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回過神來,人已經身在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地方了。

滿腦子裡只有麻痺和暈眩的感覺,至於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則是沒有什麼記憶了。

我輕掩著前額,至少知道自己是躺在地上的狀態。下意識往身上摸索了一下,確認自己沒有受傷之後,我撐起身子,甩了甩頭,好讓頭腦清楚點。

然後,我終於想起這裡是什麼地方了。

這裡是某家醫院的走廊,而我是來探病的。

前陣子才認識不久的大哥在山上出了車禍,必須入院好幾天。而我帶著一點食物來醫院探病,和大哥聊了一個下午。

等到大哥休息後,我站起身子準備回學校宿舍,這時候往窗外一看,太陽已經下山了,外頭一片漆黑。

這家說不大也不大,說小也不小的醫院位於半山腰,聽說是私人醫院,作用是為了接收在山裡受傷的人,以減少傷患被送到市區大醫院的時間,或者是當附近出現較大規模的傷害或傳染時,這間醫院也可以開放收留多餘的傷病患者。

然而也因為這家醫院的地理特性因素,雖然收留的患者不少,但很少有家屬在這裡陪同患者過夜。

原因雖然不大清楚,但大概可以猜得出來。

這間醫院曾有些傳聞,例如曾被說位置的風水不好,所以晚上時常看得見幽靈或發生靈異現象,或是如果在深夜拉開窗簾往外看的話,就會看見奇怪的東西之類的。

而患者並沒有因為傳聞而大幅減少的原因,我想他們應該也是身不由己吧。

大哥在聽到這些傳聞時笑著對我說「哪有這種事情」,然後又叫我把窗簾拉開,說是晚上把窗簾拉起來睡覺感覺挺悶的。

於是我的記憶就停留在大哥休息,而我走出病房之後。

讓我疑惑的是,既然走廊的路是平的,我的身上又沒有傷口,那麼我到底是怎麼昏倒的…?

我立刻想到了另一種可能性叫做貧血,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我的身體健康得跟什麼一樣。

嗯……

現在我能做的,首先就是確認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然後再想想該怎麼離開,或是乾脆留在醫院過夜……

我掏出手機來,按下開關鍵,上頭的數字顯示22:30。晚上十點半。

很好,雖然我完全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暈上四個小時,但現在看來是得留在醫院過夜的可能性比較大了。

發生這種事情和大哥是好解釋,但和宿舍管理員就難解釋了,要是沒有在規定的門禁內回到宿舍的話,就會被那個思想固執的老阿姨當成是在外撒野的壞學生。雖然我知道自己本來就不是什麼優良的好學生啦,但就算是我,也不想平白受這種冤枉好嗎。

…撐起自己的身體,當我的視線總算能直視前方時,忽然腦袋又產生了暈眩感。

「嗚…真是夠了…」我扶著額,試圖站起身。最後花了一點時間才得以好好站穩。

奇怪的是,當我穩住身體之後,糾纏在腦海裡的不適感覺居然也憑空消失了。

「…?」雖然是真的覺得很奇怪,不過我認為現在應該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

先回病房去看看大哥的情況再說。

 


我回到寫有大哥姓名的522號病房裡,想也沒多想就直接往最裡側,也就是大哥的床位走去。

大哥現在應該已經睡了吧?不,說不定這種時候是醒著的,畢竟剛才看似已經睡過了。

我胡亂猜測,來到病房最裡側的床位。

只不過,躺在那裡的人並不是大哥,而是一個瘦弱的老婦人,臉色看來像是飽受病痛折磨的模樣毫無血色。

我直覺自己走錯了病房,回過身走出外面。

抬起頭重新看了一下病房外標示的房號,我發現這裡確實是522號房……沒有錯。

那麼那個老婦人到底是誰?大哥又到哪裡去了?目前的我不得而知,只覺得腦袋很亂。

再加上確認了牆上的名牌中確實沒有大哥的名字後,我的腦袋就更混亂了。

會不會其實大哥根本就不住在522號房,而是因為我這一昏所以忘了原來的房號?

