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座能眺望湖景的森林公園,四處百花盛開,鳥語婉轉,當夕陽下山時從岸邊望去,甚至還能看見如同天海連成一線的美景。這座公園以宛如人間仙境的景色條件來說,想必肯定是許多家庭選擇野餐的最佳地點。

但是自從幾年前開始,便出現了關於附近有熊出沒的傳說。有人說在散步時看見了樹林中貌似有巨大黑影,也有人說親眼目睹了熊吃人的畫面,諸如此類的傳聞傳開來,導致這座森林公園的人氣正在逐漸減少。

但不論如何,總還是會有人來的,現在就有一家人成了活生生的例子。他們似乎絲毫不怕任何傳言,抱著放鬆的心態大老遠來到這裡野餐。

「好久沒像這樣全家人一起出來了,真令人懷念。」當中,有個體型高大的男人便是發現了這個地方並且提議過來的人,他是這家人的一家之主,名為佐野政智,留著一頭簡短俐落的金色頭髮,穿著灰色T恤和休閒短褲,整體看起來比平常身為軍人時的一身迷彩裝顯得年輕多了。

「偶爾放鬆一下也不壞嘛。」在他身旁的,則是妻子佐野元美,帶著黑色眼鏡的她留著一頭黑色長髮,然後梳成了一個丸子頭綁在後面。身為一名教人禮儀的老師,即使是在這種時候,她的裝扮依然脫離不了莊重的路線。素面的上衣搭上淡黃色的針織外套,下半身則為米白色,長度至膝蓋的窄裙。

他們生了六個可愛的孩子,最後兩個為一男一女的雙胞胎,但除了雙胞胎之中的弟弟以外,其他孩子全部都是女生,名字從老大到老么算來是由佳,由貴,優子,百合,玲和仁。他們的身高和年齡成了比例,而且全部都像是反映出了母親的強勢似地,遺傳了黑色頭髮,長相幾乎全像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一樣。那些孩子們,正在一旁打鬧嬉戲著。

這次陪著他們來到這裡的,還有兩位姪女。姊姊楓江待在夫婦身邊,她的身材高挑苗條,留著一頭滑順柔麗的褐色長髮,清秀的面容上總是保持著微笑,她一身純白的露肩雪紡讓雙肩露出了白皙光滑的肌膚,再加上長度僅至臀下十五公分的熱褲,是個任何男人都不免多看幾眼的美女。妹妹小亞是可愛型的少女,有著一頭微捲的及肩金髮,令人注意的是她還擁有一雙漂亮的碧藍眼睛,如果不說話的話,別人還以為她是外國人呢。只不過因為不懂得裝扮自己,所以小亞隨意地穿著連帽T恤和小短褲。現在她正在與大家稍微有點距離的湖畔旁欣賞景色。

 

凝望著眼前美麗的山水景色,小亞覺得其實偶爾像這樣出來野餐也挺不錯的。

要是旁邊的屁孩們沒這麼吵就好了。雖然伯母元美說會好好地管制他們,不過其實也只是說一說的吧?畢竟今天可是輕鬆悠閒的野餐日,孩子們都相當期待,尤其是最喜歡吃姊姊楓江做的料理的老二由貴。她期盼著這一天不知道已經期盼多久,腦袋裡大概只剩下便當兩個字,因此在前一天晚上還特地打了電話到楓江家要求做兔子的造型。

除了把話筒折斷以外,楓江還是照著做造型便當了。

 

在六個孩子中的老大由佳過來傳達準備好了之後,小亞回過神來看一看手錶,時間已經是中午了。

「小亞姊姊,快點過來吧!」由佳拉住她的手說。

「嗯!」小亞點頭。

 

