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十五歲的貪玩少女與一隻小肥貓的邂逅(孽緣?)故事。

那天,他們經歷了一場恐怖的大逃殺。

 


門碰的一聲被推開,一道高昂的女聲響徹少女的房間。

「喂喂喂,我說妳啊,好歹也碰一下書吧?不要成天就只會打電動好嗎!」

「好啦,媽~你這句台詞大概已經有1億人都聽過了,就不能說點新的嗎?」少女目不轉睛地看著螢幕回應。

現在在這個房間裡上演的,正是大部份親子之間的對話,當媽媽的被氣得半死,而子女依然悠哉悠哉地做自己的事。

「我出國前一天看妳在打電動,回國之後還是看到妳在打電動!妳打電動已經打了1億秒了,難道就不能碰個1秒鐘的書嗎!」

「沒那個必要~反正就算我的頭腦願意,我的眼睛也不願意~」

聽到這句話之後,這位當媽的終於忍不住了,二話不說立刻拉斷連接電視螢幕的插頭,同時少女的反應就宛如名畫「吶喊」,只差名畫沒能像她那樣發出淒厲尖叫。

「哼,妳再打啊!」

「媽~~~~~~~~~~~~~~」

少女仰天長吼,但當媽的早已先一步閃退離場。

來不及目睹遊戲中打敗魔王的畫面,少女只能低頭跪在螢幕前,活像是悲劇中的女主角一樣。

「嗚嗚...太過分了...為什麼...至少讓我見到最後一面啊!」

她帶著哭音對螢幕自言自語,剛才好不容易打下的進度又要重來一次。但當興致上的事情無預警地被截斷時,人難免就會出現一股厭倦感。

少女爬到了床邊,抱起心愛的肥貓抱枕,將臉塞進了那對肥耳朵當中。她瞄向一旁書桌上的課本,忿忿地呢喃道:「不過就是碰個書而已嘛!」

 

有什麼困難的!!

 

於是少女倏地起身走近書桌,右手使勁地往歷史課本上一拍。

 

「任務達成,出去玩唄~」

 

少女帶著雀躍的心情跳躍步伐來到玄關停下,接著在打開大門前警戒性地左右張望了一會。

「嗯,沒問題~」

確認完畢後少女才安心地打開大門,卻在此時後領像是被什麼東西卡住似地,使她移動不了。少女別過頭一看,臉色頓時發白。

「嗚哇-媽!!妳怎麼又出現啦!?」

「咳咳,悶死我了。什麼叫做又出現了?妳這孩子一天到晚就只知道玩!」

少女看見鞋櫃的門大開,才明白原來媽媽早就知道自己會溜出門,特意躲進狹窄的鞋櫃裡埋伏。

早知道就應該爬窗出去了,少女嘖了一聲。

下一秒,面前突然遞來袋子與便條。

「喏,妳現在要出門是吧?既然要出門的話就順便幫我買菜回來!」

少女的身後立刻閃過一道晴天霹靂。

我的老天爺...這不會是哆啦X夢的劇情吧?妳把我當X雄嗎?

即使心中不斷浮出諸如此類的OS,但少女還是乖乖地接下袋子和便條,媽媽這時才露出滿意的表情。

「錢已經放在裡面了,一定要記得買回來喔!」

「是...」少女垂頭喪氣。

「路上小心~」而當媽的說完,便踏著輕快的步伐回房裡去了。

 