唉…那麼,也只好去護理站問問看了。

雖然在這種大夜時間跑去問護士說「請問OOO住在幾號房」應該只會讓對方感到怪異,但是在這種情況下也不得不去問。

只是為了盡可能避免發生這種事情,在前往護理站時途徑的病房,每一間的名牌我都好好地看過了一次。

由於確實沒有大哥的名字,所以真的就只能問了。

幸好護理站還有兩名護士駐留,我走到櫃檯詢問她們大哥的房號。

然而奇怪的是,護士們在聽了我說出的名字之後,卻告訴我說這裡沒有這個人。

「什麼?這裡不是山中醫院嗎?」

「是的,這裡是山中醫院。」

「那怎麼會…?」

令人費解的問題出現了。要是大哥不住在這裡的話,那麼我昏迷之前到底在做什麼?

…我又問了護士一個問題,問她們這個名字在這間醫院裡是否曾有過住院記錄或是看診記錄,結果還是得到了一樣的答案。

沒有。

難不成我是遇鬼了嗎?

大哥可是活生生的人啊,沒有道理突然消失無蹤。

我無法忍住心中的困惑,又問了護士們:「那我這樣問好了,現在住在522號房的那位老婦人,是什麼時候開始住進去的?」

「大概是半個月前。」

護士給的答案與大哥住進這家醫院的時間根本不一致,大哥昨天才入院,而老婦人卻是在半個月前就已經入院了。怎麼說都對不上,真的很奇怪。

我該不會是遇上什麼時空穿越了吧?

為保險起見,就算護士們的臉色看起來已經因為連續被問了幾個奇怪的問題而感到開始困擾,我還是要繼續開口。

「我可以問一下妳們,現在是幾年嗎?」

護士們聽見這問題後,彼此相看了一眼,然後其中一位回答了某個年次。

很好,換算起來,是三年前。

我瞄了下那兩名回到自己工作崗位的護士,看起來不像在說謊,於是我掏出了手機仔細查看,時間確實在走動,日期也與今天一致,再打開行事曆一看,年份也確實是今年。

…啊?所以我被護士騙了嗎?

但是護士會有什麼理由騙我?

想到這裡就覺得應該再隨便找個人問問,但是這種時段除了護理站護士以外,幾乎不會有人在走廊病房外走動吧。

 


「喂,問你個蠢問題。」

於是我想到向朋友傳訊息,雖然這種行為真的很蠢,但在不得已的狀況下也只好這麼做。

糟糕的是訊息無法傳送出去,這時我才注意到我的手機根本就沒有任何訊號。

真讓人困擾。

既然這樣的話,只好到其他樓層確認時間吧,這是我目前想得到能做的。

打定好主意之後,我望向停留在一樓的電梯。現在這種大意不得的狀況,還是走樓梯比較保險吧。

下來了一樓,整個大廳裡燈火雖然通明,卻感覺不到半點人的氣息。

「我到底在幹嘛…」現在是即使要說這句話恐怕也不適合,但內心就是一直有著這種想法。

牆上的時鐘指針好好地走動著,櫃檯裡沒有人。

然而不曉得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整體裝潢看起來和我白天過來時看到的不太一樣。

我在一樓大廳裡晃來晃去,然後在牆上看見了主治醫師值班的班表,當我看見值班表上寫的年份時,我幾乎能確定我真的遇上了奇怪的事。

「該死…」一時之間忽然不曉得該怎麼辦。

我想起了關於這間醫院的傳聞之一,說是晚上時常發生靈異現象吧。而我好死不死碰上了這靈異現象,現在被困在過去的時光裡。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算想逃出醫院也沒有用,只能等待周圍有什麼異常,然後一舉突破…

大概啦。

我回想「穿越」前後之間的媒介,但無論怎麼想來想去,能想到的就是只有剛才長達四個小時的昏迷而已。

話說回來,我真的昏迷了這麼久嗎?自己完全不能確定。

發生這種事情時,其他人逃脫的方法又是什麼?現在就算想上網查詢別人的心得,我的手機也沒有訊號能讓我連上網路。

我癱坐在等候席的椅子上,想著看來只能就這樣等到白天了吧。

如果也沒有什麼幽靈或鬼怪會來抓我的話,那現在就先睡一覺吧。

這一切只是奇怪的夢,不管怎樣我都得相信我自己。

 


…等我再一次睜開眼時,面前的畫面已經恢復成一個醫院大廳該有的景象。病人和家屬往來,或是護士叫號的聲音都非常清楚。

我「回來」了嗎?