兩個人回到了鋪設餐巾的地方。

除了由貴以外,其他孩子都正在嬉戲,而元美則在一旁開口制止他們,只不過幾乎沒什麼效果。

小亞和由佳分別坐下,看著楓江邊和喝著啤酒的政智聊天邊把便當打開來,裡面出現的菜色在由貴的眼裡簡直如同小O家的畫面,發出耀眼的閃光。原本準備要伸下的筷子卻在楓江一聲「啊」之下停住。

粒粒分明的炒飯上舖了外圍煎得有點脆的荷包蛋,還淋上了醬油,旁邊的副菜則是用刀切開,看起來像是章魚的紅色小香腸,燉菜和紅蘿蔔絲。

「啊...兔兔呢?」由貴愣了一下。

「糟糕,好像拿錯了呢。」楓江輕掩著嘴說。

 

 

距離城市稍微偏遠的郊外,兩名年輕男子坐在公車站牌邊的長椅上,他們要去拜訪某位教授。其中一人有著一頭白色頭髮,髮型稍微凌亂,一邊的劉海稍微蓋住了右邊眼睛。他的皮膚也很白,穿著連帽小外套,就像是一隻白貓擬人後穿上了人類的衣服。另一人恰恰相反,有著一頭黑色頭髮,加上黝黑的皮膚。這兩個人的對比大概也是會令人想要多看兩眼吧。

等著等著,黑髮男子說話了:「吶,伊祁,看來離下一班公車來還要很久。不如我們就先吃便當吧!」

「嗯。」

於是兩人各自拿出袋子,在從裡頭拿出便當盒。

當伊祁把飯盒蓋打開時,那白色髮下的面容看似不為所動。

映入眼簾的是微笑兔兔......一大片的煎蛋被做成了圓圓的兔子臉,魚板和海苔片等小菜則是拿來裝飾兔子的耳朵和表情,只不過整體說兔子不像兔子,說是其他的生物也不像。裝飾用的小菜排得歪七扭八,簡直就是實驗失敗產出的怪物,如果用筷子把兔子臉撥開的話,說不定還會流出番茄醬似的...

「那是什麼?楓江做的便當?」黑髮男子撇見一眼後好奇地問。

「...」伊祁蓋上了盒蓋,然後面無表情地舉起便當盒。

嘩啦嘩啦嘩啦(?)

「喂,你搖便當做什麼!不要玩食物!你這是在汙辱我沒有女朋友啊!!」

 

 

由佳「哦」了一聲,而小亞則是噗哧地笑了出來。

由貴鼓起了腮幫子,元美看見後立刻說道:「由貴,不可以這樣!楓江姊姊願意幫妳做便當已經很好了,妳不可以因為這樣生氣。」

「可是...」由貴欲言又止。

「唉呀,真的很抱歉呢。」楓江微微歪著頭說。

其他的孩子之後也聞香而來了,有的甚至已經打開盒蓋準備伸手。

元美看見這樣的情形後,又開口道:「沒禮貌。吃東西之前要先問過楓江姊姊才行!」

「啊~楓江姊姊~」

「沒關係,你們盡量多吃點。」楓江笑著揮揮手。

 

就這樣伴隨著孩子們的歡呼聲,小亞也已經開動。

基本上,六個小孩便當盒裡的料理都是楓江利用家裡冰箱有剩下的材料去做的。首先先將菜葉類擺放進去當做裝飾,佔用了三分之一的空間,再將主菜放進去,大幅減少料理本身的份量。這樣一來節省了製作的時間,也就是為什麼楓江能在半小時之內趕工完成的原因。二來通常小孩子們胃口小,這樣的份量正好足夠,只是楓江沒想到意外。

小孩們吃得一臉滿足,但最後全都只剩下生菜葉,除了由貴手中的便當中沒有放,所以吃得乾乾淨淨的。

小亞雖然努力去啃了生菜,但最後還是只能放棄。

 