商店街。

「唉呀,這不是小亞嗎?今天終於輪到妳來買菜啦!」菜販的大叔見到少女便熱切地打招呼。

被稱為小亞的少女抓著臉頰不好意思地笑了幾聲:「是啊...」然後慢慢走近菜販的攤位前。

「聽說妳爸媽回國啦,今天家裡肯定煮好料是吧?」菜販大叔笑臉盈盈道,那笑得瞇起來的雙眼中浮現生意兩個字。

「嗯,便條上寫馬鈴薯,紅蘿蔔還有洋蔥,我媽媽很喜歡吃咖哩,所以晚上姊姊應該會煮咖裡吧。」小亞挑選著看起來比較漂亮的貨色邊回答。

佐野家的父母自多年前便長期在國外工作,所以難得回國一次。家裡只有楓江和小亞兩姊妹相依,收入除了寄來的生活費以外,還有楓江打工的費用,省著點用的話基本上還算足夠。但相較於才女姊姊楓江,妹妹小亞卻是個喜愛玩樂不知用功的傢伙。之後楓江交了男朋友伊祁,伊祁考上的大學正好在佐野家附近的區域(也就是跟楓江同校),因此藉由住宿的原因住進了佐野家,同時也以代替租金的方式將打工來的部分費用交給楓江保管。這次佐野家的父母回國,無庸置疑是想順便看看未來的女婿。

正當小亞把選好的菜交給大叔時,附近的魚販忽然傳出一聲怒吼。

「喂!死貓!別跑,這次我非得抓到你不可!!」

「喵~~」

在眾人的注目之下,一隻身形看來肥肥,四肢短短,卻意外靈活的小白貓從攤位中跳了出來。白貓朝菜販的方向狂奔,在小亞還來不及做出反應之前,一尾肥美的鮮魚就這樣扔進了她手上的袋子裡。

「嗚哇!什麼東西啊!」

魚販老闆拿著補網追了上來,看見白貓在小亞懷抱中的模樣後,變得更加憤怒。

「好啊,原來妳就是這隻貓的主人,竟敢三番兩次來我的店裡偷魚,老子現在就把妳抓起來送到警察局去!」

「不是這樣,你誤會了啦!!我根本就不知道這隻貓是哪裡來的啊!!」小亞焦急地想把白貓拉開,不料白貓就是緊緊捉著她的衣服不放。

「還敢狡辯,貓把魚丟進妳手上的袋子就是最好的證據!!」

「我不曉得為什麼會這樣啊!老闆你也幫我說句話吧!」

「呃,賣魚的,你就放過這孩子吧,這隻貓真的跟她沒關係啊!」菜販大叔手裡捧著已經秤好價錢的菜,卻遲遲等不到小亞付錢。

魚販也許是虧多了,貌似不打算就此善罷甘休:「我不管!就算不是貓的主人,但貓就是黏在她身上,我說什麼也至少一定要抓到這隻貓才行!」

「唉,唉唷,這隻笨貓真麻煩,快點下來...」眼看魚販慢慢往自己逼近,小亞總算受不了,掏出袋子裡的魚往魚販一丟。

「老闆,魚還你!」魚正中了魚販的臉,當他把魚拿下時,小亞已經朝家裡的方向開溜了。

一心堅持一定要抓到貓的魚販立刻請求菜販幫忙顧攤,自己則追了上去。「別跑!!」

「天啊居然追上來啦!!」小亞崩潰地喊,一路上依然努力解脫緊抓住自己不放的白貓。因為實在太重了,為了不讓衣服被抓破,小亞只好抱著牠跑。

一個成年男人追趕未成年少女的畫面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意,魚販在人群中高喊著:「那個金髮的少女抱著賊貓!!牠就是偷魚的慣犯!!」

眼看原本三三兩兩的路人結成群起來,小亞不曉得在心裡飆了多少的髒話,死命地往家裡逃。原本只有一個人就已經夠討厭了,現在可是變成了一群人在追趕自己啊!!

