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禮過後,小垣從學姊的母親手中收到了一封信。

那是一份遺囑。

伯母用手帕遮住半個臉頰抽泣的樣子讓小垣看了感到心疼,畢竟白髮人送黑髮人,學姊才剛畢業就傳出跳樓自殺,想必誰也不願發生這種事吧。

再說她和學姊的感情也很不錯,對方溫柔大方,為人親切,自己不知道已經受過她多少次的恩惠。如今學姊卻選擇自盡,她的心裡也相當難受。

明明是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女,還有寬闊光明的未來在前方等著她,而她卻放棄了這一切。

實在令人想不透。

 

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之後,小垣放下包包先去沖了個澡。打開蓮蓬頭,大量的熱水溫暖了她被凍僵的身軀,原本緊繃的神經頓時亦感到舒緩不少。

「學姊的遺囑...嗎?」

小垣望著霧濛濛的天花板思索著,不曉得裡面的內容是什麼。

學姐最後想跟她說些什麼呢?

如果是有事情想要拜託她幫忙完成的話...只要能力所及,她一定盡力而為。

 

浴室冒出熱騰騰的蒸氣,小垣裹著浴巾走到床前。

淡粉紅色的床墊上放著那份茶色信封的遺囑,小垣邊盯著它邊穿上了衣服,突然感到不對勁。

好像身後有雙眼睛正注視著她,期待她趕快將那封信拆開似的。

一股冷意竄上小垣的後背,但下一秒她立刻甩頭。

「不可能,這一定是我今天太累了...」小垣這麼告訴自己,轉過頭環視了整個房間一眼,果然什麼東西都沒有。

接著小垣將茶色的信封拆開,抽出裡面的信紙開始閱讀。

 

裡面只寫了幾個小小的字。

 

『明天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