午餐時間到這裡本該算是告一段落,只是由佳的手突然多出了一籃果凍。

「其實,我也有做一些小果凍啦,當做飯後點心吧!」由佳露出燦爛的笑容說。

以小亞為首,大家的視線都轉移了過來。

「那就來吃吧!」老三優子大喊,又引起了元美開口:「優子,不可以大聲喧嘩!」

 

接著,果凍也一掃而空。

當一群人茶餘飯後,一旁孩子嬉戲的同時,又出現了一個聲音。

「烤~地瓜~好吃的~烤地瓜~」這種現在已經很少能夠聽得見的叫賣聲經過他們眼前,然後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我想吃」之後,優子開始詢問大家的意見。

「我要吃。」抱著洋娃娃,看起來沉默寡言的老四百合舉手了。

「我也要一個好了。」政智也放下杯子說。

「我就不用了。」楓江笑著回應。

結果除了楓江和元美,其他人又吃了烤地瓜,而且攤販還說「快賣完了,剩下幾個也送你們吧。」

因為這樣,使得他們吃的量又增加了。

 

「好了,我吃不下了~」小亞摸著自己的肚子說。

「我也是。」由佳跟著附和。

「年糕紅豆湯~」

「關東煮~」

不久之後,就連不合時宜的攤販都出現了,尤其聽見又有人提出想吃的意見後,小亞嚇得跳了起來。

「喂喂,別吃那麼多吧...」

「奇怪了,這裡明明沒什麼人,這些賣吃的怎麼來這裡的?」政智搔搔頭髮說。

由佳聳了聳肩,而且提出想吃的人也不是她。

 

整理完後,優子提議到附近逛一逛。她想體會進入樹林裡那種吸收芬多精的感覺,政智也贊成。

然而表面上雖然也無視了各種傳言的元美,心底其實還是有些在意是否真的有熊出沒。

「別逛得太裡面哦。」

「嗯!」優子用力點頭,領著其他小孩走進了樹林裡,小亞則尾隨在後方。

 

雖說這只是湖景公園旁的一小片樹林,但還是給了人一種彷彿置身在樹海中的感覺。高大的群木林立,仰頭望去是一片片交綜錯雜的綠葉,陽光從中透射進來,在落滿了黃葉上的地映照出樹的影子,不管走到哪裡都是這副景象。樹林裡似乎起了薄薄的霧氣,不知從何處傳來的小鳥吱喳令人感到眼前的一切是如此幽幻。

「啊~頭好像有點暈,我想回去了。」晃了許久,由佳摸著頭,看起來有些不適。

「我也想回家了。」由貴也跟著說。

優子看了看大家的狀況,每個人都像是沒了元氣,就連小亞也頻頻打呵欠。

「哈啊~睏死了...」大概是昨晚沒睡好的原因,讓她僅存的精神也即將用盡。

優子眨了眨眼,只好掉頭過來:「好吧,那我們就回去囉。」

「回去吧。」百合淡淡地說。

「可是從哪裡走回去呀?」玲稚嫩的聲音讓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我們剛才都直直地走,就這樣走回去不就好了!」仁大聲地回應。

小亞心想不愧是小孩子,天真的話語讓大家的情緒紓緩了下來。

但接下來六個孩子中年紀最大的由佳又說道:「這樣行不通啦。電視上有很多像這樣的劇情,在森林裡面這樣做反而走不出去啦。」

「早知道剛才就該聽媽媽的話,都是優子的錯。」由貴開始責怪優子,當然優子也開口反駁:「那你們還不是都跟過來了!」

「妳想怎樣!」「來打架呀!」兩人開始吵起架來。

玲被兩人的爭吵聲弄哭了,而仁不知為何倒是興致勃勃地旁觀,還發出哈哈哈的笑聲。

身為六個孩子的堂姊,小亞理所當然地上前勸架。

「好了好了,妳們先別吵架啦,現在最主要的是必須冷靜下來啊~」

結果當她這句話說出口後,兩人便不約而同地轉過頭來,異口同聲:「那妳有什麼辦法嗎?」

「呃!」被這麼一問,小亞的腦袋瞬間呈現空白。一旁由佳燃燒起希望的熾熱眼神讓她身上忽然起了雞皮疙瘩,她努力從腦袋中擠出任何有關求生的知識。

「打手機求救...?不行,這裡根本沒有訊號。砍斷樹木看年輪?這怎麼可能...就連進來的時候也沒有做任何記號...」小亞看著手機努力地想,但可行的方法總因為各種原因而遭到限制。