 

「可惡的肥貓,都是你啊啊啊啊啊!!!」小亞已成淚奔,在她懷中的白貓卻悠閒地打了個呵欠。

 

發現眼前有個小巷,小亞毫不猶豫地鑽了進去,但未料到在對面巷口等待的居然是一隻大黑狗。

「呃!」她煞住腳步,往身後一看,那些人也正在巷口等著。

魚販慢慢走近,伸出了捕獲用的網子:「來吧,小妹妹,把妳手中的貓交出來就沒事了。」

「唔...」小亞看看魚販,又看看待在對面巷口的大黑狗,進退兩難。

眼看著魚販逼近,甚至主動伸出手來要捉小白貓,小亞再也忍不住,終於朝魚販老闆臉上揮了一拳。同時從人群當中飛出了一顆石子,正擊中黑狗的腦袋,黑狗一下子夾著尾巴逃了,而小亞見到黑狗跑了,也趁機逃出巷子。

 

在人們感到困惑並上前關心魚販老闆的傷勢的同時,楓江待在人群後方,微微地笑著。

 

小亞氣喘吁吁地回到家裡,脫了鞋子正想回房間,卻驚覺白貓依然黏在自己身上,腦海裡頓時浮現出「糟糕了」的念頭。

「死定了,怎麼辦...媽媽超級討厭貓...!!」小亞扶著額頭,更令她感到絕望的是手上的袋子已經因為剛才的一路狂奔而遺失。

不確定媽媽在家中何處,於是小亞只好放輕腳步,盡量別讓任何人發現。

 

經過客房,傳出了男人豪爽的笑聲。小亞往裡頭一看,爸爸喝著茶笑得正開心,坐在對面的是伊祁,而媽媽坐在一旁,手中拿著海苔片,視線則放在電視播放的恐怖電影上。

「哈哈哈,伯父欣賞你啊!你喜歡伯父嗎?」

「不喜歡...」

「別這樣嘛,你這樣回答伯父很傷心的啦!」

「......」

「這孩子真有趣呀,一般來說為了討人家父母歡心一定會說一堆好話才是啊。」

「我就喜歡這樣誠實的傢伙,哈哈哈。」

小亞聽著嘆了口氣。等你們發現他的猝睡症之後就知道了...明明能吃藥控制,還老是忘了吃藥。

「對了對了,說起來我們家還真是人才輩出啊! 我這偉大的經理就不用說了,老婆還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美女,」爸爸將茶杯放回桌上,一張高興得脹紅的臉道:「而且家裡還有精通多國語言的大女兒和男朋友,想要環遊世界根本就不是問題啊!實在太讓我驕傲啦,哈哈哈!」

「但是呢,我們的小女兒一整天除了打電動以外還是只會打電動啊,只怕將來不但沒出息反而還傷了眼睛!」

什麼嘛,小亞抱著白貓嘟起嘴來,發現毛色與伊祁的髮色相同,她不禁轉移仇恨怒捏白貓的肥臉。

「放心吧,陽子,小亞打電動這麼行,說不定我們給她買台電腦,幾年之後就成了電競選手啦,哈哈哈。」

「哼,那種不實際的職業有什麼用啊!」媽媽翹起嘴,捲著自己的褐色鬢髮道:「我看小亞啊,就是遺傳到你那種哈哈個性啦!一樣是金毛,一樣只會傻笑!看看楓江遺傳到我,不但有美麗的褐色頭髮和姣好的身材,連才能也跟我一樣!」

「拜託,除了髮色像妳以外其他都是我給的好嗎?楓江才不像妳一樣只會碎碎唸呢,哈哈。」

小亞實在不想再聽下去,於是繼續躡手躡腳地往房間前進,打算試著將衣服脫下,然後捉住貓從房間窗戶扔出去。不料這時貓已經從她的懷裡跳出,跑進客廳裡。

「啊!!」小亞再度露出名畫吶喊的反應。

 

接著客房裡傳出女人的慘叫。「呀啊啊啊!!!!有貓!!有貓!!」

「怎麼會突然跑一隻貓進來!?你們養了貓嗎?」

「沒有。」

 

小亞嚇得衝回了自己的房間,接著換媽媽陽子從客廳中衝了出來,那隻白貓尾隨在後,試圖捉貓的爸爸和伊祁也跟著出了客廳。

 