……有點口渴啊。而且昨天晚上也沒吃東西。

我整理整理思緒,然後站起身。不管如何,總之必須先填飽肚子。

看看這間醫院有沒有地下街吧。

就像昨天一樣,我依然選擇往樓梯走去,然後發現了地下街的標示,走到地下一樓。

這間醫院的地下街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但貌似就只有一條路通到底而已。

便利商店就在眼前。沒多想什麼,我邁步走進便利商店裡。

或許是因為需求量不大的關係吧,便利商店裡的商品種類不多,規模也小到走道只容一個人通過的程度。

冰箱裡還有飲料能選擇,但食物看來看去卻只有洋芋片看起來比較算得上能填飽肚子。

還是去其他店看看有沒有能吃的好了。只不過空手走出店外似乎不太好。

我拿著手裡的飲料準備前往結帳台,但我卻停下了腳步。

原因出在飲料身上,飲料的有效日期表示。

上面寫著保存期限14天,而製造年份是三年前。

…怎麼可能…會?

我索性將飲料放回去,然後改拿另一種飲料,往日期表示看去,結果日期一樣是三年前。

我關上冰箱,轉身拿起架子上的餅乾。

不管我看了多少,東西的製造日期全都在三年前。

……

我默默走出便利商店。

可惡。我握緊了拳頭。心裡仿佛只剩下憤怒似的。

但現實卻連時間都不肯給我,新的麻煩就又出現了。

商店街「消失」了一半。

簡單來說的話,就是除了我走出來的這間便利商店以外,其餘所有店面都已經被拆除了。我的眼前就只剩下一片灰色與土黃。

「……」怎麼想都不科學啊。就算我買東西再怎麼久,外面也不可能馬上就會變成這樣。

而現在既然發生了這種情況,那麼也就代表著…

我該逃了。

便利商店的招牌開始出現搖搖欲墜的狀況。

我在表面上裝做不疾不徐的樣子,踏上前往一樓的樓梯。

腳步聲只有我一個人的。

只有我一個人的嗎…?

我隱約聽得見第二個人的腳步聲,於是下意識地回頭了。

那裡只有個靠近樓梯的人影,看不清是男是女的人影。

…靠,也太恐怖了。當然,我沒有說出來,只是默默地繼續往上走。

 


當我踏上一樓的地板時,口袋裡終於傳來手機的震動。

不曉得為什麼,在那一瞬間我覺得自己得救了。

傳來的訊息是熊田回覆我的「什麼蠢問題?」,之前絕對不會有什麼想法,但現在的我看見回覆時不禁想露出微笑。

正當我打出「沒事了啦。」要將訊息傳送出去時,忽然忍不住多看了周圍的景色一眼,於是低頭將字眼消除,改成「現在是幾年啊?」傳了出去。

現在?

我直盯著手機螢幕看,熊田回覆我的是今年的年份。

啊…總算回來了是嗎…這個奇怪的經歷總算結束了。

為了保險起見,我往大廳走去。而在人來人往的大廳裡,有個東西特別吸引我的注意力,那就是寫著年份,掛在牆上的電子鐘。上頭確實寫著今年、今天、現在的時刻。

我徹徹底底鬆了口氣,也曉得為什麼昨天晚上過來的時候覺得不對勁了。

 


我回到大哥的病房裡,和大哥說起昨天晚上的遭遇。

很意外地,大哥並沒有露出微笑,只是嚴肅地聽我訴說。

聽完我的遭遇後,大哥才露出了像是「原來如此啊」的神色,說道:「原來樓下的地下街是在三年前不見的啊。」

「什麼意思?」我問。

「聽說這間醫院的地下街生意一直不是很好,為了節省成本,經過上頭與集團開會討論後,才決定把地下街的店面撤離,將地下一樓改裝為太平間的。」

「啊?你的意思是說我剛才是從那個地方走回來的嗎?」

大哥盯著表情變得糟糕的我,像是為難地點了點頭。

「抱歉啊,我也是早上和護士聊天時才聽說的。聽說這裡的太平間在幾年前還是地下街,那時候她們還常常在地下一樓吃飯呢。」

她還說了不曉得為什麼,有個實習醫生自從地下一樓被改裝成太平間之後,好像就失蹤了,真奇怪。也許這醫院的怪聞真的很多呢。大哥搔搔臉頰說。

「是啊。」我輕輕地點頭,不禁回想起剛才爬上樓時回頭瞥見的人影。

想到這裡,我下意識地往病房外看去,和那時候一模一樣的人影,現在就映在外頭的牆面。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