「看來果然還是不行吧?」由貴噘起嘴說,還不忘盯著最初提議要進來的優子。優子似乎知道自己錯了,默默地垂下頭。

看著現在的氣氛似乎陷入低迷,由佳連忙試著重新提振大家的精神:「總...總之,爸爸他們一定會來找我們的,對吧,小亞姊姊?」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過來找...再說要是全部的人都一起迷路了,豈不是更糟嗎?」小亞的口氣黯淡了許多。

「不會的。」此時,始終緊抱著洋娃娃的百合終於有機會說話:「爸爸他隨身帶著繩索之類的東西,所以只要進來找到我們,大家就能沿著繩子回到外面了。」

由貴和優子都睜大了眼睛。

「真的嗎?」

「那我們要一直在這裡等到他來囉?」

「唔...」小亞摸著下巴,眼神隨意四處望了一下,然後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對了!你們有帶水嗎?」

優子歪頭問道:「水?要水做什麼?」

「啊,我有。」由佳取下掛在腰間的水壺遞給小亞。

小亞滿意地點點頭,然後蹲下來撿起一根略為粗的樹枝。

「小亞姊姊,妳要做什麼啊?」由貴好奇地問。

「趁現在霧散了,想辦法搞出一點煙來當做信號。」小亞將樹枝插入葉堆中,開始摩擦起來。雖然她知道這麼做可能還是不太容易成功,但是只要姊姊她們能發現就好了。老實說,經過一開始她們進來的時間僅只有10分鐘左右而已,但現在回身一看,入口早已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全是清一色的樹海景象。明明僅只進來了10分鐘的時間,在路程卻感覺像是走了半小時以上的距離。

 

小亞幾乎用盡了所有力氣,不停摩擦而泛紅的手掌傳來陣陣的疼痛感,所有的孩子都聚集在她身旁,視線集中在葉堆上。

「小亞姊姊,妳還好吧?要不要換人?」由佳顯得有些擔心。

「再等一下,等一下就會有煙的,相信我。」

「這樣啊...」

看著她努力不懈的神情,由佳不禁感到佩服。而其他孩子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已經恢復元氣,開始高喊姊姊加油。

「唉啊,妳們很吵啊,不要再...」

「小亞姊姊!」

小亞正想罵人,卻被由佳的一聲驚呼給轉移注意。

「咦...?!」

有煙。一縷細細的煙在葉堆上飄著。這一刻,像是真正燃起了大家的希望。

 

小亞咬緊牙關,再更拼命地磨擦樹枝,隨著煙終於越來越大,六個孩子祈求著在外頭的楓江三人能夠注意到。

只不過,三個人現在正在欣賞湖景,也就是背對著樹林的方向。

 

兩人在教授家附近下了公車,徒步走在田間的小路上。這位教授說來也奇怪,寧願每天早起花上三個小時的時間通勤,也不願搬到城市裡住,說什麼都市裡沒有人情味。

伊祁對朋友滔滔不絕的話題絲毫沒有半點興趣,只是打了個呵欠,靜靜地看著附近的景色。忽然,遠邊的空中出現一縷又細又長的煙。

「...?」他困惑地盯著看了一會,發現冒煙處好像在楓江她們野餐地點的方向。

伊祁掏出手機,打算撥給楓江。

原本還在大聲雜談的黑髮男子發現對方把手機擺上耳畔後,瞬間安靜了下來。

 