小亞待在房間裡聽著外頭凌亂的腳步聲,全身不停冒出冷汗。要是被發現貓是她帶回來的,這次可能就不是拔掉插頭這麼簡單了,大概整台電視都會被扔掉吧。

聽聞一道腳步聲在門外停下,小亞立刻躲進床底。約幾秒後,房間的門被打開了。

有人走了進來。

沉穩的步伐慢慢接近床邊,每一步都讓小亞膽顫心驚。

如果被爸爸發現了,他會告訴媽媽,媽媽會把電視丟掉。

如果被伊祁發現了,他也會告訴媽媽,媽媽會把電視丟掉。

如果被媽媽發現了,她會先痛扁自己一頓,然後把電視丟掉。

就當小亞抱著頭想著不妙時,那人已經蹲下,把一個毛茸茸的東西遞進來。

 

「喵~」咦,是肥貓?

「妳從外面撿貓回來?」冷冷的聲音迴盪在整個房間裡。

「沒有,是牠自己黏著我回家的!」即使對方應該看不到自己的臉,小亞還是使勁地搖搖頭。

對方像是站了起來準備離開房間。「妳從隔壁房間的窗戶出去吧。」

「喔...。」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小亞還是鬆了一口氣,對方是來掩護自己的吧。

隔壁房間是伊祁的房間,小亞以最快的速度逃過視線溜了進去。

 

「應該是我的房間窗戶沒關,所以讓貓跑進來了。」伊祁待在客房門外說。

「唉唷,你這傢伙也真是的,房間的門窗平時就要關好,才不會有奇怪的東西跑進來啊!知道嗎?」陽子像是在對孩子說教一樣。

「對不起。」

「好了好了,沒事就好啦,貓應該跑走了吧?」爸爸武智還是保持笑瞇瞇的表情道:「既然沒事了的話就繼續來喝茶聊天吧。」

 

幾分鐘後,小亞在門口遇見了楓江。

「啊,姊姊,妳回來了...咦?」

楓江的手上提著是小亞帶出去的袋子,袋子裡便條上寫的物品已經一應俱全,還多了幾條魚。

「小亞,今天很累對吧?」楓江笑著說。

「姊姊...妳都看到了?」小亞吞了口口水,「該不會打中黑狗的石頭...?」

「討厭啦,那個只是想稍微測一下實力而已,小亞妳可別學我亂丟喔。」楓江輕輕掩住了嘴角,不好意思地笑道。

小亞若有所思地應了一聲,然後跟著楓江進了家裡。

 

「啊,楓江,小亞,沒想到妳們剛好一起回來啦!正好,等好久了,我要吃咖哩,咖哩!」陽子一見到袋子中的食材,就變得像孩子似地高喊。

「好的,我馬上去煮。」楓江帶著食材往廚房走去。

小亞面色尷尬地走進客房坐下,望了一下在場的三個人。

一臉哈哈的爸爸,認真看電視的媽媽,還有若無其事的伊祁。

「吶,」小亞靠近了伊祁小聲說道:「幫我擦屁股的人是你對吧?」

「不是我。」伊祁注視著電視回應。

「總之還是謝謝啦,我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添麻煩了!!」小亞意志堅定地說。

這句話聽聽就好。伊祁心想。

廚房裡傳來了咖哩的香味,陽子發出了炙熱的視線。

 

 

一個月後,小亞在放學回家的路上發現了草叢中有個箱子,裡頭是一隻白色的小貓,身形肥肥短短。小亞總覺得有印象看過這隻貓,直到她聽見了路口傳出一聲怒吼,身體不知怎地下意識躲到電線杆後面。

「那隻可惡的死肥貓又跑到哪裡去了!?這次我一定要抓到牠!!」

「啊......」

「喵~」白貓瞇起眼睛叫了一聲,似乎是笑著在對小亞訴說「妳沒看錯啦~就是我啊!」一樣。

小亞震驚了一下,開始往家裡的方向跑。

不過 人們當然沒有追上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
TaMaSHI

TaMaノート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