人偶就被安置在上頭。

那人偶看來就如同往常似地,只是靜靜地一動也不動。

其身上唯一不同之處,則是額間的部位被貼上了一張封印用的符咒。

 

然而今晚女孩也將心儀之人的玩偶帶進被窩裡入睡。

「小夜呀,總有一天,我會親自去找你的喔。」女孩撫摸著玩偶,露出慈愛的笑意,然後安穩地進入夢鄉。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韓CIA
  • 啊?沒想到這次的故事是人比鬼可怕……
    然後聽說是某篇的前置??等等來去找找看
  • 對的XD
    其實有時候鬼不一定都是可怕的呢!
    但人可怕起來卻比鬼還猛...
    好喔 找找看啊www

    TaMaSHI 於 2019/01/07 12:08 回覆

  • 被騙去種田的呆呆
  • 人是很可怕....
    有些人做盡多少傷天害理的事..而仍然不覺得有問題...
  • 對啊 這種人很可怕…
    要是能改過是很好啦
    總之我們這些能做好事的就要多做些好事XD

    TaMaSHI 於 2019/01/17 13:59 回覆

  • 莫赤匪狐
  • 好,我知道 TAMA 妳的生日禮物想要什麼惹,不用這麼明顯暗示嘛 @@
  • 不不不
    狐狸你誤會了XD
    我不會要這種生日禮物的
    但如果狐狸要買給我的話也是可以啦(眨眼

    TaMaSHI 於 2019/01/17 14:02 回覆

  • 魔女舒嫚
  • 這是恐怖故事.
  • 是的
    有時候其實人比鬼可怕喔

    TaMaSHI 於 2019/01/17 14:02 回覆

  • 夏天
  • 哇~~~
    有點嚇人
  • 有時候 人類也很可怕呢XD
    謝謝來訪喔~

    TaMaSHI 於 2019/01/17 14:03 回覆

  • 執日
  • 有點恐怖呢
    原本以為會變成三角戀的說
    結果居然被墨墨擺平了
    說好的打架呢(被毆
  • 到底該說愛情的力量真偉大還是人類真恐怖
    都分不清楚了(咦

    TaMaSHI 於 2019/01/25 14:2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