「喂?」

「森林有煙...妳們沒事吧...」聽見伊祁這麼說,黑髮男子開始張望尋找煙在哪裡。

「咦?森林有煙?」楓江轉頭了一下,而政智和元美也隨著她口中的話一同轉過身子。

「該不會...?」政智的臉色變得嚴肅。

看著他們,楓江想再向伊祁問得更清楚些,不料只聽到電話裡頭傳來掉落的聲音,通話就這麼結束了。

「唉...」楓江放下手機。

「是誰打來的?」元美心焦地問。

「是伊祁,他只說森林有煙,還問我們有沒有事。」楓江回答。再仔細看看空中,似乎真的有什麼正在晃動著。

 

「喂喂,真的很危險...」黑髮男子攙扶著陷入沉睡的伊祁,另一隻手千鈞一髮接住了他掉落的手機。

「嗜睡症真是太恐怖了...呼...」

 

「我進去看看情況吧。」政智站了起來。

「等一下,伯父。我覺得樹林裡看起來還滿深的呀,伯父要不要帶上繩索比較好呢?」楓江說。

~"~

「好,我去看看情況,妳們兩個把繩子拉好啊!」政智把繩索綁在腰間,然後將繩頭交給了元美和楓江。

「老公,你要小心啊,找到孩子們後就快點回來。」

「知道,我進去啦!」

 

 

小亞覺得睡魔又要襲來了,身體正在向她抗議前一晚睡不到一小時的後果。看似無邊無盡的樹海,彷彿正在吸收她們的元氣,很快地大家又失去了活力。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

「不知道爸爸他們有沒有發現」

「啊~好慢~~」

孩子們紛紛發出牢騷,小亞看著這樣也不是辦法,最後還是從口袋裡掏出了手機。

上面顯示著「圈外」,果然完全收不到任何訊號。

「嗚...」

某個聊天程式上的訊息當然也傳不出去。

小亞覺得等到有人找到她們的時候,天可能已經黑了吧。在那之前,這幾個孩子該怎麼辦?自己的身體因為太過疲憊,現在可能隨時都會睡著。

 

聽見「喂~~~~」的一聲,小亞用力地甩頭。看,連幻聽都出現了。

直到「爸爸來了呀!!」「小亞姊姊,快點起來!!」的聲音灌進耳裡,小亞才驚覺原來那是真的叫喊聲。

明明身為一名軍人,但政智卻沒什麼方向感,即使聽見了孩子們的高喊,他還是左看看右看看地摸索了許久。

 

政智帶著小亞和六個孩子總算走出了森林,原本憂心得打算跟進去的元美,在看見孩子們都平安回來後,不禁跑了過去。

「媽媽~!!」孩子們環繞住了元美,她們喜極而泣。

政智拔下繩索後,看著眼前的情景,他雙手抱胸,露出一家之主特有的笑容。楓江輕掩著嘴角,依然是那副看似溫柔的微笑。至於小亞,大大地打了個呵欠。

 

「這裡有熊出沒的傳說...結果果然是假的嗎?」

回程車上,小亞望著湖景說。

「我想應該是因為這裡的樹林有點大,所以很容易讓人在裡頭迷路吧。」楓江轉過頭來,「不過,大家都沒事真是太好了呢,對吧?」

「嗯~!」小亞露出笑容,雖然森林裡很恐怖,不過這座湖景公園的風景可是真的很漂亮呢。只可惜沒能看到美麗的天海一線。

 

楓江在門口前與大伯一家人道別。在她背上的,是已經進入夢鄉的小亞。

她洋溢著幸福的臉上,不時露出微笑。

「回來了。」冷淡的語氣吸引了楓江的注意,她知道那只是他聲音的性質。

「你也回來啦。」楓江輕輕笑笑:「好吃嗎,便當?」

伊祁聽了,也回以一個微笑道:「味道大概和妳的心一樣吧。」

#3

文章標籤

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