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想和你一起活下去 為什麼我做不到...?"

...

"拜託您了幸子小姐..."

僅有一盞蠟燭臺光亮的房間內,隱約映照出三男一女的身影。每個人的手指皆集中在一只紙片人身上,並且在心中默念著一段咒語。

坐於牆邊的少年首先睜開了雙眼,隨後其餘三人也做了同樣的動作。

「那麼...現在要撕囉。」

「嗯。」

語落,四人分別將手指朝指甲外側方向用力撕取,紙片人應聲碎裂成數片。

蠟燭被人吹熄,接著恢復了整個室內的光明。

領著大家行動的零輕聲說道:「自己的部分一定要好好保存好,絕對不可以遺失喔!」

「不會的啦。」景露出微笑:「我會把它塞在我的床底下。」

「我也是。」汰也大聲附和著。

「你們兩個,這樣放隔天早上睡醒就不見了啦還是放錢包吧。」

最後的光眼神則像是憐惜一般地將碎片緊握於手中,如同自己的心肝寶貝一樣。

三個男的看著都笑了。

「那個,我說光啊,其實可以不用寶貝成這樣啦,這樣紙片很容易就會爛掉耶。」帶頭的零上前握住女孩光的細軟手背,再柔柔地一翻,碎片在她的手中呈現一絲摺痕。

「...零,汰,還有景。」細微的聲音自光口中微微吐出,三人異口同聲地問:「怎麼了?」

「我們...很快就要畢業了對吧。」

「是啊。」汰答道,景和零也點點頭。

「然後呢?」零再補充了一個問句。

三個人都分別以不同角度注視著光的輪廓,那張純潔無暇的小臉帶著一絲似乎能夠理解的憂愁。

沉默許久之後,女孩露出了遺憾的笑容。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正在笑著,但背後的意義卻是這麼地哀傷。

今後和你們一起的日子還能有多少?這樣的想法在光的心中不停地來回盤旋。

「暑假的時候,我就要到美國去留學了。」

「到美國?」從光口中聽聞此消息,比起一旁目瞪口呆的景和汰,零的反應並沒有特別訝異。

他只是默默地回應了一下。

「這樣啊。」

「...嗯。」

隨著光的視線,兩名少年也清晰看見零的臉龐上稍有像是過去曾經遺忘過痛苦的回憶,又再一次被挑起了的無奈感。

「怎麼了?」此時想打破低沉氣氛的汰試著將音階調整到最適合的程度發問。

「真要說怎麼了的話,我也不怎麼好跟你解釋。」突然由溫柔轉變為淒冷的語調,宛如機械所發出的聲音。

接著又將目標回到了光身上。

「光,妳到了美國之後...應該也會先找地方住吧?」

「是啊,我打算先去找日希,暫時和他住在一起,到我打工有了錢能夠租房子為止。」

「不要找他。」

「嗯...為什麼?」

「沒為什麼...總之,除了他之外的人妳都可以找。」

「喔...」

雖然不曉得為何如此說,但在這種情形之下,要是再追問下去的話,也只會把氣氛弄得更僵而已。

此時景愣了一下後突然開口:

「那個...其實我...最近被爸爸的公司招聘,因為他們人手不足...所以學業的部分可能不會再往上讀了吧。」語畢後,還吞了一口口水。

「臭小子,你這是走後門啊!」汰賞了景的後背一記,後者疼得哇哇大叫。

零苦笑了下,道:「我的話很普通,考上了附近的C大學,所以暑假過後還是一般的大學生而已。」

接著汰像是要宣揚似的,雙手高舉道:「本人我呀,和零喵一樣。」

「啊?」零只配合著汰誇張地皺了眉頭,腦袋卻沒辦法理解他的意思。

聽零這樣回答,汰只能說是整個人愣住不動,雙手還高高舉在光和景的頭頂上。

「什麼意思?」

「呃,就是跟你一樣很正常的繼續往上就讀大學啊。」

「哦,聽懂了。」這樣說零便理解。

「而且還跟你同校喔~」汰咯咯地笑著。

「所以,汰的意思是說我不正常嗎?我去了國外也是要讀大學的啊。」光很可愛的將頭歪向一邊。

「光,妳和我們一樣都是正常的啦,而且妳還特別強耶~」

「也就是說...不正常的只有我一個嗎?」景說出這句話時感覺自己都快要掉出眼淚了,但下一秒有義氣的零和汰不約而同地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

「這就叫命運啊,孩子。」

「什麼命運啊!」

「哈哈哈。」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三人嬉鬧的模樣,光的心中好像舒坦了不少。

總覺得以後就算是自己孤單一人的話,只要想起你們,我彷彿就能夠得到安慰。

就算以後再也沒辦法望見你們的笑容,但是只要曾經一起幸福過,只要這樣我就心滿